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二章 亲人

第六十二章 亲人2017-11-8 23:51:3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六十二章亲人

    逸来到赵发书记办公室研究延庆市市委书记提名人选恰好赵迪也在。{泡.书。吧。首.发}赵发书记翻了翻唐逸带来的发改委常务副主任贺克强的材料。就递给了赵迪。微笑道:“你也看看。”

    赵迪翻了几眼。面表说道:“贺克强同志我还是了解的。有魄力。肯进取。我同意对他的提名。请组织部考察吧。”

    省委正常的任命程序。出现空缺时。由“相关方面”提名。在重要人事上。自然是党政一把手提名。当然。是以党委一把手为主。然后进行组织考核。之后报分管处长分管副部长组织部长主管干部的书记等。再报省委一把。过后。上书记办公会。最后通过常委会表决通过。公示等。

    这些程序也因环境而异。就好像在辽东。重大人事决策。赵发书记还是要同唐逸有商有量的。不过人事权实际上完全在赵发书记那一边。例如对刘兆坤的提就绕过了唐逸。结果硬是被逸在常委会卡了下来。

    赵迪所谓同意对贺克强的提名。实际上只是第一程序。之后完全可以在组织考察中出问题。甚至赵发书记都可以直接否决。当然。一般情况下赵发书记不会么做。唐逸提名的人他卡下来。他提名的又在常委会通不过。这种情况一次两次还。频频出现的中央对整个辽东班子的评价都会大大降低。直接影的还是他这个一把手。

    不过赵迪这个“组织考察”可就耐人寻味了唐笑道:“还是要简化程序吧。尽快把新班子稳定下来我建议组织部马上用三到五天的时间对贺克强同志进行考察。争取在年前确定延庆的新书记人选。农业改革不等人啊。”

    现在延庆市兆坤主持党委日常工作。唐逸不希望给他太多的时间。

    赵迪微微眉。“是不是快了点?市委一把手的任命。我们还是要慎重些吧?”

    唐逸笑了笑。说道:“事情不能墨守成规。需要民主的时候就要民主。特殊时期。该集的时候我们几个人还是要讲集中。延庆的农业化改革推动在即怎能在年后去选谁当这个市委书记呢?”说着就转向赵发书记说道:“样拖下去对整个延庆班子都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赵发书记微微点头。说道:“你同伟民部谈。”

    赵迪耷拉下眼皮。就不再说话他也知道。唐逸看来是一定要拿下延庆市市委书记的提名。赵发书记也不会将事情搞的太僵。该妥协该让步还是会让一让的。

    唐逸又道:“还有刘兆坤同志的工作。他延庆时间也不短了。是个能挑大梁的干部。是不是也要考虑动一动?在省委暂时挂起来重任松平白山他都可以去嘛。要不来省城。”

    赵迪就摆摆手说:“兆坤同我了解。他这个人一向服从大局不会闹情绪。他熟悉延庆的工作。在干部群众中威望很高。农业革。需要刘兆坤同志这样的老延庆啊”

    唐逸深深看了赵迪一。点点头就不再说。

    。

    拾级而上的铺满红的毯的高大台阶。两旁华灯齐。映现出一派金碧辉煌之光。金龙宾馆气势恢弘的迎客厅内。唐逸正同来访的朝鲜客人谈笑风生。

    厅内那巨大的描绘辽东山河的国画是辽东电视台政治新闻中最常见的背景。

    来访的是新义州第二任行政长官金明率领的新义州特区军政代表团。李光武排在金明右侧第一位。光武为新义州民武装力量委员会第一副委员长305军长。朝鲜本来有四支械化军。35为最新筹建的第五支机械化军。部署在新义州。保卫改革成果。武兼任这支王牌军的军长。其在家族的的位可见一斑。

    杜鹃因为身体原因。在第二个任期未满时离任。金明是朝鲜人。接下这个大摊子。第一个目标自然是要争取辽东方面的支持。没有辽东的支持。新义州就是无根之木。会失去所有发展的基础。

    宾主谈笑风生。唐逸重申了支持辽东商人前往新州投资的立场。并表示愿意为前新义州投资的商人创造便利条件。

    金明感谢了辽东府对新义州济发展所作出的贡献和支持。强调中朝友谊万古长青。

    双方又敲定了几个合作意向。谈了谈中朝在安东和新义州建立的区性自由贸易区的可能性。

    会谈在一派融洽友的气氛中落下帷幕。显然金明对会谈结果很满意。和唐逸握手告辞时笑容满面。和刚刚来到春城时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形成鲜明的对比其实政治本就是如此。不管杜确实是因为身体原因隐退也好。是争失败也好。然已成定局。唐逸只会一切向前看。何况国内人担任新义州特首。涉及到各项合作谈判更是慎之又慎。以免引起朝鲜不必要的猜忌和不满。

