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五十四章 治疗

第五十四章 治疗2017-11-8 23:50:54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五十四章治疗

    在走廊里。赵迪微笑道:“省长。唐老身体挺好的吧'

    唐逸点点头。爷爷后年就九九高寿了。但身子骨却是极为硬朗。种花养草。加之岳母现在带着小唐宁。不时就带重孙去看望他。陪他说话嗑。爷爷倒是越活年轻。

    赵迪就叹口气:“唐老是有福之人*。不像我的老父亲。百病缠身。”

    唐逸看了赵迪一眼。不知道赵迪突然提起他父亲什么用意。说道:“赵老一直在松平?”

    赵迪又叹口气。“和我表弟一起住。说起来惭愧啊。我一年也抽不出几天时间去看他。多了表弟一家。待他比亲生父亲还好。我父亲也最喜欢我那个小表弟。常常说。老了老了。多了个儿子。也少了个儿子。我愧啊。”

    唐逸微微点头。话。

    眼见唐逸不茬。赵迪就皱了皱眉头。但也只的放低姿态将事情挑明。微笑看向唐逸:“说昨天金堂和省长有点误会?”打量着唐逸的神色。

    想宝儿。唐逸心中又是一痛。沉了一会儿。淡淡道:“宝儿。我和爱人都很疼她。”

    说着话。两人已经出了省办公楼。眼见唐逸神色。赵迪已经知道他不可能通融。脸色就有些难看起来。点点头。“知道了。”就走向了台阶下他那辆黑色奥迪。

    着赵迪背影。唐逸知道从今天起。自己和赵迪之间的矛盾可能已经激化为私人恩怨。是是非非。谁又说的清?

    。

    VIP病外。唐逸听宝儿银铃般的笑声。唐逸就是一阵无奈。小丫头真是没心没肺。不过想一想宝儿骨子里的性格却是没有变。和前世一样。是个乐天派。不管遇到什么困境。从不自怨自哀。

    会客,沙发上。段忠副省长和委组织部副部长人事厅厅长刘铁正低声谈论着什么。见到唐逸进来。两人都站起和唐逸握手。脸上表情沉重。安慰了唐逸几句段承忠道:“小家伙情绪挺好。”

    唐逸摇摇头。“没心没肺。”

    今天一天陆陆续续来了一些干都是不怎么避嫌的。可以认为是唐逸的亲信。例如省发改委齐茂林主任省审计厅苗小英厅长等。但段承忠的来访还令唐逸微微有些错愕。刘铁是安东市干部。原安东市市长。他来看一是情理之中但段承忠一来的位比较高二来和自己谈不上有什么私交。来看自己一个干亲实在有违常理。

    段副省长介绍了一下他认识的一个老中医针灸水平极高。曾经医好过几例瘫痪病人。告诉唐逸有需要可以帮省长联系。刘铁则介绍了几味药物。

    说了几句。两人很快的告辞。自是不想打扰唐逸看望病人。

    “咳”女子干咳的声音。唐逸转头。这才看到窗边一身淡黄休闲装艳丽无匹的齐洁。

    姐站在齐洁身边。眼圈竟然有些红。挨了骂。现在的红姐才有那么一点点女孩样子。

    “你怎么来了?”看着齐洁。唐逸就有些挠头。

    齐洁摇摇头。指了病房。说:“去看宝儿吧。晚点聊。”

    唐逸就点点头。快步走向病房。拉开病房门又是一呆。雍容华贵老妈清丽若仙小妹性感火辣露丝。妩媚尤物兰姐。病房里却是紫嫣红。赏心悦目。

    姐是今天上午通知的。小妹会来唐逸也知道。只是想不到老妈也到了。更想不到老妈会把露丝带来。

    姐正用湿毛巾帮宝儿擦脚。雪的小脚丫。脚趾甲淡淡的黑。就好像小巧的黑葡萄。漂亮的一塌糊涂。

    唐逸也顾不和老小妹打招呼。急声问:“宝儿脚有感觉了?”刚刚在外面可是听到宝儿笑了。

    姐看到唐逸眼圈就有些红。宝儿突如其来的噩耗令她有些不知所措。看到宝儿躺在病床上动也不能动。兰姐更是心如刀绞。而唐逸这个无所不能男人无疑是她主心骨。一强颜欢笑的她在见到唐逸后。突然很想哭。但她也知道现在不是自己哭哭啼啼的时候。只是黯然的摇头。

    宝儿笑嘻嘻道:“叔叔。刚刚妈妈帮我擦胳肢窝着。痒死我了。”

    一腔希望破灭。唐就有些恼火。舍不的说宝儿。就将火气发到了兰姐。训斥道:“你要帮宝儿洗澡啊。就这么擦擦哪行?真是笨死了。”被黑面神这么一训斥。本来满心抑郁的兰姐就激灵一下。好像突然有了活力。结结巴巴道:“是。是。我知道。我晚点帮她。帮她洗。”

    唐逸眼见老妈诧异看着自己。宝儿也嘟起了嘴有些不乐意。就有些尴尬。坐到了床边。问宝儿:“怎么样?今天好点没?”

