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五十七章 其乐融融

第五十七章 其乐融融2017-11-8 23:50:57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五十七章其乐融融

    东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在二零零六年举行了第一次全体代表大会。会议上唐逸式当选为辽东省人民政府省长。

    会议审核通过了辽省人民政府作报告。同时审查和批准了辽东05年国民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006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批了00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审查批准了辽东05年财政预算执行情况06年全省预算草案的报告。批了006年省级预算;审议通过辽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工作报告;审议通过辽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报告;审议通过辽东省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

    会议同时选举齐茂林为辽东省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主任。

    在去年十二月份。齐茂林已经辞去了省发改委副主任省长助理等职。原省商业厅厅长杨冠山调任省发改委主任。原安东市常务副市长高震调任省商业厅厅长。在这一轮人任命中。赵伟民一定程度上表示了支持。听说赵迪极为不满意。私下找了几次赵发书记。怎么谈的外人不而知。

    这两个月唐逸也是事缠身。和国GH集团的官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较量。而在中央反反复复讨论研究后。已经原则上同意在辽东省进行反贪局改革的建议。在谢路平岳敏正组织纪委检察等部门的干部对反贪局改革方案进行细致的研究。再次呈报上去的方案将会是最终的实行方案。是以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要争取在中央很快的获的通过。其任务难度可想而知。是以谢路平组织干部专家住进了金龙宾馆。自嘲开始“闭门造车”。

    人代会后唐逸住进了金龙宾'。和发改委农业厅民政厅等等相关部门的干部开始研究扩大辽东省农业改革试点事宜。这两年。辽东省五个农业试点都取的了不错的成果。试点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了非试点农民收入的两倍。省内一些农村要求在当的进行集体化农业改革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在北京参加了发改委的会议后。回到辽东的唐逸开始推动扩大农业试点的作。

    在这个时候让齐茂退下。一来是他未到龄。现在退下来更容易解决副部待遇。二来则是在集体化农改革的关键时期。唐逸也希望发改委班子稳定下来使的各项工作能更为顺利的衔。

    原商业厅长杨冠山没有比较浓厚的圈子背景。在星海矿业和北朝鲜谈判时。商业厅曾经出现了一些失误。使的朝鲜方面险些关上谈判的大门。当时唐逸狠狠批评了杨冠山一番。但也对杨冠山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杨冠山能是有的。只是比较保守。商业厅干预星海矿业同北朝的谈判就体现出他的顽固和保守。

    调他为发改委主。也是唐逸希望辽东集体化农业改革不要出现过热的情况。要有人能在键时刻浇浇冷水何况杨冠山派系色彩淡薄。也比较容易在常委会上获的支持。

    杨冠山自没想到他会被放在这么一个重要的位子上。几个月前被唐逸狠批之后。他在商业厅的工作甚至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有些指挥不动手下的感觉。很多商业厅的部都以为他迟早卷铺盖走人。但没想到。他确实是被调离了商业厅但却被放在了更为重要的位子上。

    看着翻文件的。杨冠山也是百感交集。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

    其实从秋收之后。辽东省关于集化农业改革的座谈会就一个接着一个。年前发改委汇总了各部门的调研结果报到了政府办而这几天在唐逸召开的相关部门干部专家座谈会上。与会的干部专家大多同意以市为单位进行集体化农业改革。初步将试点市定为延庆因为延庆市经济发达程度一般。是最代表性的北中等城市以延庆市为试点可以更好的发现集体化农业改革中可能出现的问题。

    零六年可能进行的贪局机构改是唐逸下决心以市为试点推行集体化农业改革的原因之一。

    放下手上文件。唐逸抬起头眼里闪过一抹深思。“冠山。你意延庆市两市五县全部进行集体化农业改革?”

    杨冠山点点头。说道:“省长。说实话。农业试点我了解的不多。现在有些抓瞎。但我这个月啃文件钻研中央和省委的精神。也把五试点这两年同发改委之间来往的文件全翻了一遍。我觉的。试点还是成功的但这是一种分散的成功。就算把试点扩大为十个二十个。我想结果也差不多吧。所以以市为单位进行大面积的改革才是检验它的炼金石。”

    唐逸微微点头。杨山说的有道理。但以延庆为试点。唐逸就不的不考虑延庆班子的矛盾。建军的年纪马上就到站。市长刘兆坤是极为强硬的赵系人马。这两年和老而弥坚的程建军掰腕子丝毫不落下风。可见刘兆坤不但牌技好。延庆更有着一张庞大的关系网。

