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七十章 认亲(上)

第七十章 认亲(上)2017-11-8 23:51:12Ctrl+D 收藏本站

    林国柱微微蹙眉,其实他离开宽城还不到一年,更在宽城经营几年,本以为他出面闹事的人会认识他,翩翩小光不过是个二愣子,加之林国柱通常上媒体电视时的形象很突出阳刚之气,是以就算屋里有人见他眼熟也不会联想到前任县委书记。

    整闹哄呢,门廊处脚步声响,从外面走进来一名方脸的中年男士。穿着西装,眉毛很浓,很是精神。他似乎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门派,有些错愕的进了屋,见到屋里的闹哄更是一愣,随机见到了林国柱才知道自己没有走错,诧异的看了林国柱一眼,随机目光就放在了唐逸身上,立时脸上浮起笑容,拘束而不失风度的笑容。

    来的正是宽城现任县委书记许康,在唐逸面前出现这么一场闹剧,林国柱实在有些或其,沉着脸道:“许康,你来的正好,这里你处理!”

    赵姗走到许康身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虽然隐隐知道唐省长在宽城有局处,许康可不敢太打扰赵姗,但节假日经常打电话问候一声,关心一下赵姗有什么需要,是以两人也算熟悉

    小何看着许康脸色就变了,张倩更是惊讶的睁大双眼,许康分管过工业,扶持小企业的会议上,小何和张倩近身见过他,加之现在县电视台的新闻里几乎每天都有许康的身影,对许康,两人自然识得。

    小何看着许康脸色就变了,张倩更是惊讶的睁大双眼,许康分管过工业,扶持小企业的会议上,小何和张倩近身见过他,加之现在县电视台的新闻里几乎每天都有许康的身影,对许康,两人自然识得。

    小光却显然不知道许康是何方神圣,当许康沉着脸对他和小何使眼色低声说:“先出去”时,小光马上瞪起了眼睛,“你丨他妈谁啊!”

    小何下的腿肚子都有点转筋,一把拉住小光,在他低声说了句,小光的凶悍好像一下消失了,想挤出丝笑容,却比哭还难看,结结巴巴道:“许,许书……”

    许康沉声训斥道:“出去!”

    小何一把拉起小光就走,心说老祖宗咱快点闪吧,你丨他妈还想和许书记说话,别找死了,这事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张倩惊讶的看着许书记换上笑脸,甚至有些巴结的走到唐逸身边低声说着什么,唐逸呢,甚至动也没动一下,只是笑着点点头,许书记马上如释重负,就好像松了口气。

    看着唐逸,张倩心里满是疑问,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许书记,县委书记啊,在他面前怎么就好像小学生见老师似的呢?

    但张倩也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久留,低声对赵姗说:“赵姐,这个月,这个月的数我过几天还。”见赵姗点头,张倩随即就忙快步出屋,临出门前禁不住又向唐逸望了一眼。

    楼道里,小何和小光还没走,张倩又吓了一跳,白皙的脸蛋越发苍白,谁知道小何一脸谄笑的低声道:“老,唉,不是,是张经理,您回头和唐老板说说,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保证,以后再不骚扰你,今天的事就过去了,行不?”

    张倩年看着小何英俊的脸,只觉得他现在的笑容是那么丑陋,再看那令自己怕得要死的大痞子有些彷徨无助的神情,张倩不由得又看了眼身后紧闭的防盗门,里面的世界,又是怎么样的风华呢?

    许康一直心提在嗓子眼上,坐在侧座的沙发上,实在有些忐忑,但见唐省长谈笑风生,似乎对刚刚的小插曲毫不在意,许康才渐渐心安。

    近距离和唐省长接触,许康是第一次,认真听着唐逸说的每一句话,捕捉着其中的信息。

    。“农业改革,宽城一直走在全省前列,你们要戒骄戒躁啊!”唐逸微笑看着许康。

    许康忙道:“我们现在的工作是林书记奠定的基础,用老话说,我们就是在吃老底呢。”

    唐逸笑着摆摆手,说道:“宽城是个成熟的试点,在农改上宽城班子的干部也有着丰富的经验,这不延庆要整个市进行农改吗?克强跟我提议,从五个试点县调去干部充实延庆的基层班子,我认为这个提议很好。但咱们的五个老试点也不能丢,尤其是宽城,花生城,现在全省都出名了啊,不能拣了芝麻丢了西瓜,班子要平稳过渡。”

    林国柱默默聆听,他知道,这半年多来,五个试点县的班子的调整基本都贯彻了唐逸的意愿,宽城就不必说了,延庆的华亭县,杨顺军升任县委书记,春城的新寨县,县委书记杜金川,另外两个县的县委书记也无一不是贯彻唐逸意志的干部。现在贺克强要调入五试点干部进入延庆各县,自是要在基层洗牌。想来很快,延庆的贺克强和刘兆之争就会异常尖锐起来。

