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七十二章 新秘书

第七十二章 新秘书2017-11-8 23:51:14Ctrl+D 收藏本站

    早上六点钟,闹铃响起,李刚正要去按了闹钟,身边的爱人莫红霞已经一骨碌就坐了起来,麻利的拍掉闹钟的响声,又用力拍了李刚几下,“快点,起床!”说着拎起床头的粉红睡衣披上,下床跻拉上拖鞋,去厨房前又用力拍了李刚一下,这几年来,莫红霞已经很少这么勤快了。

    李刚这才知道大概爱人也同自己一样彻夜未眠,慢慢坐起,看着窗外朦胧的白,李刚轻轻叹口气,今天,会是个好天气吧。

    “红霞,简单点,我要早点到。”李刚说着话进了洗漱间开始洗澡。今天是他第一次进入省府大院,更是为颇具传奇色彩的年轻省长服务的第一天,洗澡的时候,李刚神思不属,竞然将洗发液涂抹了一身。

    给唐省长做秘书,这在李刚是想也没想过的事,到现在他也不大明白为什么唐省长会点自己的名,就是因为自己那篇关于辽东工农业发展的文章?

    想想十年前刚毕业的时候,自己倒是雄心壮志,满以为凭借自己的才华能力能做出一番事业,谁知道自己这个名牌大学毕业生,竟然被分到了春城某县下属局的事业单位过起了一份报纸几杯清茶的日子,这还是因为松平老家出了个能人,当时担任春城市政府秘书长的刘和。

    李刚和刘和都是松平兴县白沟子乡人,李刚的父亲辗转托关系托到了刘和一个远房亲戚那里才解决了李刚的工作。

    李刚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在清水衙门他就好研究各种理论政策,有几篇文章见了报,刘和见到了,大概也听说过这位小老乡的名字,可能关照了几句.不久,他就被调入了春城市党校。

    而本以为苦尽甘来的他这才开始了人生的磨砺,在党校时他爱上了一名漂亮的女教师,但很快,这场恋爱就无疾而终,当强大的竞争对手出现后,女教师飞快的投入了新欢的怀抱,因为这位强劲的对手不但家庭背景很不一般,更是当时很年轻的副处后备干部,现在呢,仅仅比自己年长两岁,已经是副市级干部。松平市副市长龚圣宝。在整个辽东,龚圣宝也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明星,听说前不久省高院工作组在松平遇到麻烦时,龚圣宝处理的很及时,甚至得到了唐逸省长的表扬。

    而三十五岁的自己还在市党校庸庸碌碌,享受着所谓的正科级待遇

    看着餐桌上一脸温柔笑意的莫红霞,李刚很快就从复杂的思绪中摆脱。还想这些做什么呢?那场苦恋,就随风而去吧。

    但真的能忘记吗?那双漂亮的大眼晴,好像又浮现在了李刚眼前……

    ……

    穿了一身黑色毛料的西装,在办公厅安小婉主任带领下来到了省长办公室,宽大的办公桌后,唐省长正在通电话,看到安小婉和李刚走进来,他微笑做了个手势要两人稍等,李刚的心抨抨跳动起来,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位年轻的省长,看着这位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却权势滔天的高官脸上自信亲和的微笑,那一刻,异群的感觉特别强烈,甚至李刚都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安小婉去拉起了百叶窗,晨曦轻轻洒入,她俏丽的脸蛋越发娇美,一身暗苹果绿毛料套裙的安小婉亭亭玉立,她是省府一道特异的风景,一道高不可攀的风景,她的风韵,是那些只知道卖弄青春的小女秘书们难以比拟的。

    “恩,好吧,回头聊!”唐省长终于挂了电话,微笑起身,走下来和李刚握手。李刚压抑着心里的激动,感受着唐省长手心的温热,甚至,在和唐省长握手的瞬间,一股强烈的自信涌上了他的心头。

    “坐吧,安主任,你也坐。”唐逸笑着示意两人坐,和安小婉,虽然有时候用略带亲热的小婉主任,但大多数时候,唐逸都是用安主任来称呼她,总觉得两人之间有些隔膜,想来安小婉也有同样的感觉。

    唐逸刚刚和唐凤通了电话,唐凤自然不知道大早上她打扰的是日理万机的本省一省之长,打电话抱怨了一通唐雄的袜子是多么多么的臭,说是“他也知道怕丑,袜子就不给小玲洗,就知道欺负我”听得唐逸忍俊不禁,和唐凤聊了会家常。心情都好了许多。

