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八十三章 狼来了第二弹(下)

第八十三章 狼来了第二弹(下)2017-11-8 23:51:26Ctrl+D 收藏本站

    六月底的辽东省委常委扩大会议上,审议并通过了《辽东省保障性住房发展规划》,在《规划》中,三年内辽东将会建造八十万套廉租房。三百万平米的经济适用房,明确提出用五到十年的时间建立起基本完善的住房保障体系。

    李刚和赵发书记的秘书赵奎列席旁听了这次的省委常委扩大会议。

    一些省委委员在会议上的发言李刚很认真的听记录。

    省十二次党代会在年底召开。而各市的换届即将拉开帷幕,最早换届的将会是松平市,松平各县换届已经到了尾声,市一级党代会将会在七月中旬召开。

    李刚知道,来参加本次常委扩大会议的一些省委委员本就是在唐省长考察中,也就是位子不太稳定的。例如白山自治州州委书记单晓涛,作风保守,在白山任职六年也没有什么建树,白山还是那个一穷二白的白山,唐省长对他就不大感冒。

    不过市级班子换届,牵涉方方面面的利益,唐省长究竟能有多大的影响力实在难讲。

    李刚要做的就是尽快熟悉自己的工作,省长专职秘书,首先就要摸清省委和省府两个大院的局面,对两个大院中有一定分量的干部都要有个详细的了解。

    李刚记录的间歇看了眼身旁的赵奎,赵奎是副厅级秘书,跟着赵发书记身边已经四年了,听说这次换届,赵发书记准备将他放下去,按道理来说肯定是进常委班子的市领导。毕竟有田野的榜样在前面,省府一号的秘书进了州常委,省委一号的秘书反而安排的不好,那怎么都说不过去。

    常委扩大会议上,省委领导们发言都很平和,很少出现常委会上那种剑拔弩张的情况,更不会出现书记办公会上互相辩论甚至吹胡子瞪眼晴的场面。

    会议结束,李刚快步来到唐逸身边。其时唐逸正和纪委书记谢路平低声交流着什么,见到李刚走来。唐逸摆了摆手,李刚就点点头,转身走出了会议室,但他注意到,赵发书记脸色出奇的严峻。赵迪书记则和赵伟民部长低声说着什么,气氛很有些怪异。李刚就知道,可能又出什么大事了。

    常委扩大会议结束后,赵发书记连夜召开了紧急的书记碰头会。

    当赵发书记将反贪局的调查报告发给几位副书记后,会议室里静寂无声。

    日光灯下,烟雾缭绕,会议室里的空气好像凝固了一般。

    反贪局的调查报告显示,丁瑞国和刘兆坤曾经在一桩非法转让土地的案子中沆瀣一气,其时刘兆坤任延庆市国土资源局局长,丁瑞国任延山市市委书记,两人非法转让土地招商来虚报政绩,更在市里调查组调查时弄虚作假,将非法转让的一千多亩农业土地莫名其妙变为了商业用地。

    这是五六年前的事了,是丁瑞国的家属提供的材料,经反贪局查证属实。

    在唐逸接到丁瑞国死亡的消息后,就和谢路平计议了一番,案子由反贪局秘密展开调查,省公安厅很草率的结论却使得反贪局的调查异常顺利,丁瑞国的家属得知丁瑞国被判定为自杀后都是义愤填膺,主动和前去调查的反贪局专员接触,将他们知道的一些往事都和盘托出。

    反贪局更对在春城宾馆看管丁瑞国的纪检人员进行了排查,根据匿名举报很快锁定目标,昨晚将春城宾馆的一名服务员控制,经过十几个小时的审讯,该服务员交代了接受延山市市委书记马景瑞钱财以及与一名看管丁瑞国的副处级纪检员合作,将丁瑞国毒害并制造自杀现场的经过。

    反贪局已经将该纪检员和马景瑞控制,并且给省纪委和省委打了这份报告,而根据相关规定,省反贪局是**的执法机构,现在反贪局的调查还在进行中,据说纪律专员已经进驻延庆,开始调查延庆市市长刘兆坤的违规案件。

    廖锦添看着这份报告就一皱眉头,“反贪局什么时候开始负责凶杀案件了?”

    但没有人响应,现在的问题不是反贪局有没有越权的问题,而是事情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

    获准参加会议的省反贪局常务副局长刘和不卑不亢的道:“我们和省厅沟通过,是在保密原则下采取的联合行动,再说,**土壤下滋生的刑事案件,我想我们有足够的权限来审理。”

    廖锦添脸色就更加难看,省厅也参加了行动?他事先根本没有收到一点风。

    赵迪脸色铁青的看向了被打电话紧急叫来参加会议的省公安厅厅长徐立民,语气严厉的质问:“既然是凶杀案,你们公安厅为什么判定为自杀?”

