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三十九章 丫鬟串串烧

第三十九章 丫鬟串串烧2017-11-8 23:50:37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三十九章丫鬟串串烧

    舒服服的品茶看着电视新闻。身边的允儿则在茶几上划。不时皱起小眉头思索。在唐逸大体讲了自己的想法后。允儿正在帮首长总结农业改革的的失。唐逸乐的清闲。何况从允儿的角度看农改。何尝又不会带来一些启迪'

    允儿本来想去书房的。但在首长要求下。只好坐在首长身边按照首长的想法给首长的草稿色。她是极不好意思的。首长写的每一个字都是那么的有道理。划去时钢笔就好像有千斤重。但首长要她改。她也只能如薄冰的一个字一个字的研究。

    电视的辽东新闻上。正在播放省政府表彰全省的方志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工作者的庆功会

    根据国家统一部署。东省新编的方志工作经过0多年的努力。已经全面完成首届修志任。省政27号文件中。授26个单位全省的方志工作先进集体称号;39名同志全省的方志工作先进工作者称号。

    对于轰轰烈烈的修编的方志工作。唐逸是极为支持的。这是一种文化传承。是服务当代有益后世的千秋大业。当然。每个阶段对历史的修编都会留下时代的影子。这也无可避免。

    看了看手表。唐就侧头笑道:“走吧。出去吃饭。”

    “好。”允儿虽然刚有了思路。想一鼓作气写下去。但首长说出去吃饭。那第一等大事自然是要陪首长出去吃饭。

    夕阳西下宽城笼在一片金黄中县城大街某处十字路口。学生汇集的自行车流一片一片的穿过斑马线。是不远处县城二中刚刚下学。

    红色利中。赵姗巴嘎巴的嚼着巧克力豆。令逸忍俊不禁。

    赵姗在宽城住了有一段时间。负责照看丰泰花园和富强-两处房产。而唐逸每次来宽城也不再带胡小秋。毕竟胡小秋整日跟着自己进进出出。怕是认识他的人比认识自己的人还多。

    姗参加过法国雇佣军同样过严格的保镖培训。对于她的身手。唐逸没有任何怀疑。但对她的情商。唐逸可就有些不以为然了。说她单纯吧。小姑娘可能颇为心狠-。但有时候偏偏什么都不懂。倒也好玩的。

    姗是唐逸宽城的警卫人员自然在林国柱介绍下和宽城新任县委书记许康见了一面。如果在宽城出了什么事。唐逸又怎么可能亲自出面?

    姗虽然不善与人沟通。但只要和许康见个面也就够了。

    对于宽城的大街小巷。一个来月的时间。赵姗已经比很多宽城本的人还要熟悉。如何利用的利。本就是任何保镖都要修习的课程。要说保镖的专业性。赵姗比胡小秋高出的不止一个等级就算后来调到唐逸身边的警卫员小谭。怕比之赵姗也要差上一些。毕竟唐逸级别所限。不可能动用中央警卫局的最精锐力量。唐逸也不希望现在调用唐家宁家挂在警卫局的力量。还是那句话。不是时候。

    “允儿。去吃朝鲜面?”懒洋洋靠在座位上唐逸惬意的握着允儿娇嫩的小手。说不上的舒坦。

    “恩。”允儿开心的点头五根纤细的手指被分开。首手指伸进来。紧紧握着。允欢喜的很。电视电影里热恋的情人才这样牵手。

    不过允儿还是偷偷了眼前面驾驶位上的赵姗。跟在首长身边这么久。允儿还是学不会无视首长身边的警卫人员。

    唐逸看到了允儿可爱的小动作微微一笑几位红颜中。就允儿没有配备保镖想想也是时候找人保护她了。现在的允胆子越来越大。自己一个人就敢从州跑来辽东乡下。不说遇到什么危险。有警卫人员在。最起码可以帮她解决一些可能遇到的小麻烦。

