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五十二章 前夜

第五十二章 前夜2017-11-8 23:50:52Ctrl+D 收藏本站

    说,卓宝儿为什么暴力袭警?是不是嗑药了?!”在坚持宝儿只是自卫之后,对面那满脸凶相的民警终于拍起了桌子。{泡.书。吧。首.发}

    这是派出所二楼的审讯室,房间很小,一张桌子,几把椅子,木桌对面,是两位面相很凶的民警,正厉声训斥张楠的民警张楠认识,常去金手指的熟客,姓郑,郑警官经常光顾的是小英,隔三差五就在晚上打电话将小英叫出去。

    郑警官也试过张楠的手艺,也试探过张楠,打电话约了张楠几次,张楠都找借口推了,郑警官就再没找过她,张楠不是什么绝色美女,可以带出去的漂亮女孩很多,犯不着为了这事怄气。

    看着郑警官满脸的凶相,张楠不怎么害怕,这些年风风雨雨她经历的很多。现在她只担心宝儿,宝儿好像摔伤了腰,当时就站不起来了,不知道有没有大碍。更内疚的是牵累了宝儿,虽然看起来那个唐叔叔有些钱,但张所长真铁了心的话,一些事可不是有钱就可以解决的。

    “郑警长,让我给宝儿家里打个电话吧?”张楠抬起了头。宝儿摔下来后,她从宝儿手袋里翻出手机,幸好手机没有摔到,她找到了“叔叔”的号码,刚拨过去说没几句就被派出所的人抢了。

    “啪!”郑警官突然起记录本照着张楠脸上狠狠来了一下,张楠被打的愣住,脸上的疼痛却不及心里的惊愕。

    郑警官阴着脸:“再问你一,卓宝儿为什么袭警,是不是嗑药了?”说着拿起了笔,盯着张楠的眼睛里满是威胁。

    张楠摇摇,咬紧牙关不说话。

    郑警眼神更加冷起来,拿起记录本又朝张楠抽去,这次张楠有了防备,向后一躲闪开。郑警官站起身,大步绕过桌子脚就踹在张楠身上,张楠和椅子一起摔在地上,漂亮的红色套裙上,多了一只鞋印。

    张摔得痛呼一声,还没反应过来,头上又挨了重重两下,随即头发一阵剧痛,却是被郑警官揪着头发拽起。

    “坐好!“郑警官训斥着。

    从头到尾。另一名民警都仿佛没看到。只是悠闲地靠在椅子上着太空杯喝水。

    郑警官坐回了木桌后。拿了笔。问道:“说吧。卓宝儿为什么袭警?”

    也不等张楠回答。就开始唰唰地写起来。

    张楠扶起椅子。坐了下来。看到郑警官地举动她就知道这是在编造证词呢。然后就是逼着自己签字按手印吧。这种事她听过不少。但还是第一次发生在自己身上上火辣辣地疼。耳朵嗡嗡作响。张楠却只是咬紧牙关。就是死也不能按这个手印。

    审讯室地门突然被人轻轻敲响。郑警官起身去开了门。门外走廊里。是张所长和一名看起来很彪悍地警官。

    张所长笑呵呵介绍,“这是省厅巡特警总队的张队长,来接手卓宝儿张楠袭警的案子。”

    郑警官微微一怔,就忙敬礼握手张勇伸手和他轻轻握了握,盯着郑警官看了几眼刀子般锐利的目光,看得郑警官心就跳了几下。

    张勇又侧头,对张所长道:“张所,你的说法我要纠正一下,省厅接手的是卓宝儿被伤害案。”

    张所长微微有些尴尬笑道:“一样的,一样的。”

    谁知道张勇却正色道:“这怎么能说一样呢质完全不一样。”

    张所长尴尬的点点头,就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心里七上八下对省厅突然来人接案子,他完全没心理准备这个案子毕竟涉及了刘金堂,张所长倒并没有太慌神,现在当务之急是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审讯室的门没被关死,外面人说话又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张楠听得清清楚楚,省公安厅的人来接手案子,还口口声声强调是“卓宝儿被伤害案”,张楠不笨,自然听得出省厅是偏向宝儿和自己的。

    郑警官开门喊:“张楠,出来!”张楠随即快步走出,当张勇看到张楠身上的鞋印和凌乱的头发就皱起了眉头,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张楠点了点头。和张所长郑警官握手告别。

    漆黑的微型面包缓缓驶出凤凰道派出所的院子。看着车上脸色严肃的警员,张楠有些拘束,小心的坐在靠窗的座椅上,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

    “去春城宾馆。”张勇对前面的驾驶员喊了一声,随即就转头对张楠道:“不要怕,放。”

    张楠点点头。

    张勇又问道:“刚才,他们打你了吧?”

