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五十章 意外

第五十章 意外2017-11-8 23:50:49Ctrl+D 收藏本站

    小秋走后,唐逸就点开了电视,荧幕上穿着朝鲜民族女载歌载舞,是朝鲜电视台选送来的节目,朝鲜风光片,辽东和朝鲜现在的联系越来越紧密。

    “小不点,你喜欢看什么节目?动画片?科幻片?韩剧?”唐逸微笑看了宝儿一眼。

    宝儿垂头丧气,懒洋洋靠在沙发上,说:“都不喜欢。”

    唐逸笑了笑,就放下了遥控,又点起了一颗烟,拿出电话,想拨给赵伟民,想了想,又放下了电话。

    “叔叔,我小时候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我呀?”宝儿清纯美丽的小脸突然凑了过来,好奇的看着唐逸。

    唐逸笑笑:“我喜你吗?”

    宝儿紧紧盯着唐逸,好似;看透唐逸真正的想法,“当然呀,你不要不承认,你要不喜欢我,为什么把我和妈妈都接来,你又不喜欢我那个懒惰的老妈。就算是亲叔叔,也没有你这么对人好的,叔叔,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因为你不是那种看到喜欢的小孩子就会从小培养她的人,你对我特别好,为什么?”

    唐逸就笑:“是哪种人你知道?”心里却有些感慨,宝儿真是长大了。

    “我当然知道,这些话,我一直想问你,就是怕……叔叔,你不会是和夏总……”说到这宝儿脸就红了,飞快的转过头,不敢看唐逸。

    “!胡说八道!再胡说我生气了啊!”唐逸瞪起了眼睛,心里却有些虚。

    宝儿嘻嘻一笑。说道:“我妈挺漂亮地!这么多年也没给我找个后爸。叔叔。你不能怪我胡思乱想啊。我看啊。我妈妈肯定是喜欢你了。”

    唐逸瞪着眼睛:“整天胡思乱;么?把那点聪明劲用学习上不好?”

    宝儿笑嘻嘻道:“我学习也挺好啊。你忘了?我还参与《黑暗之城》地制作了呢。”

    “大言不惭!”唐逸就笑了起来。

    《黑暗之城》是HY开发地网络游戏。HY集团制作地游戏不多。只出了三四款即时战略游戏每个游戏都是经典之作。而第一款网游《黑暗之城》刚刚开发时就受到了亿万玩家地期待。今夏公测。马上横扫游戏市场。每天全世界不知道多少玩家在互联网上攻城拔寨。建立自己地帝国。

    《黑暗之城》网络传输部分地一小部分源代码萧金华曾经给宝儿看了看。宝儿提出了一些不同地见解。萧金华要技术人员和宝儿沟通后。倒是采纳了宝儿优化网络传输地那小部分更改。是以说这款游戏有宝儿参与也不为过。

    很多黑客或许是天才,但宝儿所具备的外部条件大概是所有黑客都不可能比拟的,现在宝儿这个小天才到底是什么样的水平逸却已经根本不知道,也不会懂。

    不过唐逸更喜欢认为她是在胡吹大气。

    宝儿嘻嘻一笑,说:“叔叔,不要岔开话题,你说说,为什么那么喜欢小时候的我?”

    唐逸实在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瞪起了眼睛“去,进屋学习去!”

    宝儿就苦了脸,说:“我不问了。”乖乖的捧起了可爱的小茶杯喝茶。

    唐逸微微一笑,就靠在沙发上看电视。

    手机震动起来,唐逸看了看号,是田野,接通,笑着问:“辽北来人了吧?”

    “恩,来参与蒋小勇一案的调查贾厅长回绝了他们。”田野不动声色的说着,现在的局面任谁都看得出,赵伟民部长插了手,要保护魏明辉。

    唐逸就微微点头,挂了电话,靠在沙发上默默想着心事。

    “叔叔,跟我出去玩吧!”宝儿可爱的小脸又凑了过来黑的睫毛微微弯曲,清澈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令人心动,就好像精致美丽的瓷娃娃。

    唐逸就笑:“去哪玩?”