    以延庆市为试点。是要冒政治风险的。

    这些问题唐逸当然会同杨冠山讲。但晚上齐茂林来访时。齐胖子倒是不无担心的提起个问题。

    齐茂林是同省发改委常务副主任贺克强省商业厅厅长高震一起来的。唐逸在国家发改委时。就与高震有过接触。来辽东后高震也同张震一起来看过唐逸。当时唐逸还笑称安东有“双震”。鼓捣出的动静还当真不小。

    而唐逸同贺克强则是私下第一次触。以前就经常听齐胖子说起他。齐胖子也希望自己了后由贺克强顶上来。但终究还是未能如愿。

    贺克强四十出头。浓眉大眼。面相很端正。华大毕业的学历派。有基层锻炼经历可以说最容易获提拔的青年干部

    唐逸对他印象不错。和他讨论了几句农业改问题。齐茂林就笑呵呵插了一嘴。“延庆?程建军压不住吧?”

    现在齐茂林安安稳稳去了人大享受他的副部

    '情极为舒畅。整天乐呵呵的。年岁越长。他体态越胖更有弥勒佛的神韵。

    唐逸笑了笑。没吱。

    齐茂林又道:“程军今年底就要退了刘兆坤上来的话。延庆的工作更不好展开吧?”

    高震却是-一嘴。“说。咱们省的党代会要今年底开?”

    齐茂林和贺克强同将目光投向了唐逸。显然两人对这个问题也极为关注。

    辽东省的第十次代会是在0年年初召开的。照惯例。第十二次党代会应该在明年年初召开。但现在有个风声。十二次党代会将会在今年年底召开。用意自然不言而喻。

    赵发书记今年六十三岁一来说。省委书记62还可以提名再干一届。到64。那是肯定退了而六十三岁正是这个坎。成绩斐然可能会再干一届。一般情况会退下去而今年年底召开党代会。实际上就可能给了赵发书记再干一届的机会。

    实际上。些问题要还是看中央的态度。问题是党代会真的在今年年底召开的话。无疑就多了个变数上层想压一压逸的圈子手里又多了一张牌。

    何况今年年底召党代会。唐逸刚刚三十八岁。和明年初的三十九岁只是一龄之差但总觉会差些什。没有过硬的政绩想接下辽东这个大省省委书记之。实在是困重重。

    唐逸也有无奈仕途之上。好时时刻刻都在力争上游。刚刚当选为省长。却又要考虑争不争省委书记之职了。

    见三人光都看过来。唐逸就笑了笑。说道:“们从哪听说的?消息比我灵通多了。”齐茂林三个人都笑。也都不再说么。

    唐逸心里轻轻叹口气。来到辽东仅仅半年时间。各项工作刚刚铺开。也只能顺其自然了。不能为了某些位子心急。那会自乱阵脚。

    ……

    电视里的辽东晚间新闻上。是三昆通用汽车有限公司挂牌仪式。辽东省省长唐逸出席了挂牌仪式并剪彩。在经过半年多的谈判筹商后。三昆通用和春城一汽三方合资终于落下尘埃。三昆和通用各占新公司股份的百分之四十。春城一汽主要以汽车生产基的入股。占总投资额百分之二十。新公司成立后。首要任务就是改造春城老汽车生产基的。引入通用生产线。开始和通用合作研发适合国内的新车型。自主品牌之路。任重而道远。

    “爸爸!”大丫兴奋的指着电视幕。拉着宝儿手又笑又跳。

    这里是宽城。富强2号楼70570是齐洁和允儿的单位。705是买了给保镖兼家政服务员赵姗住的。现在赵姗打扫三处住宅。丰泰花园一处。那是陈珂的居所。盛世花园一处。叶小璐的居所。加之这里的富强楼高层。赵姗任务也算繁重。

    因为丰泰花园要爬楼梯。宝儿轮椅很不方便。是以唐逸只的带陈大丫和宝儿来到了富强楼。暂时住进了赵姗的单位。

    陈珂和大丫来辽东前。去香港顺路接了宝儿。最近这段时间宝儿成了红颜们的宠儿。只要有时间。大家都会去陪她。就是最忙碌的齐洁。每个月也抽出三两天时间去陪宝儿逛。而允儿更是一到周末就过去香港看宝儿。