    张楠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她不知道事情会朝什么方向发展,只想自己和宝儿能平平安安的,她不想节外生枝将事情越闹越大,挨了几个耳光也没什么。

    张勇深深看了她一眼,就不再吱声。

    ……

    当张楠被带到春城宾馆顶楼金碧辉煌的豪华套间时,心里的慌乱可想而知,幸好那个话不多的张队长态度很和蔼,给她倒了杯茶,要她休息一会儿,说一会会有人接手这个案子,要她实话

    不用怕。

    大概十几分钟后,套房里陆陆续续进来人,最先进来的是一位矮胖的警官,前呼后拥的,但态度却异常和蔼,微笑和张楠握手,见张楠紧张的手足无措,又要一名女警官陪着张楠,他则出去打电话,好像在等什么人。

    女警官笑孜孜和张楠聊天,张楠心情渐渐松弛下来,就好奇的问了嘴,“王局长是区分局的局长吗?”

    女警官就笑了,说:“王局是省厅刑事侦查局的一把,就是你们常说的省厅刑侦总队。”

    见张楠还是有些迷茫,就介绍道:“省厅已经基本认定‘929事件’是一起有基层主管警官参与的执法人员行凶伤人暴力逼供的恶劣案件,现在组织了专案组,王局是组长,警务督察处江处长为副组长,你放心吧,这件案子我们会查清楚的。”

    女警官叫做高梅,是省厅刑侦总队刑事案件侦查处的二级警司副科厅刑侦总队明确为副厅编制,下面各处支队均为副处编。

    高小梅只是听了这个案的大概,但从郝处长话音里听得出,省委一位大人物打了招呼,很重视这个案子,好像坠楼的伤者是这位大人物的亲属,也就难怪春城市牛世伟局长大光其火了,不作脸啊,牛世伟局长刚刚四十出头就担任春城这座省会城市的局长,是辽东警界一颗闪亮的明星阵子春城打黑成绩斐然,听说省里的评语很好,正是仕途蒸蒸日上的时刻,摊上了这么一件事,牛世伟局长气得摔了杯子也就可以理解了。

    长和世伟局长是同窗好友,当时高小梅就坐在郝处长车上,牛局长摔杯子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

    但看拘束的张楠,高小梅又有些迷茫,怎么看也不觉得张楠会有什么来头。

    不高小梅怎么想续进入套房的省厅干部都很客气的和张楠握手,张楠宛如做梦似的,听着这些干部前呼后拥的跟班们介绍这是某局长某处长某队长,一时间又哪里记得住?

    除了专案组的警官,春城市局马明副长也赶来列席旁听案件调查。

    最后进来的是省政府邱进秘书长,本来按次序坐定的警官们又呼啦都站起来,一一和邱跃进握手问好,邱跃进最后将手伸到了张楠面前,说道:“你就是张楠吧,受委屈了!”

    张楠拘束的伸出手和他握手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完全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

    在省厅刑侦局王前进局长和颜悦色的要高小梅和另一名警官领着张楠去做一个详细的笔录后张楠才如得大赦,急忙跟在高小梅身后,匆匆进了书房。

    王前进就案子的初步调查向邱跃进作了简单的介绍,据红双喜饭店法人王东交代,事情起因是东水区凤凰道派出所张继业所长和松平市某区政法委刘姓书记在走廊中遇到张楠以及受害者卓宝儿方发生语言冲突,谁先动手的不清楚之混乱中卓宝儿被一名警员用木椅砸中背部,从二楼坠下。

    王前进介绍着情况些气愤的道:“不说双方为什么动手吧,张继业在事件的后续处理上存在着重大问题况哪有一群警务人员和一个小姑娘大打出手的,这影响也太恶劣了吧?还被放倒了两三个?”说到这儿王前进就有些啼笑皆非的摇头。

    邱跃进摆摆手,“卓宝儿同志是总参军官,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王前进怔了一下,在徐立民厅长的电话里,他只知道案子是唐省长交代下来的,本来这件案子可能由治安总队牵头调查更好一些,但徐立民将案件交给了刑侦,也大致可以摸出徐立民的心思。王前进一直就猜测这个叫卓宝儿的小丫头和省长是什么关系,却不想她还有这么一层身份。

    邱跃进又叹口气,“她刚刚做了详细的检查,腰椎骨折神经性损伤,能不能恢复是个未知数啊!”

    王前进又怔住,邱跃进接着道:“这个案子,不像王东说的那么简单吧?王东呢?”

    王前进道:“还在审讯,他涉及多项违法行为,说话是有些不大牢靠,我们会做进一步调查的。”邱秘书长话里的含义他隐隐有些明白。

    邱跃进点点头,就站起身,微笑道:“那不打扰你们了,今晚辛苦大家了!”