    李光武会谈后来到了唐逸的五号。当然。作为义州军事领导人。又是在共和国的土的上。他现在谨慎了许多。带了翻译秘书和警卫员。想来也同团里的审情报人员进行了沟通。说不定已经向朝鲜高层备案。

    当时唐逸刚刚和浏的高医生通电话。省长口头批示。卫生厅那还不雷厉风行?在高生和唐逸见面后的第三天。浏阳县医院就接到省卫生厅的通知。高玉红医生被确定为首批前往香港仁爱医院进行培训学习的学员之一。高医生怎么也没想事情会这么顺利。电话里对唐逸一再谢谢。

    唐逸笑道:“以高医生的医术水平。这次香港之行一定受益匪浅我就祝高医生事业再上一层楼吧。”

    “谢谢谢谢。”高医生现在自然知道唐逸身份非比寻常。一定忙的很也不好太过打扰他时间。道了几声谢后就挂了电话。

    李光武就是这时候登门拜。看着唐逸他就叹气。说:“你怎么就不显老呢?”唐逸除了气度更加沉稳。面相还真没什么大的变化。

    反

    武已经渐渐有了眼袋。很多中年人特有的标志。

    唐逸笑道:“你可以去南边做手术嘛。”

    李就无奈的笑。

    其实翻译也不过就摆个样子。唐逸和李光武闲话家常。随从们都找了位子坐下。李光武的秘书上摊开笔记本。准备就要点做一些记录。

    “唉。”李光武打着别墅金碧辉煌的客厅就叹口气说我们那边取消配给制了但来你这一看。还是大开眼界啊。”

    唐逸笑道:“你这讽刺我们丢掉了艰苦朴素的传统是吧?其实办公条件好一些无可厚非。创造好的工作条件也是为更好的工作服务但目的为了气派而派就的不偿失了。”

    李光武微笑,点头。说道:“本来是准备看看小唐宁的。他一直在北京?你就不想儿子?”

    唐逸说道:“是在爷爷身边好。李老身体也挺好的吧?”李光武点头。

    聊着天。有这些工'人员在。毕竟不太方便。只是大体上谈谈工作和生活方面的事李光邀请唐逸春节前去朝鲜私人访问。说是李帅想见见唐逸。

    唐逸微微一怔随就无奈的道:“那时间可真不凑巧。过几天。我要去非洲。今年春节怕都不能在国内过。

    春节前。唐的外事活动突然多了起来。接待过朝鲜客人。后天又有新加坡政要来访。紧接着就是非洲四国行。今年春节怕是要同中石油矿集团浏阳厂等在非洲的工'人员一起度过了。

    李光武笑笑。“那年后吧。年后总能抽出间吧。”

    唐逸忙摆摆手。“可别说什么抽时间不抽时间的。能和李老见面。是我的荣幸。这样。我回头研究一下行程。尽量把去洲访问压后几天。”

    虽然知道唐逸是客气。李光武还是愉快的笑了。“那倒不必。我们又不是强盗。还能耽误你正常出访?你要这么办。爷爷的骂死我。”

    说笑间。唐逸就转头吩咐胡小秋。“订十箱高度茅台和十箱中华。回头给光武捎上。”

    新义州的发展虽然一定程度上带动了朝鲜工业的发展。但朝鲜工业基础实在薄弱。尤其是常消费用品。除了在新义州的合资企业。自主生产的产品实在难登大雅之堂。

    李光武笑道:“你是大财主。我就不客气了。听说你们这儿有一种酒叫酒王。卖的挺火爆吧?新义州电视台还有广告呢。”

    唐逸笑笑。说:“那酒不太好。”了话题。

    辽东电视台真的制作了酒王酒的专辑节目播出。反响极大。网上到处是该节目的视频。听央视高层有"员给辽东电视台打来电话通气。但省台有政府办的尚方宝剑。对于央视高层的某些声音置之不理。听说正准--就该酒消费群体'问卷调查后推出第二辑节目。

    唐逸虽然觉胡小处理这件事上有些无但自也不会刻意去理睬。

    。

    黑色的雪铁龙微型面包车疾驰在柏油路上。两旁树木闪电般倒退。

    开车的是十三。坐在副驾驶的是唐逸在宽城的家政服务员兼保镖赵姗。

    唐逸默默看着手里纸条。齐洁在旁边柔声问道:“你和你的干儿子感情很好?”

