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章 游艇

第三十章 游艇2017-11-8 23:50:27Ctrl+D 收藏本站

    发书记微笑看了唐逸一眼,就环视众人,道:“大家怎么个看法?”

    赵迪第一个发言,他脸上挂笑,声音很平缓,就好像云冈市班子成员的名单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丝毫没受到影响,“这个问题,我认为还是要慎重考虑,安东的经济指标我们都有目共睹,不过安东这座城市,人口基数小,影响力终究还是不够,它的城市定位和我们东北老工业基地建设也背道而驰,可以说是一个异类吧,不具普遍性和代表性。我倒觉得云冈松平很可能后来居上,这样的重工业城市才更具有代表性。”

    赵迪所说的松平是现在辽东第三大城市,赵迪曾经在松平挂职任市委副书记副市长,一般来说,松平市的干部和赵迪的关系更亲密一些。

    陈波涛在赵迪之后发言,他笑眯眯道:“赵迪同志说的有一定道理,安东严格来说在我们辽东确实是个另类,但在全国来说呢?安东这样的城市才具有更大的发展潜力,人口少,人均GDP全省第一就不说了,安东最主要的优势还在于城市竞争力和发展潜力,城市素质城市环境基础设施这些指标不要说在我们辽东,就是全国来说有几个城市比的上?大家不要笑,以为我在吹牛皮,就说一说城市素质吧,城市化水平城市信息化水平每万人拥有高校人数每万人拥有公共图书馆藏书数每万人拥有医院病床数每百人拥有报刊数生活质量指数人均住房面积,这些指标平均下来安东在全国城市里肯定是排在前三十名以内。这一点大家没有异议吧?”

    赵迪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

    就是赵发书记不由得看了唐逸一眼,唐逸带给安东的,并不仅仅是经济起飞那么简单,更多的是一个城市理念,现代化的城市理念。安东的健康生活等指标确实少有城市能及,如果有全国性的调查,居民城市生活满意度调查东怕是能列入全国的前十名。在这一点上,就算唐逸后来经营的黄海,但因为城市规模大,可塑性小,反而不如安东这个小城。

    陈波涛又继续道:“而且因东和新义州接壤些年新义州发展的很快,安东随之受益,城市规模不断扩张,安东港三期工程正在修建中,预计2年完工,届时安东港的吞吐量将突破八千万吨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多个港口开辟了散杂货集装箱和客运航线。安东是东北东部城市最近的出海口和南大门,是朝鲜半岛与东北亚地区沟通最便利的通道之一。可以说,安东将会为我们辽东的工业城市发展提供最强大的保障,而我们工业城市的发展同样会促进安东的繁荣,我相信东也是我们省内城市中最可能迈入国际化大都市的城市,在这一点上,就是春城也要逊色很多。”

    “所以我认,早一天给安东同志更多的发言权,对我们全省的发展都是有好处的。作为我们辽东的出海口和国际陆路通道,安东的发展规划要和全省一盘棋,全省的发展也离不开安东的参与和大力协助。”

    陈波涛侃侃而谈虽然有夸大安的重要性的成分,但所说的也确实在情在理,大家都纷纷点头。

    迪微笑道:“看来我还是有些主观啊,波涛书记对安东了解的很深,我自愧不如。”

    陈波涛笑了笑再说话。他知道纪委调查报告出来逸马上占尽上风。提出张震入常不会遇到什么阻力赵迪这番反驳虽然徒劳。但在一定程度上却是可能打乱唐逸地步骤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就是这个道理。

    赵发书随即表了态。“我同意唐逸同志和波涛同志地看法。今天地讨论省委会形成个决议。报党中央中组部。”

    接下来讨论安东班子地调整。自是毫无波澜地通过。郭士达提名为市长候选人。任命林国柱为安东市市委常委临河市市委书记。此外还有几名相关干部地调整。

    而最后在讨论公安厅厅长徐立民地使用时。赵迪刚刚地阻挠显然起到了效果。唐逸地提议没能一鼓作气通过。廖锦添第一个发言表示反对。

    “徐立民同志。怎么说呢?一直在辽东公安战线地老同志了。经验丰富。是他地优势。同时也是他地劣势。因为经验足。有时候工作上就主观武断。对他地使用上。我觉得还是要先敲打敲打。这才是负责任地态度。也是爱护他嘛!”