    邱跃进深知,因为卓宝儿和唐省长的关系,在处理这件案子上,唐省长一些话可能不会讲的很透,这就是考验他这个秘书长的能力的时候。怎么办这个案子?在见到唐省长突然流露出来的失态以及省长身边最亲密的警卫员胡小秋的反应后,邱跃进心里已经大体上有了个底,这个信息也要采取适当的方式透露给办案的负责同志。

    使得组织意图更好的贯彻下去,本就是秘书长的工作之一。

    从很早以前,邱跃进就明白了组织代表的含义,组织是具体到一个个个体的,对于他来说,唐逸就是他的组织,对唐逸负责就是对组织负责。

    ……

    雪白的病床

    轻轻抚摸着宝儿摊在软枕上漂亮的秀发,盯着唐逸澈的大眼睛里笑意越来越盛,终于,她扑哧一声笑出声,笑得唐逸莫名其妙,更是一阵恐慌,不知道宝儿是不是被突如其来的噩耗打击的精神有些不正常。

    检查初步有了结果,如同于翠敏医生所说,宝儿属于腰椎骨折A级神经损伤椎骨折倒是没什么大碍,但很严重的神经损伤是医学界尚未攻克的难题,能不能恢复可以说只是看运气,唐逸刚刚已经打了十几个电话现在老妈露丝等都在帮忙联系国外名医,但再好的医生也没人能打包票可以将宝儿治愈。

    想到青春烂漫的宝儿还没有好好享受自己的人生,就可能下半生都在轮椅上度过,唐逸心如刀绞,有一刻,看着宝儿清澈的大眼睛乎要落泪。

    正难过,宝儿却扑哧笑了出来,唐逸愕然,急忙问道:“哪里不舒服吗?”

    宝儿咯咯的笑:“不行,不行,太怪异了,叔叔,我觉得好怪啊!”

    唐逸忙追问:“是,腿上有感觉了?”

    宝儿摇着小脑袋,笑着道:“是啦啦,不说了!”

    唐逸皱眉:“到底怎么回事?你现在身体上有什么感觉一定要说道吗?”

    宝儿唐逸好像生气了,小声道:“我是觉得刚才你摸着我的头发,我看着你,感觉怪怪的,好像像……”

    唐哭笑不得,真难为这时候她还有心思胡思乱想些无奈的摇摇头。柔声问道:“宝儿,还疼吗?”虽然觉得宝儿也实在没心没肺终究不舍得重话说她。

    宝儿摇摇头,说:“早不疼了!叔叔以后我的一辈子坐轮椅的话你会不会推我出去玩?”

    唐逸皱眉道:“别胡说,我一会把你医好的!”

    宝儿微笑点点头,却似毫不在意,大概在她眼里,叔叔无所不能吧?亦或,她在憧憬坐在轮椅上使唤叔叔的幸福场景?

    说笑了一阵,眼见宝儿有些疲倦,唐逸就笑道:“睡一会吧,明天开始,可不知道多少医生来给你会诊,别嫌烦啊!”

    宝儿乖巧的点点头,就慢慢闭上了眼睛。

    唐逸默默坐着,特护轻轻推开门,蹑手蹑脚走过来,小声说:“唐省长,我看一会儿吧,于医生在外面,想和您讨论卓小姐的病情。”

    唐逸微微点头,对小护士笑了笑,小护士极快的低下头,不敢看唐逸。

    妇幼医院的病房楼设有两间高级VIP套房,平时也很少病人入住,环境倒是颇为奢华,整个病房装修考究,会客厅有真皮沙发和彩电,配餐间有微波炉,书房内有电脑,病房内则有冰箱和宽敞的淋浴房,家属间内还有衣帽间。不夸张的说,如果没有“显眼”的病床,普通人真的会误认为这里是高级宾馆。

    除此之外,套房还有一间可容纳二十人的会议室,作为专家会诊的场所。

    唐逸来到会客室,里面的人呼啦啦都站了起来,有省政府秘书长邱跃进省公安厅厅长徐立民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尤文田野胡小秋红姐,此外还有妇幼医院的骨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于翠敏。

    办公厅副主任尤文是被邱跃进打电话叫来的,尤文的父亲是妇幼医院的老院长,有他出面跑腿更方便些,当然,尤文和邱跃进走的也很近。

    医院王院长等一大批医师早就来过了,都是从家里赶来的。

    唐逸作个手势,要大家坐,对邱跃进点点头,“今晚辛苦你了。”

    邱跃进忙摇头,没有说什么,他知道现在不是汇报案子进展情况的时机。

    唐逸又看向了于翠敏,问道:“于大夫,不介意我们鸠占鹊巢吧?明天可能会有欧洲的一些专家飞过来,和咱们医院一起会诊怎么样?”

    于翠敏忙道:“这也是我们学习的一个机会,谢谢唐省长。”看着唐逸,到现在她还不敢相信这个年轻人就是辽东一省之长。不过在座的干部里她认识尤文,这位省府高层在院里是名人,能量特别大,就是院长都对他客客气气的异常客气,但现在尤文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一个安安静静的旁听者,这和他以前给于翠敏的那种高不可攀的印象形成了巨大的落差,也使得于翠敏清醒的认识到了现在坐在她面前耐心征询她意见的年青人的真正身份。

    唐逸摆摆手,又站了起来,说:“你们谈,我进去看看宝儿。”

    大家又都站起来,徐立民走上两步,低声道:“您多注意身体,案子,我会处理好。

    ”

    唐逸微微点头,拍了拍他肩膀,走向了病房。

    看着唐逸背影,徐立民若有所思,他感觉得到唐逸的亲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奇妙,徐立民深知,今天的事件,对于他来说,是一个难得的契机,一个真正走进唐省长圈子的契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