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八章 金董事长

第二十八章 金董事长2017-11-8 23:50:25Ctrl+D 收藏本站

    南海国务院第一会议室,花团锦簇,翠竹欲滴。气水画前的主席位,华总理召开了国务院常务会议。

    各副总理国务委员及国务院秘书长出席会议,国家展改革委主任孙玉平国土资源部部长孙岩农辽东省代省长唐逸共和国一矿集团总经理党组书记一矿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等列席会议。

    会议听取了国土资源部关于全面整顿和规范矿产资源开秩序有关情况的汇报,讨论并原则通过了《国务院关于全面整顿和规范矿产资源开秩序的通知》,对矿山的开采进行了明确的限制规定。

    王得以列席会议是因为一矿和二矿的合并重组正在进行中,王将会是共和国新的矿业集团的掌舵人。

    王是舅爷那边的亲戚,这两年和二叔走的越来越近,他为人精明冷静,四十多岁的年纪,正是年富力强之时,唐逸也希望他这个新的矿业集团话事人能为共和国物资储备揭开崭新的篇章。

    接下来的会议审议了成品油价格和燃油税费改革方案,会议讨论决定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最后的事项则是听取辽省代省长唐逸关于林北新区建设的工作汇报。昨天在建设东北老工业基地工作会议上,华总理对东北老工业基地改造工作提出了四点希望,并对辽东省打造工业新区的思路及在很短的时间内打开局面提出了表扬,显然辽东政府班子的工作效率给他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唐逸的工作报抛出了林北新区十年展规划林北新区各城区功能和展方向进行了详细的说明北新区的引资对象将避免盲目扩大,除一部分世界500强企业外,将把重点放在与工业区的产业部类相关的前后向产业类型上,围绕实现企业生产成套产品成线,把展工业的着眼点放在了产业升级产品升级和技术研升级上。

    力争在十年内将林北区建设成新的东方鲁尔。

    逸的工作汇报洋洋洒洒万余字,与会听的都很认真。唐逸尤其注意到,安副总理翻看文件的速度比自己念报告的速度要慢许多然他正在认真研究这份报告。

    地最后讨论并且原则通过了《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动辽东老工业基地改造展地指导意见》。文件中三次提到林北工业新区。显然国家对林北工业新区地改造及建设将会用大力气扶植。

    国院常务会议取得地丰硕成果无令唐逸有些振奋。会议结束地时候唐逸和国土资源部部长孙岩农并肩走出会议室。孙岩农和唐逸在同期地部级培训班接受过培训时候孙岩农是琼南省省委书记。唐逸则是黄海市市长。

    “老班长好。“唐逸和孙岩农握手寒暄时一脸微笑。用了在党校时地称呼。那时孙岩农是学习班地党支部书记班长。

    孙岩农严肃地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轻轻拍拍唐逸地手。笑道:“看起来在辽东你又有新思路喽。令人眼前一亮啊!”

    唐逸笑道:“瞎折腾怕搞地天怒人怨。”

    孙岩农微微一笑:“谦虚。唐逸啊。需要部里支持地话你只管开口里会尽量配合你地工作。给你创造一个好地客观环境。”

    唐逸就笑:“放心吧岩农部长后少不得麻烦你。”

    正客套,一名西装革履的小青年追了上来道:“唐省长,安总理要见您。”

    唐逸微微点头,和孙岩农握手告别,心里微微诧异,不知道安副总理找自己有什么事。

    跟在小青年身后,在宽敞华丽的走廊里拐了几个弯,最后来到了一间休息室的外面,小青年握着金黄的把手将气派的木门推开,他人却留在了外面。

    休息室宽敞肃穆,转圈的黑沙,安副总理坐在主位上,手里还拿着一份文件看呢,从他指缝文件封面露出的几个字来看,是唐逸那份工作汇报。

    听到声音安副总理抬起头,随即微笑道:“坐,坐。”指了指身边的沙,安副总理温文尔雅,眼神平和,令人如沐春风。

    “唐逸啊,小婉工作上表现怎么样?”等唐逸坐下后,安副总理含笑看向唐逸。

    看起来是想同唐逸闲话家常,但唐逸可不敢掉以轻心,斟酌着用词,“工作尽职尽责,有干劲,肯拼搏,是个好苗子。”

    安副总理笑着摇摇头,说道:“小婉脑袋容易热,干劲足拼搏足,这两点的前提是经验要足,小婉没什么经验,工作上出了问题你要多批评。”

    唐逸昨天晚上又接到了安小婉的电话,省厅以藏毒的罪名将金明哲刑拘,并开始就他是不是存在贩毒的行为展开调查,短时间内金明哲是不可能离开辽东了。

    安副总理的话似乎意有所指,但唐逸只是微笑道:“您放心吧,小婉主任比您想的要能干。”

    安副总理看了唐逸几眼,就笑了笑:“希望吧。”

