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六十九章 又下宽城

第六十九章 又下宽城2017-11-8 23:51:11Ctrl+D 收藏本站

    赵发书记去世微微点头,说:“我认同浩平同志的看法,这个事,有点不正常嘛!”

    赵发书记没有点出哪里“不正常”,但唐逸理解着,应该是松平市三桥区区局配合省高院的执行民警全部签字认同被执行人的证词,随谈砍死将省高院工作组遇到了死角,但显然碰触了赵发书记的底线,如果证词是假的,那松平的公安系统未免令人担心。赵发书记或许不在乎谁在松平坐庄,但他的目光紧盯着全省,省里哪个地区出了成绩功劳簿上都会协商他的名字,同样,不管是哪个地区出了问题,同样是赵发书记的过失。

    这也是虽然所谓的“安东干部集团”在省内话语权越来越重,赵发书记却从来不会真的针尖对麦芒的去将安东班子打散的原因,毕竟书记也面上无关。可以说松平市一些人的作法太过,引起了赵发书记的反感。

    廖锦添嘴唇动了动,终于没有说话。

    时间直接牵涉到赵迪的亲属,他谁然脸色出奇的黑,与往日风度大相径庭,但终究还是没有吱声。

    谢路平微笑道:“我看这样吧,这不马上也要调整松平班子吗?就是个政法干部对调吧,松平的胡飞同志来省公安厅,省厅呢,下去个副厅长,牵头查一查这个事,这对省高院的同志也公平一些。|”

    赵发书记微微点头,说:“那就贾明山下去。”

    贾明山为省公安厅副厅长,唐逸以前不大清楚,但在贾明山处理蒋小勇魏明辉的案子中看得出,贾副厅长和赵伟民关系不是一般的密,赵发书记显然对省委大部分干部的关系网明察秋毫,用人也很考究。

    赵迪僵硬的脸色这才有了丝暖意,其余副书记都表示赞同,贾明山和谢飞的对调就算定了下来。贾明山出任松平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谢飞调来省里任副厅长,对两个人来说,可能谢飞有点暗贬的意思,毕竟因为徐立明的压制,贾明山在省厅日子不好过,同样谢飞来了省厅,怕也有靠边站的危险。当然,这就要看两人到了新岗位的自我运作了。

    “伟民,你介绍介绍田野同志的情况。”赵发书记转向了赵伟民。

    白山自治州州委常委副书记白云山市市委书记的人选组织部提名田野,组织也考察了,现在只是走个程序,在这个任命上,没有遭到其他人的激烈反对,毕竟是省府一号的秘书,又是去辽东最穷最乱的市,何况赵伟民这件事上是很支持田野的任命的,赵迪也就没有提出什么异议。

    斜眼看着赵伟民,赵迪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最近赵伟民在省委关系网里的态度有了微妙的变化,使得赵迪甚至赵发书记都不得不更加重视这个吏部掌门的看着,或许赵伟民也是乐在其中吧。

    田野的情况怕是很多人比组织部考察的资料还要清楚,赵伟民一丝不变的腔调念得人沉沉欲睡,但形式总还是要走的。

    最后就到了松平市组织部部长的人选,原松平市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部长程明秀调任宁边市市委书记,组织部部长的位子就空了下来。

    赵伟民微笑点头。

    唐逸微微一怔,怎么也没想到赵发书记会点林国柱的名,这张牌打得太令人意外了。

    赵发书记又微笑转向唐逸,说道:“林国柱同志给你担任过秘书,没有能力的同志我们唐省长也不会用了四五年,我看就让国柱去松平吧,也可以带去安东的一些好经验,这样时常交流干部,对省里地区经济发展也是一个促进。

    唐逸笑了笑,说:”国柱同志还是可以的。”虽然不清楚赵发书记的意图,为了制衡也好,将赵发书记想的阴暗些,为了要自己和赵迪关系更加恶化甚至为了利用自己曾经的贴身干部来打击自己也好,这个进入松平的机会却是不容错过。

    赵迪眼神闪烁,但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不管他心里怎么想,赵发和唐逸一直决定的事也是不可更改,何况,林国柱进松平对林国柱来说也未必是什么好事。

    省委组织部原本的意见是由松平市市委副书记刘宝臣兼任组织部部长,程明秀调走后,刘宝臣也接下了党群组织那一摊。组织部的看法,确切的说应该是赵迪和赵伟民沟通的结果,在党代会暂时由刘宝臣兼任组织部部长。

    原本赵发书记和唐逸私下沟通时唐逸也无可无不可的没怎么反对,但会上赵伟民谈到刘宝臣时唐逸却是笑道:“我看,宝臣同志分管的工作太重了吧,应该减减压,松平的**为什么会激化?市委主要领导分工交叉严重,出事时几位主要领导都不在家。这个现象也不单单在松平出现,所以中央才提出了党委负责制嘛,我们怎么能反其道而行,宝臣同志分管工农业经济人事国有资产等等,又兼任党校校长,现在再加个组织部长。”说到这儿就笑了,看向了赵发书记,笑着说:“一个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吧?”