    宝儿就兴奋起来:“去迪厅吧,放松放松,你整天皱着眉头的特别快,现在带你出去说你是我哥哥别人也信几年啊,你就真变我叔叔了!”

    唐逸啼笑皆非了她一眼,“天天没大没小的!”

    宝儿嘻嘻笑道:“谁叫你长得面嫩呢叔,走吧,我带你去迪厅跳舞。”

    唐逸摆摆手,“辽东正打黑呢,我可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去迪厅跳舞?你这颗小脑袋可真能想。”

    宝儿皱了皱秀气的鼻子,不好意思的笑道:“也是。”略一琢磨,就道:“那叔叔,咱俩打CS吧,去书房,再要夏总送个本本下来。”

    唐逸摆摆手,说:“电脑游戏,我没兴趣。”

    宝儿却已经站起来,拉着唐逸的手拽唐逸,唐逸没办法,只得站起来,摇摇头道:“真拿你没办法。”

    宝儿CS的水平特别高,大多数时候唐逸刚刚看到警察跳出来,他这个拿着AK的土匪就倒了下去。是宝儿要唐逸选土匪的,说是叔叔要做做坏人,这才有助于调节情绪。

    被宝儿欺负的没还手之力,唐逸有些郁闷,看了眼身边戴着耳机,秀气可爱的小脸紧张的盯着屏幕,快速寻找角度追杀自己的宝儿,唐逸抬手就给了她一个爆栗,“你是要我放松呢,还是来要我受气的!”

    宝儿吐吐舌头,摘下了耳机,说道:“你早说嘛,我让让你好了!”

    唐逸就又伸手给她了一下,“小丫头片子!”

    宝儿咯咯一阵笑,起身说:“我去喝水啊。”桌上的手机音乐响了起来,宝儿拿起手机走到一边,接通,说了几句话,就捂着话筒回头笑道:“叔叔,有地方去了,我小学同学,要请我吃饭。”

    唐逸摆摆手,“不去了,饭店定的餐一会儿就送来了。”

    宝儿却是对话筒里说了几句,挂了电话回头笑道:“我和她说好了,马上就去。

    ”

    唐逸笑道:“那你,叫红姐陪你一起去。”

    宝儿就泄了气,又乖乖的回了座位,说:“那我还是陪你吧,我就是想带你出去散散心。”

    唐逸看了儿几眼,琢磨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说:“那就出去走走,不过你可不许乱胡闹。”

    宝儿兴奋的跳起来,“叔叔,那咱们打去吧,行不行?这才有生活气息嘛!”

    逸笑道:“干脆坐公交吧!”

    ……

    银色奔驰慢慢行驶在城街头的车流中,六点多钟,天色尚明,但春城街头华丽的路灯一盏盏亮起,为笔直的长街增添了一种说不出的魅力。

    坐在后排唐逸身边宝儿唧喳喳的说起了她这个同学,其实在小学时两人并不熟悉,也根本没有联系,是前一阵子宝儿上了网络上的同学录网站,却是不想有小学的班级在,宝儿传了几张照片,也留下了联系电话倒是不时接到小学初中高中同学的电话,大多是男同学,张楠则是少数几名联系宝儿的女同学之一,因为她就在春城,宝儿就和她见了一面,说起小学时光,倒是聊得挺投机。

    说着说着,宝儿就轻轻叹口气,说:“叔叔定要开好车去见她吗?她环境好像不大好,高中就学了,很节俭,这样去好像不大好。”

    唐逸笑道:“交朋友就要坦诚,你如果故意隐瞒自己的生活条件,那才是看不起人家呢。”

    宝儿说:“我才没有呢,我就是觉得开奔驰去不大好像故意炫耀似的。”

    唐逸摆摆手,“过些日子给你买辆桑塔纳。”

    宝儿气得嘟起了嘴,“谁说这个呢!叔叔,你就能和我正经点?”唐逸莞尔。

    “喂,小排长现在朋友好像多了,是吧?”唐逸笑着看向宝儿。

    宝儿愁眉苦脸的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现在的同学们都不喜欢我也不喜欢她们,反而是那些不在身边的好像张楠,还有游艇上的小雅和小珠,我和她们都挺谈得来。”

    苦着脸问唐逸,“叔叔,我是不是精神有问题啊?”

