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一章 问药

第六十一章 问药2017-11-8 23:51:2Ctrl+D 收藏本站

    腾缓缓驶上了公路,高局长自告奋勇驾车,刚刚高>一打听才知道,老中医去年已经过世,不过她的女儿据说医术也极为高明,一手按摩绝技倒也远近驰名,高局长打听到了他女儿的地址,高玉红,浏阳县人民医院骨科的医生。

    默默吸着烟,唐逸却是琢磨着刘金堂张继业等一干人的问题,刚刚有机会,唐逸和胡小秋谈了谈,谈的虽然不深,唐逸也大体有了底,看守所的事是胡小秋军子等人商量后搞出来的事。

    其实高层政治,有些黑暗面简直骇人听闻,只是普通百姓接触不到而已,唐逸对于刘金堂一干人的死活也不太在乎,尤其是宝儿病情一直不见起色,唐逸心中就更加郁结,要说胡小秋等人就算不是因为唐逸的默许,至少也清楚唐逸的心思,不然他们也不会胡来。

    不过深思之下,唐逸还是对胡小秋说了一句“先放放”,他说放放,胡小秋等人是肯定要放放了。

    现在唐逸只想将宝儿医好,如果宝儿真的要一辈子瘫痪,那唐逸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作出什么事来。

    浏阳唐逸只来一次,而且是绕道县城,去参观浏阳飞机厂,现在的浏阳厂已经成功剥离厂办大集体,在省里全力支持下,破产重组谈判已经完成,华逸共和国直升飞机研究所和浏阳飞机厂各占三分之一的股份,组建成浏阳飞机工业有限公司,正在筹划上市。

    新的浏阳飞机工业公司时将开重点放在民用直升机上,而一款老型号的武装直升机的改进版暂时在非洲找到了一家大客户,某**政府已经和浏阳厂签订了一笔大单。实际上共和国武装直升机技术并不成熟,涡轴动机技术和相关的航电设备技术比较落后国家高层也普遍认为武装直升机不适合共和国的国情和国防需要,对武装直升机展并不怎么重视。尽管如此,浏阳厂能很快的和一家法**工集团签订合作意向,购买法制动机改进老型号武装直升机并销往非洲虽说大部分利益是被法**工集团拿去,但其所代表的意义却是令人极为振奋。

    这家法国工集团不消多说,自然是萧金华在非洲的盟友,和浏阳厂的合作看似简单,实际上萧金华付出了多么艰辛的努力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浏阳县城唐逸是第一次,刚刚降过雪,北陲小城银装素裹,高楼大厦虽然不多,但夜灯之下有一番风情。

    高局长停车问了几次路,终于找到医院,位于县城最宽阔的人民路上,医院不大,几栋四五层的楼房,一号楼前苍松翠柏着一排排自行车和十多辆轿车。

    高局长一路听。在二楼一间不大地办公室里见到了高玉红。按推断高玉红年纪应该在五十左右。但保养地极好。皮肤白皙。头烫地很洋气穿着白大褂。气质很职业。

    高局长自我介绍了一番。高:生才想起了这房远房亲戚。忙亲切地给唐逸几个人让座倒热水。笑着说:“你们都是交州来地吧看就不是小地方地人。”

    办公室不大。一张办公桌几把硬木椅子。和安东等达地区地县医院比起来高医生这个骨科主任地办公条件实在有些寒酸。

    唐逸笑道:“我是本地春城人。有亲戚摔伤了腰椎神经地来请名医指点地。”

    高医生微微一怔。笑道:“你口音可不大像。”随即又笑道:“我哪称得上名医?会几手按摩。还有父亲传下来地一些偏方。没有外面说地那么神。要不我还在这儿蹲着?早去大医院了!你说是不是?”

    听她口吻。唐逸倒是有些放心。不是那种咋咋呼呼地医棍。至少应该不会乱医。

    看看表,也到了下班时间,唐逸就笑道:“一起吃个饭吧,边吃边聊。”

    高医生微笑道:“行,我请客。”转向高局长,她对高局长的到来显然很惊喜,笑着说:“父亲临去世前那两年还经常说起你呢,你是他老人家最成功的一个病人,你要不说,我还真认不出你了,比十年前成熟多了,官也越做越大吧!”

    高局长微微有些惭愧,说道:“早该来看高叔叔,没想到他就这么走了!”