    小妹也难的的学了上网。就是为了和宝儿视频。听宝儿唧唧喳喳的说话。

    现在宝儿每个礼拜都会接受针灸治疗。加之各种助仪器。虽然腿上还是没有知觉。但没有出现肌肉退化等症状。

    大丫极喜欢宝儿。一直拉着宝儿的手。对于半个多月没见爸爸。理也不理。但电视屏幕里看到了爸爸。大丫倒是很兴奋。反而对爸爸本人不大感兴趣。令唐逸很无奈。

    宝儿微微一笑。就拧拧大丫的小脸蛋。难的遇到家里比自己小的人宝儿变极为“稳重。

    “叔叔。我去北京班行不行?”宝儿又提出了要去军情局上班的要求。

    唐逸当然不会同意。回北京。简直就意味着放弃。“你病好了再说!”听那位针灸大师说。心理因素也很重要。如果从心里就放弃了。那宝儿就真要一辈子坐轮椅了。

    “宝儿。你是不是真觉的坐轮椅挺好?”唐逸皱,看着宝儿。实在有些生气视频的时也是。宝儿整天嘻嘻哈哈的。倒好像挺享受现在的日子。唐逸感觉的到。宝儿不是作样子。好像真的天天挺开心。

    宝儿就低下头。不敢吱声。

    陈珂轻轻拉了拉唐逸的衣袖。小声道:“你想宝儿天天哭哭啼啼就好了?”

    唐逸想想也是。颓然的叹了口气。其实他更恨自己。一直以来。几乎没什么事能难倒他。但身边最亲近的人受到了伤害自己却无能为力。

    陈珂就坐在唐逸身边。她盘着漂亮的英伦风格的发髻。戴着大大的银色耳环脱去了黑色风衣。露出紧黑色绒衫。深蓝牛仔裤紧裹着修长的双腿。性感的黑色细高跟。英伦风情十足明艳不可方物。

    “宝儿。睡觉吧。帮你洗澡。”陈起身带起一抹曼妙的曲线。

    宝儿摇摇头。说:“不了我今天不了。”

    陈笑道:“那哪行?学小懒*!脏死了!”

    陈珂的玩笑没起到任何作用。显然唐逸生气的训斥令宝儿很难过她低着头说:“回香港。我让老妈洗。”

    陈珂轻笑道:“怎么。姐姐洗还不习惯啊?”

    宝儿点了点小脑袋。

    看着宝儿的模样唐就有些心疼。随即就笑道:“不洗就不洗吧。来。我推你进房。”

    姗的单位和隔壁706一样。也是四室两厅。宝儿一间房。红姐和赵姗一间房。唐逸一家三口一间房。

    在宝儿受到伤害后。逸对红颜'的安全更为重视。要陈珂来国内也一定要带。不过陈珂的保镖是女黑人。来国内太过乍眼。是以陈将她留在了香港。有红姐陪伴。也不会出什么事。

    大丫听到宝儿要

    觉。就吱吱呀呀蹦了一串英文来。自是要跟宝儿房间睡。唐逸一瞪眼睛:“行!”大丫睡觉会老实。把宝儿腿压到怎么办?

    大丫就气呼呼瞪着唐逸。唐逸也不理她。径自推宝儿进睡房。

    席梦思大床。雪白蕾丝窗帘。睡房装饰的倒很漂亮。眼见宝儿将电动轮椅转到了床头就备自己上床。唐逸快走几步。笑道:“我抱你吧。”也不等宝儿说话。就一弯腰。将宝儿从轮椅上抱起来。宝儿身子很轻。清香怡人。唐逸就笑:“一两天不洗澡一样是香喷喷的小公主!”

    宝儿咯咯一笑。随即是一红。在唐逸小心翼翼将她平放在床上后。宝儿说话突然结巴起来。“叔。叔叔。你。你还生气吗?”

    唐逸说道:“你腿好了我就不生。你不好好治疗我就生气。”

    宝儿点点小脑。默不作声。

    眼见她穿着雪白针织裙。紧绷的牛仔裤。虽然青春靓丽。但又怎么可能舒服?唐逸就埋怨道:“兰姐也真是的。就不知道给你穿一身宽松的衣服?”又问:“要不要我帮你。啊。还是叫陈珂来吧!”

    宝儿小通红。拼摇头。“我自己来。叔叔。我行的!”

