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七十九章 凤凰

第七十九章 凤凰2017-11-8 23:51:22Ctrl+D 收藏本站

    金龙宾馆5号楼的会客室中笑声不断,唐逸与来辽考察的国家部长石明谈笑风生,在座的还有随同石部长来辽的部长助理李良住房保障司司长张浩云等建设部干部。

    石明水部到五十岁,被视为十几年来建设部最有开拓精神的部长,去年接任了建设部部长之位,前任部长以身体原因离职,但唐逸所知,这几年房价飙升,虽然国家从一定层面上人认可房价上涨来刺激消费拉动内需,但对此持有异议的大有人在,谢系和唐系的一些重要干部都曾经在这个问题上向高层施压,前任部长与其说是因为身体原因离职不如说是被逼走的

    而石明水则在去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八零初期华大毕业的石明水是新一代学历派官员的一个缩影,有过短暂的财政部任职经历,其时正是唐副部长分管的部门负责人,这使得他在普遍意义上被认为和唐万东过从甚密。

    在去年年底,石明水宣布,新的一年共和国将继续大规模发展保障性住房建设,计划建180万套廉租房和150万套经济适用房,更直言说廉租房的建设才能真正遏制房价上涨势头。

    承诺大力发展廉租房计划的石明水看着唐逸转给他的一份辽东省保障性住房发展分析报告却有些吃惊,“五十万套?”

    报告是辽东发改委建设厅等部门牵头,在广泛的座谈会基础上形成的一份文件,这份打给唐逸的文件提议在辽东大力发展廉租房建设,借鉴法国模式,廉租房配套资金由政府和一些大企业买单,这也是大企业回报社会的一种方式,当然,一切采取自愿原则。

    廉租房建设速度最快的城市是鲁东,但去年底也不过宣称回在新的一年建设十万套廉租房,辽东的这份建议书,却提议新一年政府开发50至60万套廉租房,也不怪石明水看到后有些吃惊,毕竟唐逸拿给他看就说明唐逸一定程度上认可了这份建议。

    石明水是知道唐逸在廉租房上的态度的,国内廉租房市场最健康的城市就是安东,远在房改刚刚开始,房价还处于极低的水平时安东就开始建设廉租房,这也使得安东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城市风景,商品房的房价固然因为安东经济发展因为旅游业的兴旺直线上升,甚至比春城房价还要高上一些,但在安东却没有形成大部分人买不起住房的情况,这就要得益于十年来的保障住房建设,安东和新加坡的房产市场有异曲同工之妙,商品房是富人们的玩物,炒楼卖楼,但不管房价多高,中低收入者却也有盼头,可以排队等政府的经济房和廉租房。

    安东人的幸福指数在全国是排在前列的,如果是比较中立的调查,怕是安东能排在第一,这也就难怪唐逸离开安东十年,安东人却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位“唐书记”。

    国内房产市场另一个比较健康的城市就是黄海,经济房和廉租房这些年也是稳步发展,在副省级城市和直辖市中是比较突出的。

    而现在,很明显唐逸又想在辽东借鉴安东和黄海的经验,开始在一省范围内打造他理想中的住房保障制度。

    石明水微笑看向唐逸,说道:“主要还是钱吧?”

    各地政府对廉租房不热衷原因很多,有希望用高房价刺激经济的,有和地产商本就存在种种利益纠葛的,但最不能忽视的一个原因就是资金来源,虽然从长远看廉租房最后可能会收回成本,但建设廉租房的初期需要政府大量财政拨款,有些城市就因为入不敷出,最后不得不出售建设的廉租房,使得廉租房成为廉售房,完全失去了本来的意义。

    安东经济高速发展,政府可以投入巨额财政拨款来支持廉租房建设,黄海更是经济基础深厚,但辽东显然没这个条件来推动全省的廉租房发展,这才有人提出部分资金可以向辽东的大企业募集。企业本就应该有回报社会的责任感,而共和国的很多企业,缺失的正是这种责任感,很多企业最热衷的就是做慈善,实际上也不过是沽名钓誉而已。

    其实唐逸要专家们详细研究过,如果土地出让净收益中安排的住房保障资金比例高于10%,简单说就是政府出售商业性用地的收益中拿出10%来支持廉租房建设,加之地产开发商不从中谋取很大利益的话,廉租房的建设资金就不至于太过吃紧。

    说到底这份报告看似是下面相关部门和专家搞出来的,实际上还是唐省长的授意。

    “资金问题,我觉得有办法解决。”唐逸微笑着说。

    石明水爽朗的笑了,“那就别说五十万套,你搞一百万套两百万套,我也双手支持。”

    唐逸笑了笑,拿起了茶杯。

    李良一直没说话,看着这位昔日的老领导李良很有些感慨,与在黄海时相比,唐省长好像变了,但哪里变了,一时又说不上来。

    虽然获得了建设部高层口头上的支持,但在唐逸意料之中,这份建议遭到了赵发书记的反对。

    开始就是五一长假,省委大院也洋溢着一种宽松的气氛。

    书记办公室中,空气却仿佛凝固了一般,赵发书记一口一口的吸着烟,默默看着几部门搞出来的《辽东省保障性住房发展报告》,这个报告他早有耳闻,来他耳边吹风的人更不在少数,但没想到唐逸动作很快,竟然在五一前就拿来给他看。

