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八十章 定制

第八十章 定制2017-11-8 23:51:23Ctrl+D 收藏本站

    “这么说,我没欠你点卡钱是吧?”唐逸微笑着问安小婉。

    安小婉不好意思的点点头,随即想起自己这一性感的装扮,脸上更是热的厉害。虽然在闺蜜中她有时打扮的更前卫,但被唐逸看到却是说不出的尴尬,再想起和唐逸的QQ号聊天,如果说后面那口花花的小子应该是唐逸的小侄女的话,那以前那沉默寡言威胁要拉黑自己的人呢?当时恨得自己牙根痒痒,现在想起,可不正是唐逸的做事风格?而当时自己好像还说过“我是个美女哦”,现在偏偏又穿了条极性感的裙子,倒真的好像是诱惑网友一般。可不知道唐逸会怎么想自己了。

    安小婉心慌慌的拿起茶杯喝茶,就觉得裸露在外的肌肤好像被针刺的一般,真想找什么东西遮上。

    “省长,那,那个五十万套廉租房的计划能不能推行?”安小婉放下茶杯,用工作上的话题来掩饰自己的窘状。

    唐逸笑了笑,说道:“难说。不过廉租房制度规范下来,才能真正解决低收入者的住房问题。

    安小婉恩了一声,“就好像西方的福利住房新加坡的政府楼和香港的公屋?”

    唐逸点点头,虽然叫法不同,实则很多西方政府提供的租住房和香港的公屋都是廉租房的性质,在制度上。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可以借鉴,尤其是新加坡和香港的廉租房,制度很完善。当然,国内民众也要慢慢扭转思想,不能指望国家会将商品楼的楼价控制在绝大多数人能买得起的价位上,最起码短时期内不可能。

    当然,我们的廉租房暂时不可能打到法国等发达国家用市价五分之一的价格就可以租到的水平,因为我国人数众多,想廉租房真正起到效果。基数会很大,房租太低,只是杀鸡取卵。但廉租房面积小,租金对中低收入者也不是一个很夸张的数字。说简单点,不过是用地与市价的租金租到可以长期居住的房子,一种可以称得上是“家”的房子,就这点,对刚刚就业的年轻人来说。就有着极高的诱惑力了。

    住房是人类生存的必要条件,也是一个文明社会最基本的目标。为实现这一目标,政府就要通过一系列特殊的政策来帮助那些不能单靠自身力量解决住房困难的群体。2

    这是市场经济下政府必须体统的一种“公共产品”。而用财政收入支撑这种产品,本就是政府的责任。

    “哦,你坐着吧,我做了!”看到安小婉的窘迫,唐逸微笑起身。

    说起公事,安小婉渐渐放松下来。说道:“我请您吃饭吧,小秋他们也在外面吧?”

    唐逸想了想,就笑着坐了下来,指了指里间。

    安小婉轻笑一生,就起身走向了休息室,性感的黑色连体群紧紧兜着柔软的翘臀,雪白双腿耀人眼目,唐逸忙转开目光。

    一位四五十岁的高大健硕的男子从里间走出,安小婉叫他“泉叔”。简单介绍了一下唐逸的身份,唐逸和泉叔握了握手。

    安小婉要泉叔留下吃饭,泉叔爽朗一笑,说道:“我去隔壁吧,和唐省长的警卫同志一起。”

    安小婉轻轻点头,也不勉强。

    泉叔出去不久,服务员就进来送上了菜单,安小婉点了几道菜,道都是唐逸喜欢吃的家常菜。

    服务员出去落单,房内就沉寂下来,两人都默默品着茶,没有人说。

    菜肴一盘盘送上,两人偶尔交谈几句,也只是讲一讲省府的工作,直到这餐饭快结束的时候,安小婉菜温婉一笑,说道:“省长,我给您推荐一个最新的游戏吧,轻松休闲,还可以减压。”

    唐逸笑了笑,随口问道:“什么游戏?”

    “夏日香气”安小婉说完就有些后悔,忙解释,“我工作的时候可从来没玩过它!”

