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四十一章 较量升级(上)

第四十一章 较量升级(上)2017-11-8 23:50:39Ctrl+D 收藏本站

    山位于春城新寨县城西,距离县城十几公里,随着业的兴旺,白山上庙宇道观被一一修缮,在媒体杂志渲染下,俨然成了道教胜地,在东三省颇有名气。

    郁郁葱葱的白山山脚,有一处田园式的别墅区,依山面湖,山环水抱,风景极为秀丽。在白山旅游区开之初这处别墅群就建了起来,前几年白山成为国家重点旅游风景区后,省委省政府明文规定禁止向建造别墅项目供地,这片别墅区就成为了绝唱,寸土寸金,不但吸引了东三省富豪权贵,甚至南方一些巨贾也一掷千金在这里置办产业,别墅区价格一路飙升,而且往往是有价无市。

    白色的田园式别墅,造型极为别致,一楼会客室乳白色基调,很有时尚感觉。虽然唐逸很早就买了这里的别墅,但一直没机会住,直到这次入主省府,唐逸才开始找人装修,一切都交给了兰姐打理,虽然唐逸见到装修后的别墅不忘批评了兰姐几句“庸俗”“格调不正”等等词语,但唐逸对装修效果其实还是比较满意的。

    可怜兰姐却哪里知道?有一段时间专门找了装修方面的书籍,又和好多设计师一起研究,拿出了几个新的装修方案又无一不被黑面神否决,后来见黑面神不再提装修的事兰姐心里可不知道多庆幸,自是以为黑面神贵人事忙,自己又蒙混过关。

    这处别墅唐逸今天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周末红颜们都有自己的事,唐逸无聊的带了陈达和来到了别墅度假。

    坐在精致的白_小沙上的唐逸挂掉了电话,乳白落地窗前,陈达和笑呵呵回头,问道:“怎么样?张震的事十拿九稳了吧?”

    院子里的碧绿水池旁,宝正骑着山地车乱跑,会客室欧式风格,南壁是长长的落地窗玻璃钢门,坐在茶几旁,就可以看到撒欢的宝儿。

    宝儿穿着着漂亮花边的浅浅水磨蓝的牛仔连衣裙,晶莹剔透的两截小腿,明黄的帆布鞋,可爱的小白袜在秀美足踝上挽出层层叠叠的花样,极为漂亮诱人,现在她正蹬着自行车,围着水池撒欢转悠,看的唐逸一阵无奈。

    小妹近开始忙一个特别重要的任务宝儿一起上游艇度假也泡了汤。宝儿还有三两天就开学了,回春城和妈妈唐叔叔度过最后的假期,大概年底前是最后一次和唐逸见面了,是以虽然表现的很不淑女,唐逸也就听之任之。

    “省!”陈达和又叫了唐逸一声。

    唐逸这才回神。目光从院子里收回。笑道:“考察结果还不错。差不多吧。”

    刚刚唐逸是和包衡通地话。询问了一下张震地考察结果。改委地程朝伦最后还是没能争上副主任以对张震这次考察。唐逸就更加重视起来。

    听包部长话里地意思。安东干部对张震地看法还不错。在安东张震也很有威望。看来不出大地闪失。张震提省委常委地可能性很大。

    想到程朝伦唐逸就摇摇头。改委地情况还是有些复杂啊。有时候要进步还真地要看运气。程朝伦欠缺地就是一点运气。

    相反调入建设部地李良运气却是足足地。这才一年地时间挂上了部长助理地头衔。虽然有工作分工地原因两年。房地产监管司份量越来越重。而且他办事情也确实很有自己地手段。很得部领导看重。但如果不是恰恰因为部里一名助理因为身体原因退休。加之部里地总经济师和他下地方时遇到暴雨山洪急时候李良背着那位老人家跑出来。怕是这次地人事变动怎么也排不到李良。种种因果得李良很快就被提为部长助理。当然暂时没有解决副部待遇。但那只是时间地问题了。