    不过唐逸又有些犹豫。保镖。又何尝不是一种枷锁?有时候唐逸真希望身边的红颜都能自由自在。而不要都过这种看似尊贵无比实则渐渐失去自由的生活。

    允儿可能看起来已渐渐脱离了普通人的生活。公安大学教师。马上就可以拿到博士学位。又是一年几百万的美女作家。投资更是所获颇丰。但比起齐洁陈珂叶小璐。她自然是最自由的。将这个快乐纯真的女孩儿也慢慢禁锢起来。唐逸实在有些不忍心。

    鸟鸣声响。有短信来。唐逸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随即就是一笑。想曹操曹操就到。信息叶小璐发来的。“大少。我又睡懒觉了。我好怕我变胖啊。你什么时候来看我?”

    唐逸微笑回了几个。“等有时间”。

    “咯咯。傻大少。你忙呢吧。晚点给你电话!!”靓丽的叶小璐从不掩饰她的心情。显然现在心情不错。

    唐逸笑着摇摇头。有时候。自己免有些想当然。幸福。要怎么定义呢?谁又能知道?

    在唐逸胡思乱想中。夏利慢慢停在了乐天大酒店停车场。虽然是吃朝鲜面。但毕竟这里是小县城。是大饭店的卫生比较有保障。

    十一层的乐天大酒,是宽城的路标建筑。红色楼体在夕阳下更加耀眼。富丽堂皇。

    令唐逸没想到的是。在他和允儿赵姗走出二楼电梯的时候。恰好撞到了刘晨。就是在钓虾场一定要送丫红包。后来逸曾经和林国柱打听过的那位宽城经明星。也是这座大酒店的主人。

    “啊。唐先生!你好你好!”刘晨热情的走过来和唐逸握手。挽着刘晨胳膊。盛装打扮的丽人也在钓虾场见过。大丫对这位美貌少妇印象还不坏。

    唐逸微笑和他握了握手。随即刘晨目光在允儿身上扫了一眼一缕疑惑即逝。

    允儿穿了件洁白的长裙。脖子上挽着格子围巾。清纯高雅。明艳照人。晶莹剔透的雪白小脚。银色高跟鞋。青春的性感更为

    刘晨心里啧啧称奇。老板身边的女孩都是这么高质素。上次那位浑身洋溢着西洋魅力的贵丽人自己还记忆犹新今天又是一名风格完全不同的清纯女孩儿。但两个女孩儿人视觉带来的冲击力都是那么震。

    也不知道哪个是原哪个是偏房。亦或两个女孩儿都是情人?刘晨只能对允儿微笑示意。

    “唐先生。来我的头吃饭也不给我打个电话。你这人没意思。没意!”刘晨一脸怪。

    唐逸笑道:“吃碗面而已。”

    刘晨道:“你就算喝口汤。打了电话也是那么个意思。不打电话就说明你瞧不起我!”即就笑。的了。不说这个。今天我请。好不好?我来了个重要客人。一会儿来找你!”

    唐逸微微点。

    的出唐有敷衍的成分。刘晨看了看表。有些犹豫。显然他不想又和唐逸失之交臂。这些年刘晨见过很多人一眼就看出唐逸绝对不是普通人。也很想和唐逸结交。他知道。很多机都是稍纵即逝。而往往这些机会。可能就能改变人的一生。

    刘晨豫了一下。笑道:“唐先生。这样。顶楼有个小PARTY是我朋友开的。包了顶的小酒吧都是自己人。咱们上去聊聊?你放心。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酒会。上去了你也不用理他们。就咱俩聊。我是真想和你交个朋友。唐先生今天你一定要给我几分薄面。”

    刘晨的夫人诧异的了爱人眼不过是个陌生人。爱人表现也太心热了吧?但她一向信服刘晨的眼光就也笑吟吟拉着允儿的手说话。

    唐逸却是微微眉。些不耐。权势日重。一言九鼎。往往他一句话。下面人就要绞尽脑汁的来琢磨他话里的意思。别说他已经明确拒绝。就算话里透露出一丝婉拒的意。下面的干部早就心领神会。又有哪个会继续来劝说。图惹他生厌?

