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章 离奇失踪(上)

第二十章 离奇失踪(上)2017-11-8 23:50:15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二十章离奇失踪上

    |铃响了起来。胡|秋向外面看了看。是一名陌生的了想胡小秋开了门。问道:“你找'”

    门外的男人就是一呆。说道:“。我住这里的。”

    听到动静姚小红从厨房跑了出来。随即笑道:“胡同志。他是我爱人。”

    胡小秋点点头。就向旁边让开。姚小红快走几步。接下潘玉成手里的纸袋。埋怨道:“怎么这么久。唐省长都坐了好一会儿了。快来。”

    潘玉成换了拖鞋。在姚小红身后进了客厅。又在姚小红介绍下束的和唐逸打招呼:“唐省长。”看出。潘玉成实在是一个老实人。甚至额头迸出了汗珠。

    唐逸笑着起身他握了握手。没有刻意表现的太亲热。太亲热的话。对方可能更会无所适从。

    “唐逸。来吃饭!”齐洁的俏丽身影从厨房闪出来。她穿着造型极为时尚的紧身白色半截袖小衬衫。飘逸的白色褶裙。端庄贤淑的精致丽人更有种说不出的诱惑。

    餐厅的餐桌上。都是家'小炒。由雅致的青碟摆出花样。却是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指大动。

    齐洁张椅子后搬了搬。笑着对唐逸道:“坐这里。”又说:“子蒸着呢。一会儿就好。”

    姚小红娇笑道:“齐有风度。”

    齐洁了她一眼。回头喊胡小秋。“小秋!来一起吃!”

    唐逸就问道:“十三?没跟你来?”

    “她去办事。晚点来接我。”胡小秋在餐厅冒了头。说道:“等等。一会儿子熟了我在客厅吃子就行。谢谢齐总。”在外面前。他倒很少嬉皮笑脸。小平头精神利落。神色严肃。很像传闻中的中南海保镖。

    齐洁就看向唐逸见唐逸微微点就不再说。

    “来。试试我做的。”齐洁将一块色泽金黄的子夹到了唐逸吃碟里。

    唐逸尝了尝。外脆里嫩。香辣可口。齐洁的川味茄子煲做的还是很的道的。

    “怎么样?”齐洁笑孜孜的问。

    唐逸微笑点点头。齐洁轻笑道:“那就多吃点。”用白瓷小舀一勺家常小炒送到了唐逸吃碟里。就是用黄瓜丁胡萝卜土豆丁等作料加了奶酪素炒。味道极为鲜美。

    “省长。咱们就喝粮液吧?玉成刚买来的。”姚小红站起身。举了举手里的酒瓶。见逸点头。就开始挨个斟酒。给人倒酒她可说驾轻就熟动作轻柔优雅

    第一个自然是给唐逸斟满。唐逸笑着说:“谢谢。”又说:“叫我唐逸吧。老朋友了不太客气。”

    姚小红微笑道:“那我可不敢。”

    唐逸摆摆手。笑道:“一句称呼而已。”也就不-说。

    齐洁和姚小红都浅浅喝了一点酒。酒精的作用下。姚小红渐渐去了束。和齐洁有说有笑起来。

    潘玉成却是拘束的很。虽然硬着皮敬了唐逸一杯酒后来更和两位女士碰杯时又干了两。酒意是上头了。但反而磕磕巴巴的再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却是越发的紧张。

    姚小红却并不在意。当初嫁给潘玉成。就是因为他忠厚可靠。那些年姚小红飞扬潇洒的男人见的多了如果是为了知情趣当初也不会选择潘玉成。

    “小红。佳佳的资料怎么还没传给我?她不已经毕业了吗?现在的大学毕业生大四下半年就都开始工作了佳佳可有点晚了啊!”齐洁和姚小红说起了军子。倒令齐洁想起姚小红托她办的事。

    齐洁嘴里的佳佳是姚小红的侄女。今年大学毕业。在北京上的大学。文秘专业。事关侄女的终身幸福。姚小红就和齐洁张了张嘴。希望姚佳佳毕业后能进华逸集团。当然。于齐洁的事姚|红一向守口如瓶。家人也从来不知姚小红过去的好朋友齐洁就是现在华逸集团的大老板。甚至潘玉成也对齐洁具体的身份不清不楚的。只知道齐洁是南方某大集团的总裁。很有身份的位。

    提起佳佳姚小红就有些气愤。“这丫头。比咱们那时候疯多了。整天就知道疯玩。也不知捅了什么漏子。她们十几个人。学校把毕业证给扣下了。算了。过几天毕业证再下不来就叫她自己找工作去。你就别管她了。”其实姚小红知道女听说能进华逸集团是多么兴奋。不过她在学校遇到点麻烦。好像是因为一些杂费的纠纷。毕业证被校方扣住不予发放。但人家华逸集团这么大的公司。用人制度定相当规范透明。虽然是齐洁这个大板的关系但听说齐洁早就和人事部门打了招呼。现在事情搞磨磨唧唧的。就算姚佳佳最后勉强进了华逸。干不好的话这不给齐洁脸上抹黑吗?