    高医生很大气的道:“一家人不说这个。”收拾桌上杂物,笑着说:“去吃烧烤吧,来宁边,就要吃大串。”

    唐逸在春城时也吃过辽东北疆比较特色的这种烧烤,大块大块的各种肉串起,烧成金黄色,撒上各种调料,比寻常烧烤吃着更过瘾,甚至烤整只的羊腿鹿腿,味道更是鲜美。

    浏阳县城这种烧烤店很多,高医生领大家进的烧烤店虽然环境不错,但如同所有烧烤店一样,比较吵,毕竟吃烧烤就是为了喝酒,有几桌客人喝得面红耳赤的,海阔天空的侃大山。

    二楼包间环境要好一些,拉上玻璃门,倒是不大能听到下面的噪杂。

    长长的烧烤桌,唐逸和允儿坐一边,高局长高医生和胡小秋坐了另一边,唐逸可就显得有些失风度,坐下没多久,他就开始向高医生介绍宝儿的病情,服务员送上菜单,唐逸只是要胡小秋随便勾几样,胡小秋肚里暗笑,唐哥也有沉不住气的时候。

    听到宝儿从二楼摔下就摔的这么严重,高局长就叹口气,“这孩子也太倒霉了吧?”

    不能说高局长说的不对,但怎么听都有些刺耳,唐逸皱了皱眉,没说话。

    高医生道:“用大白话说,就是寸劲。”想了想问唐逸:“现在怎么治疗呢?”

    唐逸道:“据说修复神经的手术做得还行,但她双腿就是没知觉,现在用美国几种什么仪器,那些型号我也记不大清,就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手段吧来刺激她的神经,辅助针灸治疗。”

    高局长听了就觉得有些好笑老师男朋友怎么好像没经历社会似的?琢磨了一下,就说道:“世界上最先进的仪器?是在大医院治疗呢吧,大医院的广告也不能信,吹得越玄乎人的可能性越大,治

    低吧?不要花冤枉钱。”

    唐逸不欲多谈这个问题,说道:“应该错不了的。

    ”随即转向高医生,问道:“这种情况您觉得有可能恢复吗?”

    高局长呵呵一笑,“那你就信去吧。”还对允儿笑了笑,自是觉得以允儿的学识见的,肯定能看穿什么最先进的治疗手段是骗局,笑容的意思是看看你男朋友,也太天真了吧?

    允儿莫名其妙知道高局长对她笑什么。在她眼里长讲的话都是真理,何况从朝鲜来到国内,一点点揭开长神秘的面纱,越是和唐逸接触的多,允儿对唐逸的崇拜情节越是浓厚,就是电视电影里无所不能的主人公比长爱人的本事也差的天差地远在在允儿心里,怕是最高长的地位已经远远不如唐逸,只是她不自知而已。

    平时唐逸身边人也都是对唐逸毕恭毕敬,是以允儿小脑袋还有些没转过弯来,自然而然觉得高局长也应该对唐逸很尊重,还没意识到可不是人人都拿她的长爱人当什么大人物的。

    高医生听唐逸问道:“不见到病人,很难说,不过唐先生,说实话吧,我觉得我帮不上什么忙按摩推拿,主要还是对肌肉萎缩有些帮助至于我爸爸留下的偏方,据说当年治愈过一些瘫痪病人但我不大明白药理药性,就这样贸贸然给她用出现问题怎么办?”

    唐逸微觉望,但对高医生却更加有了好感,笑道:“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了!”

    说着话,一盘盘烤肉送上,儿就忙着给唐逸倒饮料,将烤肉一块块夹下送到唐逸盘子里,照顾的无微不至。

    高医生都有些看不过去,笑道:“唐先,你女朋友对你可真好,你可别欺负人家!”高局长脸色难看,闷头吃肉,不看那边在忙活的允儿。

    唐逸笑笑:“怎会,我疼她还来不及呢。”第一次听长在外人面前怜惜自己,允儿心里比吃蜜还甜。

    唐逸和高医生倒是挺聊得,唠着家常,原来高医生丈夫已经退休,有个儿子,刚刚大学毕业,分到了县文体局,提起儿子高医生就叹口气,说道:“本来以为事业编要涨工资,谁知道传来传去都是讹传,清水单位,一个月拿一千多块钱,找对象都困难,现在姑娘挑拣可大了。”说着话看了允儿一眼,心说这小姑娘要是做我的儿媳妇,那我少活几年都乐意,不过小姑娘真有本事,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就研究生毕业成了大学讲师?还是有警衔的那种,自己儿子就是十个也高攀不上吧。

    高医生说起儿子的工作,唐逸没接声,事业编没能涨成工资,他是始作俑,虽说是为了拉近公务员事业编和企业编的工资水平,但暂时看起来可不是那么码事。

    高医生随即就笑道:“不说这个了。”看了唐逸一眼,就说道:“这样吧,也不能让你白跑一趟,我把治疗腿部瘫痪的偏方写给你,你请医院的大医生看一看,斟酌一下,没有副作用的话就试一试,但你最好不要抱太大希望。”

    唐逸愣了下,忙说:“那太感谢了,就是这样,你的秘方可要外泄了!”