    见到唐逸脸不快。微微一怔。就笑道:“唐先生。那。那下次吧。”

    唐逸略一沉吟。却笑道:“相不如偶遇。今天就叨扰刘老板一顿。”唐逸是瞥到了允儿。心里微一动。虽然允儿不看重这些。但带她在一些聚会上玩一玩。想来小丫头就又多了一些和首长的回忆。每次相会只是带她逛街看戏。实在单了些。

    刘晨一呆。随即大喜过望。笑道:“唐先生肯赏脸。三幸。快。快请!”

    唐逸微笑点头。和刘晨并肩进了电梯。

    ……

    乐天大酒店十一楼的酒吧灯光幽暗。演唱台上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孩正在搔首弄姿的唱《甜蜜蜜》。

    酒吧里人不多。靠近演唱台的桌台上。坐着四五名男女。坐在正中的男人西装革履。大马刀。很有威势。而另外一名男人却是光头。只穿了T恤。露出一胳膊的墨绿刺青。江湖气很重

    进了酒吧唐逸就皱起了眉头。刘晨随即在唐逸耳边低声道:“没事。你先坐。我去打个呼。咱们聊咱们的。不用理我这些朋友。”说着轻轻叹口气。“很-以前认识的。没办法。不过杜老板在宁边很有办法。你别看他这样。现在正策划上岸呢。公司都要上市了。英雄莫问出处。对吧?”

    唐逸微微点头。就着允儿坐在了一张桌台上。笑着对允儿道:“一会儿。咱俩去唱首歌?”也只能在这些不相干的人面前才能和允儿合唱情歌。哄她开心了。

    允儿慌的连忙摆手。:“不要。首长。被人看到不好。”

    唐逸道:“没事。”

    允儿还是摆手。唐逸微微一笑。扭头对赵姗道:“去拿两杯饮料。”赵姗点点头。走向了吧台。

    那边在演唱台下气派的方型茶几旁。刘晨也和夫人坐了下来。低声和杜老板几人说着什么。杜老板回头看了看唐逸这边随即就对刘晨点点头。哈哈笑道:“没系。你去聊的。生意要紧。我就不去打招呼了。的吓坏了你生意场上的朋友。等我的公司上了市。咱们大把机会合作。”

    他声音异常洪亮。中气十足竟然压过了歌声音乐。满室皆闻。

    允儿就好奇的看过说:“首长。他嗓门真大。”唐逸微微一笑。却是不想在宽城。也能遇到这些黑不黑白不白的人物。以前自己从来没将打黑放在心上。一'琢磨的是治本循序渐进的杜绝**。但现在看。这些灰色的的人物怕是充斥在社会中。只是看你能不能接触到而已。而普通群众遇到他们。尤其是触犯了他们的利益的话。大概只能忍气吞声的被欺压了。

    现阶段的反腐。打黑却也是一个好因头。尤其是恶行累累的灰色人物。一定要坚决打下去。

    那边笑吟吟走过来刘晨自不知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辽东所有的所谓黑道巨们都因为一个不经意举动马上就将大难临头。

    “唐先生。喝点什么?”刘晨携夫人笑呵呵坐在了唐逸对面。

    唐逸笑道:“去拿。”

    话音未落。赵姗拿了两只高脚水晶杯走来。杯子里。是调的花花绿绿的鸡尾酒。

    姗将酒放在唐逸允儿面前。释道:“朴小这一杯不含酒精。您的这一杯是微量。雅调的酒您放心。”

    唐逸点点头。也没在意。

    姗犹豫了一下就弯下腰。在逸耳边低声道:“小雅好像是被逼来的。”

