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九十章 会议和离别

第九十章 会议和离别2017-11-8 23:51:34Ctrl+D 收藏本站

    “啊”,安小婉的惊呼声在悠扬婉转的舞曲中低不可闻,唐逸略带尴尬的说了声“对不起”。

    蛋糕送来舞会还没有散场,不管安小婉情愿不情愿,还是不得不跟着唐逸进了小歌舞厅并且接受了大家的祝福,云钢集团的几名漂亮女职工很是多才多艺,给安小婉唱了生日歌,气氛搞得也很热烈,小小的歌舞厅倒彷佛成了专门为安小婉开的生日PARTY。

    下面的职工和基层干部自然美几个知道安小婉的家庭背景,但看着姚文副书记对安小婉客气的态度就知道这位年青美貌的女办公厅主任非比寻常。何况单单以安小婉现金省内最年轻正厅干部的身份就很令人大开眼界了。就算提拔年轻干部最容易的系统,以前省内最年轻的正厅级干部团省委书记马青云,在安小婉由代主任转正后也不得不靠边站,以年龄来论,安小婉足足比他小了五岁。

    何况省政丨府办公厅和省团委的权能孰轻孰重也很容易就可以得出结论。

    大家分了蛋糕之后,安小婉却是笑孜孜的邀请唐逸跳舞,显然心情大为好转,气氛极为热烈的“PARTY”也拉近了大家和唐省长的距离,集团总裁宋理忠甚至说了几句俏皮话要唐逸下场,“寿星婆今天最大,唐省长就要我们开开眼界吧。

    安小婉穿了身很有型的银灰色套服,很亮很挺得那种料子,干净典雅知性靓丽,配上安小婉干练精美的发型,傲人的身材,有一种逼人的中性美。

    这款漂亮的套装很能展现女性的惊人魅力,在数要上衣的衬托下,安小婉的腰身显得更加细了,盈盈一握,甚至唐逸一只手握住她如葱五指,一只手轻轻触及她柔软纤细的腰肢时竟然优质种感觉,好像一只手就能将她细细的腰肢握住。

    随即唐逸就有些好笑,轻轻摇了摇头。不过不可否认,轻轻揽着这位高挑精致的女子,眼前就是她靓丽逼人的面容,任何男人都会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压迫,那是一种美丽带给人的压力。

    悠扬的音乐中,众人成双成对的下场,在舞池中翩翩起舞。

    唐逸很久没有跳舞了,舞步很有些生疏,这才有了安小婉惊呼的一幕,这已经是唐逸第二次踩踏的脚了。

    “我看,算了吧。”虽然四周没有人注意到这里的插曲,但唐逸还是有些尴尬。

    “怎么也要跳完这一曲吧?”安小婉肚里有些好笑,从来没想过唐逸原来这么木讷,跳舞都不大会。都说在某一方面表现出天才的人在其他方面肯定会有缺陷,而唐逸无疑是政治舞台中的明星,现在看,怕是生活中肯定是很无趣的人了。

    安小婉本来以为唐逸在工作中严肃认真,生活上应该是另一幅墨阳,毕竟听说过传闻,他的女人可不少,而且听说宁家那位天之骄女在他面前都会转了性子。安小婉一直就很好奇唐逸私下生活史什么样的人,而根据种种传闻,很容易就会勾勒出这位年轻权归是以为纵横花丛的风流人物,但现在看,好像完全不是这么一码事。

    虽然脚被踩的有些疼,不过男的看到唐逸尴尬窘迫的墨阳,安小婉自不想放过这个机会,但安小婉又绝不做领舞者带动唐逸起舞,而是跟这唐逸略微笨拙的舞步乱走,唐逸开始有些诧异,慢慢就明白了安小婉的心思,就是在看自己出丑呢。唐逸又好气又好笑,瞪了安小婉一眼,但没有说什么。

    舞曲快结束的时候唐逸终于找回了昔日的感觉,到和职工代表跳舞的时候舞步虽然谈不是娴熟,但总算没有踩到人家的脚。

    跳了两支舞,唐逸坐回了茶座休息。小舞厅环境极好,优雅的白色茶座,绿色植物点缀其间,朦朦胧胧的闪烁灯光下,给人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安小婉宋理忠还有姚文和唐逸坐了一桌,唐逸跳第二支舞的时候安小婉没有下场,而是同姚文谈起了近来中央和省里推动的新社保改革,唐逸坐回来的时候两人忙停了嘴,都知道新社保一些措施有唐逸省长的心血在里面,说的对不对的引起唐逸省长的反感未免不妥。

