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八十二章 狼来了第二弹(上)

第八十二章 狼来了第二弹(上)2017-11-8 23:51:25Ctrl+D 收藏本站

    五月底的辽东省委十一届十次全会上,审议并通过了《**辽东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十次全体会议关于召开**辽东省第十二次代表大会的决议》,决定省第十二次党代表大会于2006年11月在春城召开,会议的主要议程是:听取和审查**辽东省的十一届委员会工作报告;审查**辽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工作报告;选举**辽东省的十二届委员会和**辽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决议》通过了代表名额,分配原则及生产办法,**辽东省第十二次代表大会的代表名额为820名。代表名额的分配,由省委根据各选举单位所属党组织的数量党员人数和工作需要确定,并由这些选举单位按照省委提出的选举办法和差额比例招开党代表大会党员大会或代表会议选举产生。省军区省武警总队代表的选举工作,由辽宁省军区武警辽东总队党委拟定具体方案,经省委批准后实施。

    全会号召,全省各级党组织广大**员和干部群众,要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朱定邦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同德同心,艰苦奋斗,振奋精神,开拓创新,以促进我省更快更好发展和推进公平辽宁建设的优异成绩,迎接**辽东省委第十二次代表大会的召开!

    辽东省委委员85人,候补委员15人全部出席了会议,省纪委委员列席会议。

    全委会之后,唐逸开始忙着接待来辽东考察林北新区的台湾经贸团,这次的经贸团,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太子工业巨擘号称“运营之神”的长老先生的来访了。

    在晚上省委政府喂台湾经贸团举办的欢迎酒会上,长老先生直言不讳的问起唐省长会不会继续在辽东执政的问题。

    金碧辉煌的宴客大厅辽东名流汇集,穿着白审议黑裤子带领结的男女服务生在人群中传说,为客人提供美酒佳肴。

    安小婉穿了一袭优雅的金色晚礼服,在舞池中与人翩翩起舞,裙摆中若隐若现的性感银色高跟踩着美妙的舞步,风姿绰约,如梦如幻。

    在交谊舞会开始前,唐逸等重要贵宾已经离开了宴客大厅,但金龙宾馆礼堂楼的设计极为考究,在二层贵宾室,隔着巨幅茶色玻璃帷幕,一楼大厅的盛况尽收眼底。

    唐逸和长老先生每人拿了一杯红酒站在落地玻璃为目前,看这楼下翩翩起舞的人群,唐逸没有正面回答长老先生尖锐的问题,笑道:“老先生以为开明的定义是什么?办一场极为就会是为开明?”

    张老先生追问唐逸会不会继续留在辽东任职,自是再慎重考虑他的工业帝国来辽发展的前景,如果唐逸离开辽东,政府执政方针发生变化,策划中的投资就可能会是台铭集团近十年来最重大的失误。毕竟台铭集团是台湾绿营政治集团幕后最大的金主,企业背上本来就承担了相当一部分政治压力。

    唐逸反问,张老先生微笑道:“形式主义,我还是识得分辨的。”

    唐逸就笑起来,追了句:“不管是谁执政,大方针不会变。”

    张老先生微笑点头,举起酒杯和唐逸轻轻碰杯。

    春城街头灯火璀璨,车流如梭。

    唐逸微笑看了眼坐在后座身侧的安小婉,笑道:“小婉主任今天辛苦了。”

    舞会还在继续,但省纪委主要领导都已经离开,留给台企和辽东企业负责人充足的交流时间。

    安小婉跳了三支舞,舞伴都是辽台企业中重量级老先生,最后一支舞是陪台铭集团张老先生跳的,现在的她换上了一身洁白的西式女装,秀丽精干,和刚刚的华贵丽容比起来,又是另一番令人心动。

    虽然在游戏里觉得唐逸有些“傻”,但真的面对唐逸,那又是另一番心情,就算和唐逸一网友的身份见了一面又如何?唐逸还是那个唐逸,令人倍感压力的一省之长。

    唐逸的手机突然想起了鸟鸣声,他拿出手机看了几眼,眼神里是说不出的柔和,好像还有丝笑意,令安小婉极为诧异,莫非是他爱人?

