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上京(上)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上京(上)2017-11-8 23:52:6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宋昌国于方舟在警卫人员簇拥下从牡丹厅直奔VIP电梯。其实唐逸订房间时酒店接待部经理征询过唐逸的意见要不要将整个楼层空出来,唐逸自然婉言谢绝,但实际上看,饭店方面还是拿出了一些措施,整个楼层没有几个厅有客人。

    但等唐逸一行人穿越长长的走廊时,一间厅的门突然唰一声拉开,小谭等几人快速的挡在了唐逸三人身前,却见菊花厅里,也是前呼后拥走出了一大帮人。

    被簇拥在中间的几人唐逸都认识,中组部副部长秦阳辽北省委石书记,两人身后那气度沉稳的男人,正是令唐逸时时都感受到紧迫的宁西省省长谢文廷。

    当谢文廷和唐逸目光相对时,也是微微一怔,随即就轻轻点头示意,唐逸也对他点点头,到了两人这种层次,自不用再虚与伪蛇的堆上笑容去握手言欢,公众场合例外。

    倒是秦阳石书记同宋昌国于方舟握手寒暄了几句,随即又很自然的分开。

    两行人在走廊两边走着,好像泾渭分明,但不时低声交谈的石书记同于方舟又淡化了这种界线。快到电梯时,谢文廷身边的一个小伙子快走两步,把住了电梯门,至于电梯,早就有服务员给停在了这个楼层。

    唐逸笑笑停下了脚步。谢文廷做个手势,“一起吧。”

    唐逸笑道:“一部电梯坐不下这许多人,会超载的。”

    谢文廷微微点头,不再多说,迈步进了电梯,他身边的人也鱼贯而入。

    宋昌国笑了笑,意有所指的说:“文廷的人沉不住气啊!”

    唐逸摆摆手,没有说什么。

    贵宾地下停车场,饭店保卫人员短暂的维持了几分钟秩序,有客人被拦在安全通道里,都伸着脖子好奇的看向VIP电梯那边的方向,想看一看是哪位中央首长又来北京饭店吃饭了。

    唐逸一行人在众多或好奇或敬畏或艳羡或气愤的目光中纷纷上车,嘭嘭一阵关车门的声音,几名小伙子令人眼花缭乱的跑步上车,接着一辆辆小车发动,缓缓驶离。

    唐逸宋昌国,于方舟坐了奔驰商务车,坐在车里,于方舟笑道:“这个老石,也想搞集体化农业,好像挺迫切的。”

    辽北是农业大省,在辽东工业最虚弱的那几年,辽北曾经试图和辽东争夺共和国东北部地区的龙头地位。但这两年辽东一个个刺激经济的增长点出现。云钢林北新区边境贸易安东向港口城市转型核电站开工等等经济热点层出不穷,眼见可能被辽东越抛越远,石书记想来压力倍增,也在寻求辽北新的定位,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突破口,以免在这场竞争中早早就惨败。

    宋昌国笑道:“老石的心情可以理解,不过辽北暂时可没有搞集体化农业的基础。方舟,顶得住吧?

    于方舟笑道:“当然,委里松口的话,我就向总理申诉。”

    如果集体化农业在辽北引起社会震荡,固然是决策层和辽北领导层的责任,而唐逸这个集体化农业的始作俑者更是会成为千夫所指。

    唐逸笑了笑,说:“因民之利而利之,小范围的试验田还是可以的,辽东有一定的经验,可以互相交流学习,有时间我同石书记谈一谈,”

    于方舟点点头,他知道宋昌国最近表现的姿态极为引人注目,在孙有望的使用上,宋昌国很坚决的支持将孙有望提拔到省委专职副书记的位子上。这也使得宋昌国被普遍认为是唐逸在派系内最坚定的青壮派支持者之一。于方舟则因为在黄海时有一段时间和黄海的唐派干部闹的不愉快而被认为态度暧昧。但实际上,到了这个阶段,大家所思所想,外人又有谁能真正了解?