    姚文笑呵呵对唐逸道:“省长,小婉主任可不像一直坐机关的,对地方工作了解的很呢。”

    唐逸微笑看了安小婉一眼,没有说什么。

    ……

    八月份的辽东常委会是一次令所有人都瞩目的会议,这次会议最主要的一个议题就是指导辽东各市的换届工作,为各市换届定调子。

    如同讨论云冈班子时一样,为期三天的常委扩大会议在金龙宾馆召开。

    省委全体常委省五套班子含省纪委正副职领导省司法部门负责同志省委组织部各副部长省委省政丨府相关部门负责同志各市自治州委书记各正厅级开发区区管委会工委书记出席会议,

    辽东日报负责同志,部分老同志,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相关人员列席会议。

    与会的干部加上各界代表超过了五十人,整个金龙宾馆除了接待中矿考察团和一个来自朝鲜的经贸团外停止看对外营业,将重点工作放在了这次的接待上。

    金龙宾馆外更是由武警部队接管了警戒任务,红旗飘扬下,庄严的武警官兵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给金龙宾馆平添了几分肃穆庄严。

    常委会前的书记办公会上,唐逸和招法书记就成丨立省巡视组达成了一致。巡视组的主要工作是监督各市县乡党委执行中央省委关于这次换届工作有关方针政策规定的情况;了解领导干部特别是后背干部在理想信念政治立场遵守纪律廉政勤政生活作风工作作风和道德品质等方面的情况;了解领导干部在缓解工作中是否有违规违纪问题,注意了解有没有跑官要官买官卖官拉票等搞非组织活动的违纪违法行为,以及突击提拔干部等问题;了解党员干部和人丨民群众对换届工作的反映和意见。

    而常委矿大会议上,讨论的就是省委对这次各市换届的指导

    方针。实际上,无非是听一听多方面的意见,好使得省委能对各个班子一把手形成的默契,确定了一把手,整个班子的调整就成了型。

    国内回忆的特色就是与会人员范围越大,很多事情愈发不好定下来,尤其是这次的常委扩大回忆召开前的书籍办公会上,相关事宜根本就没有取得一致的意见。

    金龙宾馆15号楼的书房内,唐逸默默翻着一些文件,无疑,这次会议的难度很大,任何一项提议都在考验着唐逸和赵发这两个人的政治智慧,赵发打出这张牌无疑很妙,唐逸毕竟年轻,处理这种错综复杂的局面应该没有赵发火候老道。

    这次会议的微妙之处就在于唐逸或者赵发书籍提出的建议不能被否决,这不同于书记办公室,关起门来怎么吵都行。范围比较大的回忆,必须要体现出省委班子的团结一致,你的提案要么能通过,要么就干脆不要提,如果你在这种回忆上的提议引起较大的争议甚至对抗,那是一种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现。

    是以会议上的每一个提案就必须考虑所有与会人员的态度,考虑方方面面的利益纠葛,一个政治人物,医生中科不知道多少时间都耗费在这种思考当中。

    不算上几个开发区,辽东有一个副省级市十一个地级市,一个民族自治州。而唯一的副省级城市春城的市委书记邹鸿会再干上一届。

    唐逸慢慢将文件上邹鸿的名字后打了一个对勾,其实名单上这十三个人名唐逸反反复复不知道考虑多少遍了,但去见赵发书记前,唐逸还是要认真想一想,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云冈市市委书记董浩和宁边数为书记程明秀刚刚上任不久,都是比较靠近那边的人,短时间内也不能再有什么变动。

    安东市市委书记张震在安东换届中也不可能有什么变动,如果说有变动,那也要看年底省委换届的情况了。

    松平市是赵迪的发迹之地,市委书记徐亚平不会动,到市市长人选很复杂。

    延庆市市委书记贺克强不会动,而市长刘兆坤被双规后,由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张雪松主持日常工作,市长人选同样是个敏感的话题。

    这次的换届,唐逸还是希望能循序渐进的方式接班,不能用高强度调整各个市一级的领导班子,尤其是在赵迪调离后,稳定更成了第一要务。

    是以其余几市市委书记或留或走,新书记又用什么人唐逸心里大概都有个谱,基本上能获得赵发书记的首肯,唯一可能出现分歧的就是白山自治州州委书记单晓涛了。唐逸对他的印象不佳,很保守的一名干部,自他上任后,白山州和省内其他地区的经济发展差距越来越大,去了白山一些平原地带的农村,你会误以为回到了九十年代初,有些村子甚至彩电都是奢侈品,至于山区的贫困村庄那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但单晓涛也有他的优点,在他担任白山州委书记期间,白山州政治局面稳定,从来没有出现过影响比较大的民族问题。这一点,也是赵发书记欣赏他的原因,想换掉他,势必遭到赵发书记的强烈反对。

