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四章 宽城的人和事

第二十四章 宽城的人和事2017-11-8 23:50:20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二十四章宽城的人和事

    塔纳缓缓行驶在宽城的大街上。夜幕降临。宽城的路灯璀璨。晚上九点多了。大街上的车却不见稀少。前面字路口的红灯亮了。桑塔纳随着车流缓缓停下。前面有七八辆货车和小车。

    司机小王从后视镜到了林书记皱起眉头。忙回头问了声:“书记。走便道吧。”

    林书记摇了摇头。小王就扭过了身子。林书记这个人。一向说一不二。做事情更是雷厉风行。大开大阖。遍遍心思又很细密。县委大院里几乎没有人不怕他。

    许康也坐在林国柱身侧。看了眼有些焦急的林书记。他知道。林书记是要见一位大人物。好像是省里的高层。也不怪饭刚刚吃到一半。接到电话林书记就匆匆忙忙的应付了几句香港来的客人。留下张县长招待客人。半饥半饱的就跑了出来。现在。可是林记升迁的关键时期。

    许康是宽城县县委书记组织部长。在宽城许康通常被认为是林书记的左膀右臂死党

    而事实上也确如此。许康是宽城县常委班子里最年轻的干部。还不到四十岁。仕途上高歌。离不开林书记的提携。

    很早就知林书记曾经给一位北京的大人物做过秘书。是以就算安东的张震书记。对林书记也另眼相看。甚至林书记站错了队。在张书记和另一位强力人物竞争安东市委书记的位子时。林书记错误判断了形势。站在了失败者的一方。但最后还是安然无恙。由此可见林书记的背景实在是非同小可。

    等省城新任唐省长上任。县委大院慢慢传开。原来林书记过去就是唐省长的秘书来的。

    唐省长又是什么人?开国元勋唐的嫡孙共和国最年轻的高干。仅仅三十七岁。比许康还要小一两岁呢已经做到了辽东这种大省份的省长。可想而知是么厉害的人物。因为许康深知。就算家世再怎么显赫。没有相应的能力一样浮不出来。以唐省长的年纪坐到现在的位子。那可以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神话了。

    唐省长在安东任市委书记的候许康不过是宽城某局的科室主任。挂了个副科的级别亲眼目睹了安东翻天覆的的变化。到现在。安东很多老百姓提起唐书记来还津津乐道。对唐书记来辽东当省长。更是充满了自豪就好像唐书记是半个安东人一样。

    而在知道林书担任过唐省长秘书后。许康靠的林国柱更加紧了。强将手下无弱兵。能担任唐省长的秘书。林书记的能力自然的到了认可。尤其是。是现在省里数一数二的人物的认可。绿灯终于亮了。塔纳缓缓启动。许康又看了眼书记。林书记靠在座椅上微闭双眼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林书记这个人就是这样。喜怒不形于色。很少见到他失态。就算今天的这次会面十分重要。至关系着他能不能在仕途上更进一步他也没有流露出一丝心底的热切。

    最近安东传来消息省里一些厅局的一把可能会进行调整。安东市市长刘铁可能会去省任职相应东班子自然会有些变动。而林书记自然希望借这股东风动一动。林书记最希望的当然是能直接进入市政府党组。当然。能调任重要的委办局担任一把手也是一种提升。毕竟宽城在安东的区县。中排在倒数二三的位置。这些年发展的快。但底蕴还是不足。

    “我去党校培训这段时间。许。宽城的工作你要抓起来。”林书记突然没头没脑的了一句。

    许康笑了笑:“我尽量吧。”这是林书记第一露口风要他挑大梁。然心热。但量不表露出来。

    林国柱微笑看了许康一眼。许康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三年前借着宽城优化干部年龄结构的东风直接从行局一把手提为县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林国柱最喜欢许康“听话”不是说许康没主见。真正懂的领导艺术的干部没有人会喜欢一个没有主见的下属。许的“听话”表现在不管林国柱交代了什么工作。许康都能办的漂漂亮亮的。