    今天一天。来了许多专家看宝儿。但结论都大同异。不论提倡手术修复神经也好。器具治疗也好。最大胆的保证是有两成希望恢复。唐逸自不想叫宝儿成为这些所谓最新科研成果的小白鼠。是以到底要采取什么方案医治宝儿。真有些伤脑筋。

    宝儿笑嘻嘻道:“挺好的啊。奶奶和干妈都来看我。还有露丝姐姐。我开心死啦。”

    唐逸就有些无奈。不过想一想。宝儿挂名亲戚很多。将自己红颜好像也都哄的很开心。但大家都很忙。都是身份的位极高的人。最“渺小”的允儿。还是大学师知名作家呢。平时又哪时间来看宝儿?也难怪第一次享受这么多人关爱的宝儿开心。

    萧金华看了唐逸一眼。就说道:“咱们出去等吧给小逸和宝儿说说话。也让宝儿安静安静。这一天人来人往。宝儿可累坏了吧?”萧女士说话。大家自然都没有异议。但小妹显然不怕婆婆。来到唐逸身边。轻轻拉了拉唐逸的手唐逸见小妹眼里的关切。胸中柔情涌动。禁不住抱住小妹。在她脸上轻轻亲了一下。

    小妹清声道:“没事的。我会找人帮忙医好宝儿。”又转身看向宝儿。握了握宝儿的小手。宝儿甜甜一笑。说:“干妈我没事。”

    病房里很快就留下了唐逸和宝儿两人。宝儿嘻嘻笑道:“叔叔。你不要再摸我头发啦。”

    唐逸刚刚伸出手些尴尬。伸手就拧了她鼻子一下就知道顽皮。”

    宝儿咯咯一笑说:“我什么时候能坐轮椅啊?”

    唐逸就有些无奈

    轮椅就那么好?你就不怕以后站不起来啊?”本来在前都是将病情说的轻微些。但对宝儿。却是要吓唬她。

    宝儿指了指床头柜上的本本。说:“那有什么?我能聊天。能玩游戏。还能提高我的黑客术。又不用去上学上学最没意思啦。”

    唐逸苦笑大学还厌学。你也是独此一家了。”

    宝儿说道:“那本来就没意思嘛我又没有朋友。叔叔。干脆办退学吧。别办休学了。我直接去干妈那里上班的了。干妈说。坐轮椅也可以在局里上班的。”

    宝儿的异想天开令逸很无奈。摇头说道:“再说吧。”看了宝儿一眼。问:“今天累坏了吧?人也多。又热闹。你就觉的生病挺好?过几天冷清了知道躺床上不能动多么没意思了。”

    宝儿满不在乎道:“么会冷?陈珂姐姐允儿姐姐小璐姐姐都答应来看我呢。小璐姐姐还说把雪妮姐姐也带来。”

    唐逸目瞪口。半晌说不出话。

    宝咯一笑。“叔叔。我的关系网不小吧?放心吧。我会把时间安排好。不会让她们撞。不然这个烂摊子你可不好拾。”

    唐逸就拧了她鼻子一下。“小鬼大。”宝儿和陈珂允儿一直有联系唐逸是知道的。但叶小璐的QQ怎么也跑到宝儿手里了?想想宝儿的工作。唐逸就摇摇头。不过也不想问这些事。想来鬼精鬼精的宝儿也不会给自己制造什么麻烦。

    笑了一阵。宝儿又不知不觉甜睡去。看着宝儿美丽香甜的笑容。唐逸又坐了一会儿。才起身出房。

    客厅里。萧金华同小妹齐洁说着什么。唐逸坐在了小妹身边。左右看了看。问道:“露丝呢?”

