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零九章 流言(上)

第一百零九章 流言(上)2017-11-8 23:51:55Ctrl+D 收藏本站

    回了允儿的短信。手机音乐很快的响起,唐逸看了看来电的号码,接通,话筒里传来亲热的男声。“唐书记吧?我,龙红军啊!”

    唐逸嗯了一声,随着共和国上层政治版图的变更,龙家已经渐渐淡出高层政治舞台,现在龙家子孙更多在商界发展,有龙老余荫庇佑,龙老的后人大多都很有一番作为。

    “是这样,听说您明年年初会出访朝鲜?”龙公子呵呵的笑着,和唐逸见面及至通话,他感受的压力越来越大。

    春节后,唐逸将会启程赴朝鲜访问,唐逸去过朝鲜很多次,但这是第一次经由共和国外交部和朝鲜外务省谈判后敲定的正式访问,是他第一次以**重要地方大员的身份出访朝鲜,并且会在平壤同朝鲜的最高领袖会晤,这次出访的意义对于唐逸来说也是非比寻常的。

    听到龙公子提起这次出访,唐逸已经知道了他打电话的用意,肯定是为朝鲜即将开发的手机网络一事。

    朝鲜在世纪初本来已经发展了基础移动电话网络。初始是为两个经济开发区以及党政警察部门高干使用,一年后发展到了两万用户,但不久因为一次爆炸事件使得朝鲜的移动电话服务被叫停。

    03年底朝鲜平安北道龙川发生了一起严重的火车爆炸事故,导致近200人死亡,1500多人受伤,另有8000多幢房屋被毁。有分析认为,这次造成灾难性后果的朝鲜火车爆炸案,是一次针对朝鲜最高领袖的暗杀企图。爆炸事故时,有线索表明不良分子使用了手机。

    爆炸事件后,朝鲜国防委员会直接下达了停止移动电话服务的禁令,特别是在权力机关或特殊行业就职的人员使用手机受到了严格的限制,原先持有的手机也被没收。而这些举措当然触及了朝鲜特殊阶层的利益,引起了他们的不满。毕竟当时在朝鲜一部手机加入网费大概一千多美元,而不计算新义州特区,未实行货币改革前,普通朝鲜人当时的工资不过每月两三美元,这相当于普通朝鲜人六十年的工资收入。购置手机的自然都是特权阶层,这部分人的诉求一直未曾停止过。

    终于从去年开始,长达数年的手机禁令开始出现解封的迹象,现在朝鲜已经在和国外有实力的电信运营商接触,准备与境外电信公司合资重新在朝鲜建设移动电话网络。

    龙公子,自然也盯上了这块未开垦的处女地,希望龙家主导的通讯公司进入朝鲜市场。

    “唐书记,您这次出访是党政代表团的性质?”龙公子欲言又止,本以为同唐逸要一个名额很轻松,但等同唐逸真的递上话,才感觉提起来有些艰涩。现在的唐逸。已经远非数年前那个和他把手言欢的***可以比拟,甚至和唐逸说话时龙公子能感觉到昔日在那些老家伙面前才能感受到的压力。

    唐逸笑了笑道:“红军啊,这样吧,朝鲜那边通讯业不正招标呢吗?你跟我过去看看,我叫厅里安排下,应该没问题。”

    “啊,谢谢,真是太感谢唐书记了!”龙公子如释重负,嘴里冒出的都是没营养的感谢的话,虽然无奈,但现在他怎么也营造不出那种和唐逸谈笑风生的气氛了。

    唐逸又关心了几句龙家的家事,问了问龙公子父亲的身体,虽然唐逸语气很亲切,但自然而然已经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这是一种很自然的角色转换,并不是谁能控制的。

    挂了龙公子的电话,沙发上低声回答兰姐问题的唐凤一直偷偷注意着唐逸的动静呢,这时候就急忙站起来,拘谨的道:“我,我走了。”她昨天晚上恰好和爱人在宽城,听说唐逸来了。一大早就跑来看唐逸,虽然再见到唐逸感觉已完全不同,但她想见唐逸的心情却没有变,只是来看看,来看看就好了。

    唐逸心里轻轻叹口气,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

    兰姐机灵的很,送唐凤出门后又叫住她,带唐凤去了隔壁的705,也就是赵珊的单位,晚上兰姐就住在这里。当兰姐从她精致的小皮箱里翻出两款最新型的手机送给唐凤时,唐凤说什么也不要,但兰姐伶牙俐齿,很快就说得唐凤没了脾气,只得接过谢了兰姐。

    兰姐的手机是夏兰大酒店搞活动时的奖品,一共十部,但抽奖前都被夏兰酒店的中层干部私下瓜分,所谓的抽奖,不过是这些干部用亲朋好友的身份证充个数而已,其实也不单单是夏兰大酒店,很多企业的抽奖宣传活动都是这样搞,私企还好一些,国企这种情况更为严重。

    不过这种潜规则偏偏传到了无事也喜欢起三分浪的兰姐耳朵里,马上就召集酒店高层开会,不但手机全部被收回,牵涉其中的几名中层也被解聘,兰姐在唐逸面前好像小绵羊,在她的领地,可是一只张牙舞爪人人惧怕的狮子。

    送走了唐凤。回到706的客厅,见到在沙发上默默吸烟的唐逸,兰姐的伶牙俐齿马上消失不见,结结巴巴的提议:“我,我给您做早点?”