    唐逸没吱声。他不谈论这个话题。因为他也不知道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

    齐洁穿着时尚靓丽的黑色皮衣皮。盘着漂亮的发髻。娇艳如花。见唐逸神色黯然。就不再问。

    宝儿的人肉搜索终找到了线索。逸却是没想到。原来自己的父母就是安东市宽城县人。近在。自己的后花园中。

    不过自己的父母都经离世。但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健在。

    在宝儿的论坛上那名知道情况宽城人说的唐失踪的年份以及一些情况都对上了号。应该是**不十。

    找到了另一家亲人唐逸现在的'情并没有原来己想象中复杂。老妈爷爷是自己的至亲。寻到的兄弟姐妹同样也是自己的至亲。当然。和素未谋面的兄弟姐妹实在不能勉强说有什么感情。

    虽然听宝儿说是父母亲手将“小唐逸”丢在了延山的长途汽车站。唐逸也并不怨怪他们。家境不好。兄弟姐妹又多。年幼的自己身体很弱。过几场大病家里实在是医不起又不忍心眼睁睁看着自己掉就这样放弃了自己。来。后来家里人也没有面目去找寻自己了。

    只是用什么身份对他们?

    手机震动。打断了唐逸的思绪。看看号。是宝儿。唐逸苦笑。这个宝儿。可不知道她给自己出了多大的难题吧?

    “叔叔你到了吗?”宝儿娇憨的声音令唐逸烦恼尽去嗯了一声。说道:“腿好点了吗?”

    “哎呀呀。”想来宝儿在那边垂头丧气的叔叔。你不要一打电话就说我的腿了好不好。我想你都敢给你打电话。”

    唐逸道:“你什么时候治好了病。我就不说了。”

    宝儿乖乖哦了一声。却又很快好奇的说:“叔叔。你见到他们。要代我好啊。”

    唐逸好笑的道:“人家认识你是谁啊。我他们都不认识呢。”

    宝儿想来在抓她的小脑瓜。也觉的自己不像话。琢磨了半天说。“就说。就说我是你妹妹。小唐逸的姑姑。”唐逸哭笑不的。训斥了她一句。挂了电话。

    铁龙速度慢慢缓下来。拐上了一条黄土路。颠颠簸簸的前行。

    唐逸沉默着。慢慢点了颗烟。看了身边的齐洁一眼。唐逸笑道:“耽误你的大生意了吧?”

    齐洁笑。说:“钱是挣不完的。”

    唐逸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明天周一下午。庞大的省政府代表团就会启程访问非洲四国。而上午突然接到宝儿的电话。唐逸考虑好久。还是忍不住想尽早见见他们。当下就给齐洁打了电话。说是去见个人。要齐洁陪自己去。齐洁马上就飞来了春城。

    很忙。而且带小妹来总会觉的有些怪异。善解人意的然是陪唐逸来宽城的最佳人选。

    铁龙缓缓驶进一个-庄。唐逸默默看着两旁的砖房猪圈和家家户户门前的堆。'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老公。允儿我偷偷给她配了保。”齐洁虽然不知道唐逸在想什么但也知道爱郎现心神有些激。就故意挑起话题。

    唐逸笑了笑。说:“儿除了在公安大学就是待在家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齐洁说道:“为了感情作出一些不理性的事例子很多。就好像那个高局长。追不到允儿起歹心怎么办?”

    唐逸摆摆手。“他是那种人。”齐洁道:“就怕到这样的人啊。”随即就笑道:“你知道不?我挺好奇的。去看了那个高局长呢。”

    唐逸就有无奈。“你呀。有时候比宝儿还淘。没怎么着人家吧?”