    唐逸点点头,“恩,是有点怪,小怪物!”

    宝儿就无精打采的靠在了座椅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奔驰慢慢驶进了新华北路,这是一条不宽的街道,三百多米,紧邻繁华的新华路,街道两排大多是酒吧和足浴,各种霓虹招牌林立,这里也是春城有名的休闲娱乐区,这些足疗城和酒吧规模都不大,价钱低廉,是工薪族最喜欢光顾的场所。

    “咦,怎么都是足疗啊!”宝儿奇怪的看着外面。

    唐逸就笑:“我也没来过这儿,但听说过。”

    宝儿哦了一声。

    银色奔驰慢慢停在了“秋月饭店”前,宝儿拿出手机拨号。饭店前的服务员和附近三两家足疗城的小姑娘都热情的大声揽客,倒是没有出现涌上来拉客的情况。

    宝儿挂了电话不大一会儿,就见秋月饭店旁边的金手指足疗的玻璃门推开,一名穿着红色套裙的女孩从里面跑了出来,宝儿急忙推开车门下车,女孩看到奔驰愣了一下,还是笑着跑过来,和宝儿唧唧喳喳的说话。

    张楠妆很浓,也很漂亮,年纪和宝儿差不多,看起来却比宝儿成熟多了。

    两人说了会话,宝儿就回身拉开车门对唐逸道:“叔叔,我上去坐一会啊,你就在这里等吧。”

    唐逸笑道:“让她上车吧,今天你请客,宰宰你这个小富婆。”因为《黑暗之城》采纳了宝儿的一些设计,是以汇来了五千美元的报酬,加之宝儿军情局的薪酬,现在宝儿上学的花用都是自己的钱。

    宝儿小声说:“我想上去看看。”显然对足疗城很好奇。

    唐逸哭笑不得,想了想道:“那就一起进去坐坐。”要宝儿自己上去,还真有些不放心。

    宝儿有些心虚的点点头,等唐逸下了车,介绍唐逸和张楠认识,张楠就笑,“叔叔?那好,我也叫叔叔吧。”

    张楠领着唐逸和宝儿进了足疗城,一楼大厅有四五名女孩儿,一名岁数比较大的女士微笑迎上来,说:“张楠,你朋友挺有钱啊!S600吧!”

    那些女孩儿也都好奇的打量着唐逸和宝儿至于最后面进来的红姐,看起来极为不起眼,很多时候都会被人忽略掉。

    张楠笑道:“我小学同学,李姐,我带她们上去看几眼。”

    李姐笑着说好,“反正现在是饭口,也没什

    。”又热情的对唐逸道:“以后有空来玩啊!”

    唐逸微笑点点头。

    张楠领着宝儿唐逸红姐来到二楼,进了一间房间,里面很简陋,两张床分开在两边面是一张木桌和一台电视机,地上有两个马扎,当然,比兰姐以前在家常坐的那个要简陋多了,而这两年,兰姐地位有了显著上升,已经可以坐在沙发侧座上和唐逸说话自己却是觉得远远没有坐在马扎上来得舒服。

    张楠介绍着,说客人躺在床上,服务员坐马扎上做足疗或是给客人做按摩。

    宝儿很坦然,好奇的问着,张楠也耐心的讲解,不时开两句玩笑,两人倒是很亲热。

    “宝儿,我问你句你不要生气啊。”张楠看了唐逸一眼,就笑孜孜看向了宝儿。

    宝儿说:“你问啊!”

    张楠就笑道:“唐先生真是叔叔?是你男朋友吧?情人?”

