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六章 社会党和自治州

第六十六章 社会党和自治州2017-11-8 23:51:7Ctrl+D 收藏本站

    叮咚,门铃响起,自是来送宵夜的侍应生,胡椒去开了门,一名黑人警卫推着餐车进了房间,慢慢推倒了茶几前,在距离唐逸三四不的时候他看了唐逸一眼,毫无征兆的。手里突然多了一把手枪,“噗”,带了消音器的枪声微不可闻,唐逸就觉得眼前一黑,巨大的冲力使得他仰在沙发上,胡小秋扑在了他身上。“噗噗”,随着枪响,唐逸仿佛能挺清楚感觉到胡小秋在巨大冲力的剧痛下引起的颤栗。

    又是几声微弱的枪响,有人低哼了一声,胡小秋忍着剧痛猛的一踹地。沙发扑倒,他和唐逸都摔在了沙发后,胡小秋随即拔出枪,靠在沙发上大喊:“小谭!”

    “511”,小谭的声音响起,胡小秋心中一安,这是“安全”的代码。随即他站起身,就剪黑人保镖已经扑倒在地,背上全是鲜血,小谭手中的枪指着胡椒,胡椒慢慢丢下了手中的枪,冷冷看着两人。

    小谭道:“我通知警卫。”

    “等等!”唐逸在胡小秋搀扶下慢慢站起,那边胡椒在小谭事宜下。慢慢躬身拾起小谭扔在她面前的手铐,自己戴了起来。小谭和胡小秋都知道她的凶悍,是以没有人靠近她。这场意外到底是小谭和胡小秋突袭胡椒,还是胡椒暗杀唐逸,确实难以说清。

    “外面还有没有你的人!”虽然知道问了也是白文,小谭还是问了一句。

    胡椒摇摇头,冷冷看着唐逸,“扎拉祖是个独裁者,你们不应该支持他!”

    唐逸笑了笑,说:“你们呢,恐怖分子?你是社会党的成员吧?你们党的领导人下指令要杀我?”

    胡椒就闭了嘴,不说话。

    能通过种种审查考研,成为斯威兰内务部队的精英,更被派遣来作为警卫组长保护唐逸,可见胡椒获得了内务部绝对的信任,但这样一个应该对斯威兰往事忠心耿耿的卫队长,竟然是斯威兰王室的敌人,是在令人匪夷所思,真不知道她是怎么通过种种审查的。甚至胡小秋看胡椒的眼神里都有些佩服。

    唐逸知道,胡椒十有**就是边境反抗力量社会主义民主党的成员。琢磨了一下,唐逸看了眼地上的尸体,说:“没多少时间了,很快你就会被交给王室内务部,怎么。没什么想和我说的吗?你们高出这么大动静不久是为了获得舆论的关注吗?”

    胡椒冷冷看着唐逸,说道:“我是斯威兰社会主义民主党中央书记处书记特殊行动科科长,我有没有资格和您谈一谈?”

    唐逸却是没有想到胡椒大有来头,本以为她只是社会党某情报部门的精英呢,却不想竟然是中央圈子的干部,自然是借鉴了四五十年代某些社会主义国家党组织的架构,中央书记处差不多相当于中央政治局,书记处书记大概类似于政治局常委。

    看了眼小小年纪的胡椒,唐逸想想也就释然,这种战乱中的党组织,又有什么规律可言?

    “坐吧!”唐逸摆了摆手。

    胡椒却是极为珍惜时间,说道:“唐先生,我们这次行动不是针对您个人,通过对您的了解,对您的人格我很钦佩,也感觉的道您希望改变我们的贫穷。我不理解的是。你们为什么要支持一个独裁者,而不支持我们的社会主义运动。

    唐逸笑笑:”我们从来不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顿了下道:”何况,你们的党和我们的党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从我个人来说,很同情你们的**运动,但也只限于同情。“

    胡椒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只是同情吗?再见到扎拉祖荒唐**的生活后你们也选择他?“

