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一十五章 访问朝鲜(下)

第一百一十五章 访问朝鲜(下)2017-11-8 23:52:2Ctrl+D 收藏本站

    平壤劳动剧场是一座气势恢宏的建筑物。高贵典雅的花岗岩雕柱,透明的双扇无框玻璃门,走进时有步入艺术殿堂之感。大门檐口装有汉白玉雕花。顶上有朝文“劳动剧场”铜字霓虹灯,劳动剧场是平壤不限电场所之一,每晚张灯之时,闪烁的霓虹灯特别引人瞩目。

    金贞贞和一群小演员站在后台的最角落,唧唧喳喳的议论着即将开始的演出,她不时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心里既紧张又激动,她弯下腰,挽了挽红纱裤的轻纱裤脚,这身表演装她可喜欢了,红红的轻纱又软又滑,穿上它对着镜子一照,就好像邻国神话传说里观音菩萨座下的龙女,要多漂亮就有多漂亮。

    金贞贞才十三岁,却已经是军政歌舞团的老戏骨了,她是新义州人,在幼儿园的时候就被新义州驻军歌舞团挑中,而这对朝鲜普通家庭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荣耀了,金贞贞家祖宗三代也没有出过党员和干部。金贞贞能参军,对他们整个大家族来说都是一件值得大书特书记录在家族发展史上的大事。

    去年的时候,金贞贞进了人民军歌舞团,当通知书交到父母手上的时候,父亲当时就激动的哽咽起来,母亲拉着她的手一再叮嘱她不要骄傲,要争取更大的进步,如果有幸为党和国家领导人表演,一定要表演好,为家乡争光。

    金贞贞知道,在新义州建立特区开始审查人口时,自己的一家都没有审核过关,被迁回了内地,这件事使得父亲爷爷叔叔伯伯们都很羞愧,一大家子都有抬不起头的感觉,因为被迁回内地,表示他们对最高领袖的忠诚受到了质疑。

    现在,一家人的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

    而今晚,是金贞贞第一次为最高领袖表演,和最高领袖一起观看表演的还有来自邻国的大人物,已经逝世的伟大领袖亲密战友唐爷爷的孙子,和朝鲜接壤的辽东省省委书记唐逸,听团里的人议论,唐书记可能是他们那个国家未来的接班人呢,还不到四十岁,在邻国的政治序列中已经排到了一个很恐怖的位置,这不管是共和国还是自己的国家都是这些年从来没有过的现象。

    金贞贞也看了电视里宣传的唐书记的资料。看到唐书记带领辽东人民轰轰烈烈的抓生产,搞集体化农业,金贞贞觉得他可厉害了,如果她的国家能有唐书记这么能干的干部为最高领袖排忧解难就好了。

    金贞贞还在学习主题思想时将自己的想法拿出来和小演员们讨论,当时剧团指导他们学习的政治委员没有说什么,但结束学习后私下找她谈了话,跟她说不要胡乱议论唐书记,如果传出去会造成极坏的政治影响,又唠唠叨叨说了许多,可能也是看金贞贞年纪小,觉得她不太懂,很多话没有太避忌,说了一些国家面临的严峻形势,那个强大的邻国又是怎么一次次辜负自己国家的信任等等,还说唐书记如果是真的亲朝派就好了,那么将来最高领袖或者第三代领袖需要唐书记帮助的时候沟通起来就会好很多等等。

    金贞贞确实没大听懂政治委员的话,但她听得出,好像唐书记的地位特别高,甚至高到了可以和最高领袖相提并论的地步,最高领袖还需要他的帮助?这无疑有些颠覆金贞贞的认知,但不管怎么说。金贞贞也意识到,书本上提及并不多的东方邻国好像比自己的国家强大的多,是一个很值得敬畏的对象。

    而前几天金贞贞去新义州看望以前驻军歌舞团的领导和朋友时更强烈的感受到了这一点。

    这一个多月来,人民军歌舞团都在不分日夜的排练这出《沙家浜》,直到前些日子最高领袖寿辰才给大家放了两天假。金贞贞回家看了看,又在父母叮嘱下前往新义州特区看望培养自己成才的驻军歌舞团的领导们。