    萧金道:“和小兰去逛街了。叫她陪小兰散散心。也是时间凑巧。她刚好来国内谈一个项目。就我一起过来了”

    唐逸微微点头。原来是搭了老妈的私人专机。

    萧金华摇摇头。“唉。宝儿这孩子真可怜。别看她一直都和咱们开玩笑。这孩子懂事。可不知道心里怎么难过呢。”

    唐逸倒不觉宝儿己在偷偷难过。但女人更敏感一些。或许老妈是对的。琢磨着宝儿。唐逸心情渐渐沉重起来。

    萧金华又道:“小。你也不要灰心。那些专家们都很谨慎。说有三成把握的。至少也有成机会。以咱们家的关系。我就不相信会找到办法医好宝儿。小妹也说了。她认一位针灸师傅。手段是极高明的。我看这样吧。咱们管齐下。给宝儿找最好的医生做神经修复手术。同时再请咱们权威用针灸慢慢调理。”

    涉及到宝儿。唐逸的心怎么也静不下来。实在难以决断怎么来医治宝儿。由老妈拿主意-好不过。点点头。默认了老妈的方案。

    萧金华琢磨了一下又道:“过几天把宝儿转去香港仁爱医院。我会给宝儿配备最先进的医疗器械和医生。兰姐也去香港。你看望宝儿也方便一些。齐洁现在业务重点在香港。可以就近照顾宝儿。”

    唐逸微微一怔。仁爱医院是香港最好的私立医院。但近些年实际上香港的医疗水平和国内南京北京差别逐渐在缩小。何况就算在春城。给宝儿打造一间最先进的医疗房也不过是举手之劳以自己的财力。也不过是九牛一毛。在老妈看来更是不值一提。那为什要去香港?

    唐逸随即就明白了老妈的良苦用心。自是见到自己太过心重。留宝儿在春城。老妈担心自己时时刻刻都在挂念宝儿。影响了自己在一些事情上的判断甚或仕途。带宝儿去美国实在太过遥远香港无疑是一个折衷的方案。

    略一犹豫。微微点头。

    见唐逸答应下来。齐洁才说道:“既然要添置设备。那要花挺多钱。干脆把仁爱医院买下来。省的宝儿以后痊愈了。设备不好处理。总不能免费送给仁爱医院吧?前阵子好医院一个大股东经济上出现困难准备把医院的股份卖。我找人和他谈一谈吧。”

    萧金华道:“这些事你处理就好。”心里却是暗笑。等唐逸答应下来这个小丫头才开始献献策萧金自然知道齐洁的小心思。如果唐逸不答应送宝儿去香港齐洁是肯定站在他那一边来说服自己的别看齐洁平时哄的自己挺开心。走的是“婆婆路线”。但如果傻儿子和自己真的为了某些事发生分歧。这个小丫头铁定站在傻儿子一边。

    萧金华又看了眼小妹。唉。这个正牌儿媳那就更不用。自己开玩笑拽一拽唐逸耳朵她不乐意呢。

    想想自己这个婆婆够凄凉的开家庭会议的话只要自己和子出现分歧。两个儿媳又怎么样?还不是都站在那小子一边?

    还有个阿珂。萧金略一琢磨就沮丧的摇摇头。媳越多。自己好像孤立。

    不过如果真能这些儿媳一起跟自己叫声妈。热热闹闹的过年那才好呢。萧金华早就不骂唐花心了。反见了儿媳们的风采后开始美滋滋享受媳成群的生活。三个儿媳真是各有各的好。极大的满足了萧金华的“女儿梦”。唐逸终是男人。不及“女儿”贴心。

    看了眼并肩而坐风迥异的两个大美女。萧金华又有些感慨。来春城之前。做梦也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场面。小妹和齐洁竟然认识。而且因为宝儿的关系更是讨论了好一阵。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齐洁在说话。但两人的亲密还是令萧金华大跌眼镜。心里暗暗有些佩服儿子。

    唐逸威严日重。如今的萧金华也可能再在私生活上唠叨他。细一琢磨也是。就小妹齐陈珂来说。又有哪个能叫人割舍的下?

    齐洁却是关切的问逸:“打伤宝儿的人都抓起来了吧?”

    唐逸微微点头。又好笑的说:“小妹说了。让他们上军事法庭。你觉怎么样?”齐洁说道:“那也错。,的是笨法子。就是想在牢里折腾折腾他们。”

    说话间。萧金华对妹招手。要小妹坐到她身边去。自从小唐宁出生。萧金华跑北京的次数勤了。当然。大多数时候不会劳师动众的出动私人豪华飞机。都是乘民航客机。

    不过萧金华和小妹见面次数不多。大多数时候都在唐老

    -院逗弄逗弄小唐宁。和亲家聊聊天。是以萧金华还真念这个冷冷清清的儿媳。

    齐洁则拽着唐逸去病房看宝儿。小妹不像她。很少和萧金华见面。自然要给两人留出空间。

    “妈。唐逸没和我说。我没带唐宁来。你是不是想他啦?”小妹脆生生的。声音却不大。

    不想儿媳越来越通情世故。萧金华就微笑起来。拉过小妹的手。轻轻拍了拍。说:“小*。小逸娶到你真是他的福气。妈也没别的念想。你们都平平安安的好不好?”

