重生之官道

第十五章 专访

第十五章 专访2017-11-8 23:50:10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

    第十五章专访

    统套房气派的会室里。『小说齐全(WWW.aohu8.)』唐逸正接受《人物》杂志|升的专访。《人物》是香港|流媒体中影响力最大的杂志。尹家升更是香港的名笔。四十多岁的他不但是《人物》杂志社的总编。更是香港文坛的名家。

    谈笑风声中。访问渐进入了尾。尹家升笑着问:“唐先生。您明天就会返回内的。请您最想和港人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唐逸想了想。说道:“真正成为一人吧。”顿了下。说:“内的和香港。文化同根同种。虽然因为历史原因。从七十年代起香港渐渐形成了自己的文化。但们中华文化圈的特征就是包容和吸收。香港文化终究是的方文化的一种。这种文化的差异不会成为隔阂。希望早日看到内的和香港水乳交融一天。”

    尹家升微笑着录音记录。最后抬起头:“非常感唐先生给我这次访问的机会。”站起身。笑着伸出手。“我会写好一篇专访的。”尹家升虽然访问过很多名人政要。但当听说对逸的访问获的许可后。还是激动了好久。因为他知道。今天的这篇专访。或许将会是他最

    的纪念的文章之一。

    唐逸笑着送尹家升出了会客室。却听套房客厅里传来争执声。唐逸微微蹙眉。尹家升却是心里一动。偷偷按下了包里录音笔的录音键。

    豪华气派的客中。胡小秋正与两名穿黑西装的人争执胡小秋身后。有一名畏畏缩缩的青年。看衣着打扮就是那种社会底层人士。

    见到唐逸出。胡小秋快步走过来在唐逸耳边唐哥。是偷渡客。辽东人。受到了不公正待遇。一定要见见您不是危险人物我和他谈了谈。遭遇挺惨的。”

    唐逸微微,。

    在胡小秋向唐逸汇的同时。那两名黑西装也在对着耳麦说着什么想来是在向上司汇报。“西装”是香港警方要人保护组的警员。就是俗的G4。加入G4警员自然是警队中的精英。G4责保护本政要或访港的贵宾安全。这次参加保护唐逸的G4员分两组轮换。每组十几名警员可说是高规则待遇了只是他们通常都是在暗处保护。今天还是第一次进入总统套房。

    房的门被轻轻敲很快一名G4员就过去开了门。从外面快步走进来一名穿着黑西装看起来极为干练的漂亮女郎。英姿飒爽的走到唐逸面前。敬礼。然后出了工作证给唐逸看。“唐生。我是香港警察保安处第四组总督察林佩佩。”

    在林佩佩和唐逸话的同时。另两名G4员已经悄悄退了出去。

    林佩佩的语气很官方。“很抱歉带给您困扰。违反纪警员。回去后会接受内部调查和纪律处分。

    ”

    唐逸微笑道:“也没那么严重。们也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嘛。”

    林佩佩微微一怔。话是她准备充的。不想被人家先说了出来。重新

    视了唐逸几眼。林佩佩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很感谢唐先生的宽宏大量。按照规定。们要对意图非法接触您的人士搜身和检查证件。”

    唐逸笑着点点头。

    胡小秋自不会再说什么。林佩佩对着耳麦低语了几句。很快进来了一名G4男组员对胡小秋身后的青年搜身。青年好像很怕警察。胡小秋低声在他耳边说着话。他才畏畏缩缩的走上来。接受对方的搜查。

    “是非法居留。”男组员对着耳麦查询过青年的身份证号码后。很快就确定了男青年的身份证是伪造的。

    “唐先生。”林

    佩有些为难的看向唐逸。又道:“还是请您联系下我的上级主管吧。”在林佩佩心|中。大陆官员然是很官僚的。自己这个小督察和人沟通。对方又哪里肯听?通常这时候他们都会给自己的上司甚至警务处长打电话。唐逸却是微笑道:“|情。你就能做主嘛。我就和他讲几句话。讲完了他就由你们带走。按照你们的法律遣返。好吧?”

    林佩佩大眼睛又好奇的打量了唐几眼。显然这个北方年轻高官和自己想象中的形象相去远。她微笑点头。说:“谢谢唐先生的体谅。”

    唐逸坐到了沙上。对男青年招招手。男青年畏畏缩缩在胡小秋扶持下才走过来。在侧座的沙坐下。屁股只是沾了个沙边。

    回头看了眼犹豫的尹家。唐逸笑道:“尹先生。你也坐吧。你的录音笔早就开始录音了吧?”

    尹家升微微一笑。不觉的尴尬。顺势坐下来。将录音笔摆在了茶几上。

    胡小秋站在男青年侧。林佩佩则随时注意着男青年的一举一动。虽然保护唐逸省长的那个警卫员隶属中央警卫局。应该是大陆武警精英中的精英。但林佩佩职所在。自然不能掉以轻心。

    唐逸看向男青年。笑你叫什么名字?”

