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七章 变化

第三十七章 变化2017-11-8 23:50:35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三十七章变化

    城县营口镇距离县城十几公里。是宽城县最早动员起集体农业公司的镇。也是宽,沙质的覆盖广的镇。营口从去年开始大片大片的种植花生。今年不但已经和国内一家著名食用油公司签订了三年的供销合同。镇上也渐渐了花生深加工工厂。例如五香烤花生果花生等等。虽然都是小工。但也算一良性的开始。何况今年以来。来宽城营口考察花生项的商人突然了起来。大有一哄而起之势。现在宽城县班子的当务之急反而是要遏这种一哄而上势头。要使的县内的私企获健康良的发展环境。

    简陋的房间。一张双人床。靠东墙的木桌上摆着一台十八的彩电。双人床的旁边同样有一张木桌。边有两把椅子。就是这个房间的所有家。

    唐逸现在就坐在一木椅上。翻看着桌上一份份文件。手机鸟鸣响起。唐逸拿起。看了一。是胡小秋发来的短信。“哥。一切顺利。”

    李财好像已经被辽北警方刑。李财一案牵涉甚广。现在的辽北。看似平静。实则暗潮涌动。听说华总理私下下了批示。狠狠批评了辽北高层的某些人。在这种情况下。唐逸自然要胡小秋等一干纨绔都老实配合。没什么事情就紧回辽东。后续发展。自是有多远避多远的好。

    听胡小秋说了一嘴。雪好像买通了朝鲜边境驻军军官。将一些被遣返的朝鲜女孩儿留了安东。倒是没想到米雪会对自己的同胞生出隐之心。毕竟在唐逸心目中。米雪有时候还是很冷血的。以前她在朝鲜呼风唤雨的时候。更没把大多数同胞看作是人。现在流落异乡却是生出了敌之心。是令唐逸'异不已。

    放下手机。唐逸,上了一颗烟又抬头问:“赵姗。抽烟不?”

    站在窗口。默看着窗外的赵姗忙摇了摇头。浅色素花牛仔裤。白色水印体恤外面罩了一件黑色的小巧时尚的夹克。明黄帆布鞋脖子上挂了几串漂亮的花花绿绿的圆珠挂饰。现在的赵姗最起码看起来有了几分少女的味道。是唐逸帮她打扮的。虽然姗不漂亮。也不必要她赏心悦目。但个野小子似在眼前晃悠唐还是有些接受不了是以前天带她去商场。给她买了一堆衣服。命令她要学会爱美。学会化妆。赵姗心里不以为然。但还是要按照唐先生的吩咐来办。

    来到宽城。来到营镇已经是第三了。唐逸就住在了镇上的这家“双龙宾馆”。实际上不过是个长的大院子。盖了七八间平房。有一间房是大通铺。里面可以睡七八个人。其它的都是四人间。唐逸这间是唯一的单间-0倒也有所值。

    唐逸是想找个的方仔细研究下阶段的集体化农业改革。对集体化农业改革进行一次系统的整理和思考和陈波涛打了招呼。就准备隐居一个礼拜。静静思考一些问题。现在的唐逸已经早不是每天要去办公室熬时间的阶段了。

    这些日子。辽东各试点陆续报来今年秋收的预算以及发展计划。对这两年集体化改的思考等等。这些材料。都是省政府办公厅要求试点拿出来的。同时。一些农业专家学者通过调研考察。对试点这两年发展的各种看法也反馈了上来。

    唐逸是准备静心。好好看一看这些东西。也到认认真真总结一下的阶段了。同时对农业改革的下一步该怎么部署也要有个头绪。

    本来唐逸是准-找个山明水秀的的方研究这些材料的。但鬼使神差。就下了宽城。又一拍拿定了主意。这才有了次的营口之行。

    在这个大车店。可以接触形形色的人物。他们有当的的农民。本身就是这次集体化农业改革的参与者;有外的商人。和镇上农业公司做生意的。来营口做买卖的。总之在这里可以接触各行各业的人。不但可以对农业公司的运作有个清晰的了解。更可以和这些与集体化农庄有着各种经济联系的商人'彻谈。听一听他们对农业公司体制真正的看法。这些人。都是最底层的商贩。平素是绝对接触不到的。

    而大车店的住客们。然谁也想不到这两天微笑和他们倾谈的那个一号房年轻人的真正身份。

    慢慢合上了桌上的文件。唐逸看了看表。笑着起身。说:“走吧。出去走走。”在这里虽然居住环境差了些。但日子倒不枯燥。

    大院中那棵参天槐树下。两名光子的壮汉正在下象棋。见到唐逸走出来都热情的打招呼。这两人是延庆人。准备来宽城开小工厂的。花生还有一月才熟。他们正和农业公司接触。看一看会不会有供他们加工的货源。

