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八十九章 生日

第八十九章 生日2017-11-8 23:51:33Ctrl+D 收藏本站

    豪华套房配备的四十五寸飞燕迷醉全高清黑色液晶电视高贵典雅。今年年初飞燕至尊系列在全球奢侈品牌市场掀起了一股风暴,而迷醉系列的平民产品更有着不俗的战绩,当然,对于国内消费市场来说,迷醉系列已经是准高端产品了。

    电视荧幕里是全球经济资讯,正在介绍韩国GH集团在印度新建的亚洲最大的液晶板生产基地。

    安小婉看着新闻就咬了咬嘴唇,金明哲的案子她一直很关注,也曾经为唐逸将金明哲扣押在辽东暗里称快,不想GH那边神通广大,莫名其妙就将金明哲营救回韩国,安小碗心里就好像扎了一根刺。尤其是在逮捕金明哲后安小碗是省里来的人,一直拉着安小碗的手说谢谢,好像除了谢谢就再没有别的语言表达她们的感激之情。现在再想起当时的场面,安小碗心里更是愧疚,以后要怎么面对人家?

    偷偷瞥了眼唐逸,却见唐逸好像根本没注意到电视里的新闻,还在窗边低声和人讲电话,安小碗轻轻叹口气,捧起蓝色小水杯,轻轻抿了一口咖啡。

    “摊子头太大是韩国企业的通病,无节制的融资扩张,看起来不可一世,实际上就是纸老虎,一旦某些环节出了问题就会引起连锁反应。”

    唐逸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回了沙发,看着新闻里GH集团高层前呼后拥视察新基地的场景,笑了笑,点起了一颗烟。

    安小婉无奈的道:“那就等它自己倒闭。”现在很有些郁闷。

    唐逸大量了几眼安小婉:“有事吧?”

    云刚集团和云冈市的干部听到省长累了,早斗忙不迭告辞,好像都去了舞厅参加交谊舞会,只有安小婉磨磨蹭蹭的不走,唐逸无奈下去床边给龙公子打了个电话。

    “啊,是。”安小婉这才把目光从电视屏幕上收回,又从漂亮的坤包里数出一叠人民币交给唐逸,大概有两三千块,说道:“苹果新出的一款手链只有香港有的卖,宝儿说帮我买一条寄过来,又说她用私房钱帮我买,她所有的借记卡又被她妈妈拿着,不要我网汇,要我把钱给你,说你可以偷偷还给他。”

    唐逸就有些挠头,宝儿早就开始拿国家的薪酬了,难不成工资卡一直都被兰姐控制,兰姐现在还在乎这些小钱?何况其实以宝儿的小脑袋瓜,想糊弄兰姐还不简单?又怎么可能真被她掌握了经济命脉?不过这就是兰姐和宝儿这对母女独特的相处方式吧?想想也怪有意思的。

    唐逸没有数安小婉递过来的钱有多少,直接转交给了胡小秋,胡小秋又顺手帮他塞进了手包。

    安小婉轻笑道:“财大气粗啊!”以前就听说过,唐逸的母亲是华尔街的大人物,听说在主流圈子混得还不错,但近年好像准备申请欧盟某中立小国国籍作为她的第二国籍,听说相关高层包括中方曾经秘密会晤讨论这个问题。

    当然,在安小婉看来萧金华的国籍变化引起各方敏感自然是因为她根正苗红的红色媳妇身份,尤其是近些年唐逸的政治地位稳步上升,唐系高层出面协调这个问题也是理所当然。

    "伯母的资产过十亿了吧?我说的是美元。”安小婉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了一句,自从那晚在唐逸身上“发过疯”以后,安小婉和唐逸的关系倒是变得自然起来,少了些猜忌,多了些话题。

    唐逸笑笑:“谁知道呢,我不管这些。”

    安小婉正想说话,手机音乐响起,看了看号,安小婉脸色就有些不自然,拿起手机到了窗边去接电话,离得远,唐逸也听不清她说什么,但隐隐听得她称呼对方“妈。”

    “哥,我可是听说了,那边的老太爷知道那事儿了!”胡小秋凑了过来,脸色有些您中,谢家老太爷,就算脑后好像生了“反骨”极为校长叛逆的胡小秋提起来时,心头也好像被哑了一块巨石,那种压迫感是任何可能激怒谢老的人都会感受到的,包括唐逸。

    唐逸默默点点头,半晌没说话。

    “小秋啊,过几天和关荷吃个饭,你呀,应该回部队上继续锻炼了。”唐逸很淡然的话却好像晴天霹雳,一下劈晕了胡小秋。

    “回部队?”胡小秋呆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惊讶的看着唐逸,慢慢,脸上的诧异变为了恍然,“是,是我爸的意思吧?”