    默默端起茶杯品了一口,书房门被人轻轻敲响,唐逸说了声“请进”,门被轻轻推开,在门外的自然是秘书李刚,“省长,陈总来了。”

    陈总就是陈方圆,虽然近年他将业务主要铺向了京城和黄海,但一直以来他就是辽东省人大代表,上一届全国人代会更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这次的常委扩大会议,陈方圆也获准列席。

    陈方圆和云冈的新北冶金谈的不错,据说刘翰林很重视他的加盟,在获得发改委和地方政丨府的批文后,新北冶金的新项目正式上马。

    “陈叔,实业家了!”看到陈方圆唐逸就笑了起来,这些年陈方圆越来越胖,幸亏身材比较矮,不然以他庞大的身躯怕是走几步就会气喘。

    “怎么样?对这次换届有什么想法?”唐逸微笑将陈方圆让到沙发上,在辽东,陈方圆自也有其利益圈子,唐逸绝对不会因为和陈方圆的特殊关系而忽视这个圈子的声音。

    陈方圆干笑道:“那还不都是组织说了算,我是有一些关于农村的建议想跟您说说。”

    唐逸微微一怔,随即笑道:“洗耳恭听。”

    陈方圆从他黑色公文包里拿出几页装订起来的纸递给唐逸,郑重其事的,显然这些意见不是他随便拿出来滥竽充数的。

    唐逸结果翻看了几眼,竟然是一份倾诉民情民声的建议书,里面提到现在农村乡镇卫生院由于医务人员技术水平低检查仪器少诊断符合率低,难以为群众提供便利的服务;与此同时,由于广大农村群众对乡镇医疗服务信任度不高,导致了县级以上的医疗机构出现就诊拥挤病床紧张住院困难的状况。

    是以他建议要加大经费投入,科学合理地核定卫生人员编制,建立功能完善反应迅速的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机制,从而更好地位农村群众服务等等。

    唐逸微微点头,笑道:“这份建议书很好啊。”

    陈方圆干笑两声,说:“是风琴那丫头鼓捣出来的,她家里农村的,听说我有渠道直接给生长省委书记反映问题兴奋坏了,听说忙活了几个通宵,还去老家跑了好几趟。

    说到这儿,陈方圆脸上冒着红光,显然小情人的崇拜令他异常受用。

    唐逸笑笑:“小姑娘挺热心的。”放下文件,唐逸就问道:“陈叔,最近生意上没什么特别的变化吧?”

    陈反元微微一怔,“特别的变化?”皱眉思索了一阵,由于这摇了摇头。

    唐逸盯着他看了几眼,点点头,说到:“谨慎些,做生意也要一看二慢三通过。想想谢家也不会将矛头对准陈方圆来抓自己的经济问题。问题是陈方圆和陈珂的关系,陈珂的事情不知道谢家人知道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想抓自己作风问题,陈方圆无疑是个极佳的突破口。

    当然,到了现在这个阶段,用作风问题想打掉自己很难,谢文延断然不会出这么一招,就怕有些人谢文延控制不住,而谢家一直没有动静,就不能不令唐逸将任何突发状况都考虑在内。

    其实唐逸知道,最容易出问题的是自己的施政方针,这才是搭调自己甚至严重消弱唐系力量的雾气,只要自己在辽东的农业改革或是工业重组包括社会等制度的改革出现任何问题,只怕都会激起一场前所未有的惊涛骇浪。不仅仅是谢家,很多对自己政治地位稳步上升感到不安的力量都会闻风而动,这才是能真正动摇自己政治地位的绝佳时机。如果对自己打作风牌,那谢家也就不是谢家了。

    “省长,过几天……,啊,算了算了。”陈方圆欲言又止。

    唐逸笑了笑,:“大丫的生日,我记得。”在唐逸面前陈方圆几乎从来不提大丫,但大丫三周岁了,陈方圆很喜欢这个外孙女,听陈珂说唐逸还没定下来要不要和大丫过生日,他自然知道有唐逸在,自己只有靠边站,或许以后大丫涨大了会有自己唐省长和大丫在一起的时候,但绝不是现在。是以猜想问一问,如果唐逸抽不出时间,陈方圆都很想给自己唯一的外孙女开一个奢华的生日rty。陈方圆和老伴都特喜欢大丫,明眸皓齿,长得越来越漂亮,时常蹦出一串洋文常常逗得老两口捧腹大笑,是全家人的小开心果。