    齐洁笑道:“毕业证没发下来那没什么。先来我们那儿干着吧。等毕业证下来再转关系。”

    姚小红犹豫着道:“这行吗?”

    齐洁娇笑道:“放心吧。现在很多毕业生都这么走。”

    唐逸却是笑道:“唉。咱们是真的老了。下一辈的人也渐渐走上工作岗位。不服老不行”

    姚小红轻笑道:“您再过二十年才是黄金年龄呢。倒是我。可真显老了。看看齐洁。跟十几年前一样。现在啊。说她和我一般大肯定没人信。”

    唐逸笑了笑。就问道:“你那个侄女。是什么专业?”

    姚小红忙答道:“她叫姚佳佳。北京农业大学。秘专业。”

    唐逸就笑:“农大是个好学校。去农大学文秘。怎么都有点缘木求鱼的感觉。”

    姚小红说道:“是啊。报专业的时候也不太懂。那时候叫她学经营不过丫头特别有主见。自己选的专业。也不知道学秘书有什么好的。听说现在给老板做秘书的女孩都不好嫁人了。

    ”

    唐逸笑道:“没那么夸张。”想了想说道:“文秘还是进政府部门能一展所长。发前景也好。这样吧。”转向齐洁。“你把田野的号给小红。我回头叫田野跟一下。”

    齐洁咯咯一笑:“那敢情好。我省心。”又转头对姚小红笑道:“小好大的面子唐惊

    ”

    姚小红也没想到唐逸会理这种小事。能进机关单位做秘书工作。对女孩子来说无疑是最好选择。虽说进华逸集团肯定高薪。但谁知道佳佳能不能胜任?如果齐洁只是为自己的面子一直照顾她。那这工作做起来也没什么意思。相反进机关单位就没这种顾虑了铁饭碗。有保障。找男朋友更是一大把条件优越的男士排队来抢而不会出现企业上女秘书的那种尴尬。

    “谢谢您。唉。经常沾您和齐洁的光。真不知道怎么报答您。”在唐逸面前。姚小红还有些拘束。说话更是客气的很怎么也找不到当初那种随心所欲的感觉了。

    唐逸笑着摆摆手。倒不是他心血来潮要帮人找工作。实在是近来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极为宠爱齐洁。她朋友的事也忍不住口帮忙。

    齐洁心里美滋滋的。在姚小红面前倍儿有面子。依唐逸的性格。这种事以前才不会理呢但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唐逸好像特别疼自己。笑看了唐逸一眼借给唐逸布菜机会偷偷道:“喂。你不怕我翘尾巴啊!”说完才觉的妥。脸一红。忙缩了回去。

    尔。微笑语。

    ……

    在延山市委记丁瑞国常务副市长周海军等干部陪同下。唐逸走访了延山劳动民政等部门。听取当的干部汇报了劳动保障改革工作进展的情况。作为国内第一个劳动保障改革试点市县。延山的劳动保障改革工作推动的还不。

    发改委就业和收入分司司长程朝伦几天前刚刚来过延山。省里是发改委主任齐茂林负责接待的。唐逸当时正在云冈。也没时间见他。不过唐逸和程朝伦联系的很密切。最近发改委有声音传来。分管经济运行调节产业协调财政金融方面工作的郑副主任因为身体原因准备退下去。中央负责同志研究决定。新的副|任由发改委党组推荐。那这个新主任自然会在发改委几名优秀的中青干部中产生。程朝伦也是其中呼声比较高的一名干部。

    唐逸自然是希望朝伦争取一下的。和包衡通了下气。但这个位子好像中组部何平副部长早有了属意的干部。也同包衡-早沟通过。看起来程朝伦的希望不大。何平副部长常务。也是学院派在中组部的代言人。对他的意见包衡自然要慎重考虑。

