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一十三章 访问朝鲜(上)

第一百一十三章 访问朝鲜(上)2017-11-8 23:52:0Ctrl+D 收藏本站

    正月初五,庞大的辽东党政代表团抵达平壤,开始对朝鲜为期五天的访问。

    朝鲜劳动党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会书记局书记组织指导部部长金三明次帅亲自在平壤机场迎接唐逸一行。这无疑给予了唐逸极高的待遇。

    朝鲜劳动党政治局委员会委员和共和国政治局常委地位相当,身为最高领袖的亲弟弟,手掌人事大权的金三明在朝鲜政治序列中排在第二位,由他亲自到机场迎接唐逸可见朝鲜方面对此次唐逸到访的重视。

    也难怪,这些年共和国实际上和朝鲜渐行渐远,若不是都有相同的假想敌,只怕这种不稳固的同盟早已分崩离析,而有着红色背景和左派烙印的青壮派强力人物唐逸的横空出世,无疑使得朝鲜看到了希望,给予唐逸极高的礼遇也就顺理成章。

    机场花团锦簇,两列穿着白色校服的朝鲜学生高举鲜花整齐而热烈的欢呼,这些稚嫩的脸上,是发自真心的笑容。在唐逸访朝前,朝鲜方面已经为这次唐逸的到访造势,电视报纸连篇累牍的报道唐逸的事迹,称唐逸是“伟大领袖亲密战友的后代”“朝鲜劳动党最亲密的朋友”,当然,这也是因为唐逸和朝鲜李帅一族以及国母一系的重要人物都保持了不错的私人友谊,使得朝鲜方面对唐逸的政治主张有一定的了解,不然这般宣传下来,唐逸反而是不折不扣的亲美自由派,提出一些令朝鲜难堪的主张,那可就成了打自己的脸了。

    总之唐逸的出现是极符合朝鲜方面的政治需求的,同样的红色家族出身,强大邻国炙手可热的政治人物,唐逸的身份甚至可以为伟大领袖第三代接班人那种世袭制的接班减轻压力,朝鲜方面也就给予了唐逸最热情的信号,现在的唐逸,甚至成了朝鲜家喻户晓的人物。

    唐逸一行乘车前往平壤市区途中,数十万平壤市民身着节日盛装,挥舞中朝两国国旗花束和标语,高呼中朝友好口号,夹道欢迎。唐逸在金三明陪同下多次下车,与他们握手。车队途经平壤凯旋门时,朝鲜少先队员向唐逸敬献鲜花,并给唐逸系上红领巾。

    如果不是外事部门和朝鲜方面事先沟通,唐逸很可能会和金三明乘坐敞篷车接受群众的欢呼,那就真的成了国家领导人的待遇了。

    唐逸在金三明陪同下直接前往锦绣山纪念宫,瞻仰伟大领袖遗容,并敬献花篮。

    最后车队才驶向目的地,朝鲜百花园国宾馆,辽东党政代表团的成员将会被安排住进这里,而这家宾馆的设施要比华逸集团承揽完工的柳京大饭店要高档许多,宾馆外戒备森严,这里的照片甚至都很难流传出去,院内草坪茵茵,苍松翠柏,风景极美。

    下午小憩的时候,龙公子来到了一号楼看望唐逸,而此时的一号楼,早已是最高警备状态,唐逸身边除了警卫员小谭,又多了几名一身黑西装表情极为严肃的小伙子。或许正如美国前总统所说,在**国家访问,最不需要担心的就是安全问题。

    随团出访的一些企业家已经去往朝鲜方面安排的会议室开始同朝鲜相关部门展开交流,不过龙公子等几名代表着庞大财团的经济界人物则都在等待朝鲜方面的通知,他们会涉足的项目才是这次经济领域合作的重头戏。

    而唐逸,洗了澡后换上宽松的便装坐在客厅里默默看书,等待晚上和最高领袖的会晤。

    龙公子是同何磊一起来的,唐逸也没想到龙公子会利用自己给他的名额带上何磊,不过也难怪,现在的龙公子早已经和唐逸不是一个重量级,倒是和京城四大公子之首的何磊相处越来越融洽,随着以唐二叔和唐逸地位节节攀升,何磊这个唐家外姓在京城去也越发耀目,龙公子半年前将何磊母亲的资本拉进了民联通讯,也就是在数次拆分组合后新形成的以龙公子父亲为龙头的大型电信集团,何磊也进入了民联担任某部门经理的职务。

    在唐逸面前何磊则越来越拘束,也越来越敬畏这位年青的表哥,有时候坐在唐逸身边,甚至有面对老太爷的那种惧怕的感觉。

    “工作上知道努力吧?”也难怪何磊越来越怕唐逸,见到何磊第一句话,唐逸就是一副家长的口吻问他的工作。

    “挺好的,何磊挺能干。”龙公子忙笑呵呵为何磊说好话。

    何磊可不敢说自己工作干得好,规规矩矩的说:“正,正学呢,刚去,很多东西不懂。”

    唐逸赞许的点点头,说道:“要用心,姑姑和姑父对你期望可挺高,年纪大了,心也静下来了,好好做一些成绩。”

    何磊忙一个劲儿点头。

    唐逸又转向了龙公子,问道:“和朝鲜合资建网有意向了吧?”