    眼见因为松平**,唐逸开始“反攻倒算”,赵迪眉头皱的更紧,但他显然知道赵发书记对松平班子有了看法,是以只是一口一口的吸烟。

    赵发书记微微点头,略一琢磨,说道:“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转向了赵伟民,“伟民,你说过安东市有个林国柱很能干是吧?”

    宽城富强楼705单位,也就是家政服务员兼保镖赵姗的房间,客厅橘黄的软沙发上,唐逸微笑品茶,对面,是略显拘束的林国柱和白燕夫妻二人。

    林国柱早上得到了将会被调往松平的消息,吃惊之余更是有些兴奋,唐省长赵姗要他去松平打开局面呢,松平在唐派干部眼里自是龙潭虎穴,而唐逸挑中他,无疑是对他极大的认可。

    接到唐逸的电话,来到宽城见唐逸,林国柱自然是来表决心的,带了爱人更显得和唐省长亲近,而此时林国柱再说一些肉麻的话白燕早已不觉得刺耳。无他,唐逸身份地位不同,下面的干部说这些奉承话极为自然,甚至白燕也说了些恭维唐逸的话,例如说到了安东的治安,白燕现在调认安东市公安局副局长,就汇报了几句安东治安的情况,最后总结时说,“总体上来看,您当初提出的‘建设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一直是我们奋斗的目标,没有省长的高瞻远瞩,就没有今天的安东。”

    白燕一身休闲,美丽迷人,讲完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十年前,每次见面自己就没给过这个年轻大官好脸色,现在却拍起马屁来了,拍的还极为自然,白燕脸上一热,俏丽的脸蛋浮起两条红云,更显得娇美。

    唐逸知道,白燕北提为市局副局长多多少少有自己的因素,在安东时,自己和白燕关系不大自然,张震自然落在眼里,虽然不知道自己和白燕是什么关系,但怎么也会对她照顾一些。官场上的风花雪月,人们从来是宁可信其有。

    放下茶杯,唐逸微笑对林国柱道:“去了松平,不要有压力,要敢想敢干,敢于实现自己的想法,你不要老划圈子,束手束脚做不了工作。”

    林国柱琢磨着唐逸话里的意思,微微点头。

    唐逸又笑着对站在窗口的赵姗招招手,赵姗就从他精致的乳白LV手袋里拿出了一张卡,送到了茶几上,赵姗的手袋是齐洁送的,要她“多打扮,有点女人味”,赵姗虽然无奈,也只能用着。

    唐逸指了指茶几上的卡,说:“送给小萌萌的礼物,安东那个婴儿坊的购物卡,看看她需要什么,就去买点。”

    林国柱和白燕收养的女儿叫萌萌,还不到一周岁,夫妻俩都把她当作心肝宝贝,这个被遗弃的孩子真的很难说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能预料的是,生长在林国柱和白燕这类的家庭,外人眼里,定然是天之骄女了。

    林国柱推辞了几句,也就收起了卡,又笑着说:“本来想带着萌萌来的,但怕他受凉。”

    唐逸笑道:“你们也真疼她。”看到林国柱夫妻因为孩子明显感情好了许多,唐逸也很欣慰。

    “省长,晚上帮您接风?”林国柱小心翼翼的问。

    唐逸笑着摆摆手,说:“不用了,我去乡下。”这段时间唐雄唐风那边倒是没什么事,但一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唐逸忙得不可开交,终于有了些时间,自然要去看看他们。每次想到坚强的姐姐,憨厚的哥哥,唐逸心里就暖暖的。

    林国柱自然不便深问,就笑道:“那好吧,我和白燕去许康家里走走。

    唐逸就是一笑,说:“许康,我看过内参上他一篇文章,写的很有见的,不过嘛,应该不是他执笔吧?”