    问了几句

    身体,又问了问唐逸小宝宝的情况,真的是一副闲势,到谈话结束的时候安副总理才拍了拍茶几上的文件,微笑道:“展纲要是好的,就怕以后调子走了味。”

    唐逸点点头,“我们是铁打的营帐流水的干部,每个干部都有自己的施政想法,一些长期展目标本来构想都很不错,但是党政班子交接班后就容易出现问题,一些领导热衷于在里面加上自己的东西,好像不这样做,就体现不出他的领导,你加点醋,我加点盐,时间一长年佳酿变成了不伦不类的鸡尾酒也是光怪陆离的怪现象了。

    ”

    安副总理听着唐逸的比喻,微笑不语。

    ……

    辽东省人民剧院流光溢彩,军歌亮,处处充满着热烈祥和的节日氛围。由辽东省双拥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省委宣传部省民政厅省文化厅省军区政治部主办的辽东省军民庆“八一”双拥文艺晚会在这里隆重开幕。

    省委省人大省政府省政协和驻辽部队领导赵唐逸王崇汇省政协主席廖锦添贾明远刘作栋傅杰全等与驻辽官兵及省城各界人士一起观看了演出。

    华丽的舞台上,军区文工团表演的歌舞《中华喜盈门》热烈喜庆,女兵的红绸带挥舞的绚丽图案令人目眩神迷,剧院中不时响起整齐的掌声。

    坐在第一排的唐逸和傅全司令员相邻不时轻轻鼓掌,又和傅杰全司令员低声说着什么,显得兴致很高。

    一条娇俏的影从前排左边的角落站起,快步来到了唐逸身边在唐逸耳边低语了几句,唐逸微微一怔即笑着转头和傅杰全司令员及赵书记说了一声,就站起身,跟在安小婉的身后向侧门走去。

    刚刚安小婉接到了电,是韩国GHH集团金董事长打来的电话,他来到了剧院外,请求和唐逸省长见一面。

    董事长这几天一直在春城唐逸是知道的没想到他会晚上突然来访,而且是选了这么个时间。或许刻意用这种方式表达他的心情吧。

    剧院的休息室唐逸见到了头花白的金董事长,这不是唐逸和他第一次见面私下会晤却是第一遭。

    和象中不同,金董事长有些憔悴袋也垂了下来,显得很老态。在唐逸要他喝茶时他只是苦笑摇头,说:“唐先生,我知道明哲给贵国添了很多麻烦,但他再糊涂,也不会去贩毒。”

    金董事长的中文翻译是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的将金董的话翻给唐逸听。

    唐逸虽然体谅这位老人家,但不可能因为同情而释放金明哲,那对逝去的人更不公平。

    “金老先生,我们的公安机构正在调查,金明哲先生有没有贩毒,我相信我们的公安机关会给出一个公正的答案。”

    金董事长叹口气,说道:“不知道这个答案什么时候能出来,唐先生,能给我一个确切的时间吗?”

    唐逸道:“放心吧金老先生,我会督促相关部门尽快查出事情真相,相信办案人员的心情并不比金老先生轻松。”

    听着唐逸客套的回答,金董事长就有些绝望,唐逸态度有些冷,显然事先打听到的消息不假,真正扣留明哲的阻力就是这位最年轻的高官。

    金董事长深深叹口气,拿起茶杯慢慢饮茶,手有些颤,这位一向刚强的老人最疼爱的孙子大难临头,他再也保持不了往日的镇静。

    休息室的门被轻轻敲响,警卫员小谭推开门,安小婉忙走过去,在门口说了几句话,随即领着一名年轻的小伙子走了进来,在唐逸耳边说了声:“外事派来的翻译,小杨。”

    唐逸微微点头,安小婉就又坐在了唐逸身边记录。

    小杨见到唐省长对他微笑点头,激动的手脚都没地放,这是他第一次和省领导距离这么近,坐在茶几后的椅子上,看着唐省长神采奕奕的侧脸,小杨勉强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凝神听金董事长讲话。

    他今年刚刚从延山旅游学校毕业,因为成绩优异,被辽东省外事办公室翻译室聘任为朝鲜语翻译,辽东省外事办是省政府主管全省外事工作的组成部门,而翻译室和外事服务中心等则是外事办的下属事业单位,翻译室主要职责就是承担省里重大外事活动及省领导出访的翻译任务和联络工作,进行一些文件的翻译等等。

    辽东省外事办的翻译室朝鲜语翻译有三四名,本来是怎么也轮不到小杨来给唐逸做翻译,但今天偏巧小杨就在礼堂里看节目,是以在安小婉给外事办负责同志打电话后,很快这次的翻译任务就落在了小杨的头上。

    翻译室的工作轻松的时候很轻松,但有时候又常常忙的跑断腿束了这里的翻译工作上又去另一个地点赶下一场,小杨以往见到翻译室里的资深翻译忙得可开交,可不知道有多羡慕,今天却是圆了