    龙公子苦笑道:“还早呢,我觉得他们更倾向于和阿拉伯那几个国家合作,可能不想太依赖咱们吧。”

    唐逸笑了笑,“事在人为嘛。”

    “那也是。”龙公子笑呵呵道:“还要请唐书记帮忙宣传我们的公司,毕竟我们的资质还是要比中东那些电信运营商更好一些。”

    唐逸笑了笑,说:“拉上我小表弟给我施压啊!”

    龙公子笑着说不敢,而唐逸这句话一出口,何磊在龙公子心里的地位无疑又上升了一截,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唐逸也是传递出了一个信号,而在龙公子看来,好似唐逸这种地位的人,说的话从来不会无的放矢。

    “唐书记,咱出去走走吧,散散心,这里风景不错。”龙公子笑呵呵的提议。

    唐逸微微点头,晚上的安排是同最高领袖观看歌舞剧《沙家浜》,这些国内家喻户晓的红色剧目,朝鲜军政歌舞团大多进行了自己的改编,很多剧目被带到了朝鲜开设在共和国各地的饭店,可以说是好评如潮,会勾起很多人年少时那难忘的回忆。

    百花园国宾馆占地数百亩,园中有一汪如镜春水,一号楼和二号楼就坐落在小湖湖畔,一条光滑的鹅卵石路蜿蜒在园中,唐逸和龙公子几人沿着小路走向了五号楼,那里不但有各种棋牌娱乐,小演奏厅还定时有军政歌舞团的俊男美女表演节目。

    那几名朝鲜的黑衣服小伙子在一时守候在唐逸的套房外,而出了一号楼,除了那几名彪悍的小伙子,又跟上了十几名接待干部和警卫人员,一位年纪偏大戴眼镜的中年人听说了唐逸想在园内走走的提议,笑呵呵说由他安排。

    这位斯斯文文的中年人是朝鲜外务省外务相助理白昌植,据传闻是昔日朝鲜“延安派”某重量级人物的后代,实际上朝鲜建国后,也曾经派系林立,“亲苏派”“延安派”“本土派”等等等等,但经过历次运动,这些派系都被一一清洗,启用“延安派”的后裔负责接待唐逸,其蕴含的意味不言而喻。

    五号楼位于园内小湖东畔,一行人前呼后拥,但朝鲜人员纪律性极强,互相只有眼神的交流,除了唐逸和白昌植偶然的谈笑声,就只有沙沙的脚步声。

    “下盘围棋吧。”走进五号楼空旷的大厅后唐逸向白昌植提议。

    白昌植微笑说好,白昌植知道唐逸不同于西邻强大邻国的其他党政干部,这位红色子弟在朝鲜和几个重量级家庭都保持着不错的私人友谊,负责接待唐逸不用太过提心吊胆,不用担心因为一些小失误回头就被扣上“修派”的帽子打倒。实际上,负责接待共和国官员是个苦差事,因为最高领袖对邻国渐行渐远的政策就极为疑惑和戒备。

    棋牌室中,一些跟随唐逸来访的辽东官员和企业界人士三五成群围在几个桌台前正谈笑风生,到了异国他乡,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好像更容易变得亲近,这是一个绝佳的社交机会。

    俏丽的服务员们穿着朝鲜民族服装,给各个桌台送上茶水果盘和各类棋牌,室内倒也人声鼎沸,但等前呼后拥的唐逸一行走进棋牌室,那些说笑声的音量马上齐刷刷降了下来,大家纷纷站起,“唐书记”“唐书记”的叫声此起彼伏。

    唐逸微笑对一张张桌台作着手势,“继续,你们继续,我也是来下棋的。”

    听到唐书记是来下棋的,尤其是在唐逸和白昌植在一张小桌子两旁相对坐下后,大家呼啦一下就涌了上来,这盘棋的结果已经注定,如果在这么些人面前白昌植赢了唐逸,那怕是唐逸前脚离开朝鲜,白昌植后脚就会被拿下。

    感受着白昌植软绵绵的棋路,唐逸心里无奈的叹口气,看来又来错了。抬起头,无意间发现站在白昌植身后观看棋局的瘦瘦的男人很面熟,男人很快就发现唐逸在打量自己,脸上挤出谦卑的笑容,眼神里好像还有些惧怕。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