    高医生笑道:“江湖郎中的偏方,不要被人贻笑大方我就谢天谢地了!”

    听两人说到这儿,胡小秋就急忙出去找服务员要了纸笔,高医生就将偏方写了,递给唐逸。

    唐逸接过看了几眼,“大黄”“田七”等等中草药,唐逸自然不懂,琢磨了一下,就将偏方递给允儿,说:“和贾老师联系一下,将药方报给她,听听她怎么说。”

    贾老师就是小妹介绍的针灸国手,允儿经常去看宝儿,更喜欢追着贾老师问宝儿的病情,令贾老师头疼之余倒是和允儿特别熟络起来。

    允儿乖巧答应一声,就拿起电话走到窗边打电话。

    唐逸微笑对高医生道:“既然您不怕外泄,我就和您客气了让相熟的医生看看,是个老中医,也许能看出些门道,您放心位医生医德很高,如果是个好药方,她不会据为己有。”

    高医生笑道:“说哪儿去了?我虽然学的西医,但对中医也下过苦功,中药大多因人而异,要对人对症下药,就说这个偏方吧,就算对某个人有效,也不可能成为成药经损伤,哪有那么好医的?”

    唐逸微微点头,由衷的道:“高医生,您是一位好医生。”

    高医生笑道:“都是家里人,有什么说什么罢了,搞得高深莫测意思。”

    唐逸就笑道:“我听说,香港仁爱医院和咱们辽东卫生厅有一个合作计划,咱们辽东送过去一批医生在仁爱医院学习培训,不知道有这么回事不?”

    高医生微微一怔,随即就笑道:“你消息挺灵,我们卫生系统内部的事你也知道?”

    唐逸问道:“您应该报名了吧?”

    高医生笑了笑:“我倒是想去开开眼界,可惜啊,全省才三十个名额,我们浏阳根本就没分到。”

    唐逸点了点头,高局长却是插话道:“香港的医疗水平和咱们内地也差不多了吧?不少香港人还去我们交州看病呢。”

    高医生摆摆手:“那是他们图便宜,香港好医院可不少说这个仁爱医院吧,本来就是香港最好的私立医院年年底好像有大股东参股,神经科和骨科可是请来了三位在世界都享有盛誉的医生说还购进了大批设备,现在仁爱医院的神经科和骨科,在亚洲肯定是第一,当然,这两个科目的总体水平能不能和****那些最棒的医院比拼还是要看它的研究中心和后备人才的沉淀积累,不是烧钱就能立竿见影的。”

    高局长笑道:“说医院,我肯定没你了解的深,行,以后等骨头出了问题,就去这家仁爱医院。”

    说着话,允儿也打完了电话,回来后她就在唐逸耳边悄声道:“贾老师说,药方里的中药药性有一点点小问题,最好还是在动物身上试验后看看效果再说。”

    唐逸微微

    允儿又道:“贾老师还说,想见见提供药方的医生,几味药药性好像有冲突,需要商榷商榷,贾老师想和提供药方的医生沟通一下。

    ”

    唐逸就又点点头。

    “唐先生,你那位医生朋友怎么说?”高医生笑呵呵的问,显然对这个药方,她真没怎么上心。

    唐逸实话实说,“好像有点小问题。”

    高医生没说话呢,高局长却不爱听了,皱眉道:“你那朋友口气太大了吧?要真有本事,还用你四处求人?他是医学权威?可以随便给一张古方下结论?”眼见唐逸和高医生越聊越投机,朴允儿自从见到唐逸后更是眼睛就没离开过他,一向在外面做惯主角的高局长越来越郁闷,说话也尖锐起来。

    唐逸笑了笑,说:“是权威也差不多吧,贾静茹老师,高医生应该听过吧?”

    高局长正待讥刺唐逸几,高医生却惊呼一声,说:“贾老师?以前解放军总院的贾老师吗?”高局长一呆,从见面到现在,高医生表现的涵养极高,可没想到提到贾医生她竟然这么失态。

    唐逸微微头。

    高医生怔了一会儿,说:“你会骗我吧?”

    唐逸就笑:“贾老师想见见您,等见了您就知道我是不是骗你了!”