    听唐逸说记得,陈方圆心里就叹了口气,这次大丫回国自己怕是又看不到她了。

    八月份,不但是大丫的生日,小妹的生日也在八月,不过五十九军正和西南军区某集团军筹划联合军演,整个八月怕是小妹都抽不出时间,甚至阴历生日都没时间补过。

    陈方圆走后,唐逸默默给小妹发了条短信,这才拿起整理好的资料出来书房,看到客厅的小谭,唐逸就笑道:“这几天小秋怎么样?”去川边山地旅的事情已经定了,唐逸面上不动声色,其实是很舍不得胡小秋的。

    小谭笑道:“昨天非拉着我喝酒,下死命令要我保卫首长的安全,邻桌客人又说闲杂辽东政策不行的,他差点打人。”

    唐逸哭笑不得,“这小子,整天瞎胡闹。”

    ................

    胡小秋打了个喷嚏,皱眉道:“谁又骂我呢?”

    春兰大酒店的蛋糕屋,一堆堆情侣亲昵的坐在一起,有些亲热的动作令人脸红。

    胡小秋和关荷当然是规规矩矩坐在茶座旁,但分食一块蛋糕,还是令关荷的脸红扑扑的,穿着淑女长裙的关荷雅致种更多了几分可爱。

    本来关荷不同意跟他来,但听说胡小秋要走了,关荷怔住,就没有在说什么,默默跟这胡小秋身后进了蛋糕房。

    “骂你的人你都数不清吧?”关荷轻松的开启了玩笑,实际上她看这胡小秋的目光是极为复杂的,到现在,关荷还有点不相信胡小秋真的会离开春城,以后,就不好减到他了?

    关荷现在是夏兰大酒店人力资源部副总监。因为兰姐私下和他是好友,她的地位更像是兰姐放到人力资源部的钦差,大事小情部门主管都会主动跟他念叨念叨。

    胡小秋笑道:“又拿老眼光看人了不是,我这两年可没得罪什么人。?

    关荷轻笑一声,用漂亮的小叉子优雅的将一块蛋糕含入嘴里,随即看到胡小秋呆呆看着自己的嘴唇,关荷脸上又是一红,瞪了胡小秋一眼:“看什么呢?”

    胡小秋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在关荷面前就变了样,结结巴巴道:“没,没看什么。”慌乱的转过目光,拿起杯子喝水,活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

    “唐省长对你真不错。”关荷轻轻叹口气。实际上有一位胡小秋这种背景的警卫员死心死力的卖命,办很多事都很方便,没想到唐逸会轻轻松松就答应放他走。

    胡小秋笑道:“你还是老眼光看问题,落伍喽!”

    关荷抿嘴一笑,“好吧,我承认我对唐省长有成见,你也不用那么得意。”说到这儿顿了一下,说道:“本来还以为你会拽着我去喝酒呢,看来你真的变了很多。”

    胡小秋憋了一会,忽然反问了一句:“我为什么要拽着你去喝酒?”说完心里就大叫糟糕,如果一定要比嫂子表态,只怕嫂子会翻脸。

    关荷一怔,随即笑道:“行啊你,变得我都快认不出了,跟唐省长身边就是不一样。”

    见关荷似笑非笑,好像又没怎么生气,胡小秋就挠挠头,可也不敢再胡说了,闷头拿起叉子叉了块蛋糕,刚进嘴里咀嚼。

    关荷又道:“不过啊,你多学学唐省长好的地方,那不好的地方就不要学了!”

    “什么不好的地方?”胡小秋不解的抬起头,随即就见关荷脸上又是一红,显然觉得自己有些失言,娇羞神态,更为迷人。

    胡小秋马上就明白了关荷话中所指,肯定是说唐哥风流吧,其实嫂子应该没听过什么传闻,家里从来就不谈论这些,何况父亲也未见得知道唐哥的事。而嫂子一直就是怀疑夏总和唐省长有染,实际上据胡小秋所知应该没那回事。

    关荷倒也不是胡乱推测,女人对这类事很敏感,尤其是和兰姐成了闺中密友后,有时候和兰姐谈起唐逸,总觉得兰姐的反应不大正常。她自然不会和胡小秋讲这些,是有一次不小心漏了话风,倒现在还后悔得很。

    “嫂子,咱不说这个了!”胡小秋脸色严肃起来,甚至有些不满。

    第一次被胡小秋冷脸相向,就算胡小秋以前为自己抱打不平,更多的时候也只是像个孩子似的发泄,而今天就很有些不同。关荷没有气恼,只是心里轻轻叹口气,小秋,终于要成为顶天地里的男子汉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