    唐逸道:”不是我们选择谁。是要看你们斯威兰人民自己的选择。“

    胡椒突然一笑,说:”您现在讲的话就是台湾人经常说的大陆官腔是吗?“笑容极美,唐逸猛然间察觉到什么,急声问道:”你可以有别的选择。“

    胡椒微微一怔,胡小秋和小谭马上也意识到,向前靠近几步,随即就在唐逸手势下停下了脚步。

    胡椒坦诚自己的身份,自然抱了必死之心,想来嘴里会有自尽的毒药。

    唐逸淡然道:”给你三个小时时间。三个小时后,如果你还在马里拉。我们会向贵国王室通道你的身份。“

    胡椒一呆,眼里警惕而疑惑,显然担心是缓兵之计。

    在唐逸手势下,小谭又将要是扔在了胡椒脚边,胡椒躬下身捡钥匙时一直盯着胡小秋的一举一动。

    打开手上钥匙,胡小秋就站在了唐逸身前,胡椒没有去拾枪,突然问了句:”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胡小秋嘿嘿一笑:”秘密!“

    胡椒冷哼一声,就不在说话。

    其实从昨天晚上起,胡小秋和小谭就觉得胡椒有些不对劲,各个房间安装摄像头,唐逸不同意,胡椒就很轻易的答应了,甚至包括客厅的摄像头,她也没有据理力争。今天晚上更是很草率的就答应了胡小秋领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姑娘进同宗套房。但胡小秋和小谭只是私下讨论,提高了警惕,也准备向内务部提出一些异议,没想到今天晚上他们就动手了。

    胡椒正准备去开门,唐逸拍拍胡小秋的肩膀,胡小秋闪在一边,唐逸笑着对胡椒道:”其实你们党的指挥机关不懂什么事政治,在刺杀我的事情上是一个严重的食物,杀了我,对你们有什么好处,杀了我会损害我们和斯威兰往事的关系吗?相反,只会使斯威兰政府和索利亚方面联手打压你们的生存空间,你们的党是会引起舆论的关注,但我想,不出三个月,你们在边境辛辛苦苦建立的根据地就会被摧毁。你自己想想,我说的对不对。“

    如果唐逸真的在斯威兰被暗杀,不说共和国和唐系力量会如何反应吧。只怕萧金华暴怒之下,几天时间,斯威兰社会党就会成为历史上的名词。这些话,唐逸自然是不会说的。

    胡椒只是轻轻点点头,她还是充满警惕的,时刻注意着胡小秋和小谭的举动,在开门叫了卫士进来后,唐逸在小谭护卫下进了卧房。

    卫士们很快就在客厅里形成警戒,胡椒打电话通知内务部长时,胡小秋好似不经意的经过她身边,胡椒马上警惕起来,胡小秋确实趁人不注意偷偷塞给了她一张名片,是萧金华的电话,胡小秋说:”打这个电话。“然后就若无其事的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胡椒不动声色的将名片收起,在通知内务部后,就慢慢退出了客厅。没她在,尓豪卫队长会很快担负起领导的职责,现在她要做的就是离开马里拉,越快越好。

    ……

    辽东省政府考察团顺利结束对非洲四国的访问回到春城时已经是二月中旬了,在斯威兰发生的唐逸被刺杀事件双方处理的都很低调,而斯威兰王室显然大为震惊,尤其是在胡椒失踪后,王室更是对内务保卫部队进行了清洗,这些就不是唐逸能了解的了。唐逸只知道,刺杀事件使得扎拉祖四世在谈判上态度突然转变。再不提一些物理的要求,甚至主动让步,愿意有限度的开发斯威兰一些钻石矿的开发权,当然,这只是个表态,真正的谈判确实要共和国商人同斯威兰王室来谈,何况,只是商人赚钱,唐逸也并不看重。

    胡小秋留在了斯威兰,虽然穿着防弹衣,但肩胛骨却在巨大的冲击力下骨折,知道内务部重新接管了总统套房,胡小秋松懈下来才突然发现自己抬不起胳膊,其凶悍令小谭也啧啧称奇。

    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陈波涛和省委秘书长宣传部长刘作栋接的机,这种问题上或许普通民众看新闻时不太在意,其实是很有些讲究的,刘作栋秘书长来接机,至少表明赵发书记希望在明面上继续维持他和唐逸的”蜜月期“。

    商务开过了欢迎代表团胜利归来的庆功会,唐逸也没有倒时差,下午就去了金龙宾馆5号楼。准备将年前年后省委省政府的文件动向翻阅一下,虽然省委省政府的动态田野都有汇报,但毕竟人在国外,很多事不方便讲。