    在宽城时,带了唐凤和唐雄去延山给“小唐逸”上了坟,唐逸也去“父母”的坟头看了看,算是了了一桩心愿,期间心情之复杂,怕是唐宜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回了营口,唐逸就出资买了座农村的小二层,十几万块钱,要唐雄住进去“帮自己看房子”,理由很是冠冕堂皇,虽然聪明的唐凤隐隐知道唐逸的心思,但也没办法拒绝。至于唐凤婆婆那里,自然不会真的向唐凤道歉,唐凤还是乖乖回了家。对这一点唐逸也无可奈何,但家事从来难断,也只能一点点扭转两个家庭的不平等,现在,已经有了个好的开始,唐逸也知道急不来。

    三月初的常委会后,田野林国柱等已经走马上任,唐逸也很快圈定了自己的新秘书,春城市党校的李刚,也就是面前的年轻人。

    在一篇内参上唐逸看到了李刚一篇分析农业改革的文章,眼睛为之一亮,又找了这个年轻教师以前陆续发表过的一些文章,随即就点了他的名,唐逸使用秘书,一向不喜欢那些在机关打滚过的老油条,在这一点上,李刚无疑比办公厅秘书处的秘书们更有优势。

    唐逸也听说来着,李刚最早进春城市委党校是其时任春城市政府秘书长的刘和帮的忙,而刘和在省委副秘书长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的任上正是被自己打掉的,最起码,别人眼里刘和是自己扩张影响力的牺牲品。

    唐逸点了李刚的名,李刚自然马上被人放到了显微镜下,甚至祖宗八代怕都被人查了个底掉,当初刘和帮他说过几句话也就传到了唐逸耳朵里,加之李刚是松平人,借着这两点来攻击他的议论不在少数,不过唐逸又岂会在乎这些传闻?

    看着略带着拘束和忐忑的李刚,唐逸笑着递给他一颗烟,“别紧张。这里的工作比你们党校要轻松。教师嘛,要教书育人,责任更重,有一个培养党政干部的职责。我这个省长呢,就是混日子。省长秘书,混小日子。”

    李刚笑了两声,没敢说什么,心里的不安稍去。

    安小婉指了指手腕上的手表。见唐逸点头,就起身,带起几丝清香轻盈而去。

    唐逸又笑着对李刚道:“安主任的苦日子总算熬到头了,这几天都是她在照看办公室,恩,一会儿还要去开个会,你也熟悉下环境。”

    李刚就点点头。

    唐逸看着他,突然笑着问:“我看了你的文章,你觉得咱们省重工的改革步子还不够大?”

    李刚一怔,急忙解释:“我这是书生之见,在省长领导下,辽东的经济一定会有个飞跃。”

    唐逸笑了笑,说道:“不要唱我的颂歌,个人很渺小,一切都是集体决策,这一点,你以后要记住。”

    李刚脸一热,默默点头。

    唐逸正想再说什么,办公桌上,手机震动起来,走过去看了看号,是云岗市市长童淼,以前安东市那个年轻的常委副市长,唐逸记得最清楚的一幕就是自己下安东时他激动的满脸通红的挤过来敬酒,对这个年轻人,唐逸无疑是很有好感的。

    童淼这是第一次打他的手机,唐逸就有种不祥的预感,如果不是紧急事件,童淼想来不会拨打自己这个私人电话。

    “省长,是您吧?”童淼语气略有些焦急。唐逸恩了一声。

    “姚文闯祸了,刚刚在富平高速路段,他闯了静力测试区,还要富平县出动警力,把高速工作人员全扣了起来,我也是刚刚接到董书记的电话才知道这件事,听董书记说,事情已经反映给了省委刘作栋秘书长。”

    唐逸微微蹙眉,“闯静力测试区?怎么回事?”

    姚文唐逸当然认识,原安东市市长助理发改委主任,现任云岗市委副书记。云岗市班子属于“经济内阁”,十一名常委中,就有三位副市长,同时也是减副后的班子,姚文是唯一一位专职副书记,除了市委书记董浩和市长童淼外无可争议的第三把手,虽然早知道姚文脾气火爆了一些,但听说工作作风还是很成熟的,怎么会跑去高速上耍威风?

    童淼叹口气道:“这不云钢集团在富平县的铁矿凌晨出了问题吗?姚文早饭都没吃就备车去了富平。下高速时和高速工作人员发生了争执。他就硬闯了正在实验的静力测试区。后来富平县局又出动警力带走高速工作人员,具体情况我不大清楚,那边信号不好,还没和姚文联系上。”

    童淼自然想保姚文,正因为想保他,才要将事情和唐逸说清楚,不然等省委那边的信息反馈到唐逸耳朵里,可不知道会变成怎么个说法。

    唐逸恩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