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八章 群体事件

第六十八章 群体事件2017-11-8 23:51:10Ctrl+D 收藏本站

    坐在奥迪里,唐逸还在琢磨昨晚和贺克强的谈话,默默点起一颗烟。

    黑色奥迪很快汇入了立交桥的车流,坐在唐逸身边的是辽东省体育局局长高友根,今年五十三岁的高友根是辽东体育名宿,七八十年代蜚声国内足坛的传奇人物,现在在辽东体育界更是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

    高友根面色红润,双目炯炯有神,一丝也看不出是五十多岁的人。

    2005年,代表着辽东足球的辽东清水队爆发出一系列丑闻,辽东清水不但降级,而且出现了球员强奸门罢练门殴打球迷门嗑药风波赌球黑幕等等一系列丑闻,网上铺天盖地的报道,给辽东足球甚至整个辽东带来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高友根听上层圈子里的人讲过,唐省长在网上专访时曾经泼网友冷水,但实际上唐逸省长本人还是很关注网上一些热点的,甚至政府办公厅秘书一处有专人为唐省长汇总筛选网上热点,尤其是涉及辽东的热点,唐省长很多时候会看一看。

    去年的辽东足球丑闻不断,分管体育的姚业山副省长焦头烂额,高友根更听传闻姚副省长曾经本唐逸省长批评,高友根是热心肠,主动来见唐逸承认错误,唐逸倒是没说什么,反而兴致勃勃的提出去新落成的省体育场看一看。

    其实唐逸对副手的使用从来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一般情况下副职干部在唐逸手下工作是很愉快的,对副职分管的工作,唐逸很少指手画脚,只把握大框架和全局方向,这也是他的高明之处。

    在辽足的问题上,唐逸也没有重视到去和姚业山通气专门谈论这个问题,但高局长主动来承认错误,也就姑妄听之。“省长,您明天不去香港吧?”车里的沉寂或许唐逸已经习以为常,但对好热闹的高友根无疑是一种煎熬,他努力寻找话题打破这种沉寂。

    唐逸在非洲之时,政府办就接到了香港方面发给唐逸的邀请函,是香港名流联名邀请唐逸出席慈幼会百周年传颂承庆典的。

    慈幼会创办于十九世纪中期的男修会,以普及平民教育救助失学青年为目的。收留街上流浪之不良少年,建设职业学校,孤儿院等等,上世纪初来华传教,共和国成立后,退避香港和台湾,在港台有着很大的影响力。明天是慈幼会来华百周年纪念日,香港将会举办规模空前的庆祝活动,特首周禹锡亦会出席。

    香港一些名流联名发来邀请函,希望唐逸以私人身份出席庆典,这无疑是对唐逸这个共和国高官很好的认可,最起码,他们认为你会开明到出席这样的酒会。

    但唐逸一来刚刚归国,二来非国内教派活动,还是能避则避,不然很容易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唐逸笑着摆了摆手,说:“不去了,时间太紧。”

    高友根笑道:“也是,要我这个老头子,身体还真架不住。”

    唐逸的手机震动起来,看了看号,是田野,唐逸随即接通了电话。

    “省长,省院在松平冻结财产的工作组被围攻,好像现在被围困在三桥区分局,分局外聚集了上百人,听说人还越来越多。”田野好似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声音没有一丝情绪波动,但他比谁都清楚事态的严重。**,这几年各地零零星星渐渐多了,改革中产生的一些矛盾被无限放大,一句流言甚至就可能煽动起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中央也极为重视这类事件。

    松平的这次**,事态如何发展实在难以预料,可以走向两个极端,要么省高院被戴上帽子被批评,涉及唐逸亲属的案子,更会给高层造成唐逸不爱惜羽毛的印象。但也有可能走向对唐逸比较有利的另一面,这就要考验省委高层的神仙们过海的功夫了。

    唐逸皱了皱眉,恩了一声。

    田野见唐逸不说话,就慢慢挂了电话。

    唐逸琢磨了一会儿,就拨了个号,打给了省高院王浩平院长。

    嘟嘟响了两声,很快,王浩平就接起了电话,想来现在他也倍感压力。

    “唐省长。”王浩平用很平静的声音打了声招呼。

    最近因为反贪局的构想纪检司法部门会议很密集,唐逸也经常参加会议为纪检司法部门的同志打气,和王浩平院长接触比较多,总体上,感觉王浩平是一位稳字当头的老同志,清廉自律,唐逸对他印象颇好。

    “松平是怎么回事?”唐逸开门见山。

    “我们去松平执行财产保全的同志被围攻,现在被围困在三桥区分局。我刚刚和松平方面通了电话,找不到松平市主要的负责人,松平市副市长龚玉宝已经到了现场。”

    唐逸微微蹙眉,“其他情况呢?”

