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四章 诱惑

第六十四章 诱惑2017-11-8 23:51:5Ctrl+D 收藏本站

    重生之官道第六十四章诱惑

    唐逸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了706的房间,直到赵姗递过来醒酒茶,喝了几口才头脑为之一清,看着赵姗,唐逸就笑,说:“他们胡乱说话。别放在心上。”

    赵姗撇撇嘴,“我才不在乎他们说什么呢!”如果不是老板对唐雄唐凤兄妹很不一般,只怕会直接将他们称呼为阿猫阿狗。

    在赵姗和唐逸会包厢后,见到唐逸去厕所赵姗都要跟上,唐雄唐凤小玲又哪里不好奇?冥冥觉得那个最漂亮气质比电影里大明星还要好的美女是唐逸女朋友的。

    又喝了几杯酒,尤其是见到妹妹夹了块大鸡腿送到了唐逸碗里后。唐雄不免有些担心妹妹被这个"小白脸"迷住,就笑呵呵问:“老三,到底谁是你的女朋友,还是三个都是?”

    唐逸意识难以答复,赵姗却落落大方的说道:“三个都是,不行吗?”大家就笑,这话题也就揭了过去,倒是免得唐逸给他们编造身份了。

    唐逸很是喝了些酒,席间也将唐凤兄妹的生活状况慢慢盘问了出来。唐凤平素就在镇上照看超市。爱人陈晓壮给县城开摩托车修理部的哥哥帮忙,陈家就这么两个儿子,大儿子拿了一笔钱开了摩托车修理部。估计二老百年后,超市会留给弟弟。

    唐雄在镇上花生酱厂打工,月收入近千,这两年农庄改革,集体分红能拿到三四千块,不然物价飞涨,想攒钱盖起三间正房还真不容易。

    小玲在镇上的服装厂,接县服装厂加工的一个小加工点而已,月工资四五百块,集体的分红家里自然不会给她,上面还有个哥哥要娶媳妇呢。

    虽然条件艰难,但唐雄喝高了,憧憬着未来的小日子,小玲也是一脸幸福的听着,温情脉脉,令人羡慕。

    喝着茶,唐逸就叹口气,其实。简简单单生活才是真的幸福吧?

    隐隐记得酒桌上忍不住问唐凤:“你想没想过继续上学?”

    唐凤头摇得拨浪鼓似的,脸还红了,忸怩的说起她根本不是那块料。也不全是因为家境辍的学,她根本就学不进去。

    想到这儿唐逸又是一笑。

    “老板,我把电话留给唐凤了,告诉她有事就给我打电话。”赵姗边整理茶几,边平静的说着。

    唐逸微微点头,本来他就有这个意思,但喝高了早忘了这码事,赵姗倒是越来越明白自己的心思了。

    门铃响起,赵姗过去开了门。语气就不大客气,“有事?”

    唐逸回头,却见门口正是小何。嬉皮笑脸的和赵姗打招呼,“赵姐。”随即就仰头冲自己这边赔笑,“唐老板,总算见着您啦。”

    唐逸点了点头,赵姗把人家全部家当给搜刮一空,唐逸好笑之余又觉得这个小何有点可怜。

    “唐老板,能跟您说几句话不?”小何点头哈腰,唐逸就点点头,赵姗这才让开了门。

    小何屁颠屁颠进来,来到唐逸身边就低声道:“赵姐可真厉害,也就您能抱几朵花都指的服服帖帖。”他比赵姗可是要大几岁,确实“姐”“姐”的叫的挺顺嘴。

    小何是个好事的人,经常看到706两个大美女,一个清秀女孩和赵姗这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儿进出,猜测着这些人应该不是唐老板的情人,再牛的老板也没这么牛的,把几个情人放一块儿,那不翻天了?估计经常在这里的赵姗才是唐逸的情人,另外几个是赵姗的朋友吧?但他知道怎么说话,男人也都喜欢听,别人误会自己身边的美女是自己的情人总是令人心情愉悦的。