    政法一把手自然在徐立民地使用上最有发言权。赵迪也发言认同廖锦添地观点。并且举了徐立民在党校放炮骂哭一名女教师地例子。笑呵呵道:“开句玩笑吧。立民野战军出身。在地方上这么多年了。还是野了点。”

    唐逸却是一阵微笑,听着赵迪的讲述,莫名想起了陈达和。

    陈波涛品了口茶水,放下茶杯,微笑道:“立民同志工作上雷厉风行,和一些同志慢吞吞的性格不搭调也是在所难免,但不能据此就认为立民同志武断野性,咱们党和军队培养出的干部就这么简单的下判断?我说这才有些武断吧?”

    赵迪笑呵呵正想说话,赵发摆了摆手,显然不想再听到这些唇枪舌剑,“这个问题,常委会上讨论吧。今天时间紧迫,我们继续下一个议题。”

    赵迪看了赵发一眼,眼神里的惑一闪而逝,显然赵迪觉得书记会上直接把省政府党组的这个提名直接否决更为保险,赵发书记却将问题摆上了常委会,那变数可就多了。

    ……

    安东星星广场是张震上任后的第一个工程,位于安东南部海滨风景区,广场中央大道红砖铺地,四周环绕音乐喷泉,两侧绿草如海,背倚都市,面临海洋,令人心胸开阔。

    星星广场的西南角有一个码头安东市政府唯一批准专门用于停泊私人游艇的码头—安东星星海湾游艇码头。安东人都知道,这是名车豪华游艇最集中的地方。

    这些年,安东旅游业发展很快,东北甚至华北华中的一些富豪也将目光投注在了这里,星星海湾渐渐成为北方最大的私人游艇码头集了七十多艘各类私人豪华游艇,最便宜的游艇也在百万元之上。

    而安东市也很注重私人游艇码头的发展,安东海事局将私家游艇纳入《突发恶劣天气海况通报制度》范畴,为私家游艇俱乐部及游艇驾驶人员提供及时的安全信息,这在全国也走在了前列。

    虽然不是休息日,但一辆辆豪华跑车还是在码头前那栋四层的俱乐部管理楼前的停车场进进出出显然在这个富豪聚居区,没有工作日和休息日的区别。

    从半山公路可以眺望临近广场的那个小小的港湾。港湾里停泊着大大小小数十艘豪华游艇大海是蓝色的游艇是白色的。

    有一些游艇驶出港湾驶向大海激起浪花消失在大大小小的海岛之间。

    而当一些驾驶奔驰宝马等豪华名车的尊贵车主想驾车驶入广场旁的这个港湾时,却肯定被保安毫不客气的挡驾,要求车主出示俱乐部的会员证。

    无论你是耍大牌也好发气也好保安还是一如既往的刻板,还是那么一句话:“请出示您的会员证。”

    曾经有一笑话传出位身家千万的富翁大发脾气:“老子身家过千万,什么俱乐部进不去,你说要多少钱?”

    最后富翁被带去了俱乐部管理,半个小时后,灰溜溜的出来,一言不发的开着自己的宝马疾驰而去,据说他的全部身家还不够买一艘中档豪华游艇加几年的维护费用。

    _星广场附近的一家咖啡室前停着一辆银色奔驰这一带人们已经见惯了豪华轿车,倒也不以为意。

    咖啡室不大,坐三五桌客人,大家都在静静品咖啡,有两桌客人在低声交谈着什么。

    靠窗的璃圆桌旁名穿着黑色休闲戴着太阳镜的青年放下了咖啡杯,问同桌的一名女孩“军子挺好的吧?”

    女孩有些拘束的点头,她肤色很黑瘦精瘦的,长得很一般着玻璃杯的手更是生满了老茧,但显得很有力。

    唐逸来安东,并没有带胡小秋,经常跟在自己身边的胡小秋很多人都认识,有时候比自己还显眼。

    对面的女孩是黄海军志保安出身,叫赵姗。黄海农村人,家庭贫困,后来父母离异跟了继父,读了几年武术学校后却因为继父晚上骚扰她,被她用菜刀砍掉了一只耳朵,虽然后来继父没有告她,但她也不得不离开了新家。

    十几岁开始赵姗就在黄海街头跟人混,有名的拼命三郎,进出拘留所是家常便饭。因为一次斗殴中军子机缘巧合帮过她,她感激在心,军志保安公司开业她就去找工作,但毕竟是街上的流氓,军子和大志自然不用她,但当时一家涉黑的保安公司见军志慢慢做大,开始挑衅,一天晚上纠集了几十人去砍军子,赵姗恰好在附近,拼了命的将军子救了下来,肚子上更被捅了一刀。

