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官道

第一百二十九章 晖江风波(下)

第一百二十九章 晖江风波(下)2017-11-8 23:52:17Ctrl+D 收藏本站

    夜灯璀璨,蜿蜒而过的晖江好像一条银带,在两岸灯火下越发华丽。

    江边停了几辆黑色的轿车,四周影影绰绰的散落着七八条人影。

    唐逸默默吸着烟,站在他身边的是一名微胖的中年男人,是华逸集团在西伯利亚区域的农庄负责人,姓郝,南方人,能拼搏到华逸集团中高层干部的人都很不简单,据齐洁说,郝经理这个人尤其善于处理比较棘手的问题,而以前俄罗斯农庄和当地居民时常发生纠纷,在郝经理来后这种情况得到缓解,甚至农庄开始按少量雇佣当地的居民工作,适当的解决了一些当地居民的就业问题,加之雇佣了当地一些有声望的原住民进入农庄管理层,使得农庄和当地居民的矛盾淡化,一些激进的民族分子兴风作浪也就变得不像以前那么容易。

    齐洁在美国养胎,俄罗斯农庄事务已经全部交给了郝经理处理。

    向唐书记作简单汇报的郝经理自然不知道唐逸和齐总的关系,他只知道这位共和国政界极为耀眼的人物十分关心农庄的经营,也难怪,毕竟农庄从辽东和其他省份雇佣了大量农民工,是国内劳务输出的一个极为成功的案例。而且听说这个项目是唐书记在发改委时大力推动的,他多一点关注没什么奇怪的,能得到唐书记的关心,郝经理更是对齐总的目光佩服的五体投地。在国内,很多时候,一些比较大的项目能不能获得长远的发展,还真的取决于政府的态度,而如果能得到中央层面的领导支持,说上几句话,一般情况下这个项目的前景就很光明了,甚至一些城市港口的建设也不外如此。

    唐书记虽然只是候补中央委员,但实际上今年党代会之后必然进入中央序列的,而且在中央委员会的实际影响力怕是任何人也不敢轻视,对这位蒸蒸日上的政治人物,郝经理也只能用膜拜来形容自己的感受了。

    “徐军,你去过那里吧!”唐逸突然回头对徐军笑了笑,手指了指江对面灯火阑珊的布拉戈维申斯克。

    徐军点点头,笑着说:“去过,还没晖江好呢。”布拉戈维申斯克虽然是俄远东阿尔穆州的首府,地位等同于春城,但莫说春城,就算宁边也比之大上了许多。布拉戈维申斯克只有二十来万人口,到处是那种俄罗斯风格的二层木楼,想想在布拉戈维申斯克的经历,徐军苦笑道:“这个城市号称最好的友谊宾馆,地漏都没有,洗澡的时候还要注意,溅出水就被罚款。”

    唐逸微微点头,笑道:“友谊宾馆吗?那是苏联时代的叫法了。”

    提起俄罗斯,徐军就是一肚子气,要说他年轻时候可没注意过这些,只知道俄罗斯金丝猫很有味道,但来到宁边才算恶补了他草包的历史知识,知道了与宁边接壤的这座俄罗斯小城曾经是华人聚集区,在一百年前,近万华人在这里遭到了惨绝人寰的屠杀,晖江的江水曾经漂浮着无数同胞的尸体,这令这位曾经的纨绔大少很震撼,更从此对俄罗斯人产生了极为厌恶的感觉。

    “**子有什么友谊?”虽然是当着唐逸,徐军还是忍不住低声嘀咕了一句。

    唐逸似乎知道他想什么,摆摆手,说:“不说这个,你呀,要端正思想。”

    徐军就不敢再说,点了点头。

    郝经理心里轻轻叹口气,是啊,到了唐书记这个位置,不管心里怎么想,行动上还是要从大局出发,要考虑现在辽东甚至整个国内民族的大利益,目光,不知道要看到多少年之后了。

    ……

    省委书记唐逸在晖江的巡视使得辽东省内商人对俄罗斯边境贸易一下子就重视了起来,省里出台多少文件精神,好像都不如省委一号走上这么一遭,在晖江和布拉戈维申斯克的边境海关,背着麻袋编织袋的中俄“倒爷”还是络绎不绝,但大宗货件往来开始出现增长的势头,省内一些观望的贸易公司纷纷在晖江开设代表处,开始评估布拉戈维申斯克的投资前景和环境。

    而这时候省内一家比较有名气的论坛上一篇“边境武警殴打俄罗斯记者”的帖子受到了热烈追捧,虽然几个小时后帖子就被删除,但网民们讨论的热情是高涨的,愤青和精英再次爆发了激烈的口水较量,或许有没有这件事对网民们来说并不重要,他们享受的是唇枪舌剑来抒发自己观点的酣畅淋漓。

    “用心险恶啊!”

