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八十四章 京城轶事

第八十四章 京城轶事2017-11-8 23:51:27Ctrl+D 收藏本站

    七月底,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第十次全体仁义在北京召开。委员会促进地方友好交流分委会中方主席辽东省省长唐逸参加了会议并在大会上发言。

    近年来,辽东与朝鲜经济交流更加密切,与非洲部分国家也逐渐建立起了比较友好的合作关系,春节过后,辽东企业走出国门奔赴非洲更是掀起了一股热潮,很多困境中的辽东都希望能在非洲找到新的机遇亲的发展。

    而进一步打通中俄陆路通道则列入了唐逸的日程。

    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是上世纪末的产物,是中俄两国为了在外交国防司法经济科技等部门将加强协调,幸合作,扩大双方在教育文化卫生和体育领域的友好交流与合作。建立两国睦邻友好相互信任的关系而建立的友好协调机制。

    大会开幕时,共和国主席朱总书记和俄罗斯总统查科基分别向会议致贺辞。

    委员会中方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莫英东和俄方主席德克洛夫分别在全会上作了主旨发言。

    而辽东省省长唐逸的发言则切合实际谈了希望辽东省和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建立起更紧密的联系,主要提出了双方边境海关的效率改革,共同建设物流通道。做好春江大桥建设和陆海江海联运等协调推进工作,共同强化服务保障工作,进一步提高经贸信息相关法律资料与语言翻译政策咨询等方面的服务水平,共同健全协商沟通机制,特别是涉及重大问题时事先通报情况,遇到棘手问题时及时协商解决等等提议。

    唐逸最后更发言希望俄方在处理有关事务时,要切实保护好中俄双方投资者,经营者的合法权益。

    近年俄罗斯排华势力抬头,华商在俄罗斯经常受到不公平对待,唐逸务实而略带强硬的发言博得了参加会议的中方企业家的热烈掌声。

    安晓婉心情低落,坐在台下,摆弄着自己的PDA,不时抬头看看主席台上再一次成为世界中心的唐逸,嘴里嘟嚷了一句什么。

    会议结束后,俄罗斯总统查科基亲自向中方要求,要中方安排他和辽东省省长唐逸的会晤,会议的外交部副部长黄琳在征得相关领导和唐逸同意后,将查科基各唐逸的会晤定在了查科基回国的前一晚。

    回辽东大厦的路上,唐逸看出了安小婉的无精打采。

    也难怪,最近安小婉出了点事,她同张老先生跳舞的照片登上了台湾一家八卦杂志,也不知道这些记者哪里来的神通拿到这张照片,总之是移花接木的胡乱写了一通,讲照片里的女孩是张老先生的秘密情人,并且为张老先生生下了私生子等等。

    昨天的时候安小婉回家了一趟,回来的时候神情就很不自然,想来是在家里闹得有些不愉快。

    唐逸略一琢磨,笑道:“小婉主任,听说游戏里有无敌卡,你给宝儿来两张?”安小婉算是一个能干的办公室主任,明天晚上是北京辽东企业商会成立庆典,需要安小婉安排的事情很多,唐逸可不想她关键时刻掉了链子,是以开导开导她。

    安小婉哪里知道唐逸的心思?听到这个煞星又提要求,这次更过份,要的是游戏最高阶的道具,安小婉玩了一年多才拿到一张,一直都舍不得得用呢。

    安小婉有些麻木地点了点头,没说话。

    辽东大厦是辽东省政府驻京办事处所在地,是一座十五层的四星级涉外宾馆,三百多套客房,除了四星级宾馆可以提供的各种休闲娱乐场所外,大厦还特设“二人转演艺厅”,每晚七点上演精彩的“二人转”表演节目。

    几辆黑色小车缓缓驶入辽东大厦后院的停车场,停车场旁,早有十几吊穿着西装套装的男女干部等着呢。

    省政府副秘书长省驻京办主任刘全是一位秃头的胖子,看待唐逸下车就跑过来,满脸谦恭的笑容伸出双手和唐逸握手,连声说:“辛苦了,省长,您辛苦了。”