    梦,接了为省长翻译的任务,总算没有白白进翻译。

    但等金董事长说话,小杨眉头就皱了起来来是金明哲那个混帐东西的爷爷,延山旅游学校的学生,就没有不痛恨金明哲的,小杨甚至有铁哥们喝醉了要提着菜刀去和金明哲拼命人强拉了回来。小杨知道,自己那铁哥们一直都暗恋着刘蕾。

    因为金明哲对金董自也有些厌恶,但还是认真听着金董事长的每一句话,再翻给唐逸听。

    “唐省长,我准备出资在国内修建一千所希望小学,大部分建设在辽东,而且负责这些学校所有的开支个制度也会一直持续下去,明确的写入文件只要我们的株式会社存在,这些学校的修缮维护和日常开支都由我们负担。”

    金董事长抛出了重磅炸弹充满希翼的看向唐逸。

    小杨怔了一下,自然听得出金董事长是在和唐省长谈判。金明哲被省厅刑拘虽然低调小杨也略有耳闻,心里更是痛快的很,第一次现原来公安机关也能办出这么漂亮的事。

    但现在,听到金董事长的件,小杨的心就沉了下去,一千所希望小学,大概要上亿人民币了,而维护学校日常支出更是一个大手笔,就算不负担教师的工资,那每年的支出也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甚至有一刻,杨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牺牲刘蕾一个人换来千千万万儿童学习的机会,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逝已矣,这样追查下去到底值不值得?

    小杨心里衡量着轻重,金董的话翻给了唐逸。

    逸微微一笑:“金老先生悲天悯人,对金老先生的善行我很是钦佩,谢谢。”

    董事长脸上就是一松,微笑道:“唐先生肯接受我的好意就好。”

    唐凝视金董事长,说道:“金老先生,我也会敦促公安部门尽快将金明哲先生的案子查个水落石出,考虑到金董事长的心情,金明哲先生在辽东服刑期间,我们会尽最大努力照顾他。”

    “什么?”金董事长脸色变了,“服刑?服什么刑?”

    唐逸就皱了下眉头,回头看了眼安小婉。

    安小婉自然明白唐逸的意思,就微笑道:“金老先生,唐省长对这个案子不大清楚,我来解释一下吧,就算金明哲先生只是藏毒,但因为毒品份量问题,最终肯定是要被判刑的。”

    金董事长眉头渐渐锁起,脸色也渐渐沉了下来,“安女士,你的意思是明哲一定要在辽东坐牢了?”他本就是一位强力老人,低声下气谈了好久,最后对方也不领情,虽然不能对唐逸说什么,但面对这个年轻的女干部他的怒火渐渐升腾,其实,更多的是因为爱孙安危,对唐逸的怒火。

    安小婉微笑道:“这不是我的意思,是根据我们国内的法律,还有,我们也在督促汉城警方尽快查明刘蕾的失踪案,涉案人员的证供已经送了过去,我们会继续提供一切尽可能的帮助来协助汉城警方尽快侦破这个案子。”

    金董事长盯着安小婉,安小婉毫不畏惧的回视。

    金董事长冷声道:“你知不知道我们株式会社在辽东投资了多少项目?包括现在正在修建的春燕高速公路,这些项目,我随时可以撤资。”

    唐逸就摆了摆手,微笑道:“金老先生,今天不谈了好吗?”

    金董事长呆了一会儿,深深叹口气,“对不起,我失态了!”

    唐逸摇摇头,“金老先生的心情我们能理解,但我们的立场也请金老先生理解,一些东西,是不能拿来交换的。

    比如,公平,正义!”

    金董事长深深看了唐逸一眼,微微点头,随即站起身,和唐逸握手,告辞。

    “省长,你说他会不会真的撤资?”安小婉送金董事长到门口,目送金董事长远去,随即回身关切的问。

    唐逸放下了茶杯,摆摆手道:“撤资损失最大的是他们,不过人要是不冷静,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安小婉摇摇头,“我现在终于知道金明哲为什么走到这一步了,都是他这个爷爷害的。”

    唐逸道:“路还是要自己来走,怨不得别人。”

    “省长,安主任,我,没什么事我就走了!”小杨整理了一下记录本,拘束的站了起来。

    唐逸微笑点点头,“小杨啊,进外事办不久吧?表现的很好,辛苦你了。”

    小杨忙摇头,看着唐逸省长亲和的笑容,小杨忍不住道:“唐省长,您说的话我会记住的。”说完小杨就觉得唐突,忙说:“我,我走了。”

    唐逸道:“我说了什么?”随即就笑,“好了,早点去休息。”

    小杨点点头,转身出了休息室,但唐逸拒绝金董时的那丝坦然,却永远的定格在了小杨的记忆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