    朝鲜内地居民前往特区是要办通行证的,而且通行证审查极为严格,金贞贞搭了人民军歌舞团李副团长的车,倒是一路畅通无阻。

    恰逢最高领袖寿辰和农历新年,新义州驻军歌舞团来了许多老朋友,一些退役的团员有的成了商人,有的成了干部,但无疑,大家环绕的中心是来自共和国的朴允儿姐姐。

    金贞贞在新义州歌舞团的时候就极为崇拜朴允儿姐姐,那时候驻军歌舞团训练大厅悬挂的照片里,几乎张张都有朴允儿姐姐,允儿姐姐不但人漂亮,舞姿也特别特别美,听说她唱歌也动听极了,以前训练的时候团长几乎总是要提到允儿姐姐,讲一些允儿姐姐刻苦训练的故事,说你们要向她学习。而金贞贞入团后,开始的绰号就是“小允儿”。

    但后来不知道怎么的,那些照片就被拿下去了,团长也再不提允儿姐姐的名字,好像还有人因为议论允儿姐姐被调离了歌舞团,允儿姐姐的名字好像也渐渐被大家遗忘了,金贞贞不懂这些事,但她却怎么也忘不了允儿姐姐尽情展现优美舞姿的巨幅照片。

    而这一次。金贞贞终于见到了允儿姐姐本人,但怎么回事?允儿姐姐怎么是中国人了?可是好像大家都没有关注这一点,在和允儿姐姐讲话时,所有人都带了几分尊重和客气,包括新义州人民武装力量委员会第一副委员长309军李光武李军长,他在和允儿姐姐说话时,也是客客气气的,要知道李军长可是一位传奇人物,李帅的孙子,以往提到这个名字,是感觉那么的高不可攀。

    金贞贞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这次的聚会日理万机的李光武委员长会亲自赶来请大家共进午餐,原来也只是为了招待允儿姐姐。

    允儿姐姐没有令金贞贞失望,她的本人比照片上要漂亮许多,声音动听的令人想一直听她说话。

    允儿姐姐买了许多礼物分给大家,都是共和国制造,看起来大家的表情艳羡极了,金贞贞也分到了一瓶沐浴露,可香了,她一直都舍不得用。

    令金贞贞开心的是终于有人提起了她“小允儿”的外号,虽然年纪不大的金贞贞也看的出,说这话的姐姐明显是为了讨好允儿姐姐。

    当时允儿姐姐笑孜孜的摸摸她的头,说:“小家伙真可爱,长大了肯定比我漂亮。”

    虽然当时就有人说贞贞虽然漂亮。但没有朴小姐美的干净,贞贞的眼睛太媚,以后长大了适合演出地主婆和狐狸精这类的角色。金贞贞也听团里的人议论过,说自己是小小年纪就一身媚骨,又是一双桃花眼,长大了肯定不是什么好货色,以前呢听到这些议论她总是会偷偷的哭鼻子,但这一次她却没有难受,能见到允儿姐姐,比什么都开心。

    “叮铃铃”,预备铃的铃声打断了金贞贞的臆想。她急忙跑到小团员中间去准备,虽然她们的角色只是挥舞蓝色绸带扮演“湖泊”,出场时间也只有短短的几分钟,可是小演员们都紧张的很,彩排的越久,她们的压力越大,团里的领导三天两头的就开会,重申这次表演的重要性,这些小姑娘小小的年纪,肩头却实在承受着太多太多的压力。

    歌舞团李副团长表情严肃的要演员们做好准备,眼神却好似不经意的从金贞贞身上飘过,小丫头身材刚刚发育,却已经极为诱人,皮肤好像牛奶般光滑,白嫩嫩的好似能拧出水来,一双雪白的小脚在练习舞步,时而翘起优美的弧线,时而跳上几步,李副团长盯着看了几眼,干咳两声,就将目光移开。

    ……

    坐在朝鲜最高领袖的身旁,唐逸一脸微笑的为台上艺术家精湛的表演鼓掌。

    最高领袖年事已高,和唐逸握手时唐逸能感觉到他动作的迟缓,但这位迟暮的老人却是千千万万朝鲜民众心目中的神祗,他和唐逸握手时并没有用很大力气,但唐逸却仿佛仍然能感觉到老人那强大的令人窒息的铁腕的力量。

    这位老人呢,他在同唐逸握手时又在想什么?

    老人话不多,就好像暮年时的共和国伟人,深邃的就好像无边无际的汪洋,很复杂的想法,可能就用简简单单几个字来表达,是以对他讲的每一个字,唐逸都很认真的听。

    老人微笑着看着台上的表演,又含糊的吐出了几个字,他身边那呆板的好像永远没有表情的翻译这次却笑了,好像也感染了老人的情绪,笑着对唐逸说:“主席说。如果有机会,他想和您对唱几句黄梅戏。”

    唐逸笑着点点头,说:“我也希望能有这个机会。”

    老人听了翻译的转译,却久久没有说话,好似忘了和唐逸刚刚的对话,好半天后,他突然又吐出了几个字。

    或许,到了老人这样的思想境界,思维活动早已经不是普通人能触碰的吧?

