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零七章 心态

第一百零七章 心态2017-11-8 23:51:53Ctrl+D 收藏本站

    “书记,这是汇通集团GBD项目的相关资料。”张汉宁又将一叠文件递了过来。

    唐逸微微点头。汇通集团在香港其名不著,但看起来很有实力,即将和春城合作的建设项目预计投资过百亿元,集团老总黄家通更是一身的光环,。“中国房地产领先企业”“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中国建筑行业信用AAA级单位”“中国优秀工程”“西部开发杰出贡献奖”“世界杰出人士”“全球100位华商品牌人物”“爱国企业家”等等等等。

    现在黄家通不但和王军关系亲密,更得到了薛川省长的赏识,最近在辽东红的发紫,唐逸本也想见一见这个人,后来琢磨了一下,也就放了下来。

    唐逸没有翻这些资料,笑了笑道:“薛省长看上的项目,一定错不了了。”

    张汉宁笑笑,没吱声。

    张汉宁走后,唐逸抓空给齐洁发了个信息,要她多注意休息,别累坏了宝宝。齐洁气呼呼回了一句“就知道,以后我在你心里可没了地位。”说是这么说,但柔情蜜意,清晰可见。看着齐洁回的信息,唐逸正微笑之际,房间门被轻轻敲响。警卫员周宇去开了门。

    周宇是唐家卫队的成员,隶属中央警卫团,名字好像男孩子,其实是清清秀秀一名姑娘,在唐逸升任省委书记后,她被调派到了唐逸身边,和其他警卫员一样,周宇不大爱说话,但经过各种严格训练的她在警卫工作方面比胡晓秋强横许多。

    门外是一位妩媚貌美的女子,精致的乳白色套裙紧紧裹着她窈窕的身段,姿容亮丽,正是越发性感撩人的夏总。

    宝儿去了美国,唐逸知道兰姐心情肯定不大好,相依为命的母女俩,别看时常闹别扭,实际上两人感情好的不得了,宝儿也从来没有离开兰姐这般远,现在的兰姐心情可想而知。

    兰姐端着精致的白兰花托盘,托盘里是她泡好的“大红袍”,看着兰姐唐逸就摇摇头,就没办过让人舒心的事情,客人都走了,茶才刚刚送来,不过唐逸早不像以前一样那么喜欢训斥兰姐。

    兰姐进屋就换上了一双蓝色坠花高跟拖鞋,白丝袜美腿本就极为撩人,被丝袜紧裹的娇嫩小脚上若隐若现的宝石黑脚趾甲更勾得人心痒痒的。

    拿起茶杯品了一口茶水,唐逸就问兰姐:“最近资金有问题吧?”

    兰姐吓了一跳。俏脸就有些发白,这半年来夏兰大酒店附属项目开发的不少,其中投入最多的自然就是辽东夏兰足球俱乐部,兰姐用低廉的转会费摘了几名一线球星,这几名球员据说都是刺头,圈子里盛传这几人赌球赌的厉害,是以才被俱乐部低价出售。兰姐一来贪小便宜,二来自觉摩挲平几个小球星还是没问题的,这才一口气将这些挂牌球员摘下,不过虽然转会费相对低廉,但加在一起也不是个小数目。偏偏最近夏兰大酒店和天宏地产在林北新区的合作项目出现了纠纷,是以资金周转不足,消息也不知道怎么就传了出去,一些债权人开始登门逼债,兰姐忙的焦头烂额的,她猜得出是天宏地产那边捣鬼夏兰酒店答应他们苛刻的合作条件,心里痛骂那个光头老板之余,也正准备找一找田野,要田野帮忙贷款度过这个难关。在黑面神的亲信中,田野是最会帮兰姐办事的人。

    不过兰姐怎么也没想到黑面神会知道夏兰酒店的现状,黑面神当初亲手将夏兰酒店给了她。说明自负盈亏,现在被她折腾的乱七八糟,甚至田野不帮忙的话,没准这座大酒店就被她鼓捣黄了,那黑面神还不将她的皮剥了?

    兰姐小心肝嘭嘭乱跳,低着头,也不敢说话。

    见到兰姐又是以前受气包的德行,唐逸却不像以前那样气恼,这两年来,他的性子已经变了许多,或许,能令他生气的事也越来越少了,这也是一种悲哀吧。

    放下茶杯,唐逸笑了笑,说道:“那也没什么,企业做大,资金链出现问题很正常,你又不太会管理,你觉得资金缺口有多少?”

    唐逸温言相询,兰姐却更是怕的厉害,她不敢抬头,看不到唐逸的表情,听着唐逸柔和的声音,只觉得浑身汗毛直竖,很小声很小声的说:“大概,大概一千万……”后面的数目声音如蚊鸣,怕是她自己都听不清。

    没有听清,唐逸就追问了一句:“多少?”