    虽然很多人都说许康手段毒辣。做事情不择手段。一些老同志大多不喜欢他。但林国柱只一笑置之。这两年若没有许在前面冲锋陷阵。林国柱也不可能将整个宽城几乎换成了他的班底。而的罪人的工作通常都是许康出面。许康也乐于扮演这个“丑角”。这样的下属实在难。

    桑塔纳缓缓停在了天大酒店的台阶下。林国柱拍了拍许康肩膀。又对前面的司机小王说道:“送许书记回家。也不用来接我了。我打车走。”

    许康笑道:“没关系。我等你吧。这么晚了。车也不好打。再说。我和小王也不放心啊。”

    林国柱笑了笑。深深看了许康一眼。没么。推车门。

    看着夜灯下富丽堂皇的乐天大酒店。林国柱莫名有些激动。快步走上了台阶。

    乐天大酒店是宽城最好的酒店。占的四十多亩。环境幽雅。主体建筑十一层。挂三星级。酒店设置齐全设有歌舞厅KTV桑拿保健按摩洗浴中心健身房等等。平素县城里的领导干部时常来这里消遣。

    酒店的KTV灯光幽。两三名穿红马甲白衬衣的漂亮服务员在各个桌台间穿梭往来。给客人送上酒水或者各色冰镇饮品。

    林国柱戴了墨镜。一路走来没遇到熟人。不免微微有些庆幸。进了咖啡厅叫过一名服务员。在服务员指点下来到了3包厢。

    轻轻敲门。不一会儿。包厢的门被人从里面拉开。露出一张英俊的脸。林国柱忙笑道:“小秋同志。你好。”和胡小秋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包厢宽大的沙发上。唐逸正默默饮茶见到林国柱就抬头一笑。林国柱心里就一阵激动。快走几步连声道:“您等急了吧。堵车。街道修宽了。还是赶不上私家车的发展速度。”

    唐逸笑了笑。指了指身边的沙发。说:“坐没事。我也刚来不大一会儿。”

    林国柱赔着笑在距离唐逸一尺的距离沾了个屁股边坐下。随即就问:

    这儿习惯吗?要不去我家里睡?比酒店总要舒点里环境还是不行。怕您住不惯。”

    唐逸微微一笑刚刚在这吃的饭。国柱。我可是在宽城买了物业。你这里治安没问题吧?”

    林国柱微微一怔。随即忙道:“没问题。经济发展的不快。流动人口少。治安相应就好一点。”有些诧异省长为什么宽城置办产业。但也不好问。

    唐逸笑道:“不要太谦虚宽城一换一个样子。搞不错。”

    唐逸表扬。林国柱浑身舒泰。忙又谦逊。

    唐逸摆摆手。说:“来了宽城。就想见见你没什么大事就是想和你聊聊天。说起来。如果搁过去的话咱们也是一场宾主。你呀。缺点是有。优点更多。你是个什么人。我都记在心里呢。”说着话指了指自己的心窝。

    林国柱很没听唐逸这么和颜悦色的说话了。颇有些受宠若惊。激动的道:“省长。我这人一直庸庸碌碌。将您的话当成了耳边风。办了糊涂事。犯了很多错误。我给省长脸上抹黑了。”

    唐逸笑道:“没那么严重。人难免会伤感冒但要把大的立场坚持住。这个就很难的。”

    林国柱连连点头。从唐逸离开东后这是第一次感觉和他特别亲近。

    唐逸又笑道:“以农民为本。去了河后。也要把这个思想贯彻下去。”

    “啊?”林国柱就是呆。临河?

    唐逸笑道:“张震我打过招呼。准备调你去临河。你先别急。踏踏实实参加省党校的中青班。

    ”

    林国柱愣了下。就犹豫着问道:“那是谁的书记?”

    唐逸就笑。说:“怎么?还没上任呢就想撂挑子?”