    养好伤后她终于被军子收留。军子觉得她忠实可靠,关键是肯拼命,在电话里和唐逸提了提,后来唐逸通过老妈的渠道送军志保安的几个苗子去西亚某训练营特训,一年后,这些人又加入了法国政府雇佣军,那真的是九死一生的死亡特训,赵姗硬是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而她的努力也获得了丰硕的回报,除了回国后获得的大笔奖金外,现在军志保安公司开出的价码是年薪十万美元,当然,这些特训回来的保安真正的管理者是齐洁,宝儿的保镖也换成了她们其中的一员。

    唐逸挑中了赵姗作为他在宽城的警卫,因为赵姗相貌一般,不会引人注意。

    在宽城唐逸有两处房产,除了和陈珂在丰泰花园的爱巢,又在富强小区高层买了一处三室两厅的单位作为齐洁和允儿的居所,赵姗平时就住在宽城,日子很清闲,倒更像个家政服务员时就是去打扫这两处房产的卫生,缴一下水电物业等杂费,其它时间大多无所事事。

    唐逸来安东没有带胡小秋,而是给赵姗打了个电话,将她召去了春城从春城来到安东。

    赵姗不大知道唐逸的身份,也不过问这些,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名笑容可亲的青年面前总觉得有些压抑,有些拘束。齐经理说过,只要不犯错误去结婚,大概这辈子都要为唐先生服务了,当时齐经理还笑呵呵说:“放心,唐哥人很好,你要真能跟他几年算老了,打不动了,他也会照顾你一辈子。”

    在宽城没有朋友,赵姗孤独惯了,不在乎。没有血腥的杀戮,开始很不习惯,但渐渐却喜欢上了这种平静的生活。不过接到唐先生的电话还是有些开心,这使她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摆设和可有可无的角色。

    不过唐先生和她说话时,她总是很紧张,就怕说什么,再不是那个在非洲时视人命如草芥的雇佣军人。

    唐逸也觉得有些好笑赵姗的资料来看,这个小丫头心狠手辣手上的人命怕是上百,当初自己选中她齐洁说什么也不同意,是军子下了保证赵姗绝对信得过,齐洁才不再说什么,但还是试验了赵姗几次,当然,这些考验赵姗自己是不知道的。

    但现在的赵姗,却是半丝野性也无,就好像普普通通的邻家妹妹,倒也蛮有趣的。

    拿起咖啡慢慢品了一口,唐逸正想再和她说话,手机震动起来,唐逸看了看号,就笑着接起:“到了?”

    “恩,我和苏梅郭士达张媛四个人,在码头呢。这里可真难进,好在事先打了招呼,我拿了秘书长的便条。”话筒里低沉的男音笑呵呵的说,是张震。

    唐逸笑道:“等我,马上到。”

    挂了电话,赵姗已经起身结账,她和胡小秋小谭等警卫员最大的不同就是国家培养的警卫员明明听到了唐逸的电话却要充耳不闻,而赵

    坦然的听唐逸的任何电话,作出自己的判断,在她<没有**的,当然,也可以将她看作透明人,不用出声她就把事情安排的妥妥当当。

    星星海湾码头旁,并排停靠着各种豪华的游艇,离得远远的,就可以见到休闲装打扮的张震郭士达以及他俩身边的丽人。

    银色奔驰慢慢停在一个泊位前的停车位上,张震几人忙快步走过来,唐逸下车,微笑和他们握手。

    都是老熟人,只有张媛唐逸是第一次见。张媛是郭士达的爱人,四十多岁,保养的甚好,皮肤白晢,容貌美丽。

    唐逸一一和他们握手,笑道:“抱歉啊,本来也想带爱人来的,但她实在太忙。”

    张震笑道:“等宁百岁的时候吧,我们一起去看一看宁部长和小宁宁。”

    唐逸微笑点头,就指了指位上的游艇,说:“这艘,咱们上去谈。”

    在众多豪游艇中,唐逸所指的这艘甚不起眼,但在场人人都知道,唐省长低调而已。

    游艇上很快也有人下来接他们,艇长和服务人员,唐逸的游艇不大,雇佣了一名艇长一位厨师以及两名服务员。

    长是一位漂亮女郎,穿着白色制服,有些类似海军军官的服装,倒是英姿飒爽,两名穿着红色旗袍的服务员也是娇俏可人,甚至大厨都是一位三十多岁的丽人,就是有些胖。

    唐逸苦笑不已,是齐洁打理的,这还是自己第一次上艇呢,美女艇长拿着照片,随即就微笑走过来落落大方的和唐逸打招呼,“老板,我们这是第一次和您见面,希望我们的服务您能满意。”