    王浩平很笃定,“唐省长,我们执行的财产保全措施是完全合理合法的,这点请你放心,听执行的同志说,带头闹事的是刘金堂的亲属,他们的理由是房产由刘金堂和他的爱人共同享有,所以阻挠我们的查封行动。”

    财产保全措施就是在法院审理过程中为了防止生效判决后被执行人转移财产而扣押冻结被执行人的财产。宝儿一案因为民事诉讼赔偿数额巨大,加之有迹象显示刘金堂的爱人正在通过中介出售房产,是以法院方面才开始对八名被告的财产实行保全措施。至于夫妻共有财产,按照最高院的规定是完全可以冻结的,省高院的作法并无不妥。这些年,唐逸对国内法律很是下了番功夫,构建真正的法制社会,为这个目标奋斗的人如果对很多法律常识一知半解,未免有些讽刺。何况王浩平何等老辣?唐逸还真不信有人能给他下得成眼药,和这种老同志同坐一条船是很舒服的。

    而书记办公会上,松平事件不可避免的成为了讨论的话题。

    二月底的书记办公会特意通知了省高院院长王浩平参加。

    松平**并没有引起外界瞩目,松平媒体早被打了招呼,赵迪显然不想将事情闹大。

    此时的赵迪面无表情的抽着烟。省政法委书记廖锦添正介绍松平事件的起因

    。

    “省高院执法人员态度有些问题,执行过程中将一名八十多岁的老翁推倒,激怒了在场的群众,将本来可以说服教育的一点小纠纷激化为大规模**。”

    说到这儿,廖锦添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水,扫了唐逸和王浩平一眼,继续说道:“当然,责任是双方面的,但也揭露了很多问题,我们公检法部门就是有一些干部,自认为手里掌握了一点点权力,工作作风野蛮,被群众诟病。这次暴露出问题也是好事,我们公检法部门可以就这次事件进行大讨论,搞一个整风嘛,政法干部,首先工作作风要自律,不能空谈反贪,贪污**分子还是极少数嘛,大部分干部的工作作风上来了,为人民服务了,我们的清廉现代社会才有新气象嘛!”

    听着廖锦添侃侃而谈,唐逸只是默默喝着茶水,唐逸知道,就算赵迪多么痛恨搞起这次事件的人,但现在也只能利用这次**来进行反击,在赵迪眼里,他若不先发制人,想来自己会借这次事件来打击松平班子,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廖锦添私下定然和赵迪有沟通,做起了赵迪的炮手,话说的客气,实际上还是将责任推在了省高院执法人员的头上,而他口口声声的“清廉观代社会”,是成立反贪局座谈会上纪委书记谢路平,省检察院院长岳敏等一直提到的词语,岳敏很看看新加坡社会模式,在建设反贪局的细节上他提出的意见借鉴了许多新加坡的先进经验。

    而在建设反贪局这个辽东近年最重要的事件上廖锦添身为政法委书记好像被排除在外,显然令他很是不满,长篇大论中就有影射反贪局的意味。

    “浩平,谈谈你的看法?”赵发书记看向了王浩平,这位清廉老辣的省高院院长,在赵发书记眼里份量可不轻。

    王浩平放下了茶杯,很平静的道:“锦添书记说的对,其实不管是公检法,还是政府其他组成部门,都要向建设服务型社会的观念转变。当然,公松法部门因为特殊性,在服务大众的同时也要注意维护自身的权威,一名法官,不是笑脸迎人的服务员,他坐在法庭上,就要代表公平和正义.不能八面玲珑.更不可能 不得罪人。就说发生在松平的这件事,事情很令人遗憾,但据我所知,我们的法警并没有和摔倒的老人有肢体接触。那些证词,都是与被执行人有着形形色色关系的,可信度又有多少?为了息事宁人,各打五十大板?这种做法要不得,会伤害一代干部同志的感情。我觉得还是再查查吧,是执法人员的问题,那就按相关条例处理,如果是被执行人家属的责任,我们同样要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

    王浩平语气平静,态度显然很坚决,廖锦添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发完感觉很耻辱,语言的滥用和禁用都是暴力。如果以为制止某些词语就能天下太平,那这个人也太无知到低能儿的地步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