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九十八章 迷雾

第九十八章 迷雾2017-11-8 23:51:43Ctrl+D 收藏本站

    会议室烟雾燎绕,赵发书记召开了外事和外贸经济部门办公会”讨论发生在俄布拉戈维申斯克的贸易纠纷,现在省委办公厅崔会杰主任在俄罗斯负责协调处理这个问题,本来,唐逸是希望由外经贸厅刘伟松厅长出面的,但崔会杰给赵发书记挂过电话,赵发书记征询唐逸意见时,唐逸也就答应下来。

    俄罗斯现在黑社会势力问题比较突出,而且政府警察部门**问题也相当严重,扣押共和国商人货物时常发生,但这次扣押的货物规模委实大了一些,加之唐逸正在大力推动中俄边贸区建设,在这叮,节骨眼上出了事,省委自然要审慎对待。

    会上,唐逸没怎么说话,基本上就是听赵发书记讲,农业改革没出问题,林北新区建设没出问题,云钢集团集团改造没出问题,不想矛,俄罗斯的边贸出现了问题,在唐逸辽东施政最重视的四部曲中,无疑就是农业改革;林北上业区和一些老的骨干企业军上企业的改造以及上业投资环境的改善;云钢集团的建设;对朝俄的边境贸易。

    而和俄罗斯的边贸,本来就:很少有人重视,一来从来没什么重量级商企去俄罗斯冒险,二来俄罗斯对共和国商品的关税壁垒和非关税壁垒都很严重,中俄一直难以建立正常的边贸关系。唐逸雄心勃勃的开始推动中俄边贸区建设,省委早就有人诟病,现在挨了当头一棒,好像也就失去了发言权,发言的干部很有些开始重复以前的老观点,对省委省政府推动中俄贸易提出质疑。

    当然,大多数干部都是沉就的,就算提出不同意见也很含蓄,只有前主管外贸经济上作的一位婪天印副书记说话很尖刻“老同志退下去很多年了,却是老而弥坚,听说他的父辈曾经被开进东北的苏联红军欺辱,对俄罗斯这个民族,他一丝好感也无,是以说话上带上了浓烈的个人情绪,赵发书记听得都有些皱眉头,显然觉得过了,但也不好打断他。

    唐逸一直没怎么说话,只是默默喝着鉴水,谁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散会的时候商业厅万长高震和唐逸坐了一辆车,钻进奥迪,高震就,愤愤不平的道“樊老书记也太倚老卖老了吧,他当书记都什么年代的事儿了?还用老眼光看问题,那怎么发展?怎么进步?”

    推动边境贸易,外经贸厅刘伟松厅长和高震可以说是口当哈二将,不折不扣的执行着省长的部署,尤其是高震这叮,安东系干部,在商业厅推出了许多鼓励辽东商人赴俄罗斯进行商业活动的举措。例如为了鼓励辽东企业开展对俄林业采伐项目,商业厅经省政府批准,从商业发展基金中拨出五千万元人民币作为贷款贴息。商业厅和辽东上商建设几家银行达成协议,只要辽东企业在俄罗斯有较大的采购商,便可从银行的买方信贷中申请一定规模的贷款。

    高震的步子有些大,自然受到的质疑最多,被樊老书记质问了几句,高震也不好反驳他,可是憋了一肚子火。

    唐逸笑了笑,摆了摆手,高震就不再说下去。最近省委省府两个院子,两个院子的组成部门,以及各个地级市的主要负责同志,大概都力图通过层层迷雾看清辽东政坛的走向以便作好换届后的各种准备,高震也不例外。但高层变动又岂是那么容易看清的,那些认为唐逸省长最近上作有些被动认为唐逸就,一定会动一动的想法都不可取,不过透过蛛丝马迹,高震不得不承认自己看不明白现在省委的局势。看起来,唐逸省长和赵发书记关系好像比以前融洽多了,刚刚樊老书记的发言最后就是被赵发书记打断的,但这种表象下,又预示着什么?两人会继续合作再搭一届的班子?看着默默吸烟的唐省长,高震知道,这叮,问题怕是不到最后揭晓,自己怎么也看不清。

    周二上午,唐逸刚刚结束了一个电话会议,耶跃进就将俄罗斯发来的一份文件送到了唐逸的办公桌上,是省委办公厅崔会杰主任对此次俄方扣押国内商人货物的处理意见,文件一式两份,一份送省委赵发书记,一份送省政府办公厅。唐逸看着看着眉头就皱了起来,这次中方被扣押货物主要是因为同俄方一个大贸易商发生了纠纷,崔会杰的处理意见是由受损失的商人在国内起诉俄罗斯商人俄罗斯商人在宁边产业很多,据说国内银行账户也有近亿美元,宁边中院完全可以结交他的产业来补偿国内商人的损失。