    唐逸摆摆手,说:“出去随便吃点吧。”抬头看了眼兰姐,看得兰姐浑身又一阵发麻,“送她东西了吧?”唐逸淡淡的问,他对兰姐可谓知之甚深。

    “恩,小礼物,就,就两部手机,给她和弟弟用。”在唐逸和唐凤闲谈时,唐逸很是问了几句唐雄的情况,这种场面可不多见,对这个唐书记很是关切的人,兰姐自也上了心。

    兰姐说着话,心里惴惴不安,偷偷打量唐逸的脸色,但唐逸只是平静的掐灭烟蒂,站起身,说:“走吧,去吃花生饼。”

    宽城盛产花生。花生饼更是这个小城的特产,各种花生饼作法繁多,而最出名的就是西大桥花生饼,这种叫法的来历已经不可考,据说源于前朝时西大桥附近的一户烧饼铺,到现在,几乎所有的花生饼都被冠以“西大桥花生饼”,不过据说最正宗的还是西大桥前的那一家“西大桥饭店”,或许,这也是一种心理暗示吧。

    富强小区距离西大桥饭店并不远,过一个路口。步行不过五六分钟的路程,唐逸没有要赵珊开车,和兰姐赵珊三人一起,溜溜达达的来到了西大桥饭店。

    饭店的匾额看起来很有些岁月,不知道是不是经过了做旧处理。

    饭店内倒是装潢的不错,一排排整齐的红色塑料桌椅,虽然看起来更像快餐店或是粥城,但在小县城来说,作大众生意只需要干净雅洁就可以了。

    大堂里坐得满满的,看起来什么阶层的人都有,既有西装革履一身光鲜的成功人士,也有穿着脏兮兮的绿色军大衣看起来就是下庄农村来的民工。

    没有空位,兰姐急忙去和吧台的服务员交涉。大概因为饭店生意好,服务员们都忙的不可开交。如果工作太累没有谁会心情好,小服务员对兰姐的态度也不大好,兰姐问了几句这些服务员都忙着送粥送饼,没有人好好搭理她。

    兰姐这个气啊,如果不是唐逸就在附近她早就炸了,现在也只有强忍着火气,瞪起杏眼威胁收银的服务生:“你们酒店还想不想开了?”不过声音压得很低,就怕被唐逸听到。

    服务生是饭店老板的小舅子,最会察言观色,眼见兰姐妩媚俏丽,那身精致性感的黑色皮衣皮裤更不是小县城能见到的,忙堆起笑脸道:“您稍等一会儿,等有了空位我马上叫您。”

    兰姐秀眉微蹙,“楼上呢,安排我们去楼上。”说着就从精致的坤包里摸出一张百元钞票拍到了柜台上。

    服务生就有些为难,毕竟还没有过早餐去楼上大包吃的先例,正作难,却见这位财大气粗的艳丽尤物突然极快的收起了钱,噔噔噔高跟鞋迈着华丽的小步子走向了门口,好像是那边一位男人招了招手,看着妩媚少妇诱人的翘臀蛮腰,服务生咽了口口水,眼光一时间再转不开。

    唐逸遇到了熟人,张倩也在这里吃早点呢。她穿着薄薄的羽绒服蓝色水磨牛仔裤,戴了条精致的黄格围巾,倒也靓丽迷人。

    和张倩同桌的是一名黑黑瘦瘦的男人,她新处的对象,在物价局工作,叫刘淼,三十出头,是物价局的一名小头头,也是离了异,经人介绍认识了张倩,一见之下惊为天人,马上展开了热烈的追求,他家离这里很远,但却经常跑来这边和张倩一起吃早餐,张倩虽然有些不耐烦,但刘淼是个老实人,对她的话言听计从,被小何伤害的很严重的张倩有时候想,就找这样一个老实巴交疼爱自己的男人也不错。

    突然又见到唐逸,张倩脸还是红了,曾经赤身**在这个男人面前献身,无论如何在这个男人面前也自然不起来,尤其还被这个男人随随便便就拒绝了,一个是根本无视她的男人,这一边是将她当仙女一样供着的“对象”,这两个人撞了面,张倩心里别提多别扭了,但眼见唐逸没有位子,张倩也不得不起身叫他。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