    ……

    夜幕降临,灯光璀璨的辽东大厦是京城西郊一颗闪亮的明珠。

    奢华的套房书房中,靠墙书橱中摆着封皮华丽的一排排书籍,唐逸则坐在宽大的黑木书桌后,翻看辽东团准备提交大会秘书处审议的四项提案和九十三项建议。

    其中刘铭传等人大代表提出的修改《农业法》的提案唐逸看的最为仔细,在提案中代表们提出,由于我国农业法中未对农业补贴做出任何规定,因此,建议在《农业法》中专列“农业补贴”一章,将一些具有前瞻性更能体现国家扶持保护农业发展的补贴种类予以法制化,并应注意规范的可操作性。

    此外还提出了一些具体章节规定的修改,唐逸逐条逐条读下来,一直在微微点头。

    靠窗的另一张小书桌旁,一身雪白军官制服的清丽女军官正静静翻看笔记本里的资料。

    唐逸靠在座椅上揉了揉鼻梁,拿起茶杯看了小妹一眼,看着静静陪着自己的小妹,唐逸胸中柔情涌动,轻笑道:“老婆,还是喜欢你一尘不染的这套制服。”

    空降五十九军是隶属于军委的快速战略反应部队,小妹又重新穿回了白色的军官装。

    小妹清脆的恩了一声,问道:“你忙完啦?”

    唐逸笑道:“也没有个完,走吧,咱出去走走。”

    “哦”,小妹白嫩如玉的小手开始点鼠标关窗口,看得唐逸微笑不已。

    “叮叮”,唐逸刚刚起身。书房的门被敲响,随即小谭的声音传来:“唐书记,有人来看您,省驻京办的同志,叫做乔芙蓉。”

    唐逸微微一怔,乔芙蓉,那是程建军的儿媳了,倒是偶尔见过她的名字,那是在延庆市驻京办并入省驻京办时,乔芙蓉在省驻京办接收的人员名单里,好像是安排了一个副处的闲职,当然,就算乔芙蓉在延庆市驻京办担任副主任时也没什么实权,衙门口越小,副职越是没有什么权力。

    乔芙蓉忐忑不安的站在客厅中,看得出,她有些惶恐,穿着深紫色风衣的她倒是没什么大的变化,还是那么俏丽。

    看到唐逸走出来乔芙蓉忙走上几步,“唐叔叔好。”现在这声“唐叔叔”乔芙蓉叫的是那么自然,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喜欢“装大辈”的青年几年时间已经位居省长直至省委书记,现在的乔芙蓉,可真有些担心唐叔叔露出不悦的表情。“唐书记”和“唐叔叔”虽然只是个称呼,但里面学问可大着呢。

    幸好唐逸脸色甚和,笑着摆摆手,说:“坐吧,坐。”目光就落在乔芙蓉黑色高跟旁的果篮和烟酒上。

    乔芙蓉心一下悬了起来,来之前,她琢磨了好久应该买什么礼品,轻了吧,怕唐叔叔不喜,重了吧,更怕被批评。最后就买了千来元的东西,感觉应该差不多。

    虽然来看唐逸是公公打了电话一再催促的,乔芙蓉又如何不想来?公公退了后她明显在驻京办被排挤,甚至有一次还被迫去陪人喝酒,委屈的她直落泪。不说她的处境,就说爱人程小山,虽说在得到唐叔叔身边那位胡大哥的关照后在前年由中尉参谋提为上尉,并且被提到了连长这个实权位子上,但毕竟人家不可能一直照顾你,程小山又厌倦了兵营生活准备转业,乔芙蓉自然希望他能留在北京这个繁华的大都市,在北京待了这些年,再要乔芙蓉回延庆甚至下面的县,她是怎么也不甘心的。

    如果公公没有退下来,或许还能通过关系在北京给程小山安排个不错的工作,但现在?别说工作了,能不能留京怕都是个问题。

    刚好这时候唐叔叔来北京开两会,又恰好新年刚刚过去,乔芙蓉自然希望能走唐书记的关系,爱人的工作愁得自己一家人吃不好睡不好的,但在唐书记看来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以后再看我,就不要买东西了。”唐逸又做个手势要乔芙蓉坐下。

    眼见唐逸态度亲和,乔芙蓉这才松口气,小心翼翼在沙发侧座上坐下,一时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现在的她虽然早不像几年前那么莽撞,甚至也很懂得怎么与男人周旋,但在唐逸面前,她可是怎么也不敢利用漂亮女人的先天优势来活跃谈话的气氛。

