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十一章 流言(中)

第一百十一章 流言(中)2017-11-8 23:51:56Ctrl+D 收藏本站

    刘淼对待张倩的朋友自然极为亲热,又误以为俏丽的兰姐是唐逸的爱人,笑呵呵说了句“您两位真是郎才女貌,是在外地做大生意的吧?不像宽城人。”兰姐心里这个美啊,知道唐书记也不在乎这些,果然唐逸只是笑了笑就坐了下来,兰姐却是千般风情万种妩媚的轻轻坐好,怎么也不能给黑面神跌份不是,虽说兰姐也知道自己在黑面神眼里就是阿猫阿狗,他也不会在乎自己的语态举止,但兰姐自己可不能不在乎。

    张倩脸红红的介绍唐逸,“刘淼,唐老板是在外地做大买卖的。”

    刘淼啊了一声,果然和他想的一样,自然以为是张倩在生意场上认识的朋友。

    大家围着塑料桌坐了,要了粥和饼后,兰姐又颠颠跑去前台那边给唐逸拿小菜,忙的不亦乐乎,看得刘淼这个羡慕啊,看了秀气美丽的张倩一眼,心说什么时候张倩也能这么对我就好了。随即苦笑一声,现在的女孩子,哪还有夏小姐这样温柔娴淑的啊?

    饭店客人进进出出,各个桌子的客人或高谈阔论或闷头吃喝,人生百态,尽在其中。

    唐逸静静喝着粥,兰姐则拿了一盘煮的五香豌豆剥了皮将豆粒送到唐逸的碗里,她知道黑面神什么都吃过,这些土产小吃黑面神可能反而喜欢。

    刘淼艳羡的看了唐逸一眼,笑呵呵道:“唐老板,您爱人对您太好了。”

    唐逸笑笑,说道:“吃这种豆子的乐趣还是在于剥皮,她这就叫焚琴煮鹤。”

    刘淼干笑两声没有接茬,心说这位唐老板活的也算一种境界了。

    兰姐眨巴着妩媚的大眼睛,虽然知道黑面神是“批评”她,但黑面神既然没有喊停,想来不过是做姿态而已,是以仍然我行我素,小心翼翼帮唐逸剥好豆子送到唐逸的吃碟。

    唐逸不大说话,兰姐却是打开了话匣子,问刘淼宽城的风土人情以及单位的事情,她也知道宽城是唐逸主导的农业改革试点,是以还特意问起了下面农业改革的情况,黑面神虽然不说,想来也想听一听这些东西吧。

    不过兰姐一双杏眼却不时从张倩脸上飘过,兰姐看得出,这个漂亮的女人见到唐逸后神色一直有些不自然,兰姐倒是有些好奇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至于说她和黑面神有染,那决计不可能,以黑面神现在的身份地位,是不可能和一个小县城的小女人扯上什么关系的。

    兰姐自然不懂各种文件精神,问起农业改革也不过是家长里短,老百姓们能分多少钱啦,生活水平有没有提高等等。

    妩媚万种的兰姐是很容易博得男人的好感的,就算没有那种心思,和兰姐聊天对很多男人来说也是一件惬意的事,或许只有唐逸才会对兰姐的讨好弃之如敝屣了。刘淼是个老实人,被兰姐水汪汪的杏眼盯上几眼就会脸红,不敢和兰姐对视,兰姐问什么,他就讲什么,说了说农业改革给农民们带来的实惠,又说了说农村三保工作的改革,最后笑着说:“咱们唐哥手腕硬啊,这些理论上的东西在很多省都是出现个雏形就消失了,得出的结论是不适合现阶段的发展形势,那为什么就在我们辽东大丰收呢,我们平常也议论这个问题,惠及普罗大众的各种举措,往往不能上行下效,可咱们唐哥牛啊,从他来,你看看辽东的变化多大?这可不是把那些大城市建的花一样漂亮能比的。”

    听刘淼称呼唐逸为唐哥,兰姐就有些恼火,心说这人可真是没大没小的,唐哥是你叫的吗?不过刘淼说的都是唐逸的好话,兰姐又见到唐逸脸色甚和,这才没有发作。

    刘淼却是越说越起劲,又说道:“我还发现现在提拔的年轻干部也都能干,就说我们县的韩县长吧,刚来的时候大家这么一看,就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别说县里那些老家伙,就我们也不服气啊,可谁想得到?韩县长可真敢干,来了后推出了五点举措,其中一条就是要求各级部门改变工作作风,当时我还以为又是以前文件上那种官面话呢,谁成想过了一个月,综合考评最差的县财政局就被通报批评,财政局李局长被就地免职,李局那可是以前林书记的老人,啊,你们不知道吧,林书记根子深着呢,这才几年,就是松平市的组织部长了,前不久又兼了常务副市长,这不就奔着市长去的吗?李局以前可讨林书记欢心了,就是我们县委一把许康书记都让他三分,现在可倒好,被韩县长一把火烧了,马上就垮台了。他都被拿下了,你们说说还有哪个部门敢不上心?现在我们宽城机关是新人事新气象,可真要应了唐哥经常讲的‘为人民服务’了。”

    兰姐有些奇怪的问道:“你们这个韩县长多大啊?怎么当这么大的官?”除了唐逸,她还没有见过年纪轻轻手握一方权柄的官员呢。

    唐逸笑了笑,说:“是韩冬梅。”

    兰姐啊了一声,韩冬梅过年过节都会去看望唐逸,兰姐曾经见过,心说原来是她,这就怪不得了。

    刘淼笑道:“你们也听说过她是吧?要不就说她厉害呢,你们这些外地人都听说了。”

    唐逸微微点头,没有说什么。兰姐却是好奇的追问:“那县里的老人现在就都服她了?”

    在兰姐媚意迷人的大眼睛注视下,刘淼脸又是一红,将头转开,说:“可不是,听说以前最不服韩县长的就是城关镇的邱书记,他是县委常委啊,好像本来这次是想争一争县长的,没想到来了个空降兵,他就最不服韩县长,好像还在一次会上和韩县长顶撞过,现在呢,早就蔫了。咦……”刘淼说着话咦了一声,兰姐顺他目光看去,从门外走进来一位白白净净的小伙子,穿着皮夹克,很精神,就是眼神有些不正,看到兰姐眼睛就在兰姐俏脸和**上转了一圈,兰姐立时一阵气恼,却见小伙子很快笑呵呵走过来,刘淼也站了起来,握手和他寒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