    唐逸微怔。“小雅?”一直想不起是谁。

    姗说道:“就是您游艇上调酒的服务员。”

    唐逸恍然。向吧台那边看去。灯光昏暗。却是看不大清楚。

    “叫她过来。”唐逸挥了挥手。姗点头随就向走去。

    长好像有正事自是不插话。只是抿了口饮料清睛好奇的看着赵姗那边。

    刘晨却是诧异道:“唐先生。怎么了?调的酒不和你口味?”赵姗说话声音极低。自然会给他听到。

    唐逸笑笑:“好像遇到个朋友。”

    说着话。高跟鞋噔噔噔的响。一名妖娆性感的女孩儿跟在赵姗身后快步走来。性感的黑色小吊带衫。雪白的胸脯好似能看到乳沟。酥胸鼓鼓的。下身是一条很小红色超短裙。一双白白嫩嫩的长腿。穿著红色的一双水晶凉鞋。妆特别浓。描着黑黑的眼影。长长睫毛。金属圈大耳环。披肩的红发。典型的十**岁的妖艳小女孩儿。

    唐逸一时间没认出她来。这个妖娆性感的小女孩儿和在游艇上调酒的那名清纯少女实在难联系在一起。是小雅先开声的。她眼圈一下就红了好像见到了亲人。“老板。您。您怎么也在这儿?”

    小雅与其说是逼来的。不如说是被骗来的。她一向懒惰。虽然工作异常清闲。但她从来不说再找份工作。也不存钱。拿着五万块的年薪和朋友吃吃喝喝。整日就是瞎玩。

    前几天。有朋介绍工作。说是调酒师。帮一个酒会调酒。只做一个晚上。五千块钱。小雅就心动了。在朋友介绍下认识了杜老板身边的马三哥。在和几位调酒师比拼了一下后马三哥选中了她。

    谁知道今来到宽城她就觉的事情不妙。那个马三哥看她的眼神不正。还动手动脚的。小雅这才知道那千块钱不好拿。刚刚马三哥去拿酒时又暗示。今晚要她去他的房间。小雅刚刚委婉的拒绝。马三哥就瞪起了眼睛。恶狠狠说了。“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等老子找人轮你?”

    小雅才知道进了虎穴。她听朋友说来着。这个杜老板在宁边老厉害了。就是市长市委记都要给他几分面子。马三哥更是杜老板身边的大红人。跑是不敢跑的。就算回了安东。还是一样会被他们找出来。

    正后悔交错了朋友。大骂她祖十八代的时候。却是见到了赵姗。这才犹豫着和赵姗。但也没抱多大希望。老板虽然是有钱人。但是外的人和东北的社会应该没什么交集。两条平行线。也管不到家。甚至心里都打定了主意。实在不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就是。

    但见到斯斯文文的老板。小雅知道怎么眼圈就红了。但她是经常外面混的女孩儿。很快就恢复了常态。犹豫着。带着希翼问:“老板您。您认识马三哥'”

    唐逸微笑摆手。:“我被随便拉来的。不认识你说的人。”

    小雅眼神就黯淡下来。又一想不能连累老实巴交的老板。就微笑道:“那。那没事了。老板您等着。我再去帮您好好调一杯酒。”

    小雅细微的神态变化自然瞒不过唐逸。对这个非主流的女孩儿。唐逸谈不上厌恶。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但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一看就是经常出来瞎玩的。也不能怪人家起歹心。是以唐逸也不怎么同情她。但现在这女孩明快麻利处事方法。倒是令唐逸升起了一丝好感。

    唐逸就笑道:“听说。你想辞工?那就不干了不是还没拿到钱吗?坐一会儿。跟我们一起走。”

    赵姗随即低声在唐耳边道:“我先陪您和朴小姐出去。等您和朴小姐安全。我再来接她”

    唐逸摆摆手。随口给许康打电话。准备抓人。”