    唐逸莞尔,点了点头。

    《夏日香气,》是夏天网络推出的一款手机网游,据说是陈婉君的创意,是一款适合白领阶层的休闲养成游戏,里面就是一个社会的缩影。可以白手起家成为亿万富翁,可以在政坛发展,也可会。但至少,大家起步处在同一个水平线上,更加公平一些。这款游戏很快就风靡整个手机网络,其地位堪比昔日第一网游《传奇》的火爆。

    这个世界,科技发展好像更快一些,2006年,智能机已经在白领阶层得到了相当程度的普及,听说《夏日香气》甚至是很多人更换智能手机的首选理由。

    唐逸自不会真的去玩这个充满小资靡靡之音的游戏,只是笑着点点头。拿起茶杯示意安小婉喝茶。

    闻着淡淡的茶香,唐逸笑了笑,说道:“茶要热水煮沸,浮浮沉沉。其后才能香气四溢,人,也是一样吧。”

    这是唐老所居四合院的小会客室,坐在茶几对面品茶的是中组部部长包衡,唐老和两人说了会话就休息了。

    包衡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唐逸就笑道:“郭老一石激起千层浪啊!”

    包衡道:“老人家有些急,也可以说是胸中无私天地宽吧。”

    郭老就是前任中纪委郭书记。在中纪委和高层,郭老是有着特殊的影响力的。据说,五一长假的第二天,在郭老和中央一些主要领导会面时,力推中组织部部长包衡出任下一届中纪委书记,消息传出,马上在共和国权利架构的最上层引起了轩然大波。

    如果说十八大后是学院不得已和皖东妥协的话,经过四五年的安排部署,在十九大上,则是考验学院究竟能不能消除皖东的影响和安排好自己下一届的接班序列。而现在看,学院向实现上述目标困难重重。

    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九大常委会将在十九大后退下去三到四位,确切来说肯定退下去的是三位,还有一位刚刚到龄可不退得皖东标旗人物。

    可以说,从现在开始到明年年底,这场争斗将会越来越激烈,从代表着最高层权力基础的中央委员会人员的分配构成,到政治局,再到政治局常委会,一系列较量将会粉末登场。

    郭老书记是第一个大马金刀捅破这层窗户纸的人物。

    中纪委施书记是肯定会退了。郭老书记毫不避忌的向中央推荐了包衡,包衡在中组部这些年来官声很正,要知道中组部部长看似权势显赫。实际上怕是共和国最难坐稳的一个位子,而包衡在这个位子上一坐就是**年,甚至到明年换届整整坐了十年,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了。一来这个最为瞩目的位子各派系争斗难产,而来不得不承认包衡处事公正,更能在错综复杂的局面下处理好各个政治集团的诉求,虽然是唐系旗标人物,却也不得不承认他为学院派处理了许多棘手的难题,很是被最高层尊重和器重。

    但明年,包街是肯定要离开中组部了,以包衡之清真公允,郭书记向最高层推荐他出任新一届纪委书记也在情理之中,到明年包衡也六十六七岁了,再干一届刚好退下来,也算为二十大班子更加评为过渡做贡献。

    不过问题是这次换届局面可以说比十八大更要复杂,尤其是安齐之争,谁会做上副主席之位?毛校长会不会退下来?种种变数也会给新常委班子带来不同的结果。而包衡第一个被摆上风头浪尖对他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郭书记自然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他同总书记会面应该是绝密的,谈的话本就不应该外泄,更不应该被人跑出来。

    包衡是很坦然的,微笑看向唐逸,“这些年,我也有些倦了,学学刘书记,去政协发挥余热也很好。”包衡一直称呼刘琦为刘书记,自是不忘老领导之意。

    唐逸就笑:“接刘老的班?那还早呢。”想想刘老马上也要离开政协副主席的位子,真正享清福去了。倒真应该和刘飞去看看他。

    包衡笑了笑,就问道:“听说,你又鼓捣了一个五十万?”

    唐逸就笑,没吱声。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唐逸拿起,看看号,笑着接通,说出几句,随即就转头笑道:“岳母来电话了,我陪她去一处地方。”

    包衡点点头。

    唐逸又道:“辽东的事我会处理妥当。”

    包衡微微一笑,拍了拍唐逸的肩膀,拿起了茶杯饮茶。

    银色奔驰缓缓停在DALLO专卖店前,小秋和嫂子一起回鲁东了,陪唐逸来京的是小谭。

    唐宁在马素贞杯里吱吱呀呀的说着只有外婆才听得懂的话。马素贞

    贞特别宠爱这个外孙,除了在小妹面前小唐宁好像老鼠见到猫似的一场乖巧听话,就算对着威严的外公,小家伙也丝毫不示弱,一次趁着没人宁主席逗弄他凶他,反而被小唐宁抓掉了几根胡子,把在人前威严无比的外公搞得哭笑不得。

    “小逸啊,对亏了你,要小妹。我看啊,我这个所谓的主席夫人就窝在山里吧,要她陪我逛街比登天还难!”马素贞显然很开心,虽然在抱怨,却是笑孜孜的。“山里”是马素贞称呼她和宁主席的新住所想也是,马素贞好动,但进了“山里”后无疑就再没有多少私人空间,知道唐宁出世她才可以隔三差五去唐老那走一走,但上街购物,那是想也别想了,女儿不陪她,总不能自己带着警卫去逛商场吧,那未免有些不像话。而唐逸来京钱就主动提出配岳母大人去新开业的时装店购物,马素贞又怎么会不喜欢这个女婿?