    齐洁咯咯一笑。“放'。没有。”

    雪铁龙在一家破败的院落前停下。院紧锁。十三赵姗对望一眼。很快赵姗就下车。去左邻右舍打听。

    原来看到'儿帖子的那个人很久没回老家了。给的的址是老的址。而现在宽城集体化农业革。尤其是营口镇。全镇几乎都种植落花生。镇上各种花生加工厂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唐雄就在镇上的一家叫做锦发的花生酱厂打工。听邻居说。唐还没结婚。好像有了对象。唐凤则嫁给了镇上一户条不错的人家。家里起的二层小楼。现在唐雄好像也居在妹妹家。

    铁龙缓缓启动。唐逸就笑:“营口镇。本还说去看看小媛媛呢。以前答应过来看她”

    在唐逸下乡写农改察报告时。赵姗在营口镇住过几天认识了聪明懂事的小媛媛。后来一直工作忙也没来看过她。

    琢磨了一下。唐逸就道:“下次吧。”

    营口镇比起几个月前。店铺明显又多了一些。街道两旁的商家将音响放在店门旁。各种流行音乐飘扬。典型的小城商店作派。

    唐凤嫁的人家是大户。姓陈。很容易打听。二层小楼临街。一层是小超市货品倒也琳琅满目收银台前坐着一位漂亮少妇看到唐逸几人进来热情的站起来招呼。“随便看。你们是外人跑花生的吧?放心花生老客都爱从这里买东西。保证童无欺。”

    齐洁笑孜孜搭讪。妹子。你。你就是唐凤?”

    少妇微微一怔。上打量齐洁。怪的问:“你么知道我的名字?”

    齐洁就莞尔一笑对唐逸眨眨眼转头对唐凤笑:“那我们就找对人了。是这样你们当年有个小弟叫唐逸吧?后来被你们扔到了延山。有没有这码事?”

    唐凤脸色一变。警的看着齐洁。问:“你是谁?”齐洁就轻轻叹口气。“们都是。都是小唐逸的亲戚吧。恩。这是他干爸。”说着就指了指唐逸。唐逸默默看着唐凤。轻轻点了点头。

    唐凤眼圈很快就红了。紧张的看向超市门口。更有些慌乱的说:“他。他呢?他没跟来?他。不是还怪我们?”

    齐洁叹气道:“十年前就过世了。是这样。唐先生一直想找到他的亲人告诉他亲人一声。不然。对他太残酷了。”说。就将从唐逸那儿拿到的长命锁放在柜台上。

    唐凤呆了半晌。看着长命锁。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下来。说:“我学那年。去延山找过他。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我。我就模模糊糊记的他。我。我忘了他的样子。他。他怎么就走了?他。怎么走的?。”眼泪大颗大颗落下。

    唐凤抹着眼泪。唐逸轻轻叹口气。听着唐凤哭诉。他默默拿出烟。点上。

    “你是。你是他干爸?这么年轻?怎么称呼你?”唐凤终于抬起头。看向了唐逸几人。“你们都是好人。都是好人。”说着。眼前又模糊起来。她虽然不大记的那个弟弟。但被遗弃的弟弟却无时无刻都像根刺一样扎在她心里她时常恨自己没本事。找不到弟弟。乍然听到弟弟的噩耗。想到弟弟短暂而可怜的命运。唐凤心如刀绞。

    唐逸嗓子有些干。沉默了好一会儿。说:“你。你就喊我老三吧。”

    齐洁自然知道唐逸家里行三。但乍然听他要别人喊他“老三”。实在的啼笑皆非。但看唐逸脸色凝重。齐洁就轻轻拉住唐逸的手。用力握了握。

    唐凤抹干泪。强打精神。“来。去后院坐。我。我想听听他的事。等。等我叫婆婆来看一会儿。”

    也不用唐凤喊。一位干瘦干瘦的妇女从二楼走下来。向这边扫了一眼。咳嗽一声。“哥哥好吃懒做。妹妹也不让人省心。整天哭。闹死个人。好似自言自语。但偏偏能让这边听到。

    唐凤脸色一白。有些畏惧的看了干瘦妇女一眼。叫了声。“妈。”

    中年妇女腮上无肉。一的刻薄相。打量着唐逸几人。边向这边走边说:“你朋友还真。行。去玩。我刚才听到了。你不要和他们去玩吗?去吧去吧。让我老婆子看店。有啥办法。一辈子就这个劳累命了。”

    唐凤犹豫着。低声对齐洁道:“要不。要不咱们晚上再聊吧。”

    她婆婆耳朵还挺灵。翻着白眼道:“叫你去就去。别回头又跟外人讲究我刻薄你。我这受不了人家指指点点。”

    一看就知道唐凤在家里是什么的位。也。听唐凤刚刚话里就知道她早早学。就是长的漂亮嫁进了好人家。那是真正的受气媳妇了。加上哥哥还在这里寄住的话。就更要看人脸色了。

    唐凤不敢再多说。忙说:“谢谢妈。”又跟齐洁逸打眼色。自己在前面带路。走向超市后门。

    唐逸没吱声。跟在后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