    唐逸笑道:“我也是这意思,跟在我身边,干到头也就是个卫士长,你干的下去。”

    我都看不下去,不有人说了吗?我身边培养出来的都是人才,怎么,不想也给我作作脸啊?”说着又笑了起来。

    胡小秋垂下了头,低声说:“我爸知道了吧?”

    唐逸笑了笑,说道:“本来准备半年后放你走。”看着胡小秋暗淡的神色,唐逸终于有些不忍心,叹口气道:“小秋啊,一直维持现状并不是办法,想要事情有变化,首先你自己就要变,你最大的为题就是不能给人安全感,就算不打架生事,你还是那个胡小秋,胡司令能放心吗?”

    很多话唐逸不能明说,只能点点他,胡小秋或许觉得时常能和关荷在一起很开心,很想维持现状就这么过下去,但这并不能解决问题,只怕早晚会受到更大的哈桑海,胡小秋也是时候离开自己了,出去后才能海阔天空。

    琢磨着唐逸的话,胡小秋若有所悟的点点头。

    “恩,我本来希望你进五十九军,不过胡司令的意思是要你去川边的山地部队训练,怎么样?吃得了这个苦吧?”

    唐逸微笑看向胡小秋,胡小秋就又点了点头。

    “是阿姨?”看到安小婉神色复杂的走回来,唐逸笑着问了一嘴。

    安小婉摇了摇头,拿起茶几上的坤包,犹豫了以下,说:“是我婆婆,告诉我说他又从春城回去了。”

    唐逸啊了一声,“培昌来春城了?你应该提前打个招呼,工作再紧也要照顾好家庭。”说着话看了看表,唐逸说道:“他到哪了?现在要人送你回去?”

    对于安小婉的丈夫叶培昌唐逸还是有一定了解,父亲是建国时的红小鬼,九十年代初期晋升上将,安总理当时选定叶培昌作为乘龙快婿大概并没有多少联姻的意思,很多家庭,盛极而衰,按总理大概只希望女儿一声平安幸福吧,叶培昌也的确不负按总理所望,刚刚毕业就考取了哈佛大学的工商硕士,毕业后和安小婉成亲。

    但问题就处在两人成亲不久。伟人去世后,当时皖东和宁系在军队中一系列较量已经接近尾声,获得唐系全力支持的宁系最终稳住了阵脚,叶培昌的父亲在这一轮变动中下沉失势,他甚至被军委内部文件直接定性为“进行了一系列分裂党对军队领导权的错误行为”,不久就郁郁寡欢去世

    在唐逸想来,大概安小婉和叶培昌的婚姻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问题的,有时候唐逸自己也琢磨,说起来安小婉夫妻闹到现在这样的僵局自己也要或多或少的负上一些责任,本来,没有自己带动蝴蝶的翅膀,或许人家现在还恩爱的很呢.

    当然,一个家庭因为外部条件变化出现了问题,本身就说明这个家庭就有隐患,何况,叶老的去世能使叶培昌的心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只能说是叶培昌自己的问题.

    "不用了,他都回到北京的."听到唐逸要人送她回春城,安小婉就无奈的笑笑,犹豫了一下,又说:"今天是我的生日,婆婆早上就打电话来说会给我个惊喜,刚刚才知道,原来是他来陪我过生日,下午来的春城,听说我来了宁边马上又坐飞机走了."

    沉默了一下,安小婉微微一下,"走了也好,反正是婆婆逼他来的."

    唐逸就有些挠头,好像自己又使得人家夫妻的关系恶化了,不带安小婉来宁边就不会出这档子事.

    "你休息吧,我回去了."安小婉拿起了漂亮的坤包。

    唐逸略一琢磨叫住了她,“等等吧,生日,总不能蛋糕都吃不上。”对胡小秋使个眼色,胡小秋随即笑道:“我叫人去买。”

    “不用了!”安小婉忙推辞,胡小秋却早已经拨通了随行李秘书房间的电话,要他“去外面打听宁边最好的蛋糕店”,唐逸笑着补充了一句,说:“随便吧,过生日就是那么个意境,不用太好的蛋糕,最主要速度要快,恩,买带草莓的那种。

    安小婉诧异的看了唐逸逸眼,没想到唐逸竟然会知道她喜欢吃草莓。她自不知道作为办公厅主任,又是安总理的独女,身份特殊,唐逸刚刚上任的时候可是很仔细的研究过她。现在舞厅还没散场吧?唐逸又看了看表,随即笑到:应该还没散,等蛋糕去了舞厅,要大家都陪你热闹热闹。好好一个生日,总不能和我还有胡小秋一起糊弄过去吧?那怕是你最糟糕的一个生日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