    赵姗锁上了房门。对这里的环境她是极不放心的。就锁门的这种小锁头。交给她的话不用一秒钟就可以打开。但唐先生说他看的那些文件不是什么机密。房间里又没有留下其它私人物品。也只能么将就着。

    营口镇。一条柏油路横贯整个小镇。柏油路两旁。是各种商品屋。一些二层小楼点缀其中。一幅标准的北方乡镇图画。

    一家小超市内。唐逸正领着一名漂亮的小姑娘在货架中间转悠。

    说是超市。不过四五十。和过去小卖部唯一的区别只是货品不再放在柜台后。可以客自己拿而已。

    唐逸将一包包零食进了小姑娘拎着的大大的购物篮中。小姑娘不过七八岁。明眸皓齿。笑起来眼睛眯成长长的月芽儿。为讨人喜爱。小身子费力的拎着大篮子。又显的说不出的滑稽。

    看到她。唐逸就不可避免想起小时候可爱的宝儿。这也是他对这位新结识的小朋一种言的疼爱的因吧。因为现在的宝儿好像距离自己越来越远。再不是每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跟屁虫了。想起宝儿唐逸心里就有些失。

    “叔叔。

    ”小姑娘声音甜甜的。极为动听。

    唐逸拍拍她小脑袋。道:“那好吧。”顺手就货架上又拿了几袋巧克力花生豆扔进篮子中。对静静站在超市门口的赵姗喊道:“赵姗。这是给你的别忘了吃。”

    姗有些无奈。但也只好点点头。这几天唐先-次给媛媛买零食的时候总是会顺便帮她买几包。她又岂会的意这些小女孩喜欢的零嘴?但唐先生的吩咐又不能不听。每天只的捏着鼻子嘎巴嘎巴的嚼那些豆子。有时候真怀疑是不是唐先生在故意作弄自己。

    姗在收银台前付账老板娘二姑亲热的笑:“姗姗啊。你男朋友可真喜欢小孩子。这几天给媛媛花了有上百块钱了吧?”

    超市就开在双龙宾馆旁边。二姑和双龙宾馆的老板娘好像是亲姐妹。小镇消息传的也快。赵姗每天和唐逸睡一间房自然传到了二姑耳朵里。以为她和唐逸是男女朋友也是人情之常。又有谁会想到赵姗每天都是打铺睡?

    赵姗也不解释。无表情的结账别说说她是唐生的女朋友。就算说她是阿猫阿狗。的烂泥。她也不会放在心上。

    二姑脸上笑。心里鄙夷。心说唐先生那么有魅力的一个男人怎么看上了你这个白板?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了。

    下了超市的台阶。媛媛一把拉住了逸的手小大人似的嘱咐唐逸:“叔叔。看着点。马路上车多。”

    三三两两的自行车。偶尔驶过一汽车。这座北方小镇的大街上车辆委实说不上一个“多”字。

    唐逸笑了笑。说:“吧。咱们去下'子。”

    “好。”媛媛拍手叫。又从小花兜里摸出了一张十元的钞票。稚声气道:“叔叔。今天我请客。”

    唐逸就忍不住。有些奇怪。说:“媛媛发财了?这钱谁给你的?”

    媛媛甜甜笑道:“奶奶给我的。奶奶说。不能老要叔叔的东西。”

    唐逸恍然点头。

    几年前媛媛父母在一车祸中世了。三四岁的时候。媛媛就跟奶奶相依为命。叔叔婶婶本来是想将她送人的。奶奶说什么也不依。和婶大吵了一次。从那儿以后。婆媳关系也变的异常紧张起来。而奶奶早下不的了。几亩田的也只能交给叔叔婶婶来种。但每年叔叔婶婶除了给老母亲几百斤口粮。甚至门都不登

    本来奶奶和媛媛生的异常困难。但集体化农业公司成立以后。叔叔和婶突然对老母亲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转弯。本来奶奶还奇怪呢。等到去年的时候。奶奶和媛媛两个人除了口粮油盐。还分到了将近三千块钱的分红。老奶奶这才明白儿子突然孝顺的因。听村干部们宣传。以后的分红可能还会有大幅度提高。想来儿子和儿媳又开始惦记她这俩钱了。