    唐逸眉头皱得很紧,摇摇头“这种处理方式,不行。”

    这样的处理方式,不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且会使得其他国内商人在俄罗斯的处境更为艰难,正在进行的中俄谈判更是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不过很显然,这种处理方式会得到很多人的喝彩,一些民族主义者更会欢呼,殊不知共和国商人现在俄罗斯受抵制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俄罗斯极端民族主义者认为中国人是去录削他们的财富,占领他们的土地。而且不用几年,不仅仅经济地位,就算政治地位甚至军事地位,共和国都会超过俄罗斯,成为令西方最头疼的国家。

    痒涉到官方的中俄贸易纠纷解决的不好,更会刺激俄罗斯人敏感的神经,甚至形成新一轮排华热潮,这同国家发展方向完全背道而驰。

    依靠俄罗斯警方扣押中方货物的俄罗斯商人据说和当地黑社会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正是利用俄罗斯一些排华情节来从中渔利,如果中方表现的过激,反而会上了他的圈套。

    国内账户近亿美元?唐逸就」笑了笑”陶是真的去冻结的时候会做秀,所获,只会令他更有理由夸大自己的损失而已。

    琢磨了一会儿,唐逸放下了茶杯,说“我去同赵发书记谈谈。”

    邱跃进微微一怔,本以为唐逸省长既然看出了问题,自然会静观其变,最后出来收拾烂摊子,完全可以将那边一些蠢蠢欲动的人打压下去,谁知道唐省长却急着去同赵发书记谈,莫非,最近有消息说唐逸省长会再同赵发书记搭一届的传闻不假?

    当唐逸将自己的顾虑向赵发书记和盘托出的时候,赵发书记面无表情的点头,百叶窗外,阳光明媚,室内温度却好像很低,虽然唐逸和赵发两人现在大会小会步调惊人的一致,但真正坐在一起,两人间仿佛总是存在一种无形的隔膜。

    赵发书记是老烟枪,办公室内总是有淡淡的烟味儿,现在的赵发书记又默默点起了一颗烟,看着比自己年轻了二十四五岁的对手,赵发书记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听闻唐逸即将来辽东时,赵发书记只是微笑问了赵迪和赵伟民一句“唐逸,真的了不得吗?”

    短短一年时间,赵发书记却发现唐逸简直是自己这一辈子遇到的最危险的对手,和很多老人精不同,唐逸冷静而又充满活力,咄咄逼人又有理有节,虽然或许唐逸也不想,但态势的发展使得两人必将为了争夺省委主导权角力。

    一轮轮无声无息的较量,赵发书记愕然发现自己身边的帮手渐渐少了,自己在书记办公会和常委会一言九鼎的场景不见了,及至赵迪被调离后,赵发书记终于知道,自己怕是终究要压不住他。

    最后的结果呢?赵发书记默默吸了一口烟,谁又能知道?

    赵发书记只知道,一位相熟的中央领导对辽东的换届安排讳莫如深,是中央没有下决心?还是一些人在避忌什么?

    赵发书记只知道,自己要站好最后一班崭,要保持辽东的稳定,如果唐派干部真正在辽东遮天蔽日,一些很激进的改革措施怕是唐逸都敢进行试验,这样可能会给辽东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不管是为了可能自己担纲的新班子还是其他人担纲的新班子,赵发书记都决心在辽东换届前和这个年轻的家伙掰上几次腕子,就算最终自己退了,也会令激进的唐逸品尝到苦果,或许经过这样的摔打,唐逸会务实许多。

    和唐逸共事一年半,赵发书记也不得不承认,唐逸简直就是一位天生的政治人物,只是他的很多观点和举措自己都难以接受,不然的话,和唐逸搭班子,应该是很不错的一种经历。

    但现实是,两人终究成为了对手。

    可是最近的唐逸,好像突然变成了棉花团,软绵绵的令自己根本无,法着力。赵发书记很是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又不得不在很多事情上妥协,免得给人造成一种自己不民主乍在市县换届中一手遮天的印患虽然看似主导了市一级的换届,但唐逸呢,他在想什么?又在策划什么?赵发书记默默吸了口烟,眼前从来没有过的一团迷雾令他有些迷茫。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