    但唐逸却能感觉到,老人听到自己的回答应该很满意,因为他的眉毛扬了扬,通常这是一种满意的状态下才有的面部表情。

    “领袖问,您对最近美国屯兵南朝鲜是什么看法?”翻译又将老人简简单单几个字串成了完整的言语。

    唐逸笑道:“用我国先贤的话,就是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

    这次没有等翻译再贴近他耳边说,老人很快的回头,那一瞬眼神里有着很多琢磨不透的意味。

    唐逸微笑着,很坦然的和老人对视。同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其实他想表述的内容很多,有对朝鲜的赞美,同样也有劝谏,有自己的一些看法的隐晦表达。

    ……

    终于轮到金贞贞出场了,在欢快的音乐中,她和一群美丽的少女跳动着优美舞姿的惊艳登场博得了阵阵的掌声。

    金贞贞一眼就看到了最前排鲜花簇拥的茶桌旁轻轻鼓掌的最高领袖,同样,坐在最高领袖身边的清清秀秀的男人也在微笑鼓掌,这名清秀的男人,很淡然的坐着,最高领袖那高山一样伟岸的身影却掩不住这个男人的光芒,一眼看过去,你能很清晰的看到的就是这两个人,其他人在这一瞬仿佛都不存在。

    金贞贞的心剧烈的跳动着,头脑阵阵眩晕,手和脚仿佛都不再听她的指挥,只是条件反射般跳起那练习了千遍万遍的舞蹈。

    ……

    “主席说,人民军是一支训练有素,敢打硬仗的队伍。”在老人低语了几句后,翻译极快的对唐逸说。

    唐逸微微点头,笑道:“人还是战争的最主要因素,上兵伐谋,很多时候,战争不是最好的选择。”唐逸能感觉到老人营造的会晤的氛围很宽松,话题也就越来越随意,想来这也是老人安排观看歌舞剧表演的考虑。

    “您对新义州特区的发展怎么看?”老人的思维跳跃的还是很厉害,话题很快又转向了新义州。

    唐逸笑道:“尝试些不同的发展路线总是没错的,新义州发展的很好,我们辽东也受益匪浅,如果……”话还没说完,舞台上突然有个小姑娘呀一声惊呼,在半空中落地时失足滑倒在舞台上。

    唐逸稍一停顿,就继续道:“如果一定要我来评价,好像得不到客观的答案,因为从辽东发展的角度看,我很希望新义州更加开放。”

    老人轻轻点头,目光,却向舞台上瞟了一眼。

    ……

    金贞贞觉得天都要塌了下来,在最高领袖和最尊贵的客人面前滑倒在舞台上,那一刻,她觉得还不如让她死了更好一些。呆了一会儿,她才急忙忍着足踝的剧痛又开始跟着音乐起舞,等她们退场时,伙伴们看她的眼神令她有些恐惧。她知道,不但是这些伙伴,整个剧目都因为她的失误而变成了一场失败的汇演,她给歌舞团给人民军脸上抹了黑,这种错误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弥补的。

    坐在后台休息室最角落的地上,金贞贞揉着还在隐隐作痛的足踝,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来,她用力的抹去眼泪,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要哭,人民军战士是不应该哭鼻子的,但她心里难受的厉害,眼泪不受控制的流着,怎么也止不住。

    “嗳,贞贞你知道吗?你摔倒的时候主席刚刚同唐书记说,说我们人民军是一支能战斗的力量……”一名小伙伴凑到了金贞贞身边,有些怜悯的看着她,但她们毕竟年纪还小,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反而说的话令金贞贞更为难受。

    金贞贞也看到了李副团长远远盯着自己的眼神,是那么的可怕,她从来不知道,李副团长原来是这么的令人感到恐惧。

    金贞贞不知道剩下的多半个小时自己是怎么度过的,当剧目编导一脸冰冷的走过来说:“主席和唐书记要慰问演出的所有成员”时,金贞贞脑子一片空白,茫然的站起来,跟在编导的后面走向前台。

    没有人和她说话,大家都默默的向外走,平日那些和蔼可亲的大哥哥大姐姐的脸上都挂着寒霜,甚至跟金贞贞最要好的伙伴这时候也不敢靠近她,孤独的走在队伍的最后,金贞贞抹去了眼泪,因为她是一名勇敢的人民军战士,她不哭。

    ……

    终于,在前台金贞贞再次见到了最高领袖和那位一脸平和的清秀男人,演出人员排列整齐,走过来的主席唐书记和他们一一握手。

    和最高领袖握手时,金贞贞没有哭,人民军战士犯了错误就要承担责任,哭只是软弱的一种表现。

    终于,那位清秀的男人温暖宽厚的手掌握住了她的小手,看了她一眼,男人眼神有些诧异,回头对旁边的人微笑道:“这小家伙,怎么不哭鼻子呢?”

