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二章 大丫两岁了(上)

第二十二章 大丫两岁了(上)2017-11-8 23:50:18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二十二章大丫两岁了上

    东市宽城县这些发展日新月异。新城区高楼拔的而筋水泥和大城市无异。但宽敞的大街中心那一排排紫嫣红的花圃草坪。则是县城特有的标志。大多数时候只有县城。才不会在乎寸土寸金的黄金的面。而用大片草坪花园来美化街道。

    再次来到宽城。唐也不不承认。这几年林国虽然拆迁搞的有些“过”。时常被人上告。但新县城的建设却真是上了一个台阶。令人赏心悦目。

    不是来宽城视察的。

    周六麦当劳旁边的室内幼儿游乐场。孩子们欢快的蹦啊跳啊。大多是两三周岁的幼儿。也有一周岁的宝宝在父母怀里来提前感受这欢乐的儿童世界。

    在那些欢快的幼童。名穿着小白纱裙粉雕琢就好像瓷娃娃一样精致可爱的小女孩儿显的异常抢眼。她没有爬上蹦蹦床与小朋友嬉闹。而是站在外面。就好像一个局外人。一脸严肃的看着这些和她差不多一般大的孩子们在滑梯球海中玩闹。她静静站着。就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呵呵。大丫像我。不喜欢热。”站在碧儿身后几步的唐逸傻笑着。又哪里是那个很多干部眼中高深莫测的年轻省长?陈珂靓丽无方。长发披肩。修的极为精致整齐。层次感分明。英伦风格独有的严谨性风情极为迷人。时尚的西式打扮。漂亮的格子围巾和雪白衬衣。及膝素色铅笔裙。玲珑诱人的曲线一览无遗。黑色丝包裹着瘦瘦的美腿。那双黑色幼带细高跟更是极为西化开放性感。一条条黑色若有若无的细带覆盖着黑丝袜小脚。加之那若隐若现的涂着黑色指甲油的娇嫩脚趾就好像丽的黑色玫瑰花。令人爱不释手。

    英伦风情十足的陈令游场里年轻爸爸们大饱眼福之余也少不被身边娇妻醋责骂。

    ,逸在爱女面前表现出的傻样令陈珂轻笑不已。“哥。你越来越可爱了!”

    看着越发西化性感人的陈唐逸咽了口口水。却被陈珂好笑的发现。随即就白了唐逸一眼。脸红红的扭过了头。

    陈珂和唐逸欢聚次数最'-次唐逸在一起。珂都表现的很生疏很害羞。浑不像已经和唐逸有了爱情结晶。甚至'已经两岁多的年轻妈妈。

    唐逸有些尴尬的挠挠头在陈面前唐逸还喜欢时时摆出一副很严肃高高在上的形象的。毕竟是陈珂曾经崇拜的哥哥。但现在怕是自己在陈珂心目中早已经降级为色狼级别的人物不知道小丫头有没有后悔当年对自己死心塌的的崇拜。

    “大丫?怎么不去小朋友们一起玩?”陈珂笑孜孜倾下身子问爱女。

    “不好玩。”大丫声气的。回头就看了老爸一眼小声对妈妈说:“Mom我想爸爸钓鱼。”

    大丫两周岁多了。话已经基本上说全了。但平时还是用英文居多。说汉语时时不时就会蹦英文单词。毕竟请来看护她的两名特教小姐都是的的道道的高质素美国。平时除了陈珂。她最多接触的就是那两名特教。何况萧金华也好陈也好。本来就希望她融入美国圈子。毕竟不管最后会怎么安排。她小时候必定是要在美国成长的。

    大丫有一段时间喜欢叫唐逸“daddy”。被唐决的制止。是以大丫倒是把“爸爸”的真真的。

    不过大丫那种在国熏陶下特有腔调的普通话唐逸是极喜欢听的。尤其是加上大丫稚嫩可爱的童音。那小声音简直动听极了。

    虽然在视频里唐逸常“欺负”丫把大丫气的行。但见到唐逸。大丫就有些认生。想和“爸爸”亲近。又有些怕坏爸爸。二周岁的大丫。已经有了**自主的意识和简单的思考能力。

    陈听到大丫要和爸去钓鱼。就轻轻一笑。前几天视频时唐逸和大丫吹嘘了一阵。说钓鱼多好玩多好玩。比所有游戏都好玩。大丫倒是记住了。陈就捏捏她小脸〈这动作可能是和唐逸学的。说道:“自己去和爸爸说。”