    唐逸笑了笑,拍了拍他的手,刘全是小凤省长时代由小凤省长亲自点的将,据说和政府秘书长邱跃进关系极为密切。

    在一大帮干部前呼后拥下唐逸直上顶楼,进出电梯有人抢着按键,有人帮着扶电梯,有人前后小跑服务,一时间颇有些鸡飞狗跳的感觉。

    辽东大厦十四层和十五层不对外开放,专门接待来京的辽东干部。十五层1-3号房装修极为豪华,比普通的总统套面积还要大,尤其是一号房,有专门的小会议室,理论上,1-3号房接待辽东省副省级以上领导,一号房则是为省四套班子正职领导服务,但实际上,一些副省干部来京也会住进一号房,毕竟辽东省正职领导就三位,就算来京也未必住辽东大厦,一号房经常空置的话也不太好。

    唐逸和小谭住一号房,跟随唐逸来京的省外贸省商业厅的干部和工作人员按照级别住十四层和十五层的各个套房和标准间,办公厅主任安

    小婉住在十五楼8号房,是一间毫发套房。

    驻京办主任刘全将唐逸送进一号房,马上就有服务员来送上水果茶点,刘全忙前忙后服务的极为细心,甚至一名服务员倒茶时因为姿势不符合他“优雅大方”的标准也被他在外面训了一通,把小服务员训的委屈的哭了。等刘全和干部们纷纷离去后,唐逸端起茶杯就对小谭笑,说:“刘全这人挺有意思。”

    小谭笑了笑,也不好接嘴。

    “你家是辽东的是把?”一直以来,唐逸都没怎么和小谭聊过天,小谭沉默寡言,做事一丝不苟,简直就是警卫员的模板。

    但今天唐逸不知道怎么就对这个朴实的小伙子来了兴趣。

    小谭有些意外,随即就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唐逸又问道:“辽东那里的?”

    “白云州的,家里很穷,我出来后好了点,每个月我寄回家八千块钱。”小谭拘束的回答,他还是不怎么习惯和唐逸聊天。

    唐逸就笑:“那你呢?不准备攒钱娶媳妇啊?”警卫员的工资唐逸不大清楚,但听胡小秋念叨过,基本工资是不搞的,但零零碎碎的各种津贴补助不少,加起来能有上万块。

    小谭憨厚的笑笑,不知道说什么好。

    唐逸就做了个手势结束了两人之间的谈话,拿起一份文件看了起来,是西伯利亚某地政府的一份对华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很有俄罗斯特色。

    实际上,这几年来,俄罗斯十年前建立的自由经济区纷纷关闭,起因就是制度不规范使得自由经济区成为了所谓的避税天堂。而从去年开始,俄罗斯开始建立经济特区,今年第二批经济特区重点可能是在建立工业生产型经济特区方面具有竞争优势的远东地区。俄罗斯也已经将开发远东和西伯利亚列入日程,与共和国振兴东北的计划遥相呼应。

    俄西伯利亚一些联邦主体政府提交建立经济特区申请的同时,还建议在俄中边界建立某种形式的“联合经济特区”。阿穆尔州提议,在俄布拉戈维申斯克和共和国宁边两个城市所在地区建立边贸区,而滨海边疆区则申请建设“波格拉尼奇内-春河边境经济和贸易综合体。”

    这无疑是辽东的一个契机,实际上,据唐逸所知,在前世这些构想因为种种原因最后没有落实,但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唐逸笑了笑,放下了手头的文件。