    李良被提为部长助理后吴凤娟一起来辽东看望唐逸。当时吴凤娟兴奋坏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丈夫竟然可能有机会晋身副部大员行列。但吴凤娟心里又很忐忑。毕竟丈夫渐渐浮出水面。作为唐系大圈子里唐逸派地嫡系。不知道多少双眼睛会盯住他。以后牵涉地较量是现在无法想象地。一步走错。就可能万劫不复。

    在和唐逸聊天时,吴凤娟也隐隐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唐逸只是微笑,说:“李良比你有数,踏踏实实工作,有什么可担心的?”

    现在想想,吴凤娟看似精明,实则见识比之李良要差了许多,女人通常是小精明的多,大智慧的少。

    “省长,这几天打黑攻势宣传下来,赵书记脸又黑了吧?”陈达和笑呵呵的问。

    唐逸摆了摆手,赵书记虽然比自己来辽东要早,但辽东毕竟算不得他的经营之地,自己这把火也不算给他脸上抹黑,不过他肯定觉得自己激进就是了。

    其实用各市公安力量打击当地的黑恶势力,效果往往不是很好。这和春城打黑不同,春城是省会城市,在省领导眼皮底下,而各市山高皇帝远,尤其是这种全省联动打黑,没有针对性和具体的目标,是很

    一些黑恶势力连根拔起的。

    “老陈,这次打黑会不会雷声大雨点小,我可就全靠你了。”唐逸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陈达和微笑。

    省厅和部里都派出了督察组去各市明察暗访,但省厅毕竟和各市市局联系紧密,很难保证一些信息不会泄露出去,而部里五局下来的督察组则不大会和各个市局有什么利益牵绊,这就是异地办案的好处。

    陈达和笑道:“您这么一说,我怎么感觉胳膊有点抬不起来?”

    唐逸就瞪了他一眼,“整天没个正形!”不过和这个老朋友在一起,无是很轻松的。

    陈达和哈哈一,又问道:“省长,姓谢的可又冒头了,你不鼓捣鼓捣他?”

    唐逸就有些挠头,陈达和:然是说的谢文廷,不久前,谢文廷被任命为宁西省委副书记跃成为宁西最重量级人物之一,看态势,换届时很可能在宁西成功接近省长一职,虽然步子比自己稍慢,但极为稳健,到了正部层面,变动无常,很多人穷其一生不能更进一步,包括一些年纪轻轻就晋身省部之位的政治新星;而三两年间后来居上的例子不知凡几,快慢也不过一线之间。

    在陈达和里谢文廷前些时间被压得慢了几个节拍自然是唐逸隔三差五的就去“使坏”,最近谢文廷稳步前进,在宁西很是办了几件事,拿下了他在宁西最强劲对手的强力臂助,成功占得了先机,在宁西的影响力也日益提升。陈达和就有些坐不住了,是以才问唐逸为什么不去“鼓捣”他。

    唐逸笑不得,摇了摇头,“你呀么在你嘴里我好像个大奸角似的?”

    陈和嘿嘿干笑两声,说:“省长,别看我从宁西出来了,那的事可瞒不住我,老张要压不住姓谢的了,那小子下一个目标就是秦书记,你不鼓捣鼓捣他,我怕秦书记弄不过他。”

    唐逸无奈的拿起茶杯喝茶,但陈达和话也不能说没有道理。两三年后换届,宁西省省长是肯定退了果高层希望新任省长从宁西班子中产生的话,二姑夫宁西省委常委州市委书记秦成业自然也是竞争省长的大热成为谢文廷假想的政治对手。

    “要不,我想办法去给他出出难题?”陈达和笑呵呵的说。

    唐逸就瞪了他一眼,“得了吧,就怕又要我给你擦屁股。”