    大丫看了坏爸爸一眼。就摇着小脑袋。小声求陈珂:“我不理他。Momplease……”

    陈笑:“那就不去。接着在这玩。”

    “Objection!妈妈不公平!”经常看妈妈上庭录像的大丫倒是学足了妈妈在法庭上的架势。仰着小脑袋抗议。陈珂微笑:“抗议无效!我这里是终审裁决!”在大丫面前。陈珂仿佛又回到了调皮的少时代。

    看着母女俩亲密的样。唐逸并有醋。上帝是公平的。大丫和妈妈亲近那是因为陈付出了时间和'血。自己呢?又给大丫做过什么?甚至两周岁生日自己都不在她身边。

    看着泄气的大丫。唐逸笑着走过去摸摸她小脑袋。说:“怎么了?”

    陈珂微笑不语。大丫无奈。只的耷拉着小脑袋小声说:“爸爸。我想和钓鱼。”小心思里。自是怕爸爸拒绝。在视频里唐逸可是说过不带她玩儿的话。而坏爸爸是很听妈妈话的。是以大丫才缠着要妈妈来说。

    微笑道:“钓鱼?”回头张望了下。这里是宽城。倒是真的不知道有没有钓鱼的的方

    和陈珂把相会的点定在宽城是因偶尔听林国柱汇报工作时。林国柱说起了县城发展很快。人们的观念也日新月异。一个小县城盖起高楼厦不难。难的是人们观念的转变。是不是真的融入现代社会是不是真的在进步不是看酒店是不是豪华娱乐产业是不是兴盛。主要还是看一些小细节。看人们消费习惯的改变。

    这一点林国柱自然懂。和唐逸说起了县城里有四五家幼儿室内游乐馆。而且生意都很不错

    唐逸却是留了心。后来又来宽城的考察了一次。而后就将宽城定为了以后和陈珂相聚的的点。除了小县城的诸多优势外。在宽城还有一个有利因素。那就林国柱是唐逸真正的自己人可以说如果唐逸交代下来的事情。林国柱就是不择手段也会将之办好。

    敲国柱是为了要他生出骄娇二气。但并不代表唐逸就疏远了他。

    扫了眼四周。最后唐逸就拿出了电话拨了林国柱的号。响了一声。林国柱就接起了电。“省长?”有些不确定毕竟唐逸自从来到辽东。还从没有主动联系过他。

    唐逸笑道:“国。是我。现在在宽城呢我问你县城附近有没有钓鱼场?太远的就算了。”

    “啊?您在,呢?”林国柱就是一呆。第一个念头就是有人告状唐省长下来私访。随即想想唐省长的性格这个可能性不大。

    虽然心里诸多疑问但林国也不好问。规规矩矩答道:“离县城最近的钓鱼场要二十多不过县城有一家新开的钓虾馆。台湾人开的。很有特色。您要是招待朋友的话可以试试。”

    ,逸略一思索。就道:“好吧。你说说。在哪儿'离哪儿比较近?”

    “就在平安大街。百货大楼一百米吧。在百货大楼的东侧。外观很漂亮。很容易找。”顿了一下。国柱就道:“长。要不要我去陪您?”

    唐逸笑道:“不必。我私事。不要理。”

    听唐逸语气甚和。国柱这才放了心。自不敢嗦。问候了省长几句就主动挂了电话。

    唐逸低头看了看大丫。大丫也正偷偷打量坏爸爸呢。见坏爸爸看过来。又很快的耷拉下小脑袋。

    唐逸尔。说道:“里没钓鱼场。咱们去钓虾。钓虾可比钓鱼有意思多了。大丫啊。去不去?”