    现在也只能寄希委里的意见了。因为这次副主任的选拔中央的意见是由发改委党组提名。组部考察。里的意见占了很重的份量。

    在高干部的任命上。正部级官的任命肯定是要召开政治局会议由全体政治局委员讨论决定。副部级官员则视情况。通常政治局常委会就可以决定。但遇到敏的位置和敏的干部。有时候也要召开政治局全体会议来讨论。

    中组部现在的权柄不如前。国初期一次换届前。甚至有“吏部尚书”拟定了一份政治局委员名单。虽然最后被中央严厉批评。其中也参杂了高层斗争的因素。但也可见中组部权柄之盛。现在中组部虽不如以前权盛。不过不管怎么说。虽然中组部对高级干部的任命没有最终决定权。但“提出建议推荐负责考察操作任免”等诸多职责也使中组部在高级干部的任用上有着相当大的话语权。

    而且高级干部任命很多形式。中央直接讨论决定的。有要中组部提名考察的。有要同级党委〈党组推荐的等等。但不管哪种形式。中组部的考察意见还是相当重要的。

    如果发改委党组最,推荐的人选比较倾向程朝伦。何平副部长想来也不会阻挠。

    唐逸虽然对程朝伦能不能获的提升比较关注。但也没有给委里的几位主任通电话。如果自表现的太热心。那对程朝伦未必是一件好事。

    下午的时候。唐逸在丁瑞国书记周海军副市长等陪同下。来到了延山旅游学校视察。

    延山旅游学校是韩|文化部门同延山市合办的职业学校。其中的朝鲜语课程在国内颇有名气不但国内旅行社大部分韩语导游都出自延山旅游学校甚至很多政机关企事单位都慕名来学校招聘朝鲜语翻译。

    延山旅游学校占的百多亩。校园内花红柳绿。景色极美。

    校方早接到了省长会来学校参观的消息。在学校大门前挂满了横幅。彩旗飘飘。几只巨的红气球高悬在空中比过还要热闹。校门前的大街已经戒严。平时车水马龙的长街现在空旷无比。远方十字路口上。停着几辆警车。设了路障。七八名警察站在路障旁。有警察不时对着对讲机说着什么。

    莉莉是旅游学校的副校长也是延山最早的一批资深导游。但在延山旅游业最火爆的时候她毅然辞去了工作去北京读书。回来后很快就被延山旅游学校招为教师业务极为扎实的她在去被聘任为延山旅游学校的副校长。

    和一大群人一起站学校门口。校领导站在前面。挥小旗的帅男靓女站在后面。穿着制服的帅哥美女都是旅游学校的学生。干导游这一行。形象也很重要。

    胖胖的马校长不时抹额头的汗水有些兴奋。有些焦急。

    大家都眺望着空旷的马路远方。也不知道在看什。

    终于。远远几辆小车从路口拐了过来。“来了”有人说了一嘴。人群一骚动。马校长马回头严肃的道:“都站好站好!”

    等几辆小车慢慢停在校门前时马校长带头快步走了上去。学生们开始整齐的挥动小旗喊口号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马校长腰好像直不起来。一直弓和前面桑塔纳上下来的丁书记和周副市长握手。也不知道嘴里在说着什么。等黑色奥车门打开。马校长的背好像更加驼了。走几步。伸手和奥迪上走下来的人握手。车上下来的人拍了拍马校长的手。不知道说了句什么。马校长马上荣光焕发。好像吃了兴奋剂。

    莉莉有些无聊的走在人群中。但等她看清奥迪车上下来的男人的样貌。眼睛一下瞪圆了。惊奇的打量着那个年轻的

    才回过神。没错。他。十几年了。他的样子没怎还是那么清清秀秀的。只是在的他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距离。就是距离感。他好像就站在你身边。却距离你很远。

    莉莉呆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急忙回头问身边的另一位副校长。“张校长。咱们省长姓唐?叫唐什么?是不是唐逸?以前在咱们延山干过县委书记?”

    张校长不是本的人。又哪里清楚这些。但唐省长的名字还是知道的。低声道:“是吧。就是叫唐逸。”说着话就忙走上几步。和微笑走来的唐省长握手。

    莉莉却是怎么也想到会在这种况下和唐哥见面。更想不到唐哥就是他们嘴里的唐省长。她不大关心政治新闻。和李红娜也失去了联系。就知道李红娜在黄呢。父母也|了过去。生活的挺好。