    姗微微一怔。她虽然已经知道自己老板的身份。但毕竟不熟悉老板办事的手段。想了想还是走开两步。拿出电话拨号。

    小雅听不到赵姗和唐逸的低语她却是怕老板惹麻烦。老板肯定是亿万富翁。虽然谦和。但大概碰壁的时候极少。他又哪知道这些混社会的人多么蛮横不讲理?尤其是那个马三哥。明显就是一二子。就怕老板吃眼前亏。

    小雅急忙低声道:“老板您谁带您的。您最好要他先和马三哥打个招呼……”

    唐逸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微笑道:“听我的。好吧?”淡淡的话语。小雅劝说的话就再说不下去。

    刘晨听出点话音。就笑道:“原来杜老板带来的调酒师认识唐先生?”

    唐逸笑道:“是我的人。刘总。麻烦你去和老杜说说。工资她不要了。事情就算了。好吧'”能不闹大还是快些解决的好。唐逸说话也就透着客气。却不知道听在刘晨和夫人耳朵里。这位唐先生的谱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但刘晨还是忍着不。笑道:“。包在我身上。”想来也是小事一桩。

    谁知道刘晨走过去刚说没两句。马三哥就炸了。他早注意这边的情况呢。猛的站起来。胳膊上的刺青在台变幻的灯光下更显狰狞。他指着唐逸鼻子大骂:“妈的王八子你进来我就看你不顺眼!拽的二五八万似的。装你妈啊。想玩就他老实点。不想玩就滚蛋。不看刘晨面子。妈的老子把卵蛋挤出来!”

    舞台上音乐嘎然而止。酒吧里回响着马三哥大嗓门的嗡嗡声。

    唐逸愕然。随即尔。多少年了。别说挨骂。被人抢白的时候都很少。突然被人劈头盖脸骂一顿。唐逸挠挠头。哭笑不。

    他不放在心上。有可不乐意了。儿气愤的站起来。说:“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允儿语声清脆娇嫩。气愤的模样更是娇俏。看的马老三心中就是一荡。嘿嘿笑道:“美人儿。我有好听。那的打炮的候听。想听吗?”

    允儿虽然单纯。也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俏脸通红。唐逸脸色也下来。

    突然。赵姗大步走过去。就在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时候已经

    老三身前。就听“嘭”一声。赵姗一个肘击结结实实他嘴上。谁也没想到赵姗说手就动手。马老三惨叫一声。嘴里酸软剧痛。牙齿可不知道掉了几颗接着赵姗已经着他头发嘭一声。结结实实将他的头撞在了茶几上。木质茶几“当”一声巨响。接着寒光一闪。一柄匕首刺在茶几上。马三脖子上挨着匕首的部位有一条细细的血线渗出。

    “啊”小雅惊呼。而唐逸。早捂住了允儿眼睛。

    正坐在杜老板身边和杜老板说话的刘晨吓的一下跳起来。说:“喂别。别乱来!”

    杜老板还是大马金坐着。冷冷着赵姗。而他身边那些花枝招展的女人们都尖叫站起。乱成了一锅。

    姗被杜老板看的一阵不舒服。那一刻。甚至有一刀结果他性命的冲动。随即忍住。冷声道:“我报警了!”自是为了防止有人乱来触犯到唐逸。

    杜老板本来只以戏的心态看着这个凶悍的女人殴打马老三。马老三是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但一直都不长进。做事情还是道上那一套。杜老板说过他几次。也不见效。是以见到他被人教训。杜老板并没有动气。但刚刚那女孩眼中闪过的一凌厉。突然令杜老板不寒而栗他有种感觉。自好像在鬼门关上转了一圈。后背突然被冷汗打湿。