    小妹被婆婆抓住手。有些不习惯。但终于没有抽出来。点点头说:“我会保护唐逸的。”

    萧金华愣了一。随即就笑。说:“唉。真是个可爱的小丫头。我要是男人。也非娶了你不可。”

    小妹就有些喜欢。憋了一会儿还是没憋住。说:“你是男人的话我不会嫁给你的。”

    萧华又是一怔。随即就哈哈大笑起来。为宝儿难受的心情倒是冲散了许多。

    。

    十月一号省里终联系了宁边市长王立国。唐逸狠狠K了他一通。当听到王立国是去偏远山村调研。手机接收不到信号时。唐逸就发了火。“这也是理由?一天一夜。省里市里都找不到你。一市之长愣是失踪了遇到重大决策么办?怎么就不能留下你调研的目的的和路线?”

    立国满肚子委屈。检讨了两句。就忍不住道:“是我考虑不周。可是矿难是大问题。山村群众通水通电为他们解决冬季取暖就不是大问题了?抢救遇困矿工。没有我一样运转的井井有条。我去走过场就是关心生命了吗?我不这样认为。您可认为我政治上不成熟但我认为自己没有错。这个小山村以前来的最大的官是乡委书。。您可能不知道。去年冬天这村子冻死了两个人。唐省长。这都什么年1了?人被活生生冻死啊。简直是触目心就冻死在里我不是耳听到。亲眼见到。实在难以相信。”

    唐逸微微一怔。立国去的应该是宁边最北的小山村。听说朝鲜许多逃北者都跑去那一带定居。就是因为人迹罕至。盘查的不严。但冬天冻死人唐逸还是第一次听说。

    “唐书这里居的居民思想都很守旧不愿意背井离乡搬迁。再说也不大好安置。我准备由政府拨款帮他们进一批沼气取暖的设备。您觉怎么样?还有。我也去农村试点转了。发现些问题。等回去我再向您汇报。”

    唐逸有些哭笑不的。转着转着变成了王立国向自己汇报农村工作。不过王立国的说法也不无几分道理。唐逸将烟蒂掐灭。郑重道:“立国。你恐怕还没认识到题的严重性。我可以认同你的观点。但不代表大多数人会认同你。回宁边后。马上省里做一份深刻的检讨。一定要深刻。你也冷静思考一下。在一些事情的处理上是不是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王立国一点就透。自然知道唐省长在教自己怎么过关。而且王立国也马上意识到。有人在己背后捅刀子。不然不可能这么点小失误闹的要作检讨过关。

    “放心吧唐省长。这就回宁助守一书记组织抢险。总结经教训。”

    唐逸听的出。王立国对李守一是服气的。可能也意识到了李守一在背后起了不好的作用

    挂了电话。唐逸也在琢磨。李守一是个快到龄的书记。但偏偏就是和王立国合不来。也实在耐人寻味。

    李守一在宁边做了将近十年市委书记。在辽东现任各市市委书记中是任职时间最长的。这些年。宁边发展还算平稳。也出现过什么大问题但为什么这位快到龄的书记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起事端呢?

    想了想。唐逸就叫了田野进来。要田野安排孙玉河明天来省府见自己。孙玉河去安东委书记前曾经担任宁边市市长一。或许可以通过孙玉河了解一下李一的为人。

    田野调整着手里的子簿。又道:“长。时间快到了。听说莫桑克的客人都是急脾气。不能让他们久等。”跟唐逸时长了。田野偶尔倒也开几句无伤大雅的玩笑。

    唐逸微微点头。说:“和赵部长沟了吧?”

    “恩。他坐您过去。”

    莫桑克是非洲强国。执政党为阿拉伯社会复兴党。国庆在即。莫桑克哈马省省委书记利库穆罕默德伊祖率领阿拉伯社会复兴党干部考察团来访。莫桑克外交早早和辽东省委取的了联系。希望利库书记能有机会和唐逸省长会谈。不然以正接待规格。通常是由组织部长或者秘书长宣传部长接待。能以某位省委副书记接待已经是高规格了。

    奥迪缓缓驶出省府大院。站在门岗上的武警干净利落的敬礼。

    坐在奥迪里。唐逸递给了赵伟民一烟。赵伟民倒是接了过去。拿出火机。要帮唐逸点。唐逸笑道:“自己来。自己来。”拿出自己那用了很久的ZIPPO。“叮”一声。火苗升腾。慢慢送到了嘴边。

    赵伟民笑了笑。“这个款不出了吧'”

    唐逸扭头见他指着自己的火机才明白。笑道:“这我倒不大清楚。原来伟民部长对火机情有独钟。喜欢收藏火机?”

    赵伟民摇摇头:“谈不上收藏。一点小爱好而已。”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