    唐逸就笑,说道:“我和小妹还不是一回事?我陪您就是她陪您。

    马素贞轻笑一声,抱着小唐宁准备下车,唐逸忙着下车转过去帮岳母开车门,看着唐逸,马素贞真是越看越喜欢,以前马素贞最担心的就是小妹不肯嫁人,到嫁了人,又担心小妹不会给人碰,但现在看看,却是儿子都有了,而且小两口不是一般的恩爱,唐逸这么忙,还能抽出时间陪自己这个老太婆,可见他对小妹多么宠爱,陪自己不过是爱屋及乌。

    小妹冷冷清清,就算和父母都不太亲近,而唐逸无疑很好的弥补了老两口个遗憾。

    马素贞笑孜孜抱着小唐宁下了车。看了眼金碧辉煌的专卖店外饰,笑道:“就是这里了。”

    DALLO是法国最著名的顶级女装定制品牌,价格高得离谱,从几万元人民币到几十万元不等,如果是特别搭配珠宝等饰物,那就成了无底洞。

    今年五月一号,DALLO正式登陆京城,DALLO一号设计师卡娅女士亲自带队来京宣传,2006DALLO北京高级定制秀场在全球进行了转播。

    进了专卖店直上二楼,入眼尽是各色靓丽性感的金发模特。

    唐逸报了名字,漂亮的服务员忙将唐逸一行引入了贵宾休息室,唐逸早就要人约好了卡娅女士,想来服务人员也都被关照过了。

    其实以军委副主席夫人的身份,一个电话,卡娅女士自会亲自登门,但那就推动了唐逸陪岳母逛街的本意了。

    坐在宽敞的沙发上,品着香喷喷的咖啡,马素贞道:“就不要太破费了。”其实每年中南海那些特级裁缝给订做的衣裙价值更是不菲,来DALLO,不过是消遣而已。自己花钱购物,感觉也很不一样。

    唐逸笑道:“没事。”

    马素贞知道女婿有花不完的钱,也就不再说什么。

    后面小保姆抱着唐宁,轻轻哼着儿歌,唐宁慢慢睡去。小谭和小赵两名警卫员则按惯例占据了有利位置。

    虽然唐逸也见过卡娅女士在各种时装杂志上的照片,但见到本人还是略有些惊愕,卡娅女士的年龄是个谜,据说五十多了,也有人说她六十多,但看起来,确实仪态万千,宛如三十出头的丽人,离得近了,反而更会质疑她的真实年龄是不是真的那般大,雪白的脸蛋紧绷,没有一丝松弛,这却不是化妆能掩饰的。

    卡娅女士热情的和唐逸马素贞打招呼,又叫进来一串的模特为马素贞展示她的新款服装,等马素贞选定款式,她就会亲自帮马素贞进行细致的测量,再根据马素贞的体型将服装进行局部调整,以使得定制出的服装更能展示出马素贞个性的风采。

    “小逸,要卡娅大师自己来是不是很破费?”在卡娅要求下,马素贞一边转动身体配合卡娅的量身。一边问唐逸。

    唐毅笑道:“妈,没事的。”

    马素贞就微微一笑,不再说话了。

    唐毅又微笑对卡娅身边的翻译道:“你跟卡娅大师说,明天有没有时间和我的岳母见个面,我岳母希望向她请教一下女性保养的问题。”看到了岳母一直诧异的打量卡娅的皮肤,是以唐毅才会提出这个要求。

    翻译微笑点头,她是负责帮DALLO公司在国内宣传的公关公司的人,自然看得出唐逸几人很不一般,有保姆照顾小孩,而那两名好似自己走到哪里都落在他们目光控制范围内的小伙子,分明就是极为专业的保镖,甚至卡娅大师的保镖都不能给人带来这样的感觉。

    量过身,卡始料不及又详细的询问了马素贞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更将自己需要发动的部位和理由向马素贞进行了解释,马素贞对衣服是极为挑剔的,也不时提出自己的看法。还和卡娅因为一个扣子的改动争论起来,不过卡娅显然很喜欢马素贞这种较真的劲头,一直在耐心解释,两个人却是慢慢由争论变成了探讨。