    林国柱尴尬笑笑,没接声。

    唐逸笑道:“会用就无可厚非。这样吧,你打电丨话叫他来,我见见他。”

    林国柱喜出望外,忙道:“行。”站起身,走到一边去打电丨话。

    唐逸又同白燕闲聊了几句,林国柱的电丨话打得也快,很快就坐回来,和唐逸闲话家常,夫妻俩都看得出来,唐省长兴致很高,林国柱自是猜测因为最近省委的较量唐逸隐隐占了上风,又哪里会想到唐逸如今隐隐在宽城有了家的感觉。

    唐逸的手机响起清脆的短音,是叶小潞发来的短信,明天上午她会飞来安东。

    唐逸笑着放下电丨话,现在的唐逸和叶小璐见面最少,还真挺想她的。

    楼道里不知道什么人在争吵,声音越来越大,唐逸微微蹙眉,赵姗就开门走了出去,唐逸对林国柱笑道:“高档住宅区里,天天有人吵架,这是个什么问题。”

    林国柱不好接声,毕竟宽城以前是他的地头,尴尬笑笑,没说话。

    “唐老板,唐老板!”是小何的声音,接着就听小何痛叫,想也知道小何想进来,被赵姗拦住了。

    接着就听小何嘴里不干净起来,大声喊:“我老婆都被他睡了我凭什么不能见他…啊…”惨叫声又起,小何嘴里含糊的喊着什么,大概是在求饶。

    唐逸微微蹙眉,林国柱心领神会,马上起身走了出去,在唐逸面前,他又哪里还是安东市常委临河市市委书记即将任命的松平市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了?

    不大工夫,小何和张倩跟在林国柱身后走了进来,另外还有一模拟感带着耳钉的光头。

    唐逸听赵姗提起过,小何和张倩已经离婚,听说小何拿到了五万块钱,不知道搬去了哪里,张倩租住在704,也就是赵姗名下的房产。

    张倩穿了一身精致的浅蓝色丨女士西装,简洁干练中透着淡淡的妩媚,只是漂亮的大眼睛有些红肿,显然刚刚哭过,看到唐逸脸上更是一红,慌乱的将目光投向别处。

    小何用手捂着手腕,一副龇牙咧嘴的表情,早没了开始的嚣张,但跟在他身边的光头却是面色不善,他不敢靠近赵姗,显然刚刚也吃过了赵姗的亏,却对唐逸道:“喂,你就是那个姓唐的吧?你小子有钱是吧?有钱就他妈胡搞?睡我兄弟老婆?搞得我兄弟和老婆离婚?不搭理你你还敢帮你搞的破鞋出头?”

    唐逸又哪里会理这种人,赵姗走上两步,光头吓的就向后缩,嘴上却不服软,“你女人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会功夫牛逼啊?在宽城你吃不开,知道我是谁的人吗?刘晨,你们知道吧”

    张倩却是怕的厉害,刘晨可以说是宽城最有钱的人了,光头是街上的痞子,叫小光,常在街面上走的人都知道小光是“刘晨的人”,没想到小何突然带光头来上门讹诈,尤其是光头还动手动脚的,张倩见机的快猜跑到了楼道里,但见赵姗给了光头一下,张倩却是吓了一跳,唐老板是有钱,但怎么和人家刘晨比?听说刘晨可是县委许书记的门路,再见赵姗又有要动手的意思,张倩忙拉了拉赵姗衣袖,小声道:“别,别惹他。”

    小光听到了张倩的话,越发跋扈起来,对张倩恶狠狠道:“快他妈拿十万块钱出来,两清,你不是有服装厂么?卖了它!”

    张倩脸就是一白,畏惧的后退了几步,她是很典型的小资,哪见过这个?

    评论是暂时不敢看了,今天终于上了下QQ,信息如潮,有的拼音说我开始耍大牌了,不更也不通知,我能不在乎大家吗?我是靠大家吃饭的啊,晕。是有时候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其实从上个月大家也可以看得出,一直这样高强度,我是真跟不上以前的承诺的速度了,一来到了省部级不好写,再来写了一年多了,没日没夜的,有些疲倦,加之最近事情也不少,综合起来就变成这样了,休息了这么些天,现在恢复阶段少写些,再过一两天恢复正常,希望这些天休息后我又龙精虎猛吧。谢谢支持和理解我的朋友,谢谢发牢骚的朋友,也谢谢快要由爱变恨骂我的朋友,不管鼓励我也好,骂我也好,都是希望管道能更好,我会向着这个目标努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