    “小婉主任,给宝儿介绍个工作吧。”唐逸微笑看向了安小婉。

    安小婉这才知道发来信息的是哪个调皮可爱的小丫头,轻笑道:“好啊。”

    唐逸略一琢磨,说道:“就去政府部门吧,司法部门就挺好,让她在游戏里受受锻炼。”

    眼里唐逸大手一挥很轻松的安排了宝儿的工作,按小婉哭笑不得,心说你以为这是在辽东啊,安排人尽司法部门甚至都不用你来暗示。

    游戏里,介绍宝儿这个小白丁进司法部门会使得安小婉的信誉度丧失大半。

    但唐逸开了口,安小婉只好点头答允,对游戏里的凤凰,安小婉还是好充满感情的额,谁知道自从介绍唐逸玩这个游戏,随随便便两个要求自己就损失惨重,怕是唐逸再提几个要求,一年多的心血也会付之东流。

    开始是用人妖号将自己杀成白板,现在又变相残害自己的新人物,安小婉直觉得唐逸就是自己在网络世界里的煞星。

    有困难吧?“唐逸看向了安小婉。

    “啊,没有。”安小婉笑了笑。

    奥迪缓缓驶入去往春城饭店的新华路,安小婉单身来到春城,本来省机关事务管理局是准备将安小婉安排进金龙宾馆的小别墅的,是安小婉坚决不同意,最后局里研究决定,安排安小婉住进了春城饭店的普通标间。

    “省长,我下了。”安小婉正准备去推车门的时候,唐逸的手机响了,接通说了几句,唐逸的脸色就沉了下了,安小婉怔了下,很少看到唐省长脸色这么难看。

    ......

    零六年六月初,辽东省监所系统出了件轰动全国的丑闻。

    五月底,韩国GH集团金董事长的孙子金明哲从辽东省看守所逃离。据说使得辽东省省委书记赵发和省长唐逸震怒,正在严令彻查事故原因时,在六月初,辗转回到韩国的金明哲接受了一份韩国媒体采访,将自己在辽东被判刑称为冤狱,自称自己是逃离黑色共和国的英雄,而特别兴奋的金明哲更详细提到了接受GH集团贿赂协助他逃离辽东省看守所的一些共和国官员的名字。这些名字虽然未能见报,但采访金明哲的视频不知道怎么流传了出来,很快就被世界各大媒体转载。

    虽然共和国**制度似的这起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丑闻在国内鲜有人知,但赵发和唐逸所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金明哲提到的官员名单上,有辽东省公安厅监管总队副总队长,生看守所所长胡增忠,省看守所武警中队副中队长林保全,省看守所政教主任马自云。

    而真正受GH集团所托,将这三名干部拉下水的是原延山市委书记现任云冈市市委常委副市长丁瑞国。

    金明哲虽然提到的名字植物有些南辕北辙,但稍一比对,就知道他提到的是这些人。

    延山宾馆的豪华套房中,看着有些失态的破口大骂金明哲的丁瑞国,延山市市委书记马景瑞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他和丁瑞国搭班子时间很长,虽然丁瑞国强势,令他在市长任上时有些施展不开手脚,但马景瑞耐得住“稳忍”二字,中体育守得云开,在丁瑞国调任云冈市副市长后u,他顺利接了延山市委书记的位子。

    或许因为在丁瑞国手下做副班长做得久了,虽然丁瑞国调去云冈甚至可以说是明升暗降,但在丁国瑞面前,马景瑞却总是感到一丝压迫感,但现在,看着丁国瑞歇斯底里的大骂金明哲,马景瑞这才突然发现,原来丁国瑞也不过是一普普通通的俗人而已。

    但马景瑞心中也是极为不安的,丁国瑞必定要垮台,问题是在赵书记和唐省长的震怒下,会不会牵连到延庆市委里证和新任市委书记贺克强斗的火热的刘兆坤市长?甚至牵连到刘兆坤市长的更上级?至于自己能不能被保住,就要看丁国瑞是怎么想的了。

    “啪”,丁瑞国将一份刊登金明哲专访的韩文杂志摔在了茶几上。

    马景瑞摇摇头。其实他也知道,事情实在怨不得丁瑞国,谁会想到韩国人这么没脑筋,可以说死过河拆桥了。为了揭露所谓共和国官场的黑幕,将之在辽东多年经营的关系网置之不顾,或许,在和辽东马拉松似的官场中,韩国人已经有了放弃国内市场的共识,但这些人做事是在太过分了些。

    “瑞国,兆坤市长怎么说?”马景瑞走过去,不动声色的递给了丁瑞国一杯水,其实他更关心的是丁瑞国会不会觉得被抛弃,如果丁瑞国有这种想法,那将自己牵累进去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

    丁瑞国结果冰水,咕咚咕咚灌了几口下去,随即摇了摇头。他给刘兆坤打过电话,刘兆坤的回复是“要万般忍耐”,但这件事,是自己忍着不说话就能过关的吗?