    唐逸笑了笑,没吱声。

    小何又道:“是这么的,今晚我想请您吃饭,您看,是不是赏脸?咱去乐天大酒店。”

    乐天大酒店是宽城最好的酒店。县里经济强人刘晨的产业。

    唐逸摇摇头,笑道:“太晚了,明天我还有事。”

    小何忙劝道:“才十点多,吃夜宵呗。”

    唐逸笑着摇摇头,说:”你就说吧,什么事?“

    小何就看了那边”虎视眈眈“的赵姗一眼,似乎对赵姗颇为畏惧,但他知道,那个恶女人是乖乖听唐老板话的,唐老板说一,她不会说二。

    小何犹豫了一下,就笑道:”那行,看您喝得也不少,去我那屋喝口粥,咱们边吃边聊。

    唐逸肚子还真有些空,看了眼赵姗,赵姗说:“我煮了方便面。”唐逸就有些挠头。

    小何笑道:“走吧,就隔壁。要不我吧粥煮好给您送过来?我爱人煮的皮蛋瘦肉粥那味道一级棒,酒后空腹喝上一碗,可美上天了!”

    唐逸吃的东西早吐了出去,现在是真有些饿,更被小何说的心动。就笑了笑,“行!”想来小何也无非是说房子和厂子的问题,到时候要赵姗处理就是。

    想想自己也够可怜的,红颜们都不在身边,竟然要去邻居家“骗”一碗粥来喝。

    704装修的挺小资,橘黄色调。柔软的欧式长沙发,漂亮的玻璃钢茶几,一看主人就懂得享受生活。

    “来,这就是唐老板!”小何急着介绍,沙发上。盘腿坐着一位漂亮的少妇,手里碗装着的冰激凌,正咬着小勺看电视。她穿着一套曼妮芬花格的家居服,橘黄色小袜,风情动人。

    显然没想到小何会带人进来,漂亮少妇急忙趿拉上粉色小棉拖鞋。听到小何说“唐老板”时她就神情就极不自然,想也知道,虽然是赵姗把她家的长夜都给抢了过来。帐还是要算到唐逸头上的。

    “这是我爱人张倩。”小何介绍着。

    唐逸微微点头,打了个招呼。

    “快,做你最拿手的皮蛋瘦肉粥给唐老板吃。”小何就紧着吩咐道她爱人,唐逸看得出,张倩看小何的目光很冷,本以为她会拒绝,谁知道他却什么也没说,就放下碗糕。转身进了厨房。

    赵姗也跟了进去,唐逸知道。肯定是监督张倩煮粥的程序区二老,小何绝对不会是那种能狠下心鱼死网破的人,但张倩可不保准,想来赵姗也是一样的心思。

    坐在沙发上,小何赔笑问唐逸工作什么的,唐逸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渐渐两人也就没了话题。

    幸好粥熟的比较,很快张倩就喊了声:“可以吃了。“

    唐逸和小何进厨房的时候,赵姗已经忙着盛好了三碗粥,张倩直说不吃了,赵姗还是要张倩喝一碗。张倩看了唐逸一眼,就坐下,拿起小勺喝粥。赵姗这才对唐逸点点头。

    唐逸笑了笑,也拿起小勺舀了一口送进嘴里,味道却是极为鲜美。

    小何笑呵呵问赵姗:”赵姐不喝一碗?“

    赵姗摇摇头,就回身进了客厅,毕竟站在那里感觉有些怪异。

    喝着粥,回头看了眼客厅里的赵姗。小何脑袋凑到唐逸身边,低声道:”唐老板,商量个事?“

    唐逸笑道:”如果是房子和工厂的事你和赵姗讲,我不管。“

    小何滞了一下,没想到唐逸一句话就给封了门。

    张倩轻声道:”唐老板,服装厂是我的心血,发展到现在跟小何没关系,当然,现在跟您说这个也说不上。这样吧,我有些流动资金,又和朋友借了点,凑了十五万,您看能不能将服装厂过户到我名下,我再给您打五万的欠条,两年内我肯定本利都还清,唐老板,我真的不能没有这家工厂,我和小何正打离婚呢。您对他不满意的话,不要迁怒到我头上好吗?“

