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章 故人去

第一百章 故人去2017-11-8 23:51:45Ctrl+D 收藏本站

    2006年11月下旬,辽东第十二次党代会在春城国际会议中心隆重开幕。出席会议的代表共703人,会议听取和审查了十一届委员会的工作报告。审查了省纪委工作报告,选举产生了**辽东省第十二届委员会,选举产生了**辽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选举产生了辽东省出席党的十九大代表。

    在总监票人和监票人的监督下,到会的703名代表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选举产生了由85名委员15名候补委员组成的**辽东省第十二届委员会,由45名委员组成的**辽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党代会胜利闭幕后,**辽东省十二届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在春城国际会议中心二号会议室拉开帷幕。唐逸受省十二次党代会主席团的委托,主持**辽东省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

    会议分组讨论了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选,以无记名投票方式,差额选举产生了13名常委。他们是唐逸薛川陈波涛谢路平张震廖锦添王军刘作栋杨志恒傅杰全张汉宁卓言郭士达。

    全会通过了**辽东省第十二届委员会书记副书记候选人名单。以无记名投票方式,选举唐逸为省委书记,薛川陈波涛为省委副书记。

    全会通过了**辽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选举结果的报告,谢路平为**辽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

    全会通过了十二届省委《工作规则》。

    会议结束前,在全场黑压压的干部注视下,唐逸将话筒拿到了嘴边。人人都知道,这位党的历史上最年轻的省委书记将会做出历史性的发言,很多人很早很早就在等待这一幕,当唐逸拿起话筒时,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坐在唐逸身边的薛川,嘴角挂着一丝微笑,也跟着轻轻鼓掌。

    而唐逸没有谈工业发展,也没有谈农业改革,他谈话的重点围绕“密切联系群众”中展开,全场寂静一片,只有唐逸那略带磁性的声音在会场中回荡,“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我们党的宗旨是什么?是为人民服务!是为群众服务!脱离群众。这不是作风问题,这关系到党的生死存亡!古人就知道水能载舟也能覆舟的道理,十几年前苏联的解体。几千万党员被抛弃,这些都是我们的前车之鉴。”

    台下的干部大多拿出了笔记本开始记录,唐书记的第一次发言,必然代表着以后他在辽东执政的理念。任何一个有政治头脑的人,都不敢轻忽唐书记的讲话精神。

    “各级部门在作出关系到群众利益的重大决策前,一定要广泛听取各界群众的意见,我说的这个意见不是几个人大代表政协代表的意见,而是要真正深入到群众中去,真正倾听广大群众的声音。我建议各级部门成立专门的协调座谈机制来面对这个问题。”

    “那么什么是影响到群众利益的重大决策呢?这个问题好像很含糊,我建议省委召开座谈会讨论,清晰的界定这个问题。”

    主席台下,省审计厅厅长功小英微笑着,她五十多岁了,一向在辽东政坛有铁娘子之称,省审计厅更是辽东各级党政部门眼中的阎王殿。提起苗小英,几乎没有哪个领导不头疼。反映她问题的干部不在少数。但从陶书记到赵发书记小凤省长,都对她极为欣赏,严把审计关。是预防**的一个重要举措。苗小英公正强硬的态度正是他们极为侍重的东西。

    而一向远离政争漩涡的苗小英出人意料的走入了唐逸阵营,正是因为她在同唐逸的接触中,清晰的感觉到一个信号,唐逸会给辽东省带来新气象新东西,苗小英很希望在退下去前,能真真正正做一些事,这一路官路走来,也就无憾。

    现在,唐逸无疑正要踏出这一步。苗小英微笑着,默默聆听着唐逸的讲话,二十多年仕途经历,苗小英很清楚共和国的一些弊端,其中最显著的一条就是规范党员干部或者权力机关的各种规定含糊其辞,常常可以从不同的角度作出不同的解释,这也就为一些害群之马提供了钻空子的机会。

    就说警务用枪的条例吧,警察在哪种程度下可以使用枪械?有些规定就很含糊笼统,例如“不使用武器制止,可能发生严重危害后果”,“严重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等等词汇,而在西方很多国家,就是在何种程度上可以射杀一匹惊马也有着极为详细严格的规定。

    唐逸提出“清晰界定影响群众利益的重大问题”,显然是不想这些“密切联系群众”的举措又成为官话空话。

    苗小英能理解唐逸的想法,微笑着拿起笔,开始记录着什么。下月月初的人大常委会后,苗小英将会正式走上副省长的岗位,这位审计部门的铁娘子也即将迎来她政治生活中的第二春。

    唐逸铿锵的声音在会场中回荡。望着台下一排排黑压压凝听自己讲话的权倾一方的大员们,唐逸心里出奇的宁静,他只希望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一个崭新的开始。