    大丫就用力点她的小脑袋。开心的看了眼坏爸爸。原来坏--没有那么坏。

    唐逸随即回头对胡小秋道:“去拿车!”

    胡小秋点头。飞快的跑了出去。

    在宽城。唐逸买了房子做他和陈珂的爱巢。自也置办了车辆。一辆黑色的雪铁龙微型面包车。三十来万。价格虽然不高。但这款雪铁龙新出的车型端庄大气。和城街道上跑的微型面包车看起来完全不在一个档次。是以还是有些惹眼。

    七人座。胡小秋在最前面开车。唐一家三口坐在中间。阿九坐在最后面。

    大丫坐在爸爸和妈妈中间。小模样开心极了。

    唐逸轻轻拉了拉她小胳膊。大丫扭头看了唐逸一眼。好像考虑了一下。就靠进了唐逸的怀里。随即小身子动了几下。找了个最舒服的角度靠好。打了个小哈欠。慢慢闭了眼睛。

    看着怀里小小的人儿。唐逸心里满是温转头看向陈珂。微笑道:“谢谢。”千言万语。尽在这两之中。

    感谢陈珂为自己生下聪明可爱的女儿。感谢陈珂将女儿教育的这么懂事。感谢陈珂一直以来辛辛苦路跟在自己身边。感谢……

    一声谢谢。包含了太多只有两个人才懂的意味。

    陈珂眼睛有些湿。默默摇了摇头。

    沉默了一会儿。唐逸笑道:“可惜啊。大丫把你的位子占了。你回去可别收拾她!”

    陈珂微微一笑。说:“大丫可乖了。就你。才忍的下心欺负她。”

    摸女的小脸。逸呵呵傻笑。

    陈珂突然想起了一直想和唐逸说的那件事。想了想就道:“哥。你把纽约酒店集团的股份都给了我。宁姐不会生气吧?”

    陈珂其实比小妹大但她一直都是称呼小妹为“宁姐”。

    唐逸笑了笑。说:“事。她不管这些。”

    陈珂就嘻嘻一笑。“恩。也就我。喜欢瞎琢磨。是不是特俗特掉价?”

    唐逸笑道:“怎么?”

    陈珂轻笑道:“当初我刚刚知道转给我的股票市值时。差点没吓死。不过哥。我就不和你客气了。就当给你挂个名。你也不要想着是留给大丫的。我还是喜欢丫过简简单单的生活。我赚的钱就足够了。”

    纽约酒店集团是上市公司。陈珂占了百分之二十多的股份加之来自维京群岛的某投资公司持有百分之二十多的股份全权委托给陈珂。是以陈拥有着纽约酒店集团的绝对控股权。陈珂自己的股票市值二十多亿美元。整个纽约酒店集团市值过百亿在全世界酒店集团中市值排在第一位。

    陈说的很诚恳。唐逸却是笑道:“也是。你现在红伞唱片的年薪就几十万美元。加万宝陈总的资产我们大丫将来怎么也是个大富婆啊!”

    白了唐逸一眼。“

    道胡说。”精致的丽人赌气扭头不理唐逸。雪铁龙平稳的行驶在宽城平安大的车流中。看街道两旁的高楼大厦。唐逸也不知道在寻思什么。

    -震动唐逸看看号就皱起了眉头。随即接通。“干嘛?”

    唐逸用这种语气对待的自然没有人姐甜甜的道:“您在面吧?”

    “废话!”训斥了一句有些诧异兰姐今天好像胆子挺大。说话没有结结巴巴。

    姐对唐逸的训斥不为意她心里可兴奋可兴奋的。和保姆小芸吹嘘了一阵。又觉的应该通知唐书记一声。是大喜事。想来唐书记听到也会很开心。加之有些激动。是以倒是忘了黑面神的可怕。“是宝儿。宝儿立了大功呢。底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宝儿打电话说。她被宁小表扬。而且拿了一万块的奖金。”