    张倩揭短,小何脸色很难看。哼了一声,说:“那你们谈!”站起来就走了出去。

    听张倩话里的意思,好像自己设局陷害小何似的,不过也是,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赵姗就把小何家产给扫荡了,也难怪张倩这么想。

    唐逸略一琢磨,笑道:“这样,你跟赵姗谈,好吗?”看张倩也是诚心实意,也就准备回头和赵姗说一声,给人家一条路走。

    张倩显然意味唐逸是托辞,她犹豫着,慢慢坐到了唐逸身边,低声道:“唐老板,服装厂是我的命根子,您只要将它还给我,我,我什么都答应您!”说到这儿脸上已经火热一片,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但没办法,如果服装厂就这么没了,银行马上就会追债,那她一辈子就要做牛做马去还身上的欠债,她实在不甘心。听小何说来着,这位唐老板屋里进进出出都是漂亮女人,肯定极为好色,小河就跟张倩说,陪唐老板睡一晚,没准十五万就能拿回工厂。当时张倩就抽了小何一嘴巴,这也是她下决心和小何离婚的原因。

    但没想到,最还是要走这一步。

    香味扑鼻,听这张倩轻声细语。看她娇羞神态,唐逸自然明白她什么意思,摇摇头,沉着脸站起来。转身就走了出去。张倩一呆,咬着嘴唇看着唐逸背影,好似在下什么决心。

    ……

    唐逸回到卧房不久就睡着了,酒意未消,睡得甚是香甜。

    朦朦胧胧中,唐逸觉得怀里一热。一具柔软细腻的**钻进自己怀中,齐洁?唐逸下意识伸手搂住。随即募然一惊,猛的睁开了眼睛,清凉的月光透过窗帘缝隙撇入,却见怀中乌发如云,女人脸埋在了自己胸膛,唐逸一把推开她,俏脸含嗔,杏眼似羞似怨,无奈而娇羞的神态极为诱人,正是张倩。

    唐逸愣了一下,猛的坐起,被子滑下,张倩雪白性感**惊鸿一瞥。却也令唐逸的心跳动了几下。

    唐逸没说话,披上睡衣就走出了卧房。

    客厅中,赵姗正在沙发上坐着,见唐逸出来,急忙站起。唐逸沉着脸,问道:“怎么回事?”

    赵姗眼见唐逸脸色不善,就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说了句,“我,我知道了!”

    唐逸莫名其妙,也不知道这句我知道了是什么意思,坐到了沙发上。看着墙上时钟,已经三点多了。

    唐逸沉声问道:“你一直没睡?她什么时候来的?”

    赵姗帮唐逸倒了杯热茶,说:“昨晚十一点多吧。”

    唐逸皱眉道:“你就眼睁睁看着他进我的房间?”

    赵姗就不说话了。

    过了会儿,卧房中响起轻微的脚步声,门一拉,张倩走了出来,是穿着那身俏丽的夹棉花格睡衣睡裤,妩媚的小卷发蓬松,别有一番风情。

    她脸通红,低着头走出来,赵姗马上拿起茶几上的小塑料瓶倒出一丸药,那这水杯迎了上去,递给张倩,说:“吃了它。”

    唐逸更是莫名,拿起塑料瓶看了眼。随即就哭笑不得,是一种房事后避孕的药。

    唐逸现在终于想通了,想来是张倩来了后,不知道怎么和赵姗说的。赵姗信以为真,通过谈话想也判断张倩没什么危险,是以才放了她进房,赵姗心里,自己自然是几位好色的,是以才被张倩骗到。