    同样在省委办公楼俗称的一号房间的书房,邱跃进看了这篇帖子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他眉头皱的很紧,事情调查清楚了,不是边境武警,是晖江县公安局的民警和俄罗斯记者的冲突,而这篇含糊其辞的帖子如果追究下去,自然就会知道公安民警为什么和记者发生冲突,那是为了给省委唐书记安排住房引起的纠纷。在党内普遍讲究开明**,网络上对领导干部公务员序列的质疑达到一种近乎病态的氛围中,事情被曝光的话,可想而知唐书记会受到多么大的压力。

    “应该还有下文吧?”按照邱跃进的理解,几天后,怕是揭露事情真相的帖子就会从某个角落冒出来。

    唐逸轻轻摆摆手,想了想说道:“同那个站长谈一谈,有些事情……”摇摇头,说:“还是不要单独谈话了,下面的同志以为闯了祸,会给人带来麻烦,这样吧,回头你和陈波涛同志讲一讲,请他代表我召开个网络整顿的座谈会,网络上的声音,还是要控制一下。”

    邱跃进微微一怔,虽然这件事可能会给唐书记的威信带来损害,但以唐书记的性格,一定会淡而处之或者有好的应付办法,怎么会这么严肃的对待呢,要知道唐书记还是经常上网浏览帖子的,和一些去门户网站作秀的领导不同,唐书记没有用语言讨好过网民,实际上北方网上很多热门帖子唐书记都看过,而且对于一些不公平的事件也委托过自己去处理。唐书记要控制网络上的声音?好像不合乎情理。

    唐逸看得出邱跃进的疑惑,笑着说:“按我说的去办。”

    作为这个世界最早接触大众网络的人,唐逸对网络有着别人难以理解的情结,但唐逸同样知道,随着网民抨击社会不公现象愈演愈烈,很多省份领导和部分中央领导开始对“网络干政”有了不满,甚至个别领导将**出现的原因也推到了网络头上,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这种现象持续下去,不知道欣欣向荣的网络舆论会不会受到致命的打击,尤其是唐系中坚的一位重要人物就很反感现在网络的这种风气,如果真的出现利用网络打击自己威望的情况出现的话,很可能就是整肃网络的一个导火索,能被普通民众宣泄民意的一个重要渠道很可能会被真正堵塞,而现在,给网络舆论泼泼冷水显然是很必要的,虽然可能会成为千夫所指,但真正能长久受益的是共和国渐渐形成的网络文明。

    邱跃进愕然看了唐逸好久,终于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唐书记不会因为一点抨击自己的言论就跳出来遏制网络的声音,而唐书记现在的思想层次,也实在是自己难以揣测的了,按照他的吩咐做事情就是。

    ……

    五月春暖花开,辽东省喜讯连连,云钢集团八百万吨的现代化精品板材生产基地正式竣工投入生产,香港永安集团高层几乎全部赶到辽东参加了庆功典礼。安东至东京洛杉矶巴黎等多个国际航线的陆续开通更预示着这座昔日边陲小城向国际化都市前进的步伐中迈出了扎实的一步。也预示着其在东北板块中的政经地位稳步上升。

    而在这一连串的好消息中,辽东正式开展的整顿网络低俗化的专项治理工作引起了全国媒体的注意,而随之一些省份纷纷效仿,给正在升温的网络舆论的自由化蒙上了一层阴影。

    五月份的金贞贞也换上了漂亮的雪白网球裙,穿着蓝白相间的帆布鞋,小丫头可爱而又娇俏。

    她给书房送去水果的时候唐逸正一脸微笑的翻看网页,看得出他心情很好,小丫头的心情也就莫名的跟着开朗起来。

    唐逸心情是不错,虽然网络“整风”他这个发起人少不得被人质疑,但最起码现在网络论坛上到处需要屏蔽文字的现象可能会得到遏制,网络言论的自由实际并没有受到损害。网络整风,实际上是督促主流网站更注重新闻的真实性,对一些敏感而又没有确实依据的帖子要快速处理,这使得一些网站叫苦不迭,毕竟以前为了吸引眼球,很多耸人听闻道听途说的新闻根本就不必去深入了解,只要挂在网页上,后面标上转自某某小报就万事大吉,而现在主流网站也被扣上了“引导舆论导向”的大帽子,对很多新闻自然就不免要审慎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