    “李冬。冬天。”男青年低着头。不敢看唐。

    唐逸点点头。说道:

    你在香港遭遇了不公正待遇?”

    李冬说:“不是。不是我。是我。是我妻子。”说到妻子。李冬的声音颤抖起来。

    唐逸恩了一声。

    尹家升却是诧异道:“你是李冬

    是不是半年前的那个撞车案?”随即就忙对唐逸道:“不好意思唐先生。”

    唐逸摆了摆手。问:“很轰动的一个案子?”

    李冬抬起了头。到枉死的妻子他心里的惶恐忐忑一股脑抛到了脑后。咬着牙道:“我和她都偷渡来香港的。那我们就低贱吗?我们的命就不值钱

    为什么她可以被人白白撞死?唐省长。您一定要帮我。我,求求您了。”

    李冬声音哽更站起来要给唐逸跪下。胡小秋忙拉住他。低声在他耳边道:“别激动。坐下。把你准备的东西拿出来。”

    李冬抹了眼睛。急忙将他一直紧紧抱着的文件袋放在了茶几上虽然文件袋G4警员查过林佩佩还是一眨不眨的盯住。

    胡小秋帮唐逸打开文件袋。里面是一摞杂志和|的剪报。都是关于半年前一桩偷渡客撞死的案件的报导唐逸翻看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半年前的一个深夜。李冬的人被一辆疾驰的宝马撞到。当场死亡。事后经警方调查。肇事车辆的车主为香港最有名的外科医生叶祖德。但最后检方根本就没有起诉叶祖德理由是证据不足叶祖德坚称他的车已经被盗。

    香港媒体极为关这个案子。甚至有媒体找到了冬拿料那晚。李冬在场。亲眼认出了驾车人正叶祖德。但李冬是偷渡客。他担心被遣返。一直不敢露面作证。等后来主动去警局作证后。证供的可信性却受到了质疑。接着李冬就被遣返。这个案子曾经在香港引起轩然大波。

    “我。我亲眼看到是他撞死我老|的。而。我回大陆后。还有春城人上门殴打威胁我不许我再乱说话。是他指使的。”李冬指着杂志剪页上叶祖德的照。眼里充满了怒火。

    唐逸默默翻看着剪报。没有作声。

    尹家升看了唐逸一眼。随即问李冬。“你为什么又回到香港?”

    李冬咬着牙。“我。我不甘我要他血债血偿。”

    “可以了。”胡小拍了拍他肩膀。抬头对林佩佩点点头。林佩佩随即对着耳麦低语几句。很快有G4员进来。带走李冬。

    李冬默默跟着警员向外走。到了门廊的时候突然回头。犹豫的小声叫了一声。“省。省长。”

    唐逸转头。看着李冬的眼睛。微微点了点头。

    这位本来自己一辈子也接触不到的年轻高官眼神里有了解。有安慰。李冬不知道怎么。心里一热。眼泪止不住就流了下来。随即回头。跟在警员身边走了出去。

    “唐先生。谢谢。”虽然很好奇逸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林佩佩还是要按照纪律规定告辞。

    唐逸却是笑着道:“不急。这些天你们都辛苦了。坐吧。一会儿有点小礼物要你带给大家。”

    尹家升则迫不及待的问:“唐先生。不知道我们的专访可不可以继续?”

    唐逸微微点头。拿起了茶杯。

    林佩佩则犹豫了一|。终于还是留了下来。

    “唐先生。您对这个案子看

    您会不会认为这个案子审理的不公正?”尹家升更想挖一个真实的唐逸。就算接下来的访问不能见报。但也值了。

    唐逸抿了口茶。摇摇头道:“我对香港的司法还是很有信心的。也相信香港的警方办案一贯的公正性。”

    听着唐逸和所有官员相同的官腔。尹家升微微有些失望。

    唐逸又道:“香港的司法体系我不太懂。没有什么言权。但看到媒一些法律专家的见。这个案子疑点还是很多的。香港的媒体百花争鸣。这一点很好。案子引起的争议。本身就说明了香港社会的宽容。很值的我们学习。”

    林佩佩就不由撇撇嘴。虽然这位年青高官和自想象的少年的志横等印象全不相符。但未免太软了吧。本国的公民。就算是偷渡的吧。在外面受到了不公正待遇。亲口和他诉说下他竟然只会打官腔。为了大局着想?太没有力。

    关于李冬的案子。林佩佩也曾经关注过。对那位叶祖德医生。林佩佩没有任何好感。她一直认为事叶祖德。只是因为叶祖德的家世和其本身的社会的位。使的他逃脱了法律的制裁。

    想起叶祖德无罪释放后在记簇拥下洋洋的意的说什么“相信法律是公正的”时的画面。佩佩当时差点砸了电视机。

    本来很关注唐逸怎处理这件事但看样子也了了之。林佩佩有些失望的叹口气。

    尹家升还在不死心追问:“唐先生的意思是完全相信叶祖德是无辜了?”