    《报告》中,建议在一年之内,辽东省建设50—60万套廉租房,其中30—20平方的廉租房比例为三比七,不再将目标限制为低保家庭,而是面向所有的中低收入者。

    “五十万套?有点冒尖了吧?”赵发书记终于放下了手上的报告。

    唐逸笑了笑道:“开始的力度就要大一些,除了安东,省内包保障性住房建设都刚刚起步,初始力度大一点,下面才会重视。

    赵发书记眉头一簇,“我担心的就是这点,50万套,对全省房产市场来说是沧海一粟,主要的就是这个态度,我们省委政府的态度,民众会认为我们在下决心大力度压低房价,他们会开始观望,开始等房价回落,这个影响你想没想过?对市场的干预,我认为还是要慎重,不要引起一连串的不良反应。”

    唐逸笑道:“需要买房的终究还是要买房,如果辽东的房产市场,就因为这么一个五十万套的消息引起巨大的震荡,那我只能说这个市场不健康,需要震一震。”

    赵发书记摆摆手,“你这是干预经济,不对路。”

    唐逸就拿起茶杯喝茶,显然在这个问题上,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

    五一长假,唐逸来到了安东,在张震等安东市委领导陪同下参观了已经竣工的新鸭绿江大桥,新鸭绿江大桥的建成,使得安东和新义州陆路运输能力跃升一个新台阶,对中朝贸易的影响也会产生积极的影响。

    五一长假,小妹还在西南,齐洁则去了法国,允儿去陪宝儿,陈珂则在忙一单官司,叶小璐在北京参加央视和亚洲卫视合作谈判。

    唐逸准备在安东逗留一天,明天回北京去陪爷爷。

    “省长,核电站有没有安东一个?”张震笑呵呵的问。

    奥迪平稳的行驶在安东街头,胡小秋坐在副驾驶,驾车的是唐逸的新司机小卫,从济南军区某警卫班转业,胡小秋物色的,黑黝黝的小个子,作风很朴实。

    张震坐在唐逸身边,提起了近来各地都在努力争取的核电站项目,抛去负面因素,不说核电站建成后对当地的经济发展起到的促进作用,就建设期间就可以带来相当规模的经济效益了。

    而建设在宁边的核电站,电力输送目标主要还是云冈和春城,也就难怪安东一些人看着眼熟了。

    唐逸笑道:“安东有些困难,地理环境就不行。”

    张震哈哈一笑,“也是,总不能啥好事安东都插一手。”顿了顿,又问道“省长,廉租房计划是不是要搁浅?”显然省委很多事都瞒不过他的耳目。

    唐逸摆摆手,“再看吧。”

    说着话,唐逸的手机震动起来,拿起看了看,一连串的8,是宝儿。

    “叔叔,你在安东吧?”宝儿有些小心翼翼的问。

    唐逸恩了一声。

    宝儿就开始支支吾吾的,唐逸就笑:“怎么?又闯祸了吧?说说吧,是不是又祸害你老妈的化妆品了没事,我去帮你说。”

    “不是”宝儿更加支吾起来。

    “那,是要我去看你小学和初中的同学?”唐逸胡乱猜着,宝儿做事天马行空,和她聊天很有趣。

    宝儿甜甜的说:“叔叔,你对我真好。。。”

    唐逸莞尔,“得了,少拍马屁,说吧,到底闯了什么祸?”

    宝儿好像又犹豫了好一会儿,说:“是,是哪个凤凰,我和她聊天玩,完了上当了,我答应说我和她见面,叔叔,就是,就是你和她见面,我不在扮演你吗?”

    唐逸头就有些大,却听宝儿开始撒娇,“叔叔,你不生气好不好?”唐逸就是想生气也冒不出火了,无奈的道:“行了,我知道了。”

    宝儿又道:“她是琼南人,我说我是安东人,她说马上飞来安东呢,我,我和她约好了,今晚七点,安东汉城大酒店明月轩的5号包厢,是,是她预订的。”

    唐逸就微微一笑,能忽悠住宝儿,这个凤凰也是个厉害人物啊,琼南人?大多很精明。

    汉城大酒店在安东早已经不是一枝独秀,近些年安东四星五星的酒店爆炸式的增长,最繁华的滨江大道上摩天酒店鳞次栉比,炫耀着这座新兴都市的荣华。

    六点五十分,一辆黑色商务车停在了汉城大酒店的地下停车场,胡小秋推门下车,见唐逸递过来一张钞票,就笑道:“十五块钱,我这里有,恩,就算通货膨胀了吧,我给她二十。”

    唐逸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省长,听音乐不?”前面驾驶位上的是他的新司机,小卫,也就是二十出头,脸上还有青春痘的痕迹,开车的技术却是很稳,不枉胡小秋将他从鲁东要来。

    唐逸摆摆手,小卫就扭过了头,不再吱声。

    默默吸着烟,七八分钟后,手机震动起来,唐逸看了眼,是胡小秋的号码,微微有些诧异,莫非宝儿被忽悠了,那个凤凰根本就没来?