    这些情况。唐逸从媛媛嘴里和乡,嘴里大略听说。看着媛媛摸出了十块钱。唐逸微笑不不管怎么说。自己做的事总是有人受惠的。

    当然。也有村民愤愤不平的在背后议论负责购销给全镇发放口粮油盐的镇上干部们私下吞了多少多少钱。在和一些公司签订合同时又拿了什么什么好处等等。这些东西。虽然传言。也不可一概不信。但也只能靠着审计制度的完善逐渐改进了。专家们的意见里。就有加强试点县审计部门的工作范围。每年对全县农业公司的账目都要认真审核。甚至实行各镇农业公司管会计异的交流制度等等。这些新生事物的新提法。只能慢慢摸索。

    唐逸接过媛媛手里的十块钱。笑道:“走吧。今天叔叔想吃肝尖。”其实对这些油腻腻的菜。唐逸现在又哪里的下去。实在是知道小媛媛喜欢吃而已。

    “好啊。就去吃肝尖。”小媛媛兴奋的拍手叫好。

    老三饭庄是营口镇最好的饭庄。在这种小镇。并不是说装修豪华环境舒适才称的上最好的饭庄。主要还是看大师傅的手艺手艺好口碑就会慢慢传出来。至于装修和环境反而是末节。

    老三饭庄上下两层。二楼据说扎了几个单间但唐逸没上去过。他来这里不是为了-。在这个小镇。也实在没什么可享受的。

    在一楼靠窗的位子了。小媛媛兴奋的跳上椅子。晃着小腿等着“”。

    唐逸要了几道家常又要了大瓶的PADA俏的服务员对着,逸的微笑都显异常温毕竟在这样的小镇。好像唐逸这样干净雅的人实在不多。一看唐逸就知道他城里人。而且一种说不上道不明的神秘气质。

    唐逸的手机鸟啼响是田野发的邮件。汇报了省府一些会议情况。又说程建军现在在省城。给省长打过几次电话。

    唐逸想了想。就回了句。“你来和他谈。”

    原延山市委书记丁瑞国已经去云走马上任。延山班子采取了顺序接班的办法。原延山市长马景瑞接任延山市市委书记。这也可以令丁瑞国走的更加安心。

    原延山市常务副市周海军任延山市代市长其实唐逸知道程建军对周海军是不怎么看重的。周海军比较平庸。调任市长更可以缓和丁瑞国等人的疑虑。

    而接下来的人事调动才暴露了程建军的政治意图。原华亭县常务副县长韩冬梅调任延山市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程建军是决心在丁瑞国走后将控制在手里了。使用别的干部没什么把握而韩冬梅是黄海干部外人眼里唐省手里的爱将。帮唐省长在各个试点中插旗的基层箭头人物从某种角,上来说。韩副县长是有着免死金牌庇护的。利用韩副县长肃清丁瑞国在延山的残余影响。自然是程建军打的如意算盘。

    对程建军的想法唐逸一清二楚。不过将韩冬梅放在一个比较复杂的环境锻炼一下。唐逸也不会反对。玉不琢不成器不是?

    唐逸要

    程建军谈一谈。也是希望给程军吃一粒宽心丸。程建军的作法满意不满意。在整个辽东的大棋盘上。程建军暂时还是一颗不可或缺的棋子。

    不苟言笑的赵姗帮逸涮了杯子。又帮唐逸倒了满一杯PADA黄色的果汁。色泽纯。媛媛眼巴巴看着。赵姗就PADA放在了小丫头面前的桌上。从来就不说顺手帮小丫头也倒上一杯。唐逸摇头苦笑。赵姗就是这个样。好像天生就没有“爱”“怜惜”这些感觉。对人都是冷冰冰的。这一点。倒是有些像小妹。

    媛媛就抱着大大的料瓶吃力的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甜笑对赵姗道:“姐姐。我帮你倒饮料。”

    姗摇摇头。说:“我不喝。”

    “哦”。媛媛就将饮放下。对赵姗。她还是有惧怕的。

    “媛媛啊。吃。”唐逸伸筷子点了点桌上的菜。肝尖第一个端了上来。想来是唐逸这几天每次都会要这个菜。员特意告诉了大师傅先做这道菜。

    媛媛恩了一声。就着筷子夹菜。塞小嘴里。津有味的咀嚼。

    唐逸微笑慢慢了口饮料。看着媛。想了想。拿起电话。拨给了宝儿。

    “叔叔?”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通。'儿娇嫩的声音透着惊喜。

    “恩。怎么样?快开'了吧?开学前叫上你干妈。咱们上游艇玩一圈。”和宝儿说话。唐逸不自觉就拿出了叔叔的威严。

    “好啊。”宝儿开'笑了。说:“叔叔。我早就想上你的游艇了。”

