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上京(中二)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上京(中二)2017-11-8 23:52:9Ctrl+D 收藏本站

    银色帕萨塔缓缓行驶在京城长街的车流中,坐在车里的唐逸却是翻看着包里的户口本房产证,生怕落下了什么东西。

    难得看到唐逸慈父温情的一面,冯日伦笑呵呵道:“您还怕宁宁入不了托啊?”

    昨晚同岳母也聊了聊唐宁的入学问题,唐宁快两周岁了,岳母自是舍不得送他进托儿所,说自己带大他就好,不过她也知道女婿说的有道理。唐宁的生活环境太优越了,说他是天之骄子一丝也不过分,几乎找不到几个能和他的生活环境相比拟的孩子,所以怎么来教育他是个难题。女婿要送他进幼儿园也是无奈之举,如果不从小时候接触社会,只怕这孩子将来真的和古代的深宫里的那些王子一般和社会脱节。

    最后马素贞和唐逸达成了妥协,唐宁可以进入社区的幼儿园,但不一定每天都去,毕竟年纪还小,每周去一到两次就足够了。

    至于幼儿园,就选在了距离清泉山不远的北门幼儿园,这是一家公费示范幼儿园,不到两周的托小班每月一千元,比之公立一二级幼儿园要高出近一倍。

    唐逸不会送唐宁去昂贵的私立幼儿园或者军委大院的托儿所,因为在这种环境中的孩子更容易养成骄娇二气,听说军委大院的幼儿园就出现过因为教师私下议论使得孩子们互相比较父母军衔的风波,虽然最后将教师开除,但进军委机关幼儿园的弊端以此可见。孩子的家长们去接孩子时互相之间的态度不说,就说唐宁进军委机关幼儿园,怕是和他同班的学生家长都会早早告诉自己的孩子要让着唐宁甚至怎么去和唐宁交朋友,唐逸可不喜欢唐宁的幼儿时代是这样一种生活状态。

    当然,人以群分,唐逸也不会送唐宁进一些条件太简陋的幼儿园,这不是体验生活,去和太底层的孩子们厮混对唐宁的成长同样不会是什么好事。

    而北门幼儿园无疑就是唐逸理想中的幼儿园,在京城小有名气,条件设施极好,幼儿教师队伍在京城也算一流,作为示范性幼儿园,吸收了许多西方幼儿教育的精髓,很注重孩子的自立能力和个性成长,这一点令唐逸极为欣赏。

    而为了能使得唐宁顺利入学而又不必太引人注目,唐逸特意在幼儿园附近买了套房子,岳母接送时也可以歇歇脚。事情都是要李刚办的,上午短短几个小时,不但房子过了户拿到了房产证,甚至唐逸和唐宁的户口都迁了过来,如果是普通人,这样的效率那是想也不用想了。

    而在上午审议过最高院和最高检的工作报告后,趁着下午休息,唐逸则带唐宁来办理入学手续。

    冯日伦本来是知道唐逸下午没有安排特意来看望唐逸的,却是被唐逸征用了他的私家车。

    唐宁老老实实坐在唐逸身边,小模样秀气文静极了,眉目依稀间可以见到唐逸幼年时照片的影子,但继承了小妹优良血统的唐宁显然比唐逸漂亮许多,可不知道长大了会迷倒多少少女。

    唐宁一周半的时候还不大说话,当时可急坏了岳母马素贞,更对一向风轻云淡的小妹大为不满,私下和老伴叨咕小妹“没心没肺”,这话又不敢被唐逸听到,毕竟马素贞眼里,小妹实在不是个称职的母亲,也就唐逸能容忍她这副神仙脾气,作妈的不能再添乱不是?

    也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了。

    不过唐宁二十个月的时候,突然间就说话了,而且会说的话呈几何倍数增长,每天“外婆外婆”叫的马素贞比吃蜜还甜。

    但在唐逸面前,唐宁可不大敢说话,小心思里也不知道是怎么想他这个很长时间也不见得能见一面的父亲,或许对唐逸,他是又想亲近又很敬畏吧。

    小眼睛不时偷偷瞥一眼唐逸,见唐逸看过去,他又赶快的假装没盯着唐逸看,令唐逸好笑之余,又很有些愧疚,自己可真是有些对不起这个小家伙呢。

    小谭驾车极稳,帕萨特缓缓驶进了一条商店林立的街道,街道两边的垂柳已经微微泛绿,各种卡通霓虹招牌也多了起来,都是些幼儿玩具文体用品甚或魔术物品的专卖店,这也使得这条街和外面喧嚣繁华的长街仿佛成为了两个世界。

    “宁宁,喜欢和小朋友一起玩吗?里面有很多和你一样大的小朋友。”冯日伦笑呵呵指着北门幼儿园的院子问唐宁,幼儿园的建筑颇有童话色彩,屋顶都好像古堡一样尖耸,色彩斑斓的极为漂亮。

    “喜欢!”唐宁显然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里。

    唐逸笑笑,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说:“喜欢就行,咱下车。”唐宁恩了一声,就跟在冯日伦身后跳下车,见老爸从另一边下了,还乖巧的关上了车门,又用力推了推,生怕关的不严。

    小谭和冯日伦都微笑看着这个小家伙,安静秀气的性格简直和宁将军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又没有宁将军那令人喘不过气的威仪,小家伙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办手续时唐逸一定要亲力亲为,唐宁就乖乖跟在老爸身后从一个门进另一个门,小谭和冯日伦说要他坐在外面等,他只是摇头,直到唐逸指了指外面,小家伙就乖乖的走出去,爬到办公室外的长椅上坐好,小姿势明显是学老妈,小腰板直直的,要多端正就有多端正,引得走廊里经过的老师和家长都会诧异的看他几眼,随即眼里就会浮现出几丝笑意。

    “唐先生,是这样的,您还需要交纳一项捐资助学费,三年三万元。”招生办公室里,接待的美女老师客客气气的解释着招生简章上没有的收费内容。

    唐逸知道现在几乎所有的幼儿园都收取赞助费,公立幼儿园收费比较隐晦,而且是“自愿”缴费,但你不缴这项赞助费,那铁定收不到幼儿园的入学通知书。

    唐逸自不会在这种事上纠缠,随即拿出卡来划卡。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