    现在的金龙宾馆五号楼,已经成了唐逸专属办公场所。而田野在工作上已经很熟悉唐逸的脾气,早就把相关文件送到了五号楼。

    五号楼的办公室虽然不及省长办公室气派,但现代气息十足,不似省长办公室红地板铺地那么庄严大气。用的白色地砖,明快的金属感,办公室中,各种现代化办公设施更是应有尽有。

    翻看着文件,唐逸看了眼坐在宽大办公桌下沙发上默默等待自己吩咐的田野,田野话不多,办事情也不似以前林国柱等人那么锋芒毕露,有时候似乎令人觉得可有可无,但自从跟在唐逸身边,他几乎就没有出过错,默默办好唐逸交代下来或者不能交代下来的每一件事,有时候。唐逸甚至觉得他精明的有些过头,但他的低调有令人比较安心,很好的弥补了他”太过精明“给领导带来的不好的印象。

    和以前的秘书不同,唐逸去外地,很少会带上田野,外人看来,未免给人造成错觉,就是唐省长和田秘书关系有裂缝,至少唐省长并不是太喜欢田秘书。

    田野呢,可能也知道省府大院里很多干部的看法,但他好似从来不在意这些东西,就好像没有一点野心。张震背地曾经评价,说自己有些怕田野,因为这个人道太深,怎么看都看不透。

    唐逸也觉得他太”深“了一些。对他的使用姗更有些犹豫,但现在看着默默坐在沙发上的田野,这个纪念来好似将所有时间和精力都安排在如何服务好自己的人身上,看着田野专注的翻看电子薄,唐逸突然轻轻叹口气,说道:”田野啊,你如果不在我身边,我这工作怕是要安排的乱七八糟喽。“

    田野微微一怔,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牛头笑道:”我只是尽好自己的本分。“

    唐逸摆摆手,”你就不要太谦虚了。“

    田野笑笑,看了看表,随即就站了起来,说:”刘厅长应该到了。“

    唐逸微微点头,田野就开门走了出去。

    田野说的刘厅长就是原安东市市长。先组织部副部长人事厅厅长刘铁。

    刘铁五十出头,身材消瘦的他显得竟敢洒脱,眉宇间给人以睿智之感。他并不是田野在安东时那位安东市公安局副局长,而是张震上了市委书记后从白山掉过去的,原白山朝鲜族自治州州委常委副书记白云山市市委书记,调任安东市市长。刘铁在安东任上却是很快和安东干部打成一片,但同样,刘铁又和那些”土生土长“的安东唐派干部不同,他在省内有着自己的资源和关系网,这也使得他进入组织部和担任人事厅厅长时遇到的阻力并不大。

    不过刘铁虽然挂了组织部副部长的植物,实际上并不分管组织处室。同时出任省编制委员为办公室主任的他主持省人事厅和省编办全面工作,挂了组织部副部长的职务只是工作更方便,当然,能够参加组织部部务会议,在干部使用上自然也有着他的影响力。

    这一次,刘铁就是来和唐逸谈白云山市市委书记的人选,白云山市为白山朝鲜族自治州首府,县级市,白云山市市委书记在州委位置举足轻重,通常被认为是州委的第三把手。

    原白山州委副书记白云山市市委书记因为贪污腐化被双规,省委正在考虑新市委书记的人选,而在白山颇有人脉的刘铁在这个问题上自然有发言权,兼之分管干部三处和四处的组织部副部长袁鸣渝和刘铁颇有些私交,也和刘铁私下讨论这个问题。

    在唐逸出国前的常委会上,通过了发改委副主任贺克强出任延庆市市委书记的任命,但同样,新任发改委副主任贺克强出任延庆市市委书记的任命,但同样,新任发改委常务副主任季皓是色彩比较鲜明的赵派干部。

    刘铁接到唐逸电话的时候就知道。在年前的常委会上,为了推贺克强。省长作出了一系列妥协,甚至让步比较大。而现在的人事变动想来是寸土必争了。即将进行的人事变动无非两处,一是白山自治州州委班子的调整,也就是白云山市市委书记的任命,另一个就是因为松平市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长程明秀调任宁边市市长而带来的松平市市委班子的调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