    高医生毕竟了年纪,很快就压下了兴奋劲儿,又重新打量了唐逸几眼,笑道:“唐先生,你和贾老师是什么关系?”随即就转头笑着埋怨高局长,说:“建伟,对我还保密,认识贾老师也不早说。”

    高局长根本一头雾水,满心是滋味,又不好说什么,勉强笑了笑。

    清脆悦耳的音乐响起,是允儿放在桌上的手机,大家都看过去,随即高局长就吃惊的瞪圆了眼睛,“18888888888这号码刺眼了吧?

    允儿开心的道:“是宝儿!”随即就拿起电话接通,唐逸想也知道,宝儿肯定又磨着和贾奶奶聊天呢,知道允儿去了电话将电话打了过来。

    宝儿的手机号是去年年底齐洁给她弄的,唐逸小妹齐洁等自然不在乎什么手机号码,就好像唐逸,不管用多么难记的号码,那也是不知道多少人要烂熟于心的超级吉祥号。

    而宝儿却是小孩脾气,有些小虚荣,好这个,去年年底188号段放号,齐洁就将这一串8给她弄了来。

    宝儿开始拿到这个手机号极为新奇声响个不停,打来电话的人千奇百怪,有客气的问宝儿是谁的,有要上告申冤的,有打来电话希望阐述改革大计的,也有打来电话恐吓乱骂的一种基本是用的街头公用电话,总之什么奇怪的人都有,毕竟民间传说,这电话是某位中央大长的亲戚在用,传得沸沸扬扬的。

    宝儿开始还很好奇,经常和打来电话的人乱侃问一问打来电话的人“你是谁呀”什么的,一天之后就烦了,赶紧办了呼叫限制,很特殊的那种,除了电话号码本里的电话何其它电话都禁止呼入。

    唐逸知道后,被逗住笑有时候宝儿实在是可爱的过分了一点。

    而现在高局长见到宝儿的来电,心里的震撼可想而知。高医生见唐逸识得贾老师上有些准备,但还是狐的看向了唐逸。

    允儿和宝儿聊天时时轻笑,最后就将电话递给了唐逸,说:“宝儿想和您说话。”

    唐逸笑道:“和这个小家伙有什么可说的?整天就知道气人!”说是这么说,还是接过了电话,宝儿听到了唐逸的话,明显嘟起了嘴,“叔叔!你还把我当孩子看是吧?”

    听到宝儿娇憨的声音唐逸心情就一片大好,微笑道:“你要治好了腿,我就拿你当大人,当朋友都行!”

    宝儿咯咯一笑,说:“叔叔,你说的啊,可别后悔。”

    唐逸点点头,“恩,我说的。”语调很平静,却又有谁知道唐逸曾经在心里怎样的祈祷?

    宝儿却仿佛能听出唐逸平静话语里蕴含的感情,她也沉默下来,随即就轻声道:“叔叔,我挂了啊!”

    嘟嘟的忙音,唐逸默默将电话递给了允儿,和宝儿通电话心情总是很复杂,开心?难受?五味杂陈,难以描述。

    高局长和高医生自不知道唐逸现在的心境,眼看那传说中的号码主人竟然好像是唐逸的晚辈,两人更是惊讶。高局长看了眼允儿,又看向唐逸,到现在,他才开始重新审视起唐逸。

    唐逸沉默了一会儿,就转头对高医生道:“刚刚来电话的就是我那个腿受伤的小侄女。”

    高医生点点头,虽然很好奇唐逸到底是什么人,但也不好多问。

    唐逸想了想又问道:“高医生,腿部按摩对神经性瘫痪总会有些效果的吧?”

    高医生道:“那倒是,总不会起反作用。”

    唐逸就道:“那这样吧,贾老师在香港,我的小侄女就是入住的仁爱医院,您如果同意的话,就参加这次的内地医生培训计划,名额的问题我会帮您解决。”

    高医生又是一呆,随即忙道:“那敢情好,就是,就是不知道麻烦唐先生不?还有,还有就是不知道我承担的起承担不起。”

    唐逸微微一怔,说:“去香港学习是公费吧?卫生厅收费了么?”眉头就皱了起来。

    高医生道:“那倒不是,你,你活动总要走人情吧?”

    唐逸这才明白,笑着挥挥手,“这倒不必,我认识几个能在仁爱医院说上话的人,要他们直接要人就是。”

    高医生这才放心,连连道谢,惊喜的心情溢于言表,怎么也没想到出门遇贵人,这么好的机会会从天而降。

    高局长一言不,看了眼在唐逸身边越清纯照人的允儿,心里苦笑,早就该知道,这么出色的女孩,男朋友又怎么可能是等闲之辈?只是看情形,这来头太大了一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