    要说这名工作人员也够轻松的,不管唐逸也好,其它游艇的主人也好,几个月也不见得出海一次,而他们的人工都不低,也就难怪这几年安东游艇驾校异常火爆,多少人都削尖脑袋想进入这些豪华游艇工作了。

    唐逸的这艘船,艇长年薪是十五万,大厨年薪十万,服务员年薪五万,一年怕是工作也超不过一个月,这样的工作又去哪里找?除了这四个人外,还雇佣了几名水手船员天给游艇冲水检修。

    也难怪有人说买游艇容易养游艇难了,人工支出加上维护费用,唐逸这艘船一年的日常费用大概要将近百万元,另外还有每年一百万的泊位费用。

    在美女艇长彬彬有礼的手势中,唐逸一行人鱼贯上船。

    游艇从外面看不起眼里面却是别有洞天,上下三层,最大限度的利用着每一寸空间,豪华的沙龙间餐厅卧房厨房自不必提,游艇是在欧洲定制,大量运用了新型材料和技术科技与奢华做到了最完美的结合。全自动操控使得这艘游艇只需一名舰长就可以胜任所有工作,除非是远距离航程不必再带其它水手出海。艇上甚至有着全球最新型的远程监控系统,该系统可通过互联网在世界任何地方对游艇的各个角落包括生活区域,设备区域进行实时监控,保证游艇在健康及安全状态下航行。

    在二层沙龙两名漂亮服务员中笑起来比较甜的女孩站在吧台后,动作熟练的调酒,飞舞的酒瓶就好像有着灵性,被她牢牢的操控在手中,优雅的动作丝毫不亚于电视节目上的专业调酒师。

    唐逸微笑不已,齐洁的五万块又岂是那么好赚的?她们俩不但都有一技之长,更经过船员的培训要的时候甚至可以充当水手来用。

    大家穿的都很休闲,转圈围坐在沙龙里小巧的白色沙发上,透过水晶蓝的玻璃窗可以看到一望无垠的碧蓝大海,游艇后面,拖着两条长长的白色浪花种感觉惬意无比。

    张震喝了口啤酒,笑道:“不怪生意人说游艇是最佳的谈判场所令人心旷神怡啊!”

    苏梅轻笑道:“可惜啊,我还在为进军星星游艇俱乐部努力呢北倒是也有个俱乐部,要求比较低是几十万的游艇我又看不上。

    ”

    郭士达比较沉稳,微笑不语,这是他第一次进入唐逸的私交圈子,以前唐逸虽然欣赏他,但毕竟是从公事角度,和他私下接触并不多,更不要提这种私人聚会了。

    张媛第一次和唐逸见面,很拘束,又很好奇,偷偷打量着游艇里奢华的陈设。

    “苏梅,你的步子可是有点小啊。”唐逸微笑说了一句,却是令苏梅一阵激动,好像唐逸能和她说句话,关心她一声都有些受宠若惊。忙笑道:“是啊,我脑子笨,总是找不到什么好项目,前几年搞保健品还赔了一大笔。”

    唐逸笑着摆摆手,“钱够用就行,不要太追求这些东西。就说这个游艇吧,坐在这儿,还不就是那么一回事?也没见咱们升天嘛!”

    张震和郭士达都笑。

    唐逸又笑道:“这几年,安东发展的真快啊,也亏你们能想办法把北方的亿万富翁们都给笼络来,这个游艇俱乐部办的好啊,老板也是个能人。”

    张震笑道:“您应该认识这个俱乐部的一位股东,米雪,不知道您还记得?”

    唐逸哑然失笑,心说这个家伙,怎么哪儿都插一手?

    张震又道:“还有个人事变动向您汇报,宽城县的县委书记市委准备提许康。”

    唐逸摆摆手,“这些事以后就不要和我念叨了。”

    张震笑着点点头,许康是林国柱死党,张震想看一看林国柱有没有在唐省长面前提起过他,以此也可以判断林国柱现在和唐省长关系亲密到什么程度,但从唐省长脸上,却是根本看不出任何异样。

    唐逸看向张震,说道:“这段时间多注意。”

    张震默默点头,自是知道自己提任省委常委在即,省委常委会讨论通过上报中央后,接下来就是中组部的考察,这个节骨眼上自然要万事小心。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