    小翻译自然连连咋舌,这时更看出来唐先生和马女士非比寻常,在卡娅大师面前,可是很少有人敢质疑她,而马女士显然不怎么在乎卡娅大师的身份,好像真把卡娅大师当成了裁缝。而卡娅大师反而很享受这一点。

    唐逸只是微笑品着咖啡,脑子里在琢磨回辽东后怎么推行自己的“五十万计划”。

    到马素贞和卡娅确定下衣服的款式后两人已经很熟络,出了贵宾室的门,卡娅还抱住马素贞轻轻亲她面颊,很热情的邀请她来法国玩,更给了马素贞她的私人名片。

    “咦?”马素贞的目光落到了刚从另一间贵宾室走出来的两名女人身上,随即就笑着打招呼,“秦老师!”

    唐逸看过去就是一笑,是安小婉和一位风韵犹存的妇人,安小婉裙子是天蓝色的,长及脚踝,裙子上面有暗色花纹,是一朵一朵的牡丹。配上短袖纯白衬衫,显得漂亮可人。

    妇人略带矜持的微笑回应马素贞:“素贞,你也在啊。”

    随即秦女士就将目光放在了唐逸身上,马素贞笑道:“唐逸放假回了京,陪我出来走走。”而安小婉也含笑道:“唐省长。”

    旁边的小翻译吃惊的嘴巴都何不拢了,这都是什么人啊这是。

    秦女士恍然的啊了一声,更是上下打量唐逸,唐逸微笑道:“秦阿姨,您好。”

    秦女士就笑了,微微点头,看了眼身边的安小婉,又对唐逸道:“小婉什么也不懂,尽给你添麻烦吧?”

    唐逸笑道:“怎么会?小婉主任挺能干的。”

    秦女士嫣然一笑,说:“你们都这么说,我就不信。”

    安小婉眼见老妈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打量唐逸,开始还不觉得,突然就明白过来,这些年唐逸事业蒸蒸日上,自己又时常和爱人吵架,有几次还闹到了家里,老妈有几次就在父亲面前念叨,怨怪自己父亲当初从中作梗,将女儿好好的姻缘搅合了。

    现在老妈亲眼见到唐逸,那还有不喜欢的?安小婉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唐逸是很有女人缘的。

    果然,秦女士叹口气,对马素贞道:“素贞妹子,你命真好,唐省长多忙的人?还要抽出时间来陪你。”

    马素贞自是心下得意,笑了笑没有说话。

    唐逸微笑问道:“阿姨,您顶了几套衣服?”

    齐女士摇摇头,“没遇到合意的。这不过几天我和老安结婚纪念日嘛。小婉说这家新开的店很好,看了看,也没什么好的。”

    唐逸就笑着给秦女士介绍卡娅。“秦阿姨,这是DALLO的首席设计师卡娅女士,要不,您听听她的意见吧?”

    秦女士无可无不可的点头,但等真的跟着卡娅进了贵宾室,聊了几句后眼睛就亮了,转头对唐逸笑道:“还是唐省长办事稳妥,你看我们家小婉,就知道带我瞎逛。”

    老妈一个劲儿夸唐逸贬低自己。安小婉就有些气愤,咬着嘴臭也不说话。

    等秦女士定下来两个款,唐逸又主动拿出支票付账,笑道:“是岳母的意思,是她送给阿姨和安总理的礼物。”

    秦女士更是觉得唐逸办事贴心,微笑点头。

    突然又听到“安总理”,小翻译差点晕过去,再看四周那四五名凶悍的年轻小伙子,突然就觉得压抑的厉害,有种窒息的感觉。

    从店里走出来,秦女士又着实夸了唐逸几句,安小婉细腻里嘟囔了几句“小白脸”,又实在觉得这个词汇安在唐逸头上很勉强。

    坐在奔驰里,马素贞笑孜孜的看着唐逸,笑道:“秦老师怕是要羡慕死了,我有这么一个好女婿。”

    唐逸笑了笑,没有吱声。

    马素贞又道:“去钟山吧,带唐宁去看看太爷爷。”

    “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唐宁醒了,扎着小手要唐逸抱。

    唐逸微笑抱过他,拧拧他小脸,捏捏他鼻子,很快小唐宁就有些屈起来,睁着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唐逸,把唐逸逗得呵呵笑起来。

    奔驰慢慢拐入钟山后街,却见胡同里一长溜红旗飘扬的黑色小车一股威压仿佛扑面而来。

    驾车的小谭早就看到了车号,说:“好像是总书记。”

    唐逸微微点头,拿出烟,慢慢点上了一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