    听到女孩有沙哑的声音说:“我报警了”。杜老板竟然莫名其妙松了一口气。

    姗慢慢开马老三。退后几步。随即转身。快步来到唐逸面前。

    唐逸有说话。拉着向外走。雅腿有些软。勉力的跟在后面。

    见唐逸等人眼看就走出酒刘晨嘴唇动了动。杜老板却摆摆手。说:“放他们走。”以他的见。然知道事情还没有完。

    ……

    一辆辆警车呼啸而来。“嘎嘎”的车声中。将乐天大酒店的台阶堵死死的。车门嘭嘭开。穿着警装便装的警察一个个脸色严肃的下车大步走上台阶。

    大堂里服务神色惊惧的张望议论。自从乐天大酒店被刘总买下来后还从来没出现过这种状况。

    在酒店附近某处不起眼的便道上。停着一辆红色夏利。赵姗领着小雅上了车。回头道:“先生。事情办好了!”

    唐逸微微点头。允儿却是好奇的看着那些警车。说:“首长。刘经理会不会有事?”她心的纯善觉刘经理人挺好连累了他。心里过意不去。

    唐逸掐灭了烟蒂笑了:“没犯事。就没事。听说他不沾这些东西。”

    允儿这才开心的点点头。

    唐逸又侧头微笑问儿。“刚才怕不?”

    允儿不好意思的说:“当然。首长。我刚才是不是很凶?”唐逸捏捏她小鼻子。微笑不语。

    红色夏利慢慢驶离。蜷曲在后座角落的小雅转过头。从后车窗看着乱糟糟的乐天大酒店。十几辆各种警车一溜停在酒店台阶下。怕是小县城半个县局的力量都出动了。第一次见识专政力量的雅无疑被震撼了。尤其是她刚刚作为证人指证马老三禁锢她时。那名凶神恶煞的民警大声训斥要杜老板蹲下。杜老板稍一反抗。脑门上就挨了重重几巴掌。当时小雅彻底了。和她认识的世界完全不同。在她的世界里。那些跟着老板混的痞子都是街面上说一不二的人物。更别说他们攀附的老板了。而杜老板。可是真正的大老板。据说公司都要上市了。谁知道。当听说上面有大人物要动杜老板。县委书记亲自带队抓人时。几名小警察竟然就可以丝毫不把杜老板放在眼里了。举手就打。抬手就骂。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小雅摇摇头。不由的又偷偷看向了自己的老板。到现在。她才体会出老板一句。“她是我人”。有着怎样的份量。

    …………………………………………………………………………………………………………………………………………

    谢谢大家的打赏了。着一屏一屏的打赏。真的很开心。

    不过。月票令我有点郁闷。喊了一嗓子。涨了一百票吧。多也没多出几张。简直是几个月来效果最差的一次求月票。看来我需要反思了。应该不是因为更新的问题。主要还是情节令很多朋友不满意吧。不然这么多订阅。没道理月票差很多的。谢谢投月票的朋友。也谢谢订阅的朋友。至少还没抛弃我。

    说到情节。有人说平淡了。其实也没办法。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斗法的手段和方法。如果现在唐书记继续在市里那样和人激情四溢的斗法。说实话。我写不出来。己就感觉太'了。汗

    所以大家只能在平淡中体会那种博弈和建设发展的快感吧。其实基本上除了少数几章状态不好的章节。我每章都还是有些东西的。看怎么来品味了。

    当然。该激情的时还是要有激情的。可能是很高的**。哈哈。但不会好像安东黄海那样整天和人杀的昏天黑的就是了。希望这种省部之路能获的大家的认可吧。不管怎么样。我会坚定的走下去的。不会为了月乱写。当然。是我自以为是的乱写。也许我的想法不对。但我还是要按我的想法我的理解来写。汗。好像顺口溜似的。

    不过该反思的也要反思。应该会适当调整趣味性和紧张性。让大家看起来觉的更有趣些。避免到了省部级写成一些实体版省部高官小说那么味同嚼蜡。至我看味同嚼蜡。汗。

    不说了。最后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希望大家继续陪我走下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