    张倩呢,进自己房间三个多小时。其心里挣扎可想而知。这么长时间,也令赵姗误以为自己和她发生了关系。

    张倩红着脸,也没说什么,就将药吃了。赵姗又道:“来,我陪你去洗澡!”想来还要将她好好洗洗。

    唐逸本来心里是极为恼火的,但眼见事情越发展越是荒诞,又实在有些好笑。

    其实想一想,赵姗把自己打上好色的标签也是在怪不得她。张倩呢?虽然不知自爱,但和自己也没有关系,倒是她做的一切好像自己逼得似的,不管对错,有因才会有果。而因确实是自己种下的。

    摇摇头,唐逸叫住了正拉着张倩走向洗漱间的赵姗,说道:“别乱忙活了。”也不愿再和小何张倩在这件事上纠缠,就道:“你收下张小姐那十五万,再要张小姐打个五万的欠条,把服装厂过户给张小姐。”

    赵姗点头。

    张倩愣了一下,感激的看向唐逸,随即红着脸低下头,蚊鸣般说了声:“谢。“被丈夫以外的人碰到身子看到身子,而且是她自己主动的,偏偏还没发生关系,在唐逸面前,她那还能抬起头来?

    ”张小姐,我马上要送老板去省城,事情回来跟你办。“赵姗说话从来给人一言九鼎的感觉,张倩红着脸说了声谢谢,看着唐逸一眼,随即慌乱的扭过头,逃也似的厉害了这件可能会令她一辈子回想起来都会感到羞辱的房间。

    ”老板,您和他没发生关系?“赵姗问话很直接,更不会不好意思。

    唐逸点点头,看了赵姗一眼。无奈的道:”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知道怎么办了?“

    赵姗恩了一声。

    唐逸又深深看了她一眼,这个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保镖,想法和常人是在迥异,也只能慢慢教了。

    ……

    周一下午,以辽东省生长唐逸为团长的辽东政府代表团乘专机离开春城飞往非洲,开始对索利亚乌旺达南非斯威兰四国进行为期十五天的访问。

    辽东省政府代表团规模极为庞大。副省长张汉宁,省长助理春城市市长顾占东,省长助理王仕尧院士,省政府办公厅主任安小婉,省科技厅厅长张子搭,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副厅长邓文祥,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毛颖,省商业厅厅长金朝阳。省矿业局局长张贺,省林业局副局长郝一斌,省农林科学院院长荣祥等等等等。

    此外辽东国企私企明星企业家更是想尽一切办法也要进入代表团,任谁都知道,这次出访意味着什么。

    代表团访问的第一站式索利亚,这是一个刚刚经历了十五年内战的国家,在首都钢乌机场,索利亚副总统斯托费和几名重量级部长亲自来迎接唐逸及其率领的庞大代表团。

    鲜花环绕红毯铺地,在斯托费陪同下,唐逸缓缓走过红毯,两旁是整齐肃穆的仪仗部队,一排排刺刀在烈日下灿灿生辉。

    毫无疑问,索利亚政府给了唐逸仅次于大国领导人的待遇,甚至比接待一些发展中国家元首前来访问还要隆重。

    对于外界炒的火热的**第六代接班人,史无前例年纪登上共和国省长宝座的唐逸,很多外国政要都对他研究颇深,甚至也发生了一些哭笑不得的事情。在索利亚,两名对立党派的议员都在报纸上发表文章。说是唐逸同自己私下进行了交流,这两个议员颇具分量,又是老对手,互相抨击对方吹嘘,其实唐逸同他两人都是在走廊中遇到闲聊了几句。

    这些对唐逸来说是压力,同时也是动力。

    在舍瓦宫,唐逸通索利亚总统雷夫举行了会谈,双方互赠礼物,唐逸向索利亚赠送了一千枚安东肉鸡种蛋,雷夫向辽东省赠送了一头种牛。

    代表团与索利亚农业部合作发展与领土整治部能源矿业部水利部等部门官员就辽东省与索利亚之间建立更广领域的农业综合开发和利用与经贸往来等进行了具体会谈。雷夫总统对中国的援助表示感谢。并表达了双方今后进一步加强经贸合作往来的意愿。

    双方也初步谈了谈辽东省矿业企业在索利亚勘矿的可能性,这才是唐逸访问索利亚的现实目标。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