    宝儿暑假的军训已经结束。还有十来天也就要回江南了。

    唐逸又想了想。问道:“有什么想要的?叔叔买给你。”说完心里就苦笑。好像和子女沟通的不怎么好的父母。都是用这种腔调。

    “不要了。”果然。宝儿就有些。有些泄气。

    唐逸恩了一声。实在找不到什么话题。就笑了笑道:“那好。我挂了啊。忙着呢。”

    “哦。”宝儿无精打采的答应了一。

    放下电话。唐逸就摇摇头。和宝儿。好像真的有代沟了。

    正琢磨该怎么才能和宝儿自自然然的相处。身后有人讪笑。“咦。媛媛啊。”随着脚步声。一股浓烈的汗味传来。是农民工身上常有的那种味道。这也没办法。长年累月的干力活。就算天洗澡吧。那股味道还是下不去。

    唐逸回头。一名三十多岁的汉子了过来。瘦长的脸。一笑露出一嘴黄牙。他呵对唐逸道:“我是媛媛的老叔。”

    虽然媛媛的老叔对媛实在说不上有多好。但媛还是兴高采烈的道:“老叔。我请唐叔叔吃肝尖。奶奶给的钱。你也坐啊。我请你吃。”小孩子就这样。喜欢身边的人。尤其是媛媛没有父母。在她心里。老叔和老婶自然成了她父母的化身。她只希望叔叔婶婶喜欢她。也不懂大人的那些弯弯心思。媛媛的老叔就干笑两声。看向了唐逸。他本来是来买几块肉饼的。见到媛媛和传说中那位对她特别好的城里人。就有了蹭饭的心思。

    唐逸笑着点点头。说:“坐吧。一起吃。”

    “那。那怎么好意?”说着不好意思。老叔还是坐在了媛媛身边。对赵姗咧嘴笑笑。赵姗又哪里理?

    唐逸就道:“菜差多。再给你要个炒饼?来杯二锅头?”

    “行行。您说了算。”老叔干笑着。他知道唐逸。女朋友是开车来的。挺漂亮的一辆小车。听懂行的人讲叫夏利。不贵。才几万块钱。但在老叔心里。无疑有车族都是贵人物。毕竟人家不是镇上十字路口那排了一溜的出租车司机。

    “您姓唐是吧?”老叔笑问

    唐逸微微点

    “您来营口是做买?做那个。那个。叫花生市场调研是吧?”老叔倒是学会了一些新名词。

    唐逸就笑了。点点头。说道:“想做点花生生意。看一看有没有机会。”

    说着话。服务员将杯送了上来。鄙夷的看了媛媛老叔一眼。心说要不是农改。你下起店?

    以往媛媛的老叔是那种高不成低不就的不愿意去外面打工受累。的里又下不来几个钱。兜里大概超过十块钱的时候都少。有点钱就去小卖部买酒喝。这人就用筷子蘸豆酱。就能整下去一斤二锅头。

    喝多了。就打老婆。骂大街。所谓贫贱夫妻百日。两口子过日子。不说要大富大贵。但如果穷的叮当响。那么不管多么深厚的感情。慢慢都会破裂。

    而自从农改后。老叔和老婶进了农场作活。除了每年的分红外。每个月两口子能拿到将近一千块钱的工资。和以前比起来。那生活真是天上的下了。老叔老是懒人。是以也常来饭店买外卖。

    小服务员别的不知道。但自从农改后。饭庄的生越来越好却是能体会到的。本来镇上家饭店都是惨淡经营。就是争夺镇上企事业单位几个大客。但现在。镇里饭店加小吃部怕是有十多家。却各个生意都经营的不错。

    不仅仅是饭店。小上的买卖几都是越兴旺。甚至卖保险的都突然多了起来。这就是老百姓手里有了闲钱带动的结果。

    这些情况唐逸大体有个了解。也极为满意。不管怎么说。这些变化都可以算是自己带来的。农民们稍微了点钱。一些矛盾马上迎刃而解。今年几个试点县上的人员比之以前有了大幅的降低。形势的发展比唐预计的还要好一些。

    “咂。”老叔意的抿了口锅头。酒糟鼻好似都红了起来。他干笑两声。说:“唐老板。我看的出来。您是个好人。来我们营口。想发财是吧?那我指点您一条明路?”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