    “总之,都有个心理准备吧。”唐逸笑着看着许康,人看着林国柱,林国柱和许康默默点头,都没说什么。

    ……

    黑色雪铁龙慢慢停在顺丰超市前,营口镇虽然是个小镇,但随着做花生生意的老客越来越多,甚至奔驰宝马等豪华车也时常可以见到,外型朴实的雪铁龙微型面包实在谈不上起眼。

    小超市里,唐凤正在琳琅的货架中点货,蹲在地上,健康丰硕的身子扭出曼妙的曲线,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唐逸她眼睛就是一亮,站起身笑道:“来了!”极为自然亲切,就好像时时见到唐逸。

    唐逸听赵姗说来着,唐凤打了几次电话,说是去弟弟的墓地上看一看,但自己一直没时间,心里未免有些内疚。

    唐逸看看表,笑道:“走吧,去吃个饭,今天我请客,吃完去你父母墓地上走一走,明天,明天咱们一起去延山。”

    唐凤惊喜的道:“明天您有时间了?那太好了!”随即又忙压低声音,说:“等啊,婆婆在楼上睡觉呢,我去请示请示。”

    唐逸被逗得一笑,微微点头。

    唐凤婆婆自是唠唠叨叨的从二楼走下来,话里话外夹枪带棒的,但唐逸却没了上次对她的反感,不管她嘴上怎么说,唐凤说要出去,她不是还得下来帮着照看小超市?

    婆婆来到门口的收银台前,警惕的看着唐逸,小眼睛眨巴眨巴的,又看了眼唐凤,说道:“八点前回来。”唐凤自是乖巧的答应了医生。

    从镇西头接了花生酱厂的唐雄,唐雄比较耿直,上车见到唐逸就说:“你这人办事不实在,早说了带我们去小弟的坟上看看,怎么就一个多月见不到人?知道我妹妹哭了多少次吗?你还不如不来呢,勾的我妹妹多伤心?”

    唐凤拉了拉他衣袖,示意他不要再说。唐逸确实有些愧疚,没有吱声。

    唐雄女朋友小玲的小服装厂在镇子东头,再往东行就是庄稼地,红墙圈起的大院子,隐隐可以见到院中一间大平房,应该就是厂房。

    夕阳落山,天边一片金黄。

    雪铁龙停在厂院门前,唐雄拿出手机拨给了小玲,嘟嘟响了一声,小玲就挂断了。几分钟后,发来了短信,“县里的老板来了,张大勇就是你上次看到的那个工头。”

    唐逸点点头。

    天边金黄渐渐阴暗,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唐逸默默的吸着烟,唐雄却等不及了,说:“怎么还不出来?我去看看!”说着就拉车门下车。

    唐凤却是一直偷偷打量着唐逸,这个一直令她不自觉升起亲近之心的年轻人,怎么都感觉和平常人不一样,多半个小时过去了,等的是一个他就见过一面的人,怎么就能一点也不着急,就那么坐着吸烟,给人的那种感觉,很踏实,很心安,好像坐在他身边,什么都不用操心。

    唐雄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厂房大门里,唐凤终于忍不住问唐逸,“你,你一点也不着急?”总感觉唐逸是做大生意的。大老板,不是分秒都是黄金吗?

    唐逸对唐凤笑了笑,没吱声。

    唐凤不知道怎么,好像就有了答案,也微微一笑,就不再问。

    唐雄进去了十几分钟还是没有出来,唐凤不由得担心起来,却听唐逸笑道:“走吧,一起去看看。”唐凤转头看了唐逸一眼,心里有些惊奇,他难道看得透自己的心思?

    厂房后面的几间平房是办公室,平房前一排翠绿的柏树,环境倒也优雅。

    离得远,就见办公室门前战争也几个人,天色有些昏暗,看不大清楚面貌,但能认出唐雄和小玲都在,另外那个猴廋的男人应该是张大勇,此外还有位时尚丽人,黑色羊绒衫,黑色棉裙,漂亮精致的黑皮靴,丽人胸前好像还挂着几串漂亮修饰,看身影就极为靓丽。

    小玲正声音惶急的求肯,“经理,我不是故意的,唐雄也不是故意的,求求您,别看除我好吗?”

    唐雄耸拉这脑袋,好似霜打的茄子。

    张大勇尖锐的声音响起,“饶你?怎么饶你?我早说了吧,这批货要赶工,你呢,偷懒,发短信,我批评你怎么了?还把男朋友叫来为你出头,看他这一拳把我打的!”他捂着脸,,显然又挨了唐雄的打。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