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上京(下)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上京(下)2017-11-8 23:52:11Ctrl+D 收藏本站

    两会期间,川南省省委书记刘响开放以及睿智的表现受到了海内外媒体的极大关注,这位刚刚五十出头的省委书记被普遍认为是党内新近崛起的实力派人物之一。

    不过真正在这个政治大舞台上活跃的人物无一关注的不是在两会上表现的异常低调的唐逸。

    辽东代表团的几名代表在人代会上盛赞了近几年来党中央和国务院在国家经济建设和改善民生方面的努力,也代表地方群众提出了一些中肯的建议和保留性的意见,这些发言通常意义上会被认为代表了唐逸的意见而被一些人来研究来私下讨论。

    而一直没有在公开场合接受访问的唐逸在审议辽东团审议最高检和最高法的工作报告时作了唯一的一次超过五分钟的讲话。在这次不见报的讲话中唐逸再次强调了司法部门要讲公平正义,要努力化解社会矛盾建设公正社会。并且讲到了基层法院系统和律师行业应该健全监管制度,应该有明确的问责措施,出现重大冤案的部门,不管当事人已经处在哪一个位置上,都应该追究责任。

    现在的唐逸,在各种场合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少,因为很多话已经不再需要他自己来讲,而现在他每句话蕴含的力量,造成的巨大压力,只有当事人才能清晰的感觉到。

    据说辽东团审议最高检和最高法工作报告的当晚,国家某司法部门专门召开了会议讨论唐逸讲话的内容。

    在两会胜利闭幕后的第二天晚上,唐逸则应安总理之约来到了雨花台11号楼,这片苍松翠柏中显得神秘凝重的古典建筑群曾经是共和国另一处权力中心,如今这座前朝皇家园林主要负责接待国外重要贵宾,但党和国家领导人还是偶尔会在这里召开会议和小住。

    从南京回到北京的安总理很谦和低调,自己要求住进了雨花台,但想来,因为他的回京,不知道多少人寝食难安。

    而接触过安总理的工作人员一致反映安总理“亲和没有架子”,在党内外,安总理甚有清誉,就算他的政治对手也很难找出反对他的理由。在和安总理握手时唐逸心里也暗暗感叹,幸亏自己没有这样一位对手。

    安总理笑容是很有感染力的,令人如浴春风,握着唐逸的手微笑道:“有客自远方来,我这个主人是乐之又乐啊!“

    唐逸笑了笑,叫了声:“安总理。”面前这位神态清朗精神奕奕的中年人,目光充满了睿智,在他的凝视下,好像你的一切想法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但又好像不会给人带来任何的压力。

    “来,屋里坐。”听到工作人员汇报唐逸到了,安总理亲自迎到了院中,苍松翠柏中的红砖路也不由自主令人升起肃穆之心。

    客厅中,安小婉穿了一身娇俏的淡绿色套裙,正手忙脚乱的将掉在茶几上的橘子瓣塞进嘴里,应该是在准备果盘,大概没想到唐逸和父亲会这么快进来,安小婉俏脸一红,嘴里橘子瓣还没咽下去,声音含糊的打招呼,“唐,唐书记。”随即就知道自己的吃相太不雅观,一溜烟就进了厨房。

    “这孩子!”安总理笑了笑,伸手示意唐逸坐沙发。又说:“马虎的没一点稳当劲儿,让人头疼啊!”

    唐逸笑道:“父母总是夸大子女的缺点,安总理也不能免俗啊!”

    安总理哈哈一笑,说:“你倒是爱护下属。”

    几句话,两人的关系就好像拉近了一层,坐在沙发上,随意的聊了起来。

    唐逸知道,安总理约见自己不管是怎么个想法,在外界看来,这都是安总理在向最高层冲刺中咄咄逼人的一步棋,那就是要争取唐系的支持。

    随着唐逸在集团中地位的提升,他的意见在那个庞大政治集团中的份量也越来越重,尤其是唐系中现在最有份量的清派旗标人物包衡的鼎力支持,加之派系内渐渐浮出水面的唐逸派力量,使得唐逸在自己的政治派系中已经成为了相当一部分力量的代表,已经再不是仅仅有“唐老嫡孙”光环庇护的那位红色子弟。

    这次换届安总理必然是准备和齐书记竞争副主席一位的,而安总理如果能得到唐系大部分力量的认可,在这场竞争中可以说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在和安总理闲聊中,唐逸也不由得想起前几天和梁副总理的深谈,梁副总理开诚布公的谈到,希望万东争一争,在同梁总理谈话时,唐逸甚至能感觉到那场山雨欲来的紧迫感。

    根据各方交换意见,年底换届时,有几个位子大致已经有了脉络,包衡可能会被任命为中纪委书记,梁副总理应该不会动,而最具悬念的就是二叔会担任什么职务,这就涉及到安齐之争的结果以及各方的态度。实际上,这场较量尘埃落定前,任何预想的安排都可能出现偏差,在这个漩涡中,又有几个人能把握自己的命运?

    “唐书记,您喝茶。”安小婉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冒了出来,笑吟吟给唐逸沏了一杯大红袍,又说:“我家里可没有无根之水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辽东省委机关大院里流传出唐逸从来不喝“井水”的传说,所谓“井水”是老辈子说法,自然就是指的地下水。至于唐逸不喝“井水”的原因,有说是因为唐书记最喜欢的“大红袍”必须用无根之水才能泡出神韵,也传出香港风水大师龙师傅讲过唐书记是某位星宿转世,是以只饮无根之水。

    对这些流言,省委办公厅主任邱跃进曾经对唐逸表示过忧虑,认为是有人兴风作浪,唐逸却只是一笑置之。

    见女儿“调侃”唐逸,安总理浓浓的眉毛纵了一下,显然有些不满。谁知道厨房门爱人秦老师又冒出了头,笑孜孜打量着唐逸,那目光别提多亲切了,“小逸啊,坐啊,就当自个家一样。”

    安总理无奈的摇摇头,对于经常把唐逸夸上天来质疑自己当初决定的老伴,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