    陈达和嘿嘿的笑,也不以为意起茶杯喝茶。

    “嘭”,会客室的玻璃门被撞开车的前轮和宝儿可爱的笑脸冒了出来,唐逸就气得一瞪眼睛能和宝儿长时间不见面了,怎么宝儿现在在自己面前有些二愣子的倾向?大咧咧的极为顽惫。

    但不管怎么瞪眼睛逸心里却也不会生气,每次见到可爱的宝儿,唐逸心情就好的不得了。

    不过自从唐逸觉得和宝儿产生代沟后,每次见面甚至网上聊天唐逸就喜欢跟宝儿吹胡子瞪眼睛的,对她也没个好脸色。

    宝儿开始委屈的不行,还哭过几次,但渐渐就有了和“更年期叔叔”相处的新方式,就当叔叔是小孩闹脾气,嘻嘻哈哈没正形的和叔叔开玩笑,倒也收到了奇效,叔叔一点办法也没有,反而好像很享受自己的反抗。

    如果唐逸知道宝儿在拿自己当孩子哄,可不知道会不会气得七窍生烟。

    但现在唐逸自然又瞪起了眼睛,训斥宝儿道:“越大越没礼貌。”转头对陈达和道:“你看看,这还是咱们第一次见面时给咱们鞠躬问好的那个小丫头吗?”

    陈达和笑道:“我说宝儿一直都这么懂事。”可不是,见到陈达和宝儿叔叔长叔叔短的,还帮陈达和泡了杯茶,俨然是个小主人。

    唐逸哼了一声,“时间长了你就知道她有多顽皮了!”又回头对宝儿道:“你呀,不要以为有点小本事就翘尾巴,人家比你厉害的黑客哪个不是低调做人?”

    宝儿乖乖的哦了一声。

    唐逸就挥挥手,“出去玩吧!”

    宝儿就甜甜一笑,“叔叔,小珠和小雅到了,我去找她们,带她们在白山好好玩一玩,今晚我不回来了,在山顶的宾馆住。”

    虽然小妹没能来辽东,唐逸还是带着宝儿去了游艇,主要还是招待陈达和,不想宝儿和两个小服务员倒是挺谈得来,双方还留了电话,好像早约好了这周一起上白山游玩。

    唐逸就点点头,问道:“要不要派车去送你?”

    外面庭院中,胡小秋正和省公安厅巡特警总队张勇副队长及几名特警坐在水池边聊天,要送宝儿去风景区,车和人手都很充足。

    虽然叔叔经常吹胡子瞪眼睛,但从小事上都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的宠爱,宝儿小心窝暖暖的,嘻嘻一笑,说:“不用了,我和红姐一起骑自行车去,锻炼身体。”给宝儿更换的保镖还是叫红姐,也不知道是花名呢还是巧合。

    唐逸点点头,宝儿就将自行车倒出去呼着红姐,骑车到胡

    几名特警身边时宝儿乖巧的和他们打招呼,几名年轻若惊,一个小伙子脸还红了,令唐逸无奈摇头,宝儿现在在别人眼里也有些小魅力了?

    看了眼那边的张勇,三十多岁,武警出身,去年从公安部调来的辽东,在陈达和去宁西前担任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长的时候勇刚刚进公安部,虽然正科待遇,但实际上成了局里的司机,那辆车基本上就是陈达和用,张勇也就有点陈达和的勤务兵的意思,陈达和这人又豪爽义气,身边亲近他的人就没有不喜欢他的,而陈达和也很看好张勇,张勇的副处就是陈达和提起来的过张勇来辽东,倒和陈达和没关系,时值辽东省厅充实特警力量,张勇是自己申请的调职。

    治安管理局本就负责指导各地特警队伍建设,陈达和重新调回公安部后就一直和张勇有联系,来到辽东,张勇自然要好好招待他的老领导,只是没想到老领导会带他来到唐省长的私宅。当时老领导说找几个“靠得住的兄弟”时,张勇还以为要办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呢,虽然为难勇还是选了人,但没想到跟着老领导的车然跟到了唐省长的别墅。

    看到唐逸望了张勇几眼,陈达和就笑道:“小张是自己人,办事也靠得住。”

    唐逸笑笑没有吱声。

    陈达和却是没顾忌,说道:“辽东省厅不是在组建警务飞行队吗?你看张勇怎么样?够不够格做这个队长?”