    宝儿脸难的一红即就扁扁嘴,“别看我叔叔长得年轻,他都快四十了。”

    张楠笑道:“那怎么了?十几岁还是差?”

    忙道:“不说这个了,我干妈是叔叔的妻子。

    ”

    “哦!”张楠恍然,忙转头对逸道:“唐先生,对不起啊!”

    唐逸摆了摆手。

    “张楠,走吧出去吃饭。”宝儿在子里转了几圈,终于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

    张楠笑着说好,说:“今天狠宰你一顿。”

    张楠戏称“狠宰“,最后还是指点着红姐将车停在了凤凰道的一家不大的饭店前,这里距离新华北路只有几百米个弯就到。

    张楠说:“这里大厨手艺好,价格也公道。”跳下车张楠揉了揉肩膀,娇笑道:“我呀就没这个命大奔里浑身都不自在。”

    唐逸正要下车,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了看号,是安小婉,唐逸微微一怔,接通,安小婉略带焦急的声音传来,“唐省长,是唐省长吧?”

    唐逸恩了一声。

    安小婉马上道:“省长,宁边出事了,小铁矿塌陷,好像有几十名矿工被困在了下面,宁边市相关部门正在组织抢救,但听说聚集的群众都很激动,有人在趁机煽动群众闹事。”

    唐逸就皱起了眉头,说:“我马上回去,你通知相关部门干部开会,听取宁边的电话汇报。”

    安小婉恩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宝儿也下了车,正和张楠说着话等唐逸呢。

    唐逸下车,无奈的对宝儿道:“小家伙,我有点急事。”

    宝儿娇笑道:“那你忙去吧,我和张楠自己吃。”

    唐逸点点头,“我打车走,你玩的开心点。”

    宝儿道:“不用了,你是正事,要红姐送你就行了。”说着就推唐逸上车,唐逸略一考虑,觉得也没什么大碍,就点点头,说道:“你也早点回家!”

    宝儿笑着点头,“知道了,真是嗦死了!”

    唐逸瞪了她一眼,回身坐进了车里。

    ……

    省府大院一号办公楼的电子会议室里,省长唐逸副省长张汉宁秘书长邱跃进省安监局刘裕和局长省地矿局张贺局长等等干部在座,电话里,宁边市市委李守一书记正在汇报“929矿难”的情况。

    联系不到王立国市长,倒是李守一主动打来电话介绍抢救遇难矿工的情况。

    在听过李守一介绍完情况,唐逸简单讲了几点,要李守一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救出被困矿工。李守一马上保证分秒必争,并且说这就去矿区亲自指挥,随即就挂了电话。

    唐逸就把目光投注在会议桌旁的几名干部身上,问道:“大家怎么看?”

    安监局刘裕和局长第一个发言,“我们辽东打击黑矿的行动还是很坚决的,出事的矿手续齐全,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次特大事故,我认为要详细调查后才能下结论,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快救出被困矿工。”

    地局张贺局长是个倔强的老头,甚至和唐逸顶过牛,他也点头赞同,说:“唐省长,我马上组织地矿专家下宁边支援。”

    张汉宁副省长则道:“我也连夜下去。”

    唐逸微微点头,说:“那就这样,散会!”

    大概从来没有这么简短的会议吧,在场的干部都微微一怔,张贺则欣赏的看了唐逸一眼,就起身,大步走出会议室,其他人也纷纷起身。

    邱跃进走到唐逸身边,说:“省长,我也下去吧,深入了解下情况。”

    唐逸微微点头。

    和安小婉并肩向外走,唐逸就询问安小婉所说有人煽动群众闹事的细节,但安小婉也只是听李守一书记提了一嘴,具体情况不太清楚。

    正说着话,唐逸的手机震动起来,拿出来看看号,是宝儿,唐逸微笑接通,说:“怎么,吃完饭了?我去接你吧!”

    谁知道话筒里是张楠带着哭腔的声音,“唐先生,宝儿,宝儿从二楼摔下来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