    见到丁瑞国眼神里的茫然,马景瑞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无疑,这是个很危险的信号。

    ……

    小妹穿着雪白的睡袍,安安静静靠在床头,弓起的膝盖上,是一部微型笔记本,播放的视频是五十九军一次饭地面装甲部队的军事演习,虽然从接到情报,到全歼这个机械化团仅仅用了两个小时,但小妹还是在一边一边反复的观看这个个分队在同一时段的协调。

    “老婆,一起洗澡?”洗漱间唐逸冒出个头,小妹也不理他,唐逸就悻悻的缩了回去。

    周末,小妹来了春城,很难得的住进了西山常委院二号楼。

    唐逸自是有些兴奋,甚至往日最享受的桑拿房都懒得往里坐了,冲了个澡,就极快的回了卧房。

    搂着清香怡人的小妹,靠在床头和她一起看军演的录像。对唐逸来说这也是上天的恩赐了。

    “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唐逸捏了捏小妹清丽的脸蛋,眼见小妹熟练的操作着电脑,唐逸就有些号笑,一直以来,取笑小妹是文盲也是唐逸的乐趣之一。

    “咦,唐逸,要没电了呢。”小妹看到了屏幕右下角的电表警示。

    唐逸微微一笑,从小妹膝盖上拿过笔记本,放在床头柜上,又跳下床,从抽屉找了电源插上,帮它充了电,又说:“你的手机我也帮你下载好了你最喜欢听的音乐。”

    小妹看着唐逸在床上床下跳来跳去为自己服务,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甚至向旁边移了移,唐逸想上床的时候才发现小妹挡了自己的路,唐逸就笑:“知道挡我路得下场会怎样么?”

    小妹脆生生道:“都被你打倒了。”

    唐逸莞尔,说:“敢取笑我了是吧?那我就打倒你!”成亲经年,小妹撒娇的次数是在屈指可数,乍然见到娇妻和自己撒娇,唐逸心里比吃了蜜还甜,正想上床折腾小妹,床头的手机却震动起来,唐逸挠了挠头,去看了看号,却是纪委书记谢路平,一个不得不接的电话。“省长,丁瑞国死了!”谢路平第一句话就令唐逸大大吃了一惊。“服毒,暂时还不能判定自杀还是他杀。”谢路平语气分明有些气愤,显然,他心里已经有了结论。“金明哲越狱案”影响之大不用多说,省纪检监察部门成立了联合条查组进行调查,至于金明哲,虽然驻韩使馆正式向韩国提出引渡要求,但韩国方面迟迟没有回应,想来最后结果也不会很好。而丁瑞国刚刚被双规就出了事,谢路平又怎么会不气愤?挂了电话,唐逸摇摇头。“怎么了?”小妹有些关切的问,向后挪了挪身子,给唐逸让出了位置。躺在床上,唐逸搂住小妹细嫩的吹弹可破的玉肩,说道:“金明哲那个案子,越来越复杂了,丁瑞国,嗯,就是帮金明哲逃跑的副市长刚刚死了。”

    小妹哦了一声,说:“唐逸,孙子兵法你知道么?越复杂的事,就要用最简单的办法来处理。”

    唐逸微愕,随即笑道:“当了将军,就是不一样了!”

    小妹不理他,拉了拉他胳膊,唐逸会意,忙乖乖将胳膊伸过去给小妹舒舒服服枕上。

    略一沉吟,唐逸就拿起电话打给谢路平,低语了几句挂了电话,又开始拨第二个号码。

    ......

    临时召开的书记办公室会。

    赵发书记看着省公安厅的文件,是关于丁瑞国死因的报告。翻着翻着,赵发书记微微皱眉:“自杀啊!”省公安厅的报告是根据法医及比较中立的辽东医大相关法医专家联合出具的《尸检报告》以及省厅调查组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后得出的。

    谢路平显然不认可这个结果,他有些气愤的道:“我不知道这个报告是根据什么得出的结论,丁瑞国在下午和纪检人员谈话时还流露出希望戴罪立功争取大处理的想法,怎么可能晚上就自杀?”

    赵迪放下茶杯,慢悠悠的道:“路平书记的想法主观了吧?这些年被双规的官员抑郁下自杀的例子并不少吧?”

    廖锦添打着哈哈,“路平书记干纪检工作时间比较长,敏感了一些,有点阴谋论吧?”

    其余常委面色都很凝重,唐逸只是默默喝着茶,没有表态。

    显然,大家都在等赵发书记的态度。

    赵发书记看了眼唐逸,嘴唇动了动,终于,转回了目光,扫视全场,说道:“这个案子中央很关注,昨天,我还接到了施书记的电话,可以说,我们辽东现在处于风口浪尖啊!”