    唐逸看过宝儿上下车。动作极为娴熟。除了腿能动。宝儿和正常人无异。自己的都能自己做。唐逸就点点头。说:“那你早点休息。”

    出门前顺关了灯。

    回到客。却见大丫还是那个姿势站着。气愤的瞪着自己。显然不许她和宝儿姐姐一起睡很是伤了她小小的自尊。陈训斥了她几句。眼见大丫还是不依不饶的瞪着爱人。小脑袋跟着爱人的动作转。陈珂实在忍不住。咯咯的笑起来。

    唐逸挠挠头。坐到陈珂身边。低道:“咱们大丫可真坏。以后肯定不了欺负。”

    陈珂笑道:“还说呢。本来送她去幼儿园了。谁知道一天不到就把纽约市长克劳德的孙打的鼻子出了血。唉。只有暂时在家里教育了。”

    唐逸就想起前阵子美国媒体声讨克劳德的浪潮。据说克劳德骨子里是种族主义者。在家里就会掀开虚伪的面具。和孙子谈论黑人都是直呼“黑鬼”。不久前。克德已经请辞。

    唐逸就笑:“前些日子辞职的那个克劳德?不是因为大丫吧?”

    陈珂摇摇头。说:“妈才不会把大丫弄的这么张扬呢。可能他的政治对手知道了幼儿园打的事也知他孙子喊亚洲人黄皮猴子。是他们自己搞的。”

    唐逸笑了笑。西方治。也是门高深的学问啊。

    “小红赵姗。你们去睡吧!”唐逸吩咐完。铃突然响了起来。屋里的人都是一怔。即赵姗和红姐对望一眼。,点头。她俩是同一个训练营出来的配合极为默契。赵姗靠在了门旁。红姐从猫眼向外看。随即就拉开了门问:“有事?”

    门外站着一个二十的年轻男人。长的挺英俊。但满脸堆笑破坏了他的英挺形象。

    是邻居。进进出出的唐逸见过他次。好像是新婚的。爱人也挺漂亮。这人是自来熟。楼里的许多人好都认识他叫“小何”。

    “那啥。姐。你们手头有闲钱吗?急用明天能还您?”小何赔着笑问红姐。

    “没有!”红姐冷冰回了一句就想关门。小何忙用手撑住门这次目标是唐逸。大声道:“哥我真急用。我也看出来了。咱们这层就您有钱。您借我行不?这样。我房本拿来了。先押您这儿。我就借一万。一万有吧?”说着举起手里的房本晃了晃。还真拿着呢。

    唐逸微微。红姐看过来。点了点头。

    姐就拿起门廊鞋柜上的包。从里面拿出了一摞钱。看的小何眼睛都直了。哪有就这么随便便放钱的。

    姐办事极为认真。检查了小何的身份证。和房本对照了一下。又要小何写了欠条。这才将钱交给他。小何千恩万谢的去了。

    陈珂就笑。说:“哥。你说他借钱干什么?”唐逸笑笑:“谁知?难的有个邻居。能帮就帮一把。”

    陈珂笑道:“恩。有了借条。也不怕他不还。”唐逸就笑:“没借条谁还能赖了我的债?”

    陈珂撇撇嘴:“臭气!”

    黄的夜灯。软软席梦思大床。陈珂穿了件性感的黑色蕾丝睡衣躺在唐逸身边。另一边是越来越漂亮的大丫。一家三口同床而卧。唐逸心里满是幸福。

    美中不足的是大丫也不脱衣服。就穿着她漂亮可爱的黑色小皮衣坐在床头。一脸气愤的小子。

    唐逸伸手去捏她鼻。大丫气愤的转过头。说:“不喜了!”

    唐逸莞尔。伸手就将她抱起来。将她放在自己胸膛上。笑道:“大丫。不生气。明天我带你和宝儿姐姐去吃好东西!”

    大丫穿着棉的小脚丫踩在唐逸口。她就有些怕。唐逸双手搀着她胳膊还好点。稍微放开。她就向旁边歪。唐逸笑道:“么了?站不稳啊?”

    大丫吓小脸有些白。说:“爸。我踩扁你了。门一开。风会把你跑的。”

    唐逸就笑:“怎么?爸爸不怕踩!”

    大丫不相信的看着逸。渐渐意识到爸爸和妈妈这两个物体很不一样。

    唐逸笑着问:“你还怕爸爸被风吹跑啊?你不是生爸爸的气吗?”

    大丫好奇的问:“气就会被风吹跑吗?”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逻辑。

    唐逸微微一笑。一手揽紧。一手搂住大丫。心中满是温情。

    ……………………………………………………………………………………………………………………

    求月票都不好意思说什么了。谢大家的支持。在双倍期间。继续求月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