    徐立民分辩道:“当初的调查组是廖书记亲自点的将,我……”顿了下,没再往下说,但人人都知道他的意思。

    赵迪看了眼廖锦添,就不再说话。

    显然突如其来的意外令赵迪和廖锦添都失去了分寸。

    赵发书记看看赵迪,又看看廖锦添,慢慢拿起茶杯喝茶。

    会议室又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唐逸默默点上一颗烟。其实,他是理解赵发书记的,老派作风,一切以稳定为第一位。但这个盖子,唐逸说什么也要揭开它,如果说人命案都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来捂住。那那些得不到惩治的官员以后是不是会变本加厉?下一次他们又会做出什么耸人听闻的事情来?

    或许赵发书记想先稳一稳,晚一点再慢慢处理这件事,但却已经碰触了唐逸的底线,不管赵发书记怎么想,唐逸也会义无反顾的揭开这起可能震动整个共和国官场的大案。

    “路平,认真调查,严肃处理!”赵发书记声音还是那么洪亮,但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

    谢路平默默点头。

    零六年七月初,辽东省延庆市市长刘兆坤被双规。

    零六年七月中旬,辽东省省委副书记赵迪被免职,另有他用。小道消息传,他被调离和刘兆坤被双规有关。

    春城七月的天气闷热闷热的,晚上七点多钟,外面还是热浪滚滚。知了叫得异常欢畅。

    夏兰大酒店的总统套房自是清爽怡人,金碧辉煌的客厅中组合也很奇怪,唐逸兰姐陈方圆田凤琴刘飞张震苏梅。

    刘飞来辽东调研反贪局摸式,恰好老陈也在春城,就打电话要和老陈唐逸聚一聚,接电话的时候唐逸正与张震在一起,索性也就叫上了他,张震自是极为兴奋。他知道,参加这种私人聚会的机会越多,说明唐省长越发拿你当自己人。

    兰姐当然是以春兰大酒店的总裁身份出现,华贵丽人一脸矜持的微笑和苏梅田凤琴闲聊,心里却是在打鼓,不知道自己拿脸作势回头会不会被黑面神骂。

    “省长,中央还会不会下派副书记?”张震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赵迪虽然走了,但下来的新副书记如果比赵迪还难应付呢?就好像廖锦添,本来传说他也会被调走,但好像唐省长就不大同意,廖锦添这个人比较平庸,他担任政法委书记明显控制不到公安厅,如果廖锦添被调走,徐立民顶不上来的话,新政法委书记上任,徐立民就未必有现在舒服了。

    唐逸笑了笑道:“应该不会来了吧,正减副呢,估计大的调整要等党代会前定了。不过也难说,中央有中央的考虑。”

    张震点点头,这个结果还真是出人意料,一举就把赵迪打下去了?随即心里就一阵苦笑,这可不正是他一贯的风格?

    坐在窗边拘束的和兰姐苏梅聊天的田凤琴听到唐逸的话,暗暗咋舌。不亏是省长,开口闭口的就是“中央”。

    刘飞呵呵笑道:“我要来干这个反贪局长,别说赵迪,赵发我也让他挪窝。”

    唐逸无奈的摇头,“所以你干不来。当初素萍部长推荐你,是我否了。”

    刘飞嘿嘿一笑:“张部长也就那么一说,和你客套客套,你要真同意她得想着法儿的把这事儿搅合黄了。”

    唐逸笑笑没吱声,虽然刘飞还是如同过去一样大大咧咧,但他见事一直很明,在纪委锻炼这些年,说实话,唐逸还真想见识见识他的本事。但唐逸不能让他来辽东,一来不想给中丨纪委主要领导造成反贪局是自己政斗武器的印象,再一个刘飞来辽东,怕是会无法无天的胡搞。

    “老陈,我的干股价值过千万了吧?”刘飞笑呵呵转向了陈方圆,在去中丨纪委任职前,刘毛将自己手头各种各样的干股都处理了个干净。

    陈方圆笑道:“刘局,你的股份我给你留着呢,什么时候要你吱声。”

    刘飞怪笑两声,“你呀,别虚呼我了,咱实诚点,行不?:”

    大家都笑,唐逸却是微笑问刘飞;“这次调研完,好像要安排你下地方吧?”前几天和刘老通电话时听刘老提了一嘴。

    刘飞点点头,说:“南京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

    南京?去南京,必须要得到皖东方面的认可。

    唐逸就笑了笑,刘飞是被当作皖东干将来培养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