    兰姐头皮更是发麻,本以为会是劈头盖脸一顿训斥。谁知道黑面神竟然耐着性子追问,天知道黑面神在想什么?

    “一千,一千万吧……”兰姐结结巴巴的提高了音量,说完更不敢抬头,心里七上八下,就好像等待宣判的囚犯。

    “恩,一千万,明天要人转给你,半年内能还我的话,就不要利息。”唐逸很随意的说着,拿着茶杯,他的心思早不在兰姐的这些琐事上。

    周宇诧异的看了唐逸一眼,从她的爷爷开始,他们一家就开始为唐家服务,她爷爷曾经是唐老的厨师,父亲是内勤人员,她则被选拔进了警卫序列。在中南海,像周宇家这样的家庭很多,祖孙三代都在里面服务,中南海里也喜欢用这种父辈就在中南海的家庭的后代,根正苗红,不需要太多审查。

    不过周宇对唐家的了解不多,对于唐逸。虽然早早就仔细研究了他的资料,但更多的是生活习惯性格方面的资料,研究这些资料的目的也是方便警卫工作。实际上她除了知道唐逸是共和国蒸蒸日上的年轻政治家,是唐老寄予厚望的唐家核心成员外,对唐逸的了解可以说是一片空白。

    听到唐逸很随意的就说拿出一千万帮这个妖冶妩媚的小女人解决麻烦,周宇有些吃惊。来到辽东十几天了,除了周末唐书记去了外地两天,周宇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唐逸身边,她对唐逸的初步印象是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这位年青的政治人物表现出来的深度和中南海那些大人物一般无异,能为这样的年轻政治家服务。周宇兴奋之余又有些惶恐不安,就怕哪里做的不够好惹得唐书记不满。

    不过当看到这位浑身散发着诱惑媚力的小女人在唐书记面前的神态,看到唐书记亲口答允拿出“一千万”帮她,周宇仿佛才突然意识到,原来唐书记并不是高高在上的神祗,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也有自己喜欢的女人,也会帮自己喜欢的女人做一些事情。

    看了眼唐逸和兰姐,周宇心情有些愉悦,回头看向了玻璃帷幕下车流如梭的春城大街。

    兰姐却是怔了好半天,总算明白了唐逸话里的意思,惊讶的张开樱桃小嘴,想说不用,又怕被黑面神骂,而且想到能马上解决这段日子令她焦头烂额的难题,兰姐又怎么不欣喜若狂?不过又拿黑面神的钱,兰姐又实在怕的厉害。

    “唐,唐书记,我帮您掐掐头?做个保健?”小心翼翼看了眼唐逸,兰姐带着十二分的小心问。

    唐逸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微微点头,刚刚开始领导一省全局,可说千头万绪,最近精神实在有些疲乏,作个按摩解解乏也好,现在的唐逸早没了以前那种刻意避嫌的心态,话说回来,兰姐按摩的技术确实很有一套。

    这一年来,兰姐大多数时间都在香港,很少回辽东,就算回辽东也未见得会见到唐逸,对于唐逸这一年来心态上的变化兰姐自然感觉不到,见到黑面神又很痛快的答应自己帮他按摩保健的提议,兰姐愣了下,随即兴奋的声音都有些颤:“那,那现在吗?”问完就恨不得将自己舌头咬下来,这不废话吗?又要被黑面神骂了。

    唐逸却只是点点头。转身走向了卧室,兰姐则美滋滋跟在后面,很想哼几句小曲,但肯定会招来黑面神的训斥,也只得强忍内心的欢愉,扭着柔软的小腰段风情万种跟进了卧房。

    卧房奢华旖旎,席梦思大床床头的墙壁上是一面巨大的金色镜子,西班牙进口铜镜,虽然镜子是金色,但床上情形在镜子中却是纤毫必现,据说这种镜子可以增加**女爱时的情趣。

    当唐逸披着睡袍趴在席梦思大床上时,兰姐却是悔的肠子都青了,不该为唐书记安排这间玫瑰套房,唐书记一抬眼就可以从镜子中看到她,而在唐书记眼皮底下,就这样坐在他的身上?兰姐想起来腿就有些哆嗦。

    等了好久,听不到兰姐动静,唐逸埋在软枕中的头微微抬起,兰姐条件反射般激灵一下,再不敢耽搁,一咬牙,就踢掉绣花拖鞋,手忙脚乱的上了床,当她胆突突的坐上唐逸臀部时,看着镜子中自己一**白丝袜美腿和那权威日盛的书记的亲密接触,感受着这个权势滔天的男人身上的热力,兰姐只觉得头脑阵阵眩晕,身子过电一般又酥又麻,好半天,竟是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