    正愣神呢。却见和领导一一握手的唐哥走到了自己身边。微笑伸出了手。莉莉忙伸手和他握住。唐哥轻轻一握。随即放开。旁边有人介绍自己的身份。唐哥只是微笑点了点头。

    唐哥听自己名脸上也没有任何异样。莉莉有些失望。但随即自嘲的一笑。唐哥又哪可能还记自这个当初疯疯癫癫的傻丫头?跟在人群中拥着市领导走进校园。莉莉却是有些恍惚。想起了娜娜。想起了军子。曾经年少轻狂的月。

    ……

    唐逸在校领导的陪同视察了校园。并现场观摩了学生专业实训课。在旅游专业实训楼。校茶艺表演队为唐逸一行进行了“太平猴魁”茶艺展示。唐逸在看过程中不时鼓掌。

    参观结束后。唐逸省市领导又在马校长陪同下来到了学校办公楼休息室进行短暂的休息。来马校长还准备汇报工作的。被丁瑞国书记拦了下来。唐省长只是来随便看看怎么也轮不到马校长汇报工作。

    休息室只有几张发坐不下很多人。很快延山市的一些干部和学校领-就都退了出去。接着丁瑞国书记和周海军副市长也借故走出了休息室。在外面走廊上站着等。

    反而马校长和莉莉留在了休息室陪唐省长聊天。莉莉本来也想走的。但被马校长使眼色留了下来。

    马校长简单介绍着旅游学校发展情况唐逸微笑聆听。坐在一侧沙发上的安小婉则拿出笔记本。万一唐逸有什么指示。自然要记录下来。

    莉莉也拿出了笔记。快速的在上面写字。不时抬头偷偷看唐逸一眼。

    终于。当马校长微笑对莉莉说:“给唐省长介绍介绍我们学校今年毕业的就业情况”时莉莉心脏怦怦跳动起来。犹豫着看了眼唐逸。终于鼓足勇气将笔记上刚刚密密麻麻写满的一页撕下来。递给唐逸。说:“唐省长。您。您看看这个。”

    唐逸微笑接过。看了几眼笑容渐渐淡去。

    紧张的看着唐哥脸色。莉莉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但这件事。憋在她心里很久了。却又没有任何渠道能帮到那可怜的女孩儿。虽然现在的唐省长威严的令人不敢直视。但莉莉相信他还是当年那个一腔热血正直不阿的唐哥。

    莉莉在笔记本上写下的是发生在今年年初的一悬案学校山籍女学员刘蕾在韩国神秘失踪的案子。

    刘蕾是一名年轻漂的女学员。在美女如云的旅游学校也是首屈一指的旅游学校韩方投商的孙子同时也是学校董事的金明哲就曾经对她展开过热烈的追求。但最后无疾而终。

    去年刘蕾的学员班由一名副校长及几名教师带队去韩国实习。这是旅游学校的惯例。韩国的旅行社一直由金明哲负责联系。但在实习期间。刘蕾的哥哥就跑来学校。说是接到了刘蕾的电话。在电话里刘蕾很害怕的说金明哲疯了。接着就是刘蕾的惨叫声。电话就没了声音。

    当时校方不以为然。以为是刘蕾恶作剧。但在刘蕾的哥哥催促下只和在韩国的教师取的了联系。带队的副校长却是说没事。刘蕾就在宾馆呢。现在在休息。没。

    但等学员班回了延山。刘蕾却失了踪。带队副校长和几名教师众词。说打电话那晚蕾还在宾馆但第二天她说是去逛街。就再没有回来。现在韩国警也在调查。且将刘蕾列入了偷渡者名单。

    刘蕾家人就闹开了。刘蕾的哥哥数次去市局。但都的不到明确的答复。只说正在调查中。最后被刘蕾家人闹的烦了。更训斥说刘蕾好好的学不上。借实习的机偷渡韩国。给延山人丢脸。给旅游学校丢脸。其中一位科长更拍着桌子说。这要是二十年前你们一家子都是现行反革命。

    刘蕾亲人气的不行。刘蕾的哥哥又跑学校闹。最后被拘了几次。听说很是受了些苦。现在倒是不来学校闹了。但莉莉每想起刘蕾的哥哥红着眼睛好像要杀人的模样。想起刘蕾那个漂亮小姑娘欢快的舞姿。莉莉心里就堵的

    莉莉听说过。金明哲的爷爷金董好像和延山前任王书记。也就是现在云冈的王副市长关系极为密切。不仅仅是王副市长。据说金董在省里也是手眼通天。知道个案子的人都说。这个案子肯定有人在背后阻挠。这根刺在莉莉心里很久了。突然间见到。她在冲动下终于作出了这辈子最大胆的一次-动。向省长告状。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