    学习南方先进经验,辽东公安厅提出了组建警务飞行队的构想主要职责就是负责大型集会重大警卫任务的空中警戒以及空运指挥人员突击力量和技术人员到现场处置突件等等。

    警务飞行将会挂两个牌子,一个是省公安厅警务飞行队个就是省政府飞行队,由省厅和政府双重管理。

    唐逸了下茶杯道:“你就不要瞎操心了,进飞行队容易出来可就难喽。”

    陈和拍拍大脑门,笑道:“也是。”飞行队技术性很强,又是双重管理,实际上飞行队队长待遇肯定是挺高的,但想在省厅获得进一步晋升,则远不及省厅其它重要的职能部门。

    唐逸又道:“你也用急着推荐你的虾蟹将,能做事的,不用你说话也能走出来。”

    陈达和晃着大脑袋分辩,“长,事先声明啊,张勇可不是我的虾兵蟹将,我是真的觉得他行。还有,您现在可是越来越官僚了,能做事的,就一定被提拔?那我呢,您说我有什么本事?”

    唐逸就忍不住一笑,“你的本事就是有自知之明!”和陈达和聊了一会儿,心情倒是极为舒畅。

    又看了眼聊天的人群,唐逸就拿起茶几上的警报器按了一下,外面胡小秋很快就看了看腰间,和几名特警说了几句,就快步跑来。

    唐逸是准备和胡小秋谈谈他嫂子的工作怎么安排,要说兰姐办事也麻利,在北京的时候兰姐和唐逸胡小秋以及关荷一起去过九重门的酒吧,只是后来兰姐没有和关荷再联系。现在唐逸交代下任务,给了她关荷的电话。没多久兰姐和关荷好像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密友,唐逸也觉得奇怪,实在难以想象温婉的关荷和势利的兰姐有什么共同话题,但兰姐硬是在短短时间内将关荷说的动了心,答应来辽东闯一闯,给夏总打工,好像兰姐开出的是夏兰大酒店人力资源部副总监的位子。

    对这个安排唐逸不知道胡小秋满意不,毕竟当初的想法是调关荷来辽东继续做教师,不过想想也是,人家在鲁东工作稳定,为什么要来辽东?而且关荷冰雪聪明,转念就能知道要她来辽东的用意,现在兰姐开出高薪,又鼓动她来辽东闯一番事业,倒是一个很好的托词。

    不过显然问胡小秋的意见等于白问,唐逸刚刚提到关荷的工作,胡小秋脸有些红,看了眼陈达和,就慌乱的摆手说:“怎么都行,怎么都行,哥,我听你的!”

    唐逸就笑:“那就说定了,安排她进夏兰酒店。”

    胡小秋连连点头。

    正说话呢,忽然就听外面“哄”一声巨响,声音在会客室都能听得清清楚楚,转头看去,却见外面那爬着绿色藤蔓的漂亮花墙有一处正簌簌的坍塌,用白砖砌成的中空花都变了形,几块砖掉在了院中。

    张勇和特警们都快步跑了过去,开门,出去看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胡小秋迅速挡在了唐逸身前,警惕的看着院中的动静,又对陈达和道:“陈哥,你和张勇联系,看是什么事?”………………………………………………………………………………………………………………………

    先更了,不然又要两点来钟去了,这几天稀里糊涂涨了四百多票,谢谢大家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Www.paoshu8.。章节更多,支持&泡 书 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