    ……

    赵发书记默默看着辽东晚间新闻里关于省党代会的新闻,茶几上,是一杯已经凉透的茶,赵发书记没有选择去人大或者政协,而是正式办理了离退手续,过几天,他就会离开西山一号楼,回南方老家。在京城的子女一直希望他去北京生活,绝大多数退下来的老同志,也大多选择在京城颐养天年,但赵发拒绝了子女们的建议,他累了,很想回生他养他的故土去走一走看一看。

    沈婶坐在老伴身边,看着老伴仿佛突然多出来的许多白发,沈婶轻轻叹口气,说道:“唐逸这个年轻人不错,刚刚还打电话来呢,要我说啊,他就知情知暖。”任谁都知道,唐逸打了数个电话委实比大张旗鼓上门拜会赵发书记更为有心,这个时间来看赵发书记,无疑会令赵发书记心情更为失落。

    虽然知道是老伴的对手,但沈婶一直对唐逸印象甚佳,觉得唐省长小小年纪也太厉害了,就能让自己的老头子这么头疼?

    老伴以往可没有大半夜在书房吸烟的情况,唯一的一次例外是在部委的时候同一位比他更具优势的副部长竞争,当时很多人都不看好自己家的老头子,有一晚老头子就是在书房坐了一整夜,早起时沈婶去书房,被房内浓烈的烟气呛得直流眼泪。

    而老了老了,老伴倒被一个年轻人治住了,沈婶新奇之余倒没有对唐逸产生什么怨恨,她早就希望老伴退下来,老两口过些休闲省心的日子,唯一对唐逸的不满就是因为担心老头子的身体熬夜顶不住吧。

    现在呢,唐逸终于把老头子挤走了,看着老头子郁闷的神态,沈婶心疼之余又有些好笑,突然就觉得老头子可爱起来,老伴终于从那个高高在上的神变成了普普通通的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或许,这才是沈婶一直希望的生活吧。

    只是,又有几个人能看透?

    ……

    赵发书房由神变成了人,唐逸呢?

    齐洁静静看着唐逸仍然如往日一般清秀的面宠,心神却有些恍惚,有些担心,又不知道在担心什么。

    这是一间豪华的卧房,唐逸靠在床头,默默的吸着烟,轻软的粉红天鹅绒被下,齐洁躺在他身边,就露出一个小脑袋。

    “那个新省长,很有本事吗?”齐洁小声的问。

    唐逸笑了笑,随即掐灭了烟头,向下一躺,搂住了齐洁性感光滑的雪白**,被折腾的死去活来的齐洁刚刚醒来,全身酸软,实在想休息一下,但感觉到唐逸的冲动,齐洁温顺的将娇嫩的小手探了下去,**的雪足粉腿也慢慢挤入了唐逸的双腿之间轻动。或许,是因为现在齐洁越来越觉得只有和唐逸缠绵时才有真实感,又或者,齐洁莫名的越来越怕唐逸吧。

    唐逸微微一怔,本来,他是以为齐洁会告饶的,呆了一下,唐逸笑着将齐洁的小手推开,轻声道:“我做了书记,你不开心么?”

    “没有?我哪有啊?”齐洁如鲜花一样漂亮的发髻被折腾的有些凌乱,却更显妩媚。

    看着颇有些惊惶的丽人,唐逸无奈的道:“你呀,什么时候成允儿了?”

    齐洁轻轻一笑,将头靠在了唐逸的胸前,双手却紧紧抱住了唐逸。

    闻着齐洁的发香,唐逸笑道:“那个揪我耳朵的疯女人呢,哪去了?”

    十几年转眼即逝,唐逸和齐洁的身份地位都已大为不同,但小镇的回忆,永远是那么温馨。

    齐洁终于咯咯笑了,说:“早知道是我们唐大老爷,我哪敢揪你的耳朵啊?我不要小命啦?”

    唐逸微笑,轻轻揽紧了她,没有说话。

    好一会儿后,齐洁小声道:“做书记了,咱们一家人是不是一起吃饭庆祝一下?”

    唐逸微怔,随即笑道:“好。回头我跟妈说一声。”

    齐洁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是说允儿我还有陈珂小璐。宁姐能来的话当然更好。”

    唐逸蓦然一惊,转头看去,却见齐洁嘴角有丝顽皮的笑意,唐逸又好气又好笑,伸手拧拧她小脸,说:“别胡闹!”

    想想,这些年风风雨雨,而且随着地位的不同,和红颜们感情的一步步升华,现在几位红颜怕是都不会在情情爱爱上纠缠,如果大家真能坐下来聊一聊倒是很热闹,很温馨。但,委实有些招摇了。毕竟现在不是二三十年前,那时威望德勋的开国领袖里,倒是有女英娥皇的故事。这不但没成为作风问题,反而是美谈韵事,民间也有种种传说。但现在,情形毕竟不同了。

    只是,齐洁会知道陈珂和叶小璐?唐逸笑着又拧了拧齐洁娇嫩的脸蛋。这个可人,可是越来越有办法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