    正琢磨怎么说呢,书房门一响,乔芙蓉抬头看去就是一呆,书房中走出的女孩清丽不可方物,美的干净无邪,那身雪白戎装仿佛也沾了几分女孩儿的清美一时间变得耀眼夺目。

    乔芙蓉立刻知道了这位清丽夺目的女军官是谁了,自然是唐书记的夫人,统帅南方某精锐部队的宁军长。

    以前听说过宁军长美得出奇,等见了面才知道不但传言不假。反而种种传说不能描述宁军长风采之万一。

    “首长。”乔芙蓉慌忙站起来,看宁军长好像比自己还年轻许多呢,婶婶自然不好叫出口,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人喜欢显得自己年纪很老的称呼,乔芙蓉只好以首长称之。她自然不知道小妹又岂会在乎这些称呼?不相干的人和事,在小妹眼里只是浮云罢了。

    “恩,你们说话吧。”小妹脆生生的声音令乔芙蓉这个女人都很想多听几句,看到小妹进了另一间房乔芙蓉甚至有些失望,随即心里苦笑,宁军长的魅力女人都抵挡不住吗?

    “程书记身体还好吧?”程建军退下去了,唐逸就不再叫他“建军”,毕竟年纪大自己了许多。

    “前些日子住院来着,现在倒没什么事了,每天种种花,养养草。”乔芙蓉拘谨的回答。

    唐逸笑了笑,权力**比较重的干部,刚刚退下去时往往会不适应新的生活,想来程建军也在此列。

    “等有时间去看看他。”唐逸笑着说。

    “您有这心就行了,我一定把您的关怀带给我爸爸,您工作忙,我爸爸也一再叮嘱我们这些小辈不要打扰您工作呢。”

    听着乔芙蓉的话,唐逸就微微一笑,乔芙蓉也变了许多,看来环境真的是能改变人啊。

    就着乔芙蓉话的因头,唐逸就问道:“那你呢,工作上有没有什么困难?”

    乔芙蓉犹豫了一下,就摇了摇头,毕竟工作上被排挤是小问题,也不可能要唐书记来解决这么幼稚的问题,而且只要小山转业安排好,将来的生活还发愁么?

    鼓起勇气,乔芙蓉硬着头皮道:“是小山,小山,想转业,他,他想留在北京……”声音越来越低,更不敢看唐逸。

    唐逸笑了笑,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我知道了。”说起来,程建军提前退居二线是唐逸压着办的,程建军一没闹,二没跳。唐逸多少觉得有些欠了人家。

    当听到唐逸的回答,乔芙蓉欢喜的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唐书记简简单单几个字,份量又是如此之重,这代表着小山不但可以留在北京,而且肯定能进个不错的单位,要知道想进北京的公职单位简直难如登天,更不要说程小山不过是非北京户口的转业军人了。

    “谢谢唐叔叔,谢谢唐叔叔”,多少日日夜夜煎熬自己的心头大石终于移去,乔芙蓉容光焕发,兴奋的头脑都有些眩晕。

    “代我问程书记好。”唐逸微笑说了一句。

    乔芙蓉又一连声道谢,好久后才猛地醒悟,唐书记这是在结束两人之间的谈话呢,忙站起身,说:“那,那您歇着,我,我回去工作了。”

    唐逸微微点头。

    小谭送乔芙蓉到门口,还没等小谭回屋呢,就听外面有人大咧咧喊:“哈哈,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得了,省了我敲门了。”

    略带粗犷的大嗓门,唐逸听到就微微一笑,陈达和,可是有几个月没见到他了。

    虽然两人偶尔会在电话里聊几句,陈达和的近况唐逸也很清楚,但见到肩章银光灿灿,一身警官制服更显高大威武的陈达和,唐逸心里竟然莫名有些温暖,对于陈达和扑上来的熊抱唐逸也只是笑了笑,现在这个阶段,敢拥抱唐逸的除了陈达和再无旁人。

    “唐书记,这回真的又要叫你唐书记了!”陈达和愉快的笑着,是发自真心的欢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