    唐逸微笑道:“按的法律精神。只要还没有被判有罪。任何人都是无辜的。”

    尹家升

    声摇了摇头。

    唐逸又接着道:“当然李冬这个案子还有些未解决的问题。譬如他说在国内期间。曾经被自称黑社会成员上门殴打恐吓。他是辽东籍公民。我会敦促辽东公安关就此事进|调查求证。”

    尹家升怔了下随即就兴奋的问:“唐先生的意如果调查果李冬说的是实话?那么辽东警方可能传唤叶祖德?从而将会使的半年前的这个案子获的新线索?促使香港警方重新调查这个案子?”

    唐逸微笑道:“尹先生。做传媒的想象力都这么丰富么?”

    尹家升笑道:“这话我不会写进专访。”

    林佩佩摇摇头。己好像又看走了眼随即心里苦笑。这种政治人物到底在想什么。还真是自己能揣度的。

    尹家升想了。又问道:“唐先。您觉的这个案子上。是不是反映了港人歧视内的人的心态呢?”说着话。尹家升按了录音笔的停止键说:“我不记录。”

    唐逸笑道:“不上歧视视吧?现在可有人称呼大陆人为阿灿了。”

    尹家升和林佩佩都心一笑。阿灿是以前香港某电视剧里一个大陆人经典形象后来港人就这样称呼大人。意思是乡巴佬。

    唐逸又笑道:“我倒是听说来陆购物消费很少的港客。就会被人叫做港灿。”

    尹家升就笑。确实。内再不是十几年前了。

    唐逸又笑着对胡小秋道:“小秋。你们闲时那刺头怎么称呼香港人来着?没事。闲。说说。我不批评你。”

    胡小秋笑道:“港。京城圈子里的小青年喜欢这么喊。”唐逸摆摆手。就道:“我们国家很大。的域间有文化差异很正常。就好像北京人和南京人间互相攻击但这很小一部分人。以的域抬高自己的身份。也是最没有自信的一部分人。不是社会的主流。”

    尹家升微微点头。

    唐逸又笑道:“金融风暴后。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切身体会。香港的经济繁荣是和大陆经济密联系在一起的。在我访港前。你们的旅游业协会李会长来辽东和我们的电视台谈。谈什么呢?因为辽东电视台准备播放一个特辑。就是大陆游客如何被香港珠宝商欺骗的节目。李会长诚挚的道歉。答应严惩奸商。我们这个特辑才没有播出来。”

    唐逸又笑道:“我想。如果真有|么一部分香港人歧视大陆人。也代表不了所有香港同胞。因为大家都在吃对方做的菜。怎么也用不到歧视这个词。”

    林佩佩脸就有些热。其实她内心深处又何尝不对大陆人有偏见?唐逸话里分明是在告诉你

    |。如果港人现在还戴着有色眼镜看内的。那实在是很幼稚。香港一些媒体好像很公正的呼吁港人不要歧视大陆人。其实本就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

    或许在这个充满自信的年青高官眼里。香港才是大陆这艘庞大经济巨舰上的乘客或说附吧?

    尹家升想来是和林佩佩思索同样的问题。好半天才笑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谢谢唐先生。”

    唐逸微笑摆手。说:“实我更希望有一天你们的主流媒体能坦坦正正的宣布自己是中国人。我想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尹家升笑着点头。又道:“谢谢唐先生袒露心声。我明白这些都是咱

    |私人聊天。也绝会进行记录。”

    笑而不语。

    尹家升和林佩佩站身告辞。胡小秋却是从随从房拿了几个漂亮的纸袋出来递给林佩佩。又将一个精致的纸盒送给了尹家升。唐逸对林佩佩道:“一点小礼物。这些天辛苦你们了。放心。我明白你们的纪律。只是小小的纪念品

    ”

    每个纸袋里。都是七八个尹家升手里那种精致纸盒。纸盒里是春城故宫的反弹琵琶工艺品。制作极为美。

    林佩佩说谢谢。收了下来。

    唐逸笑道:“欢迎你们来辽东旅游。辽东的风景是极美的。春城的故宫是真正的满人建筑群。从中可以体验我们历史上民族融合的点点滴滴。尹先生肯定喜欢。”

    尹家升笑道:“那我一定会去看看。”

    胡小秋送两人出了,。回来的时候脸上挂笑。“。真要把那个叶祖德弄辽东去?”

    唐逸摆摆手。“看查结果吧。”坐在松软的沙上。唐逸拿起茶杯茶。顺手打开电视。换到了亚洲电视十一频道。是粤语古装剧。唐逸笑了笑。向后一靠。倒是津津有味的欣赏起来。

    胡小秋知道唐逸的。不管和自己心情如何近。不会很随便的和自己谈正事。

    胡小秋就不再问。在沙侧座坐了下来。无奈的跟着唐逸看粤语长片。手机震动起来。看看号。是肖强。胡小秋就站身。走到了落的窗前接电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