    金贞贞挺起小胸膛,用不大但干脆的声音说:“报告首长,人民军战士打了败仗不会哭鼻子!”她一直出演中文剧目,从小汉语就学的极好。

    唐逸就笑起来,看着这个有趣的小家伙,轻轻点了点头,转头对那翻译说道:“小战士很坚强,这场表演好啊,一点点小失误,让我见到了人民军的风骨。”

    唐逸拍了拍金贞贞的手,笑道:“小家伙,下次来,我还看你演出,可不要再摔倒了!人民军战士不会犯两次同样的错误,是吧?”

    看着清秀男人亲和的目光,感受着他温暖的大手,听着他温和的话语,金贞贞心里莫名一酸,一直强忍的泪水突然涌进了眼眶,她用清脆的声音说了声:“是”,在清秀男人放开她小手的时候,金贞贞甚至有些依依不舍。

    默默看着清秀男人和最高领袖在众多干部和警卫人员簇拥下离开,金贞贞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下。

    ……

    早晨从松软的大床上爬起,唐逸换上了一身黑色的唐装,更好好泡了一个热水澡,古代官员面圣时都要沐浴以示隆重,唐逸不是去面圣,他要去的是另一个更加神圣的地点。

    位于平壤远郊的共和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

    五十年前,以极为劣势的装备和整个西方世界组成的联合**相抗衡,这些烈士们的忠勇天日可鉴。

    不管千年万年后历史如何评说,这场可歌可泣的战争都是现代中国能够屹立于世界列强面前的开始。

    唐逸没有吃早餐,出门前李刚低声说了一句:“和白昌植沟通过,应该没有问题。”

    李刚说的是金贞贞的事情,昨晚大半夜唐逸突然接到了允儿的电话,当时唐逸已经朦朦胧胧睡去,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看到是允儿的号码唐逸一阵奇怪,毕竟是在国外,自己和红颜们的私人电话虽然都是卫星信号,也都加了密,但以允儿的性格,是不会这么没轻没重的打来电话的,更别说还是大半夜了。

    一想到小允儿肯定有事求自己,唐逸突然就精神起来,在外人面前如何深不可测也好,面对几名红颜,唐逸的虚荣心恶趣味还是偶尔会冒出来的。尤其是乖巧听话的允儿,那是万年也不会提什么要求的性格,能给允儿办点事,还是很有满足感的。

    果然,允儿怯怯的说道:“首长,我,我有点事想您帮忙。”

    唐逸就笑:“说吧,小允儿想办什么事?我肯定帮你办好。是不是没钱花了?”逗弄允儿还是很有趣的。

    “不,不是,我有一千多万呢。”允儿很老实的讲出了自己的身家,令唐逸一阵莞尔。允儿,实在不像个千万小富婆。

    “是,是金贞贞,我想您帮帮她。”允儿声音越来越低,她最不喜欢的就是给首长添麻烦。

    唐逸微微一怔:“金贞贞?”

    “就是,就是今天为您和主席表演时摔倒的那位小姑娘,她,她是我的后辈,我刚刚听说她出了事的。”

    唐逸啊了一声,原来是那个小家伙。唐逸也知道,虽然当时自己讲了几句为小家伙开脱的话,但怕是小家伙最后的结果也不会太好,但毕竟是人家的事,自己也只能做到这一点。昨晚睡觉前还想过这件事,毕竟自己撞到了,能怎么帮帮她还是应该做的。

    “好吧。”唐逸笑了起来,说:“我想办法。”

    “您,您不为难吧?”允儿很有些难为情,就怕首长为难,至于事情,在允儿心里,只要首长想办的事就没有办不了的,甚至对最高领袖,允儿也从没有这样信服过。

    “不为难,本来就想帮她。”唐逸笑着说。

    “啊,我就说首长是最好的人。”允儿开心极了,笑了几声,很甜。

    唐逸一阵汗颜,说实话,如果不是允儿这个电话,唐逸最后会不会将这件事真正上心还很难说,倒是允儿这张白纸,时时会令他有所感悟,勿以善小而不为,这也是修身的一种境界吧。

    “首长,我在电视里看到您和主席了,您帅呆了!”允儿很兴奋,奓着胆子顽皮了唐逸一句。

    唐逸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