    转头对小谭说:“去叫一声安主任,叫她带上今天的会议记录。”唐逸准备研究一些俄罗斯政要的发言,从中或许能看出些蛛丝马迹。

    在唐逸翻看其他的文件的时候,小谭和安小婉一先一后走了进来,唐逸就是微微一征,安小婉脚步好像有些浮,俏丽的脸蛋也红通通的,隐隐客厅里多了一丝酒气。

    唐逸皱了皱眉,但也不好当着小谭的面说什么,何况以安小婉上网性格,不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也不会自己猫起来偷偷喝酒解愁。

    “恩,安主任,文件留下,你早点回去休息。”唐逸结果安小婉递来的文件夹,摆了摆手。

    “你怎么也是这个态度?”却不想醉酒的安小婉更为敏感,马上擦觉出了唐逸的不快,仰着脖子质问了唐逸依旧。

    唐逸一怔,随即摇摇头,说:“回去休息吧,没有不能解决的事,睡一觉就好了。”

    安小婉却是梗着脖子,就好像唐逸才是令她愁肠百结的元凶,气呼呼道:“没有解决不了的事?那你说,我的事该怎么解决?他在外面有女人反而怪我爱出风头!怪我不该和别人跳舞!他有女人的理由你知道问什么吗?说因为我太傲,和我在一起有压力!你说我怎么解决?”

    安小婉说道这儿凄然一笑,眼圈就红了。却是恨恨看着唐逸,说:“是,你唐省长什么事都能解决,没有能难倒你的事!在辽东是这昂,游戏里也是这样,你大嘴一张,别人就要巴巴的跑来给你解决问题,你什么时候理过别人的感受?你们男人都是这样!”

    安小婉穿着洁白的套裙,精干秀丽,伤心处更加楚楚动人。

    唐逸哭笑不得,无奈地道:“你喝多了!快回房吧!”

    安小婉顶着唐逸,火气好像越来越大:“笑!你笑什么笑?!我很可笑吗?整天就知道算计人!知道别人看到你笑后背就起凉风吗?”

    唐逸摇摇头,起身道:“我去书房。”

    小谭忙点头,说:“我这就去叫服务员。”

    谁知到唐逸刚刚挪动脚步,安小婉突然就扑了上来,一伸手就从后面勒住了唐逸的脖子,恨身道:“想跑,欺负了人就想跑吗?!”

    唐逸头都有些大,小谭更是目瞪口呆,好一会儿小谭才反应过来,说了声:“我去外面等。”快步出房,眼见安小婉的举动,一来不清楚安小婉和唐省长到底是什么关系,二来也不好再在这里看着唐省长的窘状,此时叫服务员来更是不妥,小谭也只有暂时退避三舍了。

    被安小婉勒着脖子搂着怀里,香气扑鼻,背上更好像能感觉到一对柔软滑腻的高耸,唐逸又好气又好笑,更有些尴尬,用力拉开安小婉的手,回身将她推在沙发上,严肃的道:“安主任!,你喝多了!”

    但对于醉了酒的安小婉来说,现在的唐逸再没有一点威慑力,她又猛地站起,向唐逸身上扑,嘴上喊着:“我没喝多,我今天就是跟你算帐来的,你以前杀了我几十次还不够,又来香气里祸害我!我!我恨死你了!”

    唐逸微微一呆,但这时也只有按住安小婉,双手按住她肩膀将她按在了沙发上,安小婉拼命挣扎,唐逸胳膊很是被她掐了几下,腿上更被她踢了几脚。

    “啊!”唐逸闷哼一声,却是安小婉眼见动弹不得,红唇就恶狠狠咬在了唐逸的胳膊上,夏日穿得极薄,又是在房里,唐逸只穿了衬衣,这一口可是被咬的不轻。

    唐逸皱了皱眉头但忍住没松手,眼见安小婉红唇轻动,显然贝齿在用力,唐逸又有些好笑。

    张于安小婉松了嘴,大口的喘息着,显然这和番挣扎颇费力气

    “小白脸!”这是安小婉气呼呼瞪着唐逸最后冒出的一句话。随后不一会儿她就歪在沙发上酣然睡去

    唐逸无奈的摇摇头,放开了按住安小婉的手。

    按了下茶几上报警器的呼叫键,小谭随即开门进来,唐逸笑道:“去拿个毛毯吧。”安小婉满身酒气地睡在这儿,也不好叫服务员来扶她回去,不说安小婉本身的形象,传出去怕安总理也面上无光。