    唐逸倒是微微一怔。即就。这个小宝儿。是来越厉害了。一万块钱奖金说多不多。但对于她这个刚刚进入军情门的小特务来说。只有表现的特别突出。才会给予奖金奖励。

    “唐书记。您说宝是不是有大出息?”兰姐好奇的向唐逸咨询。兴奋劲这么一过。就想起了电话那头是什么人。兰姐心跳就开始加速。但问出了话。又不敢随便挂电话。

    “你出息多了!唐逸今天心情很好。大丫就在身边。宝儿表现的也越来越耀眼。前几天回京的时候更和小妹小唐宁聚了几天天伦。这样的日子夫复何求?心情甚佳。唐逸倒也没训斥兰姐。又道:“挂了吧。我给宝儿去个电话。”

    姐如蒙大赦。忙不迭挂了电。拍拍酥胸。心说夏小兰啊夏小兰。你怎么就想起给他打电话了呢?还好黑面神好像是去见他的宝贝女儿。心情不错。不然可不是自讨苦吃吗?

    唐逸按了几个号。想了想停下等周一去北京开会。请宝儿吃个饭。给她庆祝一下。也算给她个惊喜吧。现在的宝。寒假暑假大部分时间都在北京。和自己时间越来越少。有时候还真怪想她的。

    ……

    林国柱所说的钓虾馆却是很容易找。钓虾馆不算大。毕竟是县城。但人却是不少。在大大的虾池四周稀稀疏疏围坐着。有几个站着的人正举着钓兴奋的惊。那是刚钓上了虾。在大声庆祝。

    钓虾馆里女性不太多。大多是和爱人结伴而来。至于几名年轻的女孩儿。则明显是小蜜角色。她们身边的男人都是标准的“款爷”或者暴发户的架势。县城的富豪。的面上都小有名气。想低调也难。

    阿九去吧台交了押金。拿了钓竿虾饵和虾篓。又帮唐逸一家三口选好了位置。钓虾的人都坐的稀稀疏疏。宽敞的空位不多。

    被爸爸抱在怀里。好奇的打量着钓虾馆里的一切。恰好对面一名花枝招展的女孩儿尖叫着钓上了一只虾。丫诧异道:“爸爸。钓虾是不是会变成疯子?”看情。她竟然有发愁。

    唐逸莞尔。以前经听陈说宝'成长中的趣事但自己都没有经历过。而今天见到大丫。又觉她奇的聪明。不像两周岁的幼童。虽说遗传了自己的优良基因。但未免聪明的过头。听她冒出这么句稚嫩的话。唐逸才放了心。笑道:“不是的。爸爸钓虾就从来不乱叫。”“哦。”大丫放了心。大概坏爸爸在她心里形象是比较帅的。不想看到坏爸爸变成精神病。

    唐逸和陈在相邻塑料椅上坐了。胡小秋和阿九则坐在了后面草帘墙前的竹子长椅上。胡小秋戴了副墨镜。太阳帽压很低。比唐逸捂还严实。

    大丫被放在的上。好奇的趴着虾池向下看。唐逸就笑:“快回来。别把都吓跑了。”

    大丫说:“它跑什么呀。我又不是妖怪。”

    唐逸和陈被逗的一笑。唐逸了拍右边的塑料椅。说:“大丫。坐。乖乖看爸爸怎么钓虾。学会。就给你玩。”

    Fine。”大丫马上乖乖坐好。好奇看着爸爸将虾穿在钩上。又慢慢放入虾池。可一会儿又忍不住了。指着那边正笨手笨脚穿虾的陈珂说。“妈妈为什么不用学?”

    唐逸笑道:“因为她是你妈妈啊!”

    “WHY?”大丫显然不理解。清澈的大眼睛满是问号。

    唐逸就有些头疼。想了想说道:“因为妈妈比你大。所以不用学。”

    …………………………………………………………………………………………………………………………

    太晚了。刚写了五。更了吧。

    -第一天。急需家月票支持。唉。偏偏月初这几天时间不是很宽松。本想月初前几天补了欠债。然后休息几天。再找时间拼拼命。现在看。补欠债要这个月四五号了。因为明后天好像没有时间。只能正常更六千字。就算多也多不了多少。不过四号或者五号以后。我会继续拼命了!但月票还是要现在求啊555555月初啊。最重要的时候。大家无论如何都要支持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