    “唐哥,你自己来吧。”胡小秋声音又些怪异。

    唐逸奇道:“怎么呢?”

    “你来就知道了。”唐逸渐渐听出来了,胡小秋好像在憋着笑,

    唐逸就更为奇怪,是什么事令胡小秋非要自己上去?莫非又是宝儿作怪?不会是这小丫头想和自己见面编造出来的吧?楼上的是宝儿?

    要说宝儿作出这种事还真不稀奇,唐逸就不再问,挂了电话,带小卫上楼。

    明月轩在酒店三楼,红毯铺路,装潢古香古韵,大堂雕梁画柱,美轮美奂。

    胡小秋在去往包厢去的月亮门旁等着呢,见到唐逸就快步迎了上来,低声道:“唐哥,我从门缝看到五号房里的人了,我认识你也认识。”

    唐逸微微戚眉,“谁啊?宝儿?”

    胡小秋低声在唐逸耳边说了个名字,唐逸惊讶的半响没回过神,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考虑了一会儿,唐逸还是走向了五号房,胡小秋快步走了几步,轻轻敲门,房里一个很好听的女人声音:“进。”

    胡小秋轻轻推开门,唐逸信步走入,随即女人惊呼声响起,胡小秋顺手关上了门。

    包厢金碧辉煌,略显古韵的餐桌旁,坐着一位风情迷人的少妇,黑色紧身连体裙,紧紧包裹着她窈窕的身段,雪白的两条美腿,黑色高跟凉鞋,娇美的足踝撒和那个挂着亮闪闪的金色脚链,虽然唐逸早知道他的身份,但还是被她性感耀眼的造型吓了一跳,呆在了当地。

    美貌少妇更是吃惊的看着唐逸,好半天才结结巴巴道:“唐,唐省长?”随即才想起什么似地对套房里面休息间喊了一声:“不用出来了!”

    唐逸也注意到,刚刚开了一条缝的里面房间又慢慢合拢。

    唐逸就笑:“小婉主任,你这是唱鸿门宴啊?怎么,想对付网友?”

    安小婉惊讶的小嘴微张,更显娇俏,“你,你知道我来见什么人?”

    唐逸笑笑,就坐了下来,说:“你想见得人就是我。”

    “啊?”安小婉又吃惊的惊呼一声,看看唐逸,脸上一红,随即又有些愠怒,她千辛万苦才约了那个“可恶的小子”出来,怎么可能是唐逸,如果唐逸真是那可恶的小子,未免太无耻了一些。

    安小婉看似恬静温柔,实则最喜欢新鲜事物,从她在部委第一个用起PDA就可见一斑,几年前,安小婉玩过一款网游,但在里面惹了人,被杀了数十次,只要一上线就被杀,直到被杀成了白板,这一辈子,安小婉也没被人这么欺负过,当时气得她哭了好几天,沉迷在游戏世界中,那里面的人物对她来说就是她自己。

    后来终于用小号和那个杀了自己的女魔说上了话,拿到了QQ号,那些日子,每天就是在QQ上想约女魔出来见一面,想看一看这个在游戏里尽情蹂躏自己自尊的到底是什么人物,甚至隐隐知道女魔是人妖后,还放下身段说了“我是美女”这类的话。

    但女魔却高傲的很,后来安小婉报复的心思又渐渐的淡了,谁知道前些日子,女魔又开始和她聊天,而且口花花的毫无阻拦,整天没话找话的逗弄她,安小婉新仇旧恨马上被勾起,用起本事开始忽悠女魔,终于约了女魔见面,安小婉也带来了家里最信任的一位老大哥警卫员,准备好好收拾这个可恶的小子,怎么也没想到来的会是唐逸。

    唐逸见她神色不对,就知道宝儿这个小捣蛋肯定惹恼了安小婉,就笑道:“其实,一直和你聊天的是我的小侄女,她,她也是无聊,每天只能躺在床上”轻轻叹口气,就不再说下去。

    安小婉自然知道宝儿的事,哦了一声,更加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

    “点卡钱我给你吧。”唐逸也有些尴尬,就从包里数钱。

    安小婉却是实在忍不住,问道:“我游戏里叫莫愁,是你杀了我几十次?”

    唐逸哑然失笑,这才知道安小婉为什么这么苦大仇深,想也是,为了一张点卡,怎么可能纠缠数年,安小婉看似性格极好,实则从小就是天之骄女,骨子里肯定是挺傲的,在游戏里被人这般欺负,这口气大概一直没能顺过来。

    唐逸笑了笑道:“不是我。”一时间却又不好解释。

    安小婉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答案,肚子里却有些好笑,那时候唐逸应该在黄海吧,一位副部级高官,不但玩网络游戏,还杂游戏里扮人妖,歇斯底里的欺负人来减压,想来他也不好意思承让。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