    小谭从卧房拿了毛毯,唐逸顺手扔在了安小婉身上,谁知到安小婉动了动,倒迷迷糊糊将毛毯展开盖在了自己身上,好像还挺舒服地翻了个身,毛毯下洁白西裤绷得紧紧的,美腿曲线诱惑动人。

    唐逸回头对小谭笑道:“今晚我和你睡客房。”

    小谭笑笑,心说也只能如此了,看了眼安小婉,心说安主任喝醉了还真够恐怖的。

    ……

    第二天早上安小婉朦朦胧胧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睡在沙发上,微微一怔,随即脑海里泛出莫名其妙的画面片段,安小婉摇摇头,突然呀一声惊叫,猛地坐了起来。

    断断续续的片段渐渐清晰起来,慢慢变成连贯的画面,如果说醉酒最令人尴尬的事莫过于偏偏还会记得醉酒时做的每一件事,而安小婉无疑就是这样的人,喝醉了做的事醒来后竟然记得清清楚楚。

    “醒了?”男人略带磁性的声音,安小婉转头看去,落地窗的圆桌旁,唐逸正慢条斯理的喝咖啡,

    安小婉脸马上红了,火热的烫手,她手忙脚乱的站起,看着唐逸,想起昨晚大声质问唐逸,和唐逸又哭又闹,还嘞着唐逸的脖子不许他走,最后好像还咬了他一口。安小婉窘迫的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去洗洗脸吧,换衣服吃个早饭,今天哟你忙的。”唐逸扭过了头,免得自己的目光更令安小婉无地自容,很多时候,唐逸是很体谅人的。

    “对,对不起。我。。。。”安小婉结结巴巴的道歉,唐逸哑然失笑,怎么有种兰姐在自己面前的感觉。

    “没什么,不过小婉主任,你这游戏减压的办法不怎么奏效啊!”唐逸喝着咖啡,还是忍不住取笑了她一句,和安小婉接触的时间越多,越觉得这个小女人挺有意思的。

    安小婉俏脸更好,慌慌张张的出了门,和兰姐落荒而逃的架势如出一辙。

    。。。。。。。

    做完的醉酒显然没影响安小婉工作能力,在辽东大厦二楼大宴客厅举办的北京辽东企业商会成立庆典被她操办的井井有条。

    唐逸在北京辽东企业商会成立大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博得了阵阵喝彩。

    北京辽东企业商会是辽东驻京办和在京的辽东企业家共同发起组建的,是一个沟通乡情联谊互助交流信息共赢发展的平台。

    得驻京办通知,在京的辽东企业家纷纷响应,而唐逸省长亲自参加成立大会更是为商会的成立增色许多。同时,北京市委党委副书记副市长王吉也出席了成立大会,任谁都知道,王市长是冲着唐省长的面子来的,同时参加本次成立大会的京城各部门干部也出奇的多,各其他商会成立的氛围不可同日而语。

    王吉是唐逸的老熟人了,唐逸在中纪委纠风室的时候,王吉就是北京市副市长,市纠风办主任,而现在更高居京城市委副书记,比起其它绝大部分省市,京城的副书记份量更足一些。

    酒会上,王吉自然被安排在一号桌和唐逸同席,两人微笑交谈,同桌的干部和大企业家只有静坐聆听的份儿。

    那边服务员开始布置舞台,准备一会儿开始的交谊舞活动,唐逸侧头低声对安小婉道:“今天不要跳了。”

    唐逸自是喂安小婉家事着想,安小婉确实脸上一红,看了唐逸一眼,很小声嗯了一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