    “丁瑞国通知的死因调查也有半个月了,现在下结论不草率吧?再拖下去,省委的工作只会越来越被动。”

    “六月份,对我们辽东来说,是个多事之秋啊!”

    赵发书记深深叹口气,拿起茶杯,喝了几口水,又说道:“因为GH集团,因为这个案子,我们被牵涉了太多精力,本来预定在常委扩大会议上讨论的议题都阁下了吧?一个本来准备去非洲的副省级经贸团也因为种种顾虑被推迟了行程,在国际上造成的影响就不要说了,在座的各位都心知肚明。”

    “所以啊,还是要快,在这件事的处理上要快刀斩乱麻。路平通知对死因报告不满意我理解,但怎们还是不能凭主观武断,要讲科学嘛!要认可科学的鉴定嘛!”

    谢路平默默点起了一颗烟,没吱声。

    “外面人对我们不相信,我们要自己相信自己嘛!辽东的干部基础是好的嘛!一颗老鼠是坏了一锅汤,我们怎么办?我们辽东的干部就见不得人了?出了事,就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是阴谋诡计了?我不相信!”

    “我的意见就一句话,快刀斩乱麻的肃清一切不利影响。”

    赵发书记斩钉截铁的拍了案,从头到尾都没有征询唐逸的意见,或许,他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节外生枝,他要的是稳定,这个强硬的老人

    晚上延上市市委书记贺克强来拜访唐逸时唐逸才知道他在春城。

    贺克强来的时节唐逸正在训斥兰姐,辽东清水队已经易帜为辽东夏兰队,兰姐是来春城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当然,出席发布会的并不只是她。虽然不能去出风头,但兰姐心里还是很得意的,她夏小兰竟然有了只足球队,而且是辽东省队,梦里都要笑醒了。

    听到辽东夏小兰这个名字唐逸气就不打一处来,足球圈也是光怪陆离了,夏兰队,夏小兰,就兰姐这好吃懒做的德行还真是挺应景。

    其实唐逸正在默默翻看着金明哲一份英文专访,而和部下吃过庆功宴心情大好,哼着小曲回来的兰姐就遭受了无妄之灾。

    兰姐一头波浪卷的长发妩媚动人,一袭低胸淡绿色连身样群,均匀白皙的小腿恰如其分的一直延伸到白色细带高跟鞋里,尤其是胸前挤压出立体分明的乳沟,饱满的酥胸让人忍不住想捏上一把。

    但在唐逸面前,性感撩人的兰姐就好像耗子见了猫,动也不敢动一下。

    幸好贺克强来给她解了围,兰姐松了口气,忙着给唐逸和贺书记泡了茶,出去后轻轻带上了书房的门。

    贺克强带来了一大堆资料,都是关于延庆市农改的相关材料,贺克强则简单讲述着他一些思路,主要还是以镇为单位组成的农业公司的监管问题,贺克强提出监事会效果不太好,准备成立农会,也叫监事会,但扩大为数百人的名额分配给各村,有个村村民选举代表,在农业公司重大决策上,农会都拥有集体话语权,甚至可以弹劾农业公司的主要领导。

    唐逸默默听着贺克强讲解,不时点点头。

    “省长,赵书记就这么把盖子捂了?我不相信丁瑞国的死是自杀。”说了一会儿农业改革,贺克强看了看唐逸脸色,将话题引导了丁瑞国的案子上,上午召开的书记办公会,显然贺克强的消息也很灵通。

    唐逸笑了笑,没吱声。

    贺克强又道:“丁瑞国肯定是要交代一些问题,有人不想他说话,明摆的事嘛!”贺克强确实觉得很惋惜,他虽然近来见见在延庆树立起了权威,但刘兆坤的强势还是令他很头疼。丁瑞国出了事,最高兴的莫过于贺克强,以丁瑞国和刘兆坤的密切关系,十有**就会连带上刘兆坤。谁知道丁瑞国突然服毒,听说赵发书记在今天的书记会上明显希望将事情小而化之,就这么轻轻松松处理了那几个看守所的干部过关?贺克强对这个结果自然不满意。

    见唐逸不说话,贺克强继续道:“其实,其实丁瑞国一出事,我私底下就要人查了查马景瑞,我。。。”

    唐逸突然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在农业改革上的一些意见很中肯,我觉得很好。但如果是谈丁瑞国的事,那就不要说了,一个字也不要说!你私下要人查马景瑞,理由是什么?谁给你的权利?马上停下来!”

    看到唐逸脸色不豫,贺克强的心怦怦乱跳,不敢再说。但他却不信唐省长会就这么容易的把这件事轻轻放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