    林国柱是真的呆住。本以为张震议调自己去临任市长呢。怎么也没想到是去当一把手。要知道临市市委书记现在惯例是安东市委常委。而现在安东的第三人物。很可能这次人事变动中会调升市长的郭士达副书记就是从临河出来的。当初唐逸在安东担任市委书记的时候。郭士达就是唐逸很欣赏的干部。现在调自己去临河。看似正处到副厅的一道坎。实际上。不吝于是一次三级跳。

    唐逸笑道:“张震很看重你。说你不少好话。我的意思。你至少还要在宽城干三年。把宽城真正给我搞上去。”

    林国柱心里不怎么相信。就算张震真的帮自己说话。那也是因为他审时度势。察觉出省对自己还是信任的。是以开始缓和与自己的关系。但不管怎么说。张震抛来了一长长的榄枝。自己自然要接住。以后要配合好他的工作。不然自己未免太不懂进退。

    心里盘算着。林国柱嘴上忙谦虚。“就怕我干不好。辜负了省长和张震书记的期望。

    唐逸笑道:“事情还没定下来。你就先有个底。在党校学习期间的表现也很重要。”其实安东干部的人事。不管是赵伟民或者赵迪。从来是轻拿轻放不大理会。竟不想碰小凤省长或是现在唐逸的底线。

    林国柱连,头。

    唐逸拿起茶杯抿了一口。又问道:“刘晨。你们宽城的刘晨。你了解这个人吗?”

    林国柱微微一怔。了眼唐逸的脸色。不知道省长为什么知道这个人。只能不偏不倚的介。就道:“座乐天大酒店就是他的。他是宽城的名人能人。而且是去年宽城的明星企业家。不过我听说过。他公司良不齐。一些街面上的痞子都以认识他身边的人为荣。但他本人挺规矩的。不是干违法勾当积累的资金。”

    顿了下。终于问道:“是不是他和您有了误会?”要唐逸微有暗示。林国柱回头第一件事自然是把刘晨打下来。小城市的企业。只要铁了心想办它。几乎就没有不出问题的。就说刘晨这家乐天大酒店。就有**沾边的勾当。那是一查一个准儿。

    唐逸就笑着摆手。:“不是。人还不错。”在钓虾场临走的时候。刘晨非要送大丫一红包。大可骄傲了。理也不理他。把刘晨搞挺尴尬的。最后是唐逸收了下来。

    在乐天大酒店吃了饭。唐逸说一见林国柱。陈珂就带大丫和阿九回了丰泰花园的爱巢。

    唐逸本来见刘晨身人的作风有些疑虑。听林国柱这么一说就点点头。其实县城里就这么大的的儿。像刘晨这样县城里名的“人物”不多少的痞流氓在外面吹嘘和他有关系。很多也未见的是真的。

    想起陈珂和大丫。唐逸就看了看表。随即问道:“国柱。怎么的。”

    “啊。那您休息。我就先走了。许康副书记还在下面等着呢。”林国柱急忙站了起来。

    唐逸微微蹙了下眉。

    林国柱忙道:“许康这个人您放心。很可靠。能力也很强。他也不知道我是来见您。”

    唐逸这才点了点头。

    林国柱又道:“我去三个月。您再来宽城有事情的话。可以直接给他打电话。我把他的电话给您?”

    唐逸就是一笑。林柱还是像以前一样心思细密。虽然他猜不到自己为什么来宽城。为什会置办物业?但可能通过直觉知道自己不是心血来潮随便走走。

    要说自己以后还真少不了来宽城。除了将和陈珂相会的的点定在宽城外。自己又在富强小区的高层买了房子。齐洁和允儿来看自己的话也可以来这里相会。毕是辽东一省之长了。再经常跑去交州未免不妥。

    现在的宽城。还真要有个绝对的自己人坐镇才放心。唐逸琢磨。就对林国柱道:“这样。你把他的电话给小秋。”又转向胡小秋。“小秋。回头